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容昭秦瑄小说推荐(寒门宠后)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寒门宠后》全章节阅读

容昭秦瑄小说推荐(寒门宠后)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寒门宠后》全章节阅读 第30章 帝王心(2) 试读

2022-11-14 14:49 作者:紫晓
  • 寒门宠后 寒门宠后

    热门小说《寒门宠后》是作者“紫晓”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容昭秦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狗奴才,一旦我坐着这辆牛车一路招摇地去去清远寺,信不信,你的命今儿也就到头了!看太太保不保得住你!”容昭轻嘲一声,声音不大,落在在场下人们的耳中,却不啻于一声炸雷——她在容家下人中一向以性情孤拐难以亲近闻名,然而她此刻阴冷戏谑的模样,又岂是苍白的‘难以亲近’四字可形容?紫竹轻蔑地看了王管家一眼,清...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寒门宠后》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紫晓”的原创精品作,容昭秦瑄小说推荐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一名三十出头、面容平庸、身形高瘦的男人低头走了进来,跪伏在地下,正是皇帝麾下的影卫首领。“如何?”皇帝冷声问道。“回皇上,费嬷嬷背后的人终于浮出来了,如我们猜测的,正是罗太师,属下已确定。”皇帝眼神微暗,“这人平时谨慎至极,你们跟了这么久都没抓住把柄,此次为何这么快便露出痕迹?”尹若东面上露出庆幸的笑容,“托皇上的鸿福,这费嬷嬷出宫后进了一户官宦人家做教引嬷嬷,谁知见那秀女生得姿容绝世,唯恐她进宫碍了罗昭仪娘娘,一时昏了头,竟连夜给罗家送了信,那信,直接送到了罗太师手中!”皇帝紧盯着尹若东,忽然问了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你如何知道那女子姿容绝世?”尹若东听明白了皇帝的意思,冷汗顿时下来了,“属下不敢冒犯待选秀女,只是从费嬷嬷的传书中得知,费嬷嬷对那位秀女的容颜极为推崇,属下已将这费嬷嬷送给罗太师的书信拓了一份,请皇上过目。”皇帝接过书信,极快地阅了一遍,面上浮出一抹古怪的笑意,“哦?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这是把朕比作流连美色的昏君了?这容家姑娘真有傲视群美的资本?”尹若东跪在地上,不敢说话。皇帝放下了书信,望向尹若东,“这么说,罗太师是知道害死他嫡女的人是谁了?”尹若东道,“回皇上,罗太师的确知晓是罗昭仪下的手,但是据属下调查,罗太师并不打算兴师问罪,甚至打算出手为罗昭仪娘娘扫尾,一来罗昭仪如今正养育着皇上的大皇子,二来,这罗昭仪的生母在太师府中却比罗皇后的母亲罗家正室夫人更得宠,罗太师的独子也出自这二房夫人。”皇上轻哼一声,似笑非笑地道,“自先皇去后,秦荣那老匹夫自以为权倾朝野,斗倒了李相后,更是无人可以制衡,连朕都敢派人刺杀了,想学一把古人的‘挟天子以令诸侯’,我当是多么雄心壮志的‘枭雄’,却原来也有儿女情长的一面。”本该包含憎恨感情的话语,却意外地并没有半分语调起伏,平淡如水,然而皇上越是这样,跪在地下的尹若东越是觉得背上冷汗直流——凭着他对这位帝王的些微观感,他怒时未必真怒,然而越是如此轻描淡写时,越是会浮尸千里,帝王一怒,何人可以承受?尹若东心头发颤,想起先皇晚年时极度宠爱的李妃,曾仗着帝宠不把当今皇上甚至先皇后看在眼里,甚至在当今登基后,依然谑言嘲弄,当着人面掌掴贴身服侍当今的内侍李连海,轻视之意不加掩饰,如今的结果呢?一个殉葬的旨意,让李妃连同她所出之子的一腔雄心壮志都化为了乌有,不仅如此,整个李家被连根拔起,连一个独苗都没留下,百年世家就此烟消云散,不复先帝时期的辉煌。想起这些皇上的辉煌战绩,尹若东更是一动不敢动。过了半晌,皇帝淡淡地道,“既如此,你们便尽快收集证据吧,对了,你可以暗中把皇后薨逝的真相透露给罗夫人,罗夫人出身陕西杨门,背景雄厚,想来也不会容许独生女儿无辜枉死。”尹若东打了个寒噤,罗太师能从一介三流世家继承人做到太师之位,岳家杨氏出力颇多,谁知罗太师富贵忘本,竟生生捧起个宠爱无限的表妹姨娘,如今皇上这一出,分明是要撕开罗家和杨家的利益纽带,皇上,要动手了!不过,就算他猜到了又如何?他只是个暗卫,生死荣辱都系在皇上身上,自然是不会透露半句出去。当下,忙应诺下来,“属下遵旨!”皇帝又道,“既然费嬷嬷已露了马脚,就不用再放任她了,直接逮捕下狱吧。你先退下,让暗一进来。”尹若东忙应了下来,见皇上已经面露疲色,极有眼色地告退了。尹若东一走,暗一便如同一条飘渺的影子滑了进来,静静地伏在案下的阴影中,不注意的话,压根看不出那里多了一个人。皇帝抿了一口茶,语气甚至是轻快的,“那罗太师的独子在京中的名声好不好?”暗一低声道,“回主子的话,罗克礼名声极不好,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前任京兆尹曾经抓捕过他,只关了三日,被罗太师得知后,以莫须有的罪名弄得家破人亡,自己被刺字流放三千里,现任京兆尹便不敢管了。”皇帝放下茶杯,面如寒霜,“莫须有的罪名么?既然如此,你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给你三日,朕不想再听闻朕的脚下还有这么个臭虫的存在!”暗一想了想,整治个纨绔——很简单的任务,当下点头道,“属下领命。”待暗一退下,一直沉默地候在一旁的李连海松了口气,心道陛下总算忙完了,正要上前伺候,皇帝仿佛不经意间想起了什么,吩咐李连海道,“费嬷嬷被抓,那户官宦人家岂不少了个教引嬷嬷?你安排安姑姑去吧!”李连海暗暗吃了一惊,这安姑姑可是皇上幼时的贴身大宫女,维护着皇上躲过了许多次明刀暗箭,如今自梳做了嬷嬷,可谓是皇上心腹中的心腹,连他在安姑姑面前都要退居一射之地,如今居然被皇上派出去教导一名不见经传的小秀女?李连海心中翻腾,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打心底把安姑姑即将去伺候的那位秀女打上了深刻的不能得罪的标签!容家并不知道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第二天,还不待容永清出手调查,安阳侯府太夫人便派了心腹管家过来,因没有管家的太太,便直接郑重地向容永清道歉了又道歉。“太夫人最近身子正不舒坦,精神不济,结果一时不查,竟让这么个奸猾东西蒙蔽了,差点祸害了府上的姑娘,实在是对不住大姑爷。好在太夫人发现得及时,这不,舍了许多老脸,从先太后宫里请来了这位安嬷嬷来教导大姑娘,以后,这安嬷嬷就跟着大姑娘了,这卖身契就给大姑娘收着。太夫人本欲亲自登门致歉,只恐给大姑爷添麻烦,还望大姑爷不要往心里去。”

