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寒门宠后(容昭秦瑄小说推荐)完整版免费阅读_(寒门宠后)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寒门宠后(容昭秦瑄小说推荐)完整版免费阅读_(寒门宠后)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15章 挫折(1) 试读

2022-11-14 14:46 作者:紫晓
  • 寒门宠后 寒门宠后

    热门小说《寒门宠后》是作者“紫晓”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容昭秦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狗奴才,一旦我坐着这辆牛车一路招摇地去去清远寺,信不信,你的命今儿也就到头了!看太太保不保得住你!”容昭轻嘲一声,声音不大,落在在场下人们的耳中,却不啻于一声炸雷——她在容家下人中一向以性情孤拐难以亲近闻名,然而她此刻阴冷戏谑的模样,又岂是苍白的‘难以亲近’四字可形容?紫竹轻蔑地看了王管家一眼,清...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紫晓的《寒门宠后》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桃花眼公子讶然而笑,“你这小丫头,倒是擅长打棍随上,行,今晚就交给我们吧,只是我想那些人未必有找茬的时间了……咦?你这解毒药效果不错,我已经觉得身体轻快多了,不知小丫头你那还有没有?”说着,吃惊地睁大了勾魂桃花眼,含笑看向容昭,端得是风流多情,宛若聊斋中迷惑人心的男妖精。贱人!容昭在心里骂了一句,明知对方是威胁自己,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无可奈何。“还有一瓶,若只是解毒,每次放一滴便够了,倘若多了,后果自负!”其实多了也没什么,于普通人亦有洗筋伐髓的作用,对于桃花眼公子这种练武之人而言,更不啻于灵丹妙药,一旦洗筋伐髓成功,就等于打通了全身经脉,修习将事半功倍,这么个大便宜容昭才不愿意被人占了。“那就多谢了。”得到了想要的,桃花眼公子心满意足地闭上眼,任由英武男子护法,自个儿运起功法,再不关注容昭。容昭此刻巴不得他们忽略自己,上前吹灭了灯光,她静静地缩在角落,只盼着时间尽快过去。好容易挨到了天将亮,一夜过去,外面却并无任何动静,容昭心中有底,那些杀手怕是再也找不了她们麻烦了。桃花眼公子长出了一口气,神采奕奕地站了起来,“果然好药,小丫头,我们这就要分别了吧?”容昭一直睁大双眼,抱膝缩在角落,听到桃花眼公子的话,默默地起了身,就着昏暗的晨光,摸索着从梳妆匣子里拿出两寸来长一个小瓶,却是她刚才意识沉浸在空间里先准备好的,递给了他,面无表情地道,“希望这东西能买我们主仆三人的命。”“你一个小丫头,怎么这么爱胡思乱想,我几时说要你的命来着?”桃花眼公子眉开眼笑地接过来。人贱自有天收,我惹不起躲得起!容昭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平复下心情,干脆不理睬他了。如同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去得同样没有惊动任何人,也不对,就在这主仆俩出了门不久,一直窝在门口的玲珑和紫竹就迫不及待地进来了。“小姐,你没事吧?”容昭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只觉得疲累至极,“不用担心,没事了,你们也抓紧时间休息吧,总算过了一夜,明儿还要出发,万不可让人看出端倪!”两人忙应了一声,悄悄退到外间休息。容昭一下子扑倒在床上,衣裳尚未褪去,眨眼就睡着了。她却不知道,那两人并未走远,而是返身潜进了这驿站角门处的柴房里。桃花眼公子——秦瑄,一直若有所思地把玩着手中的玉瓶,那英俊男子——叶俊卿仔细观察了一番这柴房内外的布局,一切胸有成竹后,方坐了下来。“主子,那么厉害的剧毒,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解了,这小姑娘什么来头?属下看,回京后还是好好探查一番才是!”叶俊卿在容昭房中时,一直保持着人形雕塑的造型,然而内里却揣着一肚子的疑惑,百思不得其解。“唔,确实是个厉害的美人儿!真是太有趣了!”秦瑄桃花眼笑微微,语气中充满了兴味。叶俊卿对秦瑄的这种语气熟悉极了,每次都是找到了感兴趣的猎物时才会这般,当下翻了个白眼,“主子,那可是您的救命恩人!”“是啊,这可是救命之恩,我想来想去,无以为报,不如以身相许?”“……”叶俊卿望着神采飞扬的主子,分外无语——您还要脸不?辣手摧花也不待这样的,人家才多大,您多大了?“主子,属下想起来,当初慧空大师说的死劫……”“啊,刚刚不是解了?”“真的是那个小丫头?那慧空大师还说什么‘全在你们一念之间’……”“慧空大师说的对啊,的确在我们一念之间,如果我们二话不说上前就杀了她,或者预备事后杀人灭口,以那小丫头的聪明,她能看不出来?无论是哪种情况发生,我们都不可能得到这神奇的解药了,到时候,我们能撑到救兵到来吗?”叶俊卿脸色一变,“主子说的对,是属下想差了!”“所以我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啊,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我的命更值钱?要回报那小丫头,只有我以身相许了!”“没关系,主子,人家小姑娘无私着呢,救人的时候,半点都没想要回报。”“……”秦瑄瞪了叶俊卿一眼,复又半眯着桃花眼,仔细打量手中的玉瓶,突然,他伸手拔下玉瓶的塞子,仰头一倒,一口气把瓶中水喝了个干净!叶俊卿阻止不及,顿时大惊失色,“唉,主子——”秦瑄难得地正了脸色,“别吵,马上给我护法!”深夜搜房的事件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结束了,一夜平静过去,等到他们重新上路,再没有其他变故。“小姐,老爷让我们和二姑娘坐一辆车。”紫竹有些不情愿地上前道。容昭皱了皱眉,她明显感觉到容永清对她的态度有所改变,原先郑氏是把她与容晶容昙放在一辆马车内,打的就是让脾气刁蛮的容晶针对容昭的主意。然而郑氏是想当然,容家姑娘们刚刚得知了自身被摧毁的体质,一个个恹恹的没有精神,便是容晶这样没脑子的,也知道女子不易孕育子嗣意味着什么,心中如何不恨始作俑者郑氏?因而难得地,容晶虽然瞪了容昭好几眼,却并没有出口挑衅,四姑娘更不会没事找事,故而她们这一辆马车虽然沉闷,倒还一路无事地到了京城驿站。如今和一向骄纵跋扈的容曦乘坐一辆车,那容曦还不把一肚子不满迁怒到她身上?不过,她也不怕就是了。“坐便坐罢,怕什么,容曦还能把我吞了?”紫竹刚一掀开车帘,容昭就看见容曦端正地坐在马车中央,恶狠狠地瞪着她,丝毫不加掩饰自己的恶意。

