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种田后嫁了个傲娇夫君)容九沈丞小说推荐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容九沈丞小说推荐)全文阅读

(种田后嫁了个傲娇夫君)容九沈丞小说推荐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容九沈丞小说推荐)全文阅读 第20章 家贼难防 试读

2022-11-14 14:43 作者:九熄
  • 种田后嫁了个傲娇夫君 种田后嫁了个傲娇夫君

    《种田后嫁了个傲娇夫君》,是作者大大“九熄”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容九沈丞。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只有李氏燥红着脸。李氏也是个明事理的人,刚才她差点烧死容九,容九不但不计前嫌,还拿出一百两给沈大福买药,这会儿,李氏的心里既懊悔又羞愧。“九娘,刚才是娘不对,是娘丧良心,你别怨恨娘。”容九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李氏做婆婆的,都抹得开脸跟她这个儿媳妇道歉,她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种田后嫁了个傲娇夫君》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九熄”的原创精品作,容九沈丞小说推荐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想得美。”容九轻哼一声,将沈丞推开,然后翻了个身,躺在了里侧。沈丞看着她突然恼怒的样子,勾着唇角笑了笑,也不打地铺了,侧身在容九身边躺下。容九心里呕得要死,她居然撩不过沈丞这个面瘫,以后还怎么振妻纲?!其实也不是她怂,美色当前,她也想和美人相公做一些嗯嗯啊啊的事情,可谁让她才十五呢,这稚嫩的身体,不允许她有别的心思啊。容九呕得差点失眠了。第二日起来,看着眼下淡淡的青影,容九木着一张脸。沈家的人已经去地里干活了,她刚吃完早饭,就听见门口有人敲门:“嫂子,你在家吗?”容九出去一看,是个清秀的小姑娘,扬唇笑道:“玉英,快进来坐。”沈玉英性子腼腆,平常和人说句话都会脸红,这会儿正局促地站在门口,把手上的篮子递给容九:“嫂子要的东西做好了,我爹让我给你送来。”容九看了下,沈大柱的手艺确实不错,盒子做得很精致,上面还雕了花样。她笑道:“替我谢谢你爹。”“嫂子,那我就先回去了。”容九还没见过这么内向的姑娘,笑了笑,让她有空常来玩。沈玉英红着脸,点了点头便走了。容九抬头看了眼天色,知道沈家的人没那么快回来,便拿着模具进灶房了。她先是往锅里倒入芝麻油,用大火煮沸,然后放入适量的烧碱,一边搅动着,一边滴几滴樱花汁液,再撒入一些晒干的花瓣,最后再放入盐均匀搅拌。等过了大半个时辰,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容九看着越来越稠的膏状物,心中大喜,赶紧把那些膏状物,倒入模具里凝固。做完樱花皂,容九又开始往锅里倒油,只是这一次,加的是珍珠粉,她在灶房里捣鼓了大半天,等香皂了冷却了,再用棉布裹起来保温,搬回自己屋里,放在窗台上。忙活了大半日,容九也有些累了,瘫在床榻上,没多久便睡了过去。她正睡得熟,灶房那边突然传出沈月英的一声嚎叫声,容九不悦地蹙了蹙眉,就听见房门“砰”地一声被踹开。沈月英气势汹汹地冲进来,指着她,劈头盖脸地骂道:“我们沈家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然娶了你这样的丧门星,刚进门就差点克死我爹,现在居然还敢偷家里的东西,真的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沈月英又来找她的麻烦,真是哔了狗了!容九沉着脸,抬头看向她时,凝着幽冷的一簇怒火:“沈月英,我特么给你脸了是吗?什么脏水都敢往老子身上泼。”沈月英被她身上的凶煞之气骇得心底直发颤,这丧门星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沈月英心底还是有些发怵的。这会儿,沈家的人刚从地里干活回来,听到动静都赶了过来。王氏眼珠子转了转:“月娘,发生啥事了,这好端端地,怎么又吵起来了?”沈月英一见家里人都在,瞬间就有了底气:“这丧门星偷了家里的油,还不承认。”王氏笑呵呵地劝道:“一家人说什么偷不偷的,这油又什么不是金子银子,九娘偷它干嘛,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容九淡淡地扫了王氏一眼,王氏这火上浇油的本事又见长了,敢算计她,纯属找死啊。她用芝麻油做香皂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人作妖,既然有人找死,那她也不用客气。容九淡淡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偷油了?”沈月英瞪着她,一副“你就是小偷”的嘴脸:“我早上看的时候还是满满的一罐,现在只剩底下一点了,今天就你一个人在家,不是你偷的,那是谁偷的,你知不知道这油有多贵,你想干什么?真是反了天了你!”