在线试读

第30章 帝王心(2)

一名三十出头、面容平庸、身形高瘦的男人低头走了进来,跪伏在地下,正是皇帝麾下的影卫首领。

“如何?”皇帝冷声问道。

“回皇上,费嬷嬷背后的人终于浮出来了,如我们猜测的,正是罗太师,属下已确定。”

皇帝眼神微暗,“这人平时谨慎至极,你们跟了这么久都没抓住把柄,此次为何这么快便露出痕迹?”

尹若东面上露出庆幸的笑容,“托皇上的鸿福,这费嬷嬷出宫后进了一户官宦人家做教引嬷嬷,谁知见那秀女生得姿容绝世,唯恐她进宫碍了罗昭仪娘娘,一时昏了头,竟连夜给罗家送了信,那信,直接送到了罗太师手中!”

皇帝紧盯着尹若东,忽然问了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你如何知道那女子姿容绝世?”

尹若东听明白了皇帝的意思,冷汗顿时下来了,“属下不敢冒犯待选秀女,只是从费嬷嬷的传书中得知,费嬷嬷对那位秀女的容颜极为推崇,属下已将这费嬷嬷送给罗太师的书信拓了一份,请皇上过目。”

皇帝接过书信,极快地阅了一遍,面上浮出一抹古怪的笑意,“哦?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这是把朕比作流连美色的昏君了?这容家姑娘真有傲视群美的资本?”

尹若东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皇帝放下了书信,望向尹若东,“这么说,罗太师是知道害死他嫡女的人是谁了?”