在线试读

第15章 挫折(1)

桃花眼公子讶然而笑,“你这小丫头,倒是擅长打棍随上,行,今晚就交给我们吧,只是我想那些人未必有找茬的时间了……咦?你这解毒药效果不错,我已经觉得身体轻快多了,不知小丫头你那还有没有?”

说着,吃惊地睁大了勾魂桃花眼,含笑看向容昭,端得是风流多情,宛若聊斋中迷惑人心的男妖精。

贱人!

容昭在心里骂了一句,明知对方是威胁自己,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无可奈何。

“还有一瓶,若只是解毒,每次放一滴便够了,倘若多了,后果自负!”

其实多了也没什么,于普通人亦有洗筋伐髓的作用,对于桃花眼公子这种练武之人而言,更不啻于灵丹妙药,一旦洗筋伐髓成功,就等于打通了全身经脉,修习将事半功倍,这么个大便宜容昭才不愿意被人占了。

“那就多谢了。”

得到了想要的,桃花眼公子心满意足地闭上眼,任由英武男子护法,自个儿运起功法,再不关注容昭。

容昭此刻巴不得他们忽略自己,上前吹灭了灯光,她静静地缩在角落,只盼着时间尽快过去。

好容易挨到了天将亮,一夜过去,外面却并无任何动静,容昭心中有底,那些杀手怕是再也找不了她们麻烦了。

桃花眼公子长出了一口气,神采奕奕地站了起来,“果然好药,小丫头,我们这就要分别了吧?”

容昭一直睁大双眼,抱膝缩在角落,听到桃花眼公子的话,默默地起了身,就着昏暗的晨光,摸索着从梳妆匣子里拿出两寸来长一个小瓶,却是她刚才意识沉浸在空间里先准备好的,递给了他,面无表情地道,“希望这东西能买我们主仆三人的命。”

“你一个小丫头,怎么这么爱胡思乱想,我几时说要你的命来着?”桃花眼公子眉开眼笑地接过来。

人贱自有天收,我惹不起躲得起!

