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寒门宠后(容昭秦瑄小说推荐)热门小说_《寒门宠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寒门宠后(容昭秦瑄小说推荐)热门小说_《寒门宠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10章 凉薄父今日始报应(2) 试读

2022-11-14 14:41 作者:紫晓
  • 寒门宠后 寒门宠后

    热门小说《寒门宠后》是作者“紫晓”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容昭秦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狗奴才,一旦我坐着这辆牛车一路招摇地去去清远寺,信不信,你的命今儿也就到头了!看太太保不保得住你!”容昭轻嘲一声,声音不大,落在在场下人们的耳中,却不啻于一声炸雷——她在容家下人中一向以性情孤拐难以亲近闻名,然而她此刻阴冷戏谑的模样,又岂是苍白的‘难以亲近’四字可形容?紫竹轻蔑地看了王管家一眼,清...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寒门宠后》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紫晓”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容昭秦瑄小说推荐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寒门宠后》内容介绍:如张老夫人这样的贵妇人,深谙语言艺术,说话从来云山雾罩,不落在实处,免得为人抓住话柄,如今却这般恳切直白,显然是对容昭用了真心。张老夫人的好意,容昭自然领了,她也不怕容永清责怪她把家丑扬到外面,遮遮掩掩,一味顾及容家和郑氏的面子,最终吃亏的只会是她,左右都是吃亏,她一点也不介意借用一点舆论的力量。“大姑娘回来了。”可想而知,当郑氏看着容昭居然完好无损地出现在她面前时,眼神是多么震惊,虽然没有当场失态,到底还是敷衍地打发了张家的婆子,连个铜子都没打赏,还是留在门外的紫竹机灵,递上了沉甸甸的荷包。“我回来了,太太可高兴?”容昭微挑嘴角,看着面前这个在容家后宅跋扈了十年的女人。纵然安排下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在看到她平安的第一时刻,她眼底涌现的也不是心虚,而是失望恼怒——这个女人的心,压根就是黑色的,人命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自然是高兴的,大姑娘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郑氏受了刺激,脸色铁青,厌憎容昭还来不及呢,懒得再上演什么‘母慈子孝’,直接开口赶人。“那我就告辞了。”容昭也不含糊,转身离开。对郑氏这个女人,容昭早就看清她的本质了,因为她无子,所以她从不在乎这些容家女儿的名声,尤其是针对她,只要不直接害她性命,想怎么对付就怎么对付,完全没有想过,容家没有儿子,容家女儿的名声没了,不就代表容家的名声毁了?而容家的名声毁了,一向爱面子重视名誉的容永清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她难道没发现,这两年,随着她针对自己的动作愈加频繁,容永清已经渐渐开始对她不耐烦了?无论她容昭的身份多么尴尬,她也是容家唯一嫡出!如果郑氏能生,那她能不能活过郑氏孩子的洗三礼都是一个难题;如果后院有庶子,那她必然会沦为家中连庶女都不如的存在。但现在,郑氏不能生,不能休,不能死,而容永清已经六年无所出,那么,在容永清有生之年,容昭可能都是他唯一的嫡脉!汉人统治的王朝,嫡庶之别犹如云泥,天下间除了皇家,任何乱了嫡庶规矩的人家都会被世人所诟病,尤其是被士大夫阶层看不起,而容永清无论多么野心勃勃,他终归是受着这种礼法教育的正统士大夫,心中对嫡出的看重,完全出于一种本能。因此,哪怕容昭和郑氏之间怎么波涛暗涌,哪怕容永清对容昭多么不喜,却依然一直抱着容忍的态度面对容昭,甚至在郑氏的所作所为超出容永清底线的时候,他还会暗中回护一二。所以,只要容永清再不能拥有子嗣,她容昭就能保证性命无虞,甚至能活得更加滋润。慢慢走回院中,容昭终于下定了决心。晚上照例在一起吃饭,没有容永清和郑氏的抬举,容昭的归来,表面上仿佛溅不起一滴水花,但她和郑氏隐隐约约的对峙,却被后院姨娘庶女们都看在眼里,心中存疑——容昭虽然可恶,却不轻易发脾气,一直视郑氏为无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冷漠的容昭都发火了?当然,有了紫竹私下“热心”的传播,很快,这些姨娘庶女们就解了心中疑惑。该死的,解了还不如不解!不解的话,她们还能在心中对容昭幸灾乐祸一番,解了后,只能自个儿做小人摔打泄愤了——要知道,如果容昭身为容家嫡女的名声都坏了,那她们这些庶女哪还有活路?外人只会把她们看成一体的,甚至还不如容昭,郑氏这一手,不止是要逼容昭去死,更是要容家五朵金花的命啊!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嘛,这些姨娘庶女还不知道自己也差点成了被城门殃及的池鱼了,兀自在心里称快,巴不得容昭和郑氏斗个你死我活,她们好渔翁得利!一群人各怀心思地坐在正屋,等待容永清回来。容永清是回来了,脸色却不是很好,容昭余光看到他看向郑氏的目光中,透出几分寒意,也顾不得给几个得心意的女人女儿做脸,说话也是没好气的。“行了,以后我回来迟了,你们就自己用,今儿就算了,等去了京城,就不用聚在一起吃饭了,各自在自己房里用吧。”说完,一马当先走向饭桌,郑氏忙跟在他身后,其余人鱼贯而入,容昭慢悠悠排在最后面,经过香炉时,衣袖拂过,药粉纸包顺着缝隙滚进了香炉,没有任何人察觉。容昭也不是第一回坑容永清和郑氏了,脸不红心不跳,简直不能再镇定了。往日容家的饭桌都是食不言寝不语,今儿在开饭前,容永清难得开口了,开口对象还是容昭,“今儿委屈你了,你太太忙着收拾行李,倒把你归家的日子忘了,还给张家老夫人添了麻烦,明日让太太带你去张家,好好谢谢人家。”郑氏闻言眉头一拧,便露出一副不情愿的神情。容昭抬头看了郑氏一眼,复低下头,语气清冷淡漠,“倒不必了,张家最近也忙,我去了不过是添乱,将来去了京城,联络的日子多了,也不急于一时。”容永清一怔,复想起书房里的邸报,张轸和他一起调入京师,家中大约也要收拾,便点了点头,“也罢,不急于一时,你且记住就是了。”提也不提郑氏安排的跟着马车的那些人。容昭心中了然,不管是否心甘情愿,容永清还是维护了郑氏,这几句“软”话,大约就是容永清对她的歉意了,也是容永清对郑氏的警告,要搁在以前,别说几句话,连个眼神她也得不到。在这样永远没有公正的环境中待了十年,别说容昭本来便不是容永清的女儿,就算原身在此,怕也早就心冷了。既如此,她做事更不用顾忌什么了。她怎么可能只在香炉里下点药,万一容永清今天没有歇在郑氏房中呢?