尹若东道,“回皇上,罗太师的确知晓是罗昭仪下的手,但是据属下调查,罗太师并不打算兴师问罪,甚至打算出手为罗昭仪娘娘扫尾,一来罗昭仪如今正养育着皇上的大皇子,二来,这罗昭仪的生母在太师府中却比罗皇后的母亲罗家正室夫人更得宠,罗太师的独子也出自这二房夫人。”

皇上轻哼一声,似笑非笑地道,“自先皇去后,秦荣那老匹夫自以为权倾朝野,斗倒了李相后,更是无人可以制衡,连朕都敢派人刺杀了,想学一把古人的‘挟天子以令诸侯’,我当是多么雄心壮志的‘枭雄’,却原来也有儿女情长的一面。”

本该包含憎恨感情的话语,却意外地并没有半分语调起伏,平淡如水,然而皇上越是这样,跪在地下的尹若东越是觉得背上冷汗直流——凭着他对这位帝王的些微观感,他怒时未必真怒,然而越是如此轻描淡写时,越是会浮尸千里,帝王一怒,何人可以承受?

尹若东心头发颤,想起先皇晚年时极度宠爱的李妃,曾仗着帝宠不把当今皇上甚至先皇后看在眼里,甚至在当今登基后,依然谑言嘲弄,当着人面掌掴贴身服侍当今的内侍李连海,轻视之意不加掩饰,如今的结果呢?

一个殉葬的旨意,让李妃连同她所出之子的一腔雄心壮志都化为了乌有,不仅如此,整个李家被连根拔起,连一个独苗都没留下,百年世家就此烟消云散,不复先帝时期的辉煌。

想起这些皇上的辉煌战绩,尹若东更是一动不敢动。

过了半晌,皇帝淡淡地道,“既如此,你们便尽快收集证据吧,对了,你可以暗中把皇后薨逝的真相透露给罗夫人,罗夫人出身陕西杨门,背景雄厚,想来也不会容许独生女儿无辜枉死。”

尹若东打了个寒噤,罗太师能从一介三流世家继承人做到太师之位,岳家杨氏出力颇多,谁知罗太师富贵忘本,竟生生捧起个宠爱无限的表妹姨娘,如今皇上这一出,分明是要撕开罗家和杨家的利益纽带,皇上,要动手了!

不过,就算他猜到了又如何?他只是个暗卫,生死荣辱都系在皇上身上,自然是不会透露半句出去。

当下,忙应诺下来,“属下遵旨!”

皇帝又道,“既然费嬷嬷已露了马脚,就不用再放任她了,直接逮捕下狱吧。你先退下,让暗一进来。”

尹若东忙应了下来,见皇上已经面露疲色,极有眼色地告退了。

尹若东一走,暗一便如同一条飘渺的影子滑了进来,静静地伏在案下的阴影中,不注意的话,压根看不出那里多了一个人。

皇帝抿了一口茶,语气甚至是轻快的,“那罗太师的独子在京中的名声好不好?”

暗一低声道,“回主子的话,罗克礼名声极不好,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前任京兆尹曾经抓捕过他,只关了三日,被罗太师得知后,以莫须有的罪名弄得家破人亡,自己被刺字流放三千里,现任京兆尹便不敢管了。”

皇帝放下茶杯,面如寒霜,“莫须有的罪名么?既然如此,你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给你三日,朕不想再听闻朕的脚下还有这么个臭虫的存在!”

暗一想了想,整治个纨绔——很简单的任务,当下点头道,“属下领命。”

待暗一退下,一直沉默地候在一旁的李连海松了口气,心道陛下总算忙完了,正要上前伺候,皇帝仿佛不经意间想起了什么,吩咐李连海道,“费嬷嬷被抓,那户官宦人家岂不少了个教引嬷嬷?你安排安姑姑去吧!”

李连海暗暗吃了一惊,这安姑姑可是皇上幼时的贴身大宫女,维护着皇上躲过了许多次明刀暗箭,如今自梳做了嬷嬷,可谓是皇上心腹中的心腹,连他在安姑姑面前都要退居一射之地,如今居然被皇上派出去教导一名不见经传的小秀女?

李连海心中翻腾,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打心底把安姑姑即将去伺候的那位秀女打上了深刻的不能得罪的标签!

容家并不知道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第二天,还不待容永清出手调查,安阳侯府太夫人便派了心腹管家过来,因没有管家的太太,便直接郑重地向容永清道歉了又道歉。

“太夫人最近身子正不舒坦,精神不济,结果一时不查,竟让这么个奸猾东西蒙蔽了,差点祸害了府上的姑娘,实在是对不住大姑爷。好在太夫人发现得及时,这不,舍了许多老脸,从先太后宫里请来了这位安嬷嬷来教导大姑娘,以后,这安嬷嬷就跟着大姑娘了,这卖身契就给大姑娘收着。太夫人本欲亲自登门致歉,只恐给大姑爷添麻烦,还望大姑爷不要往心里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