在线试读

第20章 家贼难防

“想得美。”

容九轻哼一声,将沈丞推开,然后翻了个身,躺在了里侧。

沈丞看着她突然恼怒的样子,勾着唇角笑了笑,也不打地铺了,侧身在容九身边躺下。

容九心里呕得要死,她居然撩不过沈丞这个面瘫,以后还怎么振妻纲?!

其实也不是她怂,美色当前,她也想和美人相公做一些嗯嗯啊啊的事情,可谁让她才十五呢,这稚嫩的身体,不允许她有别的心思啊。

容九呕得差点失眠了。

第二日起来,看着眼下淡淡的青影,容九木着一张脸。

沈家的人已经去地里干活了,她刚吃完早饭,就听见门口有人敲门“嫂子,你在家吗?”

容九出去一看,是个清秀的小姑娘,扬唇笑道“玉英,快进来坐。”

沈玉英性子腼腆,平常和人说句话都会脸红,这会儿正局促地站在门口,把手上的篮子递给容九“嫂子要的东西做好了,我爹让我给你送来。”

容九看了下,沈大柱的手艺确实不错,盒子做得很精致,上面还雕了花样。

她笑道“替我谢谢你爹。”

“嫂子,那我就先回去了。”

容九还没见过这么内向的姑娘,笑了笑,让她有空常来玩。

沈玉英红着脸,点了点头便走了。

容九抬头看了眼天色,知道沈家的人没那么快回来,便拿着模具进灶房了。

她先是往锅里倒入芝麻油,用大火煮沸,然后放入适量的烧碱,一边搅动着,一边滴几滴樱花汁液,再撒入一些晒干的花瓣,最后再放入盐均匀搅拌。

等过了大半个时辰,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容九看着越来越稠的膏状物,心中大喜,赶紧把那些膏状物,倒入模具里凝固。

做完樱花皂,容九又开始往锅里倒油,只是这一次,加的是珍珠粉,她在灶房里捣鼓了大半天,等香皂了冷却了,再用棉布裹起来保温,搬回自己屋里,放在窗台上。

忙活了大半日,容九也有些累了,瘫在床榻上,没多久便睡了过去。

她正睡得熟,灶房那边突然传出沈月英的一声嚎叫声,容九不悦地蹙了蹙眉,就听见房门“砰”地一声被踹开。

沈月英气势汹汹地冲进来,指着她,劈头盖脸地骂道“我们沈家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然娶了你这样的丧门星,刚进门就差点克死我爹,现在居然还敢偷家里的东西,真的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沈月英又来找她的麻烦,真是哔了狗了!

容九沉着脸,抬头看向她时,凝着幽冷的一簇怒火“沈月英,我特么给你脸了是吗?什么脏水都敢往老子身上泼。”

沈月英被她身上的凶煞之气骇得心底直发颤,这丧门星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沈月英心底还是有些发怵的。

这会儿,沈家的人刚从地里干活回来,听到动静都赶了过来。

王氏眼珠子转了转“月娘,发生啥事了,这好端端地,怎么又吵起来了?”

沈月英一见家里人都在,瞬间就有了底气“这丧门星偷了家里的油,还不承认。”

王氏笑呵呵地劝道“一家人说什么偷不偷的,这油又什么不是金子银子,九娘偷它干嘛,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容九淡淡地扫了王氏一眼,王氏这火上浇油的本事又见长了,敢算计她,纯属找死啊。

她用芝麻油做香皂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人作妖,既然有人找死,那她也不用客气。

容九淡淡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偷油了?”

沈月英瞪着她,一副“你就是小偷”的嘴脸“我早上看的时候还是满满的一罐,现在只剩底下一点了,今天就你一个人在家,不是你偷的,那是谁偷的,你知不知道这油有多贵,你想干什么?真是反了天了你!”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