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容昭秦瑄小说推荐《寒门宠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寒门宠后》全本在线阅读

容昭秦瑄小说推荐《寒门宠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寒门宠后》全本在线阅读 第35章 热闹 试读

2022-11-14 14:57 作者:紫晓
  • 寒门宠后 寒门宠后

    热门小说《寒门宠后》是作者“紫晓”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容昭秦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狗奴才,一旦我坐着这辆牛车一路招摇地去去清远寺,信不信,你的命今儿也就到头了!看太太保不保得住你!”容昭轻嘲一声,声音不大,落在在场下人们的耳中,却不啻于一声炸雷——她在容家下人中一向以性情孤拐难以亲近闻名,然而她此刻阴冷戏谑的模样,又岂是苍白的‘难以亲近’四字可形容?紫竹轻蔑地看了王管家一眼,清...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寒门宠后》是网络作者“紫晓”创作的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容昭秦瑄小说推荐,详情概述:其中最出众的,却是她那一身泛着柔和光晕的如雪肌肤,完美无瑕,柔润如同极品暖玉,娇嫩堪比天池莲瓣,让几个嬷嬷差点花了眼,容昭干脆大方地平举双臂在她们面前转了一圈。“姑娘这真是,真是……”那领头的嬷嬷赞叹着,却发现找不着能够准确表达自己心情的形容词,不由得啧啧嘴,“就凭姑娘这身把什么缎子白玉都比下去的顶好肌肤,不进宫伺候皇上都没天理了。”容昭微微一笑,快速而优雅地穿好衣裳,“多谢嬷嬷吉言。”若是靠这一副皮囊能在宫中站稳脚跟,那也没什么不好,善用自身各种优势达到目的,才是聪明人所为,那些或清高或无自知之明的,总归走不长久,没什么好下场。这一关,容曦也顺利过了,通过的秀女便先回家了,初选并不需要留在宫中,数百名秀女,经过逐一淘汰,到第九日复选时,现场只剩下六十名了。初选刚结束,尚未进行复选,容昭的美貌便被秀女们传言开来,前朝后宫,都知晓这一届秀女中有一位风姿独秀、超凡脱俗的顶尖美人,家世虽然不显,却丽压群芳,便是秀女们自己,也是自叹弗如。当然,这只是那些见过容昭的秀女,而那些未见过容昭且自恃美貌的,不由得便在心中升起了一股攀比的心思,暗暗鼓足了劲,等待复选开始。一时间,容昭成了这届秀女中最受人瞩目的人。复选日子很快到了,六十名秀女,被安排住在了西六宫,屋子不够,一间便住了三人。不出意料,容昭和张妙安排在了一起,另有一名,正是那天在宫外呵斥容昭的少女,云南总督宁志明的女儿宁馨。容昭和张妙进去早,占了里侧的两张床,剩下一张靠窗的便留给了宁馨,宁馨一进来便看到,脸色顿时变了,没有嬷嬷在身后劝阻,看向容昭和张妙的眼神分外不善。“我不习惯睡窗边,你们谁跟我换一下?”容昭和张妙都有些诧异,这姑娘到底是有多自我的?这般颐指气使,气焰嚣张,是在家里被宠坏了吧?容昭还未开口,张妙便快言快语地道,“哎呀,不好意思,我和容姐姐也不习惯睡窗边,好在这里的床铺是先到先得,你要是来早一步就好啦!”宁馨气得脸色发青,恶狠狠地瞪着张妙,指着张妙鼻子张口便骂,“你是哪来的不入流的小贱蹄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这么和我说话?”张妙同样气得不轻,她也是家中长辈们娇宠着长到这么大,还从没遇到过这种刁蛮跋扈的人呢!透过打开的窗子,容昭已经看到窗外似乎有人影晃动,忙拉住正要回嘴的张妙,慢条斯理地对宁馨道,“宁小姐说话小心些,毕竟这是宫里,咱们是秀女,秀女的最基本规矩想必宁小姐不会不知道——‘德言容功’,这缺了哪一项,可都对宁小姐的前程大大不利!”宁馨也觉察到门外有人,当下冷哼道,“你以为我怕你们?区区两个四品小官的女儿,敢对我大放厥词,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有个什么前程!”她到底也是经过严格训练的,自然知道宫规的厉害,只把这事记在心里,想着出宫后狠狠教训两个人,现在却不再搭理两人。门外的人这才慢慢进来了,是一名穿着宫中统一的湖绿宫女装束的小宫女,大约十五六岁,向三人行了标准的一礼,细声细气地道,“奴婢春草,见过三位小姐,奴婢是内务府专门派来听候三位小姐吩咐的。”容昭眼神一闪,她没有感觉错,刚才在门外偷听的就是这个宫女,这是谁派来的,到底针对她们三个中的哪个?宁馨毫不客气地抢先道,“你先给我打一盆热水吧,这来来往往的,沾了一身尘,真让人难受!”张妙张张嘴就要讥讽,容昭拉了她一把,沉声道,“妙儿,宫中自有规矩,你我做好自己的本分便可。”张妙不甘心地瞪了一眼宁馨,扁了扁嘴,到底还是听从容昭的话,不再开口了。宁馨用眼角余光看着两人的互动,看到张妙这么听容昭的话,对容昭更忌惮了三分,况且容昭的容貌实在出色至极,由不得人不把精力关注到她身上。因复选要在第二日进行,进来的秀女们无所事事,都是青春洋溢的年纪,对于皇宫简直是好奇心一大把,便互相串门,相约游园,一时间,好不热闹。容曦和两个庶女分在了一间屋子,因她容貌娇艳出色,很受排挤,她又是不肯屈就的性子,索性离了屋子,来寻容昭,好好地诉了一番苦。“大姐,大家都去御花园了,我们也去吧。”说来说去,把憋气话说完了,心情就畅快了,再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秀女们说说笑笑、三三两两地走出宫,容曦不由得有些羡慕,开始蠢蠢欲动,可她只有一个人,也去御花园就太奇怪了。容昭瞥了她一眼,对这些秀女的心思一清二楚,她宁愿坐在屋子里发呆,也不去那个事故多发生地,当即淡淡地道,“我不喜欢乱走,你也留心些,这里是皇宫,不是家里。”容曦不满地皱着眉头,就想抗议,不过随即想到大姐可不是她爹她娘,会随着她的性子来,当下心中一个激灵,一下子就偃旗息鼓了。容昭不耐烦看她杵在自己面前,当下道,“你还是回自己的屋子吧,明儿就复选了,咱们准备的衣饰都在包袱里,你不好好看着,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你哭都没地方哭去!”容曦闻言大吃一惊,一下子站了起来,“是呀,我竟然没想到,那两人那么讨厌我,万一下绊子……不行,我得马上回去!”说完风风火火就跑了。这时,一直背对着两人躺在床上貌似睡着了的张妙忽然扑哧一笑,转过身来,葡萄般的双眼灵动有神,哪有半分睡着的迹象,“容姐姐,你这二妹其实也挺有意思啊,一点儿心眼都没有!”容昭横了她一眼,“你这什么眼神儿,就这点看人的眼光?还说别人没心眼,当你自己有几个?表面看来,你们俩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谁。”

