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种田后嫁了个傲娇夫君)容九沈丞小说推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容九沈丞小说推荐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种田后嫁了个傲娇夫君)容九沈丞小说推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容九沈丞小说推荐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25章 分道扬镳 试读

2022-11-14 14:41 作者:九熄
  • 种田后嫁了个傲娇夫君 种田后嫁了个傲娇夫君

    《种田后嫁了个傲娇夫君》,是作者大大“九熄”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容九沈丞。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只有李氏燥红着脸。李氏也是个明事理的人,刚才她差点烧死容九,容九不但不计前嫌,还拿出一百两给沈大福买药,这会儿,李氏的心里既懊悔又羞愧。“九娘,刚才是娘不对,是娘丧良心,你别怨恨娘。”容九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李氏做婆婆的,都抹得开脸跟她这个儿媳妇道歉,她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编推荐小说《种田后嫁了个傲娇夫君》,主角容九沈丞小说推荐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出了深山,两人便分道扬镳了,容九走到山口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一道俊秀挺拔的人影,向她走了过来,容九面上一喜,飞快地迎了上去:“你怎么来了?”沈丞伸手去取她肩上背着的竹篓:“接你回家。”容九咧着嘴笑道:“怕我被豺狼给叼走了?这么关心我,果然是我男人。”沈丞闻言,差点一脚踩空,容九看见他耳根都红了,笑着握住了他的手:“相公,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要是肯让我亲一口,就更好了。”沈丞的脸“腾”一下就红了,飞快地转开目光,正好瞥见了她衣袖上的血迹,紧张道:“你受伤了?”容九还未来得及解释,沈丞又道:“你是不是又进深山了?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危险?你,”“我不要命了是不是?”容九打断他,看着他气怒的脸,嬉皮笑脸道,“我还没相公生孩子,我才舍不得死,这应该是铁柱哥的血。”容九把和王铁柱一起猎老虎的事情,跟他说了。沈丞上下打量,见她无恙,眸中忧色褪了几分,却仍攥着她的手,指着手背上的伤口,蹙眉道:“这些又是怎么回事?”容九不以为意地笑道:“采药的时候,不小心刮的,一点小伤口,没事。”沈丞怒瞪了她一眼:“什么叫没事,要是不小心碰到了有毒的药草,你这手还要不要了?”容九笑嘻嘻地攀住他的手臂,猥琐地说道:“相公训的是,我现在也觉得手有点疼,相公,你晚上帮我洗澡吧。”沈丞清冷着一张脸,可凝视着她近在咫尺的侧脸,无端地心口一荡,他再一次移开目光:“以后,我陪你一起去。”他虽生气,但更多的是心疼和自责,都怪他太没用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努力苦读,早日考取功名。容九心里却是甜滋滋的。虽然美人相公冷冰冰的,可是,对她还是很不错的,她既不干农活,脾气也不太好,偶尔还惹他生气,他也没有动手打她,甚至他家里人欺负她的时候,他还护着她。容九从山上下来,看见村子里炊烟袅袅,大家做饭的做饭,耕作的耕作,小溪边村妇浣衣,小童牧牛,还有三四个小娃娃在田埂间疯跑,一派安稳和乐的景象。容九转头看向沈丞,暝色光晕中,他容色俊秀雅致,眸光深邃淡漠,长了一张禁欲的脸,容九突然觉得和他这样过下去,似乎还挺不错的。入夜后,容九洗了澡,便趴在窗台上,她轻轻按一下香皂,感觉已经硬,就从模具中倒出来,放进盒子里,一个月后,等香皂过了成熟期,她就可以用它来赚钱了。等她攒够了银子,就想办法分家,然后建一座豪宅,再买几十亩地种药材,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沈丞端着热水进来,看见容九捧着个木盒傻笑,问道:“这是什么?”“香皂啊,洗澡用的。”说完,容九将盒子搁在通风阴凉的地方。沈丞道:“过来泡脚。”容九笑眯眯地将脚泡在热水里,他手掌温暖有力,容九便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也被他这样轻轻揉捏着,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愫。容九静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儿,忽然道:“相公,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沈丞抬眸,眸光深深地笼着她:“因为你是容九。”不是娘子,不是彼此之间的关系,而是她这个人。

在线试读

第25章 分道扬镳

出了深山,两人便分道扬镳了,容九走到山口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一道俊秀挺拔的人影,向她走了过来,容九面上一喜,飞快地迎了上去“你怎么来了?”

沈丞伸手去取她肩上背着的竹篓“接你回家。”

容九咧着嘴笑道“怕我被豺狼给叼走了?这么关心我,果然是我男人。”

沈丞闻言,差点一脚踩空,容九看见他耳根都红了,笑着握住了他的手“相公,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要是肯让我亲一口,就更好了。”

沈丞的脸“腾”一下就红了,飞快地转开目光,正好瞥见了她衣袖上的血迹,紧张道“你受伤了?”

容九还未来得及解释,沈丞又道“你是不是又进深山了?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危险?你,”

“我不要命了是不是?”容九打断他,看着他气怒的脸,嬉皮笑脸道,“我还没相公生孩子,我才舍不得死,这应该是铁柱哥的血。”

容九把和王铁柱一起猎老虎的事情,跟他说了。

沈丞上下打量,见她无恙,眸中忧色褪了几分,却仍攥着她的手,指着手背上的伤口,蹙眉道“这些又是怎么回事?”

容九不以为意地笑道“采药的时候,不小心刮的,一点小伤口,没事。”

沈丞怒瞪了她一眼“什么叫没事,要是不小心碰到了有毒的药草,你这手还要不要了?”

容九笑嘻嘻地攀住他的手臂,猥琐地说道“相公训的是,我现在也觉得手有点疼,相公,你晚上帮我洗澡吧。”

沈丞清冷着一张脸,可凝视着她近在咫尺的侧脸,无端地心口一荡,他再一次移开目光“以后,我陪你一起去。”

他虽生气,但更多的是心疼和自责,都怪他太没用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努力苦读,早日考取功名。

容九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虽然美人相公冷冰冰的,可是,对她还是很不错的,她既不干农活,脾气也不太好,偶尔还惹他生气,他也没有动手打她,甚至他家里人欺负她的时候,他还护着她。

容九从山上下来,看见村子里炊烟袅袅,大家做饭的做饭,耕作的耕作,小溪边村妇浣衣,小童牧牛,还有三四个小娃娃在田埂间疯跑,一派安稳和乐的景象。

容九转头看向沈丞,暝色光晕中,他容色俊秀雅致,眸光深邃淡漠,长了一张禁欲的脸,容九突然觉得和他这样过下去,似乎还挺不错的。

入夜后,容九洗了澡,便趴在窗台上,她轻轻按一下香皂,感觉已经硬,就从模具中倒出来,放进盒子里,一个月后,等香皂过了成熟期,她就可以用它来赚钱了。

等她攒够了银子,就想办法分家,然后建一座豪宅,再买几十亩地种药材,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沈丞端着热水进来,看见容九捧着个木盒傻笑,问道“这是什么?”

“香皂啊,洗澡用的。”说完,容九将盒子搁在通风阴凉的地方。

沈丞道“过来泡脚。”

容九笑眯眯地将脚泡在热水里,他手掌温暖有力,容九便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也被他这样轻轻揉捏着,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情愫。

容九静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儿,忽然道“相公,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沈丞抬眸,眸光深深地笼着她“因为你是容九。”

不是娘子,不是彼此之间的关系,而是她这个人。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