在线试读

第10章 凉薄父今日始报应(2)

如张老夫人这样的贵妇人,深谙语言艺术,说话从来云山雾罩,不落在实处,免得为人抓住话柄,如今却这般恳切直白,显然是对容昭用了真心。

张老夫人的好意,容昭自然领了,她也不怕容永清责怪她把家丑扬到外面,遮遮掩掩,一味顾及容家和郑氏的面子,最终吃亏的只会是她,左右都是吃亏,她一点也不介意借用一点舆论的力量。

“大姑娘回来了。”

可想而知,当郑氏看着容昭居然完好无损地出现在她面前时,眼神是多么震惊,虽然没有当场失态,到底还是敷衍地打发了张家的婆子,连个铜子都没打赏,还是留在门外的紫竹机灵,递上了沉甸甸的荷包。

“我回来了,太太可高兴?”

容昭微挑嘴角,看着面前这个在容家后宅跋扈了十年的女人。

纵然安排下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在看到她平安的第一时刻,她眼底涌现的也不是心虚,而是失望恼怒——这个女人的心,压根就是黑色的,人命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

“自然是高兴的,大姑娘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吧。”郑氏受了刺激,脸色铁青,厌憎容昭还来不及呢,懒得再上演什么‘母慈子孝’,直接开口赶人。

“那我就告辞了。”

容昭也不含糊,转身离开。

对郑氏这个女人,容昭早就看清她的本质了,因为她无子,所以她从不在乎这些容家女儿的名声,尤其是针对她,只要不直接害她性命,想怎么对付就怎么对付,完全没有想过,容家没有儿子,容家女儿的名声没了,不就代表容家的名声毁了?

而容家的名声毁了,一向爱面子重视名誉的容永清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她难道没发现,这两年,随着她针对自己的动作愈加频繁,容永清已经渐渐开始对她不耐烦了?