容昭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平复下心情,干脆不理睬他了。

如同来时一样悄无声息,去得同样没有惊动任何人,也不对,就在这主仆俩出了门不久,一直窝在门口的玲珑和紫竹就迫不及待地进来了。

“小姐,你没事吧?”

容昭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只觉得疲累至极,“不用担心,没事了,你们也抓紧时间休息吧,总算过了一夜,明儿还要出发,万不可让人看出端倪!”

两人忙应了一声,悄悄退到外间休息。

容昭一下子扑倒在床上,衣裳尚未褪去,眨眼就睡着了。

她却不知道,那两人并未走远,而是返身潜进了这驿站角门处的柴房里。

桃花眼公子——秦瑄,一直若有所思地把玩着手中的玉瓶,那英俊男子——叶俊卿仔细观察了一番这柴房内外的布局,一切胸有成竹后,方坐了下来。

“主子,那么厉害的剧毒,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解了,这小姑娘什么来头?属下看,回京后还是好好探查一番才是!”叶俊卿在容昭房中时,一直保持着人形雕塑的造型,然而内里却揣着一肚子的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唔,确实是个厉害的美人儿!真是太有趣了!”秦瑄桃花眼笑微微,语气中充满了兴味。

叶俊卿对秦瑄的这种语气熟悉极了,每次都是找到了感兴趣的猎物时才会这般,当下翻了个白眼,“主子,那可是您的救命恩人!”

“是啊,这可是救命之恩,我想来想去,无以为报,不如以身相许?”

“……”

叶俊卿望着神采飞扬的主子,分外无语——您还要脸不?辣手摧花也不待这样的,人家才多大,您多大了?

“主子,属下想起来,当初慧空大师说的死劫……”

“啊,刚刚不是解了?”

“真的是那个小丫头?那慧空大师还说什么‘全在你们一念之间’……”

“慧空大师说的对啊,的确在我们一念之间,如果我们二话不说上前就杀了她,或者预备事后杀人灭口,以那小丫头的聪明,她能看不出来?无论是哪种情况发生,我们都不可能得到这神奇的解药了,到时候,我们能撑到救兵到来吗?”

叶俊卿脸色一变,“主子说的对,是属下想差了!”

“所以我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啊,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我的命更值钱?要回报那小丫头,只有我以身相许了!”

“没关系,主子,人家小姑娘无私着呢,救人的时候,半点都没想要回报。”

“……”

秦瑄瞪了叶俊卿一眼,复又半眯着桃花眼,仔细打量手中的玉瓶,突然,他伸手拔下玉瓶的塞子,仰头一倒,一口气把瓶中水喝了个干净!

叶俊卿阻止不及,顿时大惊失色,“唉,主子——”

秦瑄难得地正了脸色,“别吵,马上给我护法!”

深夜搜房的事件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结束了,一夜平静过去,等到他们重新上路,再没有其他变故。

“小姐,老爷让我们和二姑娘坐一辆车。”

紫竹有些不情愿地上前道。

容昭皱了皱眉,她明显感觉到容永清对她的态度有所改变,原先郑氏是把她与容晶容昙放在一辆马车内,打的就是让脾气刁蛮的容晶针对容昭的主意。

然而郑氏是想当然,容家姑娘们刚刚得知了自身被摧毁的体质,一个个恹恹的没有精神,便是容晶这样没脑子的,也知道女子不易孕育子嗣意味着什么,心中如何不恨始作俑者郑氏?

因而难得地,容晶虽然瞪了容昭好几眼,却并没有出口挑衅,四姑娘更不会没事找事,故而她们这一辆马车虽然沉闷,倒还一路无事地到了京城驿站。

如今和一向骄纵跋扈的容曦乘坐一辆车,那容曦还不把一肚子不满迁怒到她身上?

不过,她也不怕就是了。

“坐便坐罢,怕什么,容曦还能把我吞了?”

紫竹刚一掀开车帘,容昭就看见容曦端正地坐在马车中央,恶狠狠地瞪着她,丝毫不加掩饰自己的恶意。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