无论她容昭的身份多么尴尬,她也是容家唯一嫡出!

如果郑氏能生,那她能不能活过郑氏孩子的洗三礼都是一个难题;如果后院有庶子,那她必然会沦为家中连庶女都不如的存在。

但现在,郑氏不能生,不能休,不能死,而容永清已经六年无所出,那么,在容永清有生之年,容昭可能都是他唯一的嫡脉!

汉人统治的王朝,嫡庶之别犹如云泥,天下间除了皇家,任何乱了嫡庶规矩的人家都会被世人所诟病,尤其是被士大夫阶层看不起,而容永清无论多么野心勃勃,他终归是受着这种礼法教育的正统士大夫,心中对嫡出的看重,完全出于一种本能。

因此,哪怕容昭和郑氏之间怎么波涛暗涌,哪怕容永清对容昭多么不喜,却依然一直抱着容忍的态度面对容昭,甚至在郑氏的所作所为超出容永清底线的时候,他还会暗中回护一二。

所以,只要容永清再不能拥有子嗣,她容昭就能保证性命无虞,甚至能活得更加滋润。

慢慢走回院中,容昭终于下定了决心。

晚上照例在一起吃饭,没有容永清和郑氏的抬举,容昭的归来,表面上仿佛溅不起一滴水花,但她和郑氏隐隐约约的对峙,却被后院姨娘庶女们都看在眼里,心中存疑——容昭虽然可恶,却不轻易发脾气,一直视郑氏为无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冷漠的容昭都发火了?

当然,有了紫竹私下“热心”的传播,很快,这些姨娘庶女们就解了心中疑惑。

该死的,解了还不如不解!

不解的话,她们还能在心中对容昭幸灾乐祸一番,解了后,只能自个儿做小人摔打泄愤了——要知道,如果容昭身为容家嫡女的名声都坏了,那她们这些庶女哪还有活路?外人只会把她们看成一体的,甚至还不如容昭,郑氏这一手,不止是要逼容昭去死,更是要容家五朵金花的命啊!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嘛,这些姨娘庶女还不知道自己也差点成了被城门殃及的池鱼了,兀自在心里称快,巴不得容昭和郑氏斗个你死我活,她们好渔翁得利!

一群人各怀心思地坐在正屋,等待容永清回来。

容永清是回来了,脸色却不是很好,容昭余光看到他看向郑氏的目光中,透出几分寒意,也顾不得给几个得心意的女人女儿做脸,说话也是没好气的。

“行了,以后我回来迟了,你们就自己用,今儿就算了,等去了京城,就不用聚在一起吃饭了,各自在自己房里用吧。”

说完,一马当先走向饭桌,郑氏忙跟在他身后,其余人鱼贯而入,容昭慢悠悠排在最后面,经过香炉时,衣袖拂过,药粉纸包顺着缝隙滚进了香炉,没有任何人察觉。

容昭也不是第一回坑容永清和郑氏了,脸不红心不跳,简直不能再镇定了。

往日容家的饭桌都是食不言寝不语,今儿在开饭前,容永清难得开口了,开口对象还是容昭,“今儿委屈你了,你太太忙着收拾行李,倒把你归家的日子忘了,还给张家老夫人添了麻烦,明日让太太带你去张家,好好谢谢人家。”

郑氏闻言眉头一拧,便露出一副不情愿的神情。

容昭抬头看了郑氏一眼,复低下头,语气清冷淡漠,“倒不必了,张家最近也忙,我去了不过是添乱,将来去了京城,联络的日子多了,也不急于一时。”

容永清一怔,复想起书房里的邸报,张轸和他一起调入京师,家中大约也要收拾,便点了点头,“也罢,不急于一时,你且记住就是了。”

提也不提郑氏安排的跟着马车的那些人。

容昭心中了然,不管是否心甘情愿,容永清还是维护了郑氏,这几句“软”话,大约就是容永清对她的歉意了,也是容永清对郑氏的警告,要搁在以前,别说几句话,连个眼神她也得不到。

在这样永远没有公正的环境中待了十年,别说容昭本来便不是容永清的女儿,就算原身在此,怕也早就心冷了。

既如此,她做事更不用顾忌什么了。

她怎么可能只在香炉里下点药,万一容永清今天没有歇在郑氏房中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