在线试读

第35章 热闹

其中最出众的,却是她那一身泛着柔和光晕的如雪肌肤,完美无瑕,柔润如同极品暖玉,娇嫩堪比天池莲瓣,让几个嬷嬷差点花了眼,容昭干脆大方地平举双臂在她们面前转了一圈。

“姑娘这真是,真是……”那领头的嬷嬷赞叹着,却发现找不着能够准确表达自己心情的形容词,不由得啧啧嘴,“就凭姑娘这身把什么缎子白玉都比下去的顶好肌肤,不进宫伺候皇上都没天理了。”

容昭微微一笑,快速而优雅地穿好衣裳,“多谢嬷嬷吉言。”

若是靠这一副皮囊能在宫中站稳脚跟,那也没什么不好,善用自身各种优势达到目的,才是聪明人所为,那些或清高或无自知之明的,总归走不长久,没什么好下场。

这一关,容曦也顺利过了,通过的秀女便先回家了,初选并不需要留在宫中,数百名秀女,经过逐一淘汰,到第九日复选时,现场只剩下六十名了。

初选刚结束,尚未进行复选,容昭的美貌便被秀女们传言开来,前朝后宫,都知晓这一届秀女中有一位风姿独秀、超凡脱俗的顶尖美人,家世虽然不显,却丽压群芳,便是秀女们自己,也是自叹弗如。

当然,这只是那些见过容昭的秀女,而那些未见过容昭且自恃美貌的,不由得便在心中升起了一股攀比的心思,暗暗鼓足了劲,等待复选开始。

一时间,容昭成了这届秀女中最受人瞩目的人。

复选日子很快到了,六十名秀女,被安排住在了西六宫,屋子不够,一间便住了三人。

不出意料,容昭和张妙安排在了一起,另有一名,正是那天在宫外呵斥容昭的少女,云南总督宁志明的女儿宁馨。

容昭和张妙进去早,占了里侧的两张床,剩下一张靠窗的便留给了宁馨,宁馨一进来便看到,脸色顿时变了,没有嬷嬷在身后劝阻,看向容昭和张妙的眼神分外不善。

“我不习惯睡窗边,你们谁跟我换一下?”

容昭和张妙都有些诧异,这姑娘到底是有多自我的?这般颐指气使,气焰嚣张,是在家里被宠坏了吧?

容昭还未开口,张妙便快言快语地道,“哎呀,不好意思,我和容姐姐也不习惯睡窗边,好在这里的床铺是先到先得,你要是来早一步就好啦!”

宁馨气得脸色发青,恶狠狠地瞪着张妙,指着张妙鼻子张口便骂,“你是哪来的不入流的小贱蹄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这么和我说话?”

张妙同样气得不轻,她也是家中长辈们娇宠着长到这么大,还从没遇到过这种刁蛮跋扈的人呢!

透过打开的窗子,容昭已经看到窗外似乎有人影晃动,忙拉住正要回嘴的张妙,慢条斯理地对宁馨道,“宁小姐说话小心些,毕竟这是宫里,咱们是秀女,秀女的最基本规矩想必宁小姐不会不知道——‘德言容功’,这缺了哪一项,可都对宁小姐的前程大大不利!”

宁馨也觉察到门外有人,当下冷哼道,“你以为我怕你们?区区两个四品小官的女儿,敢对我大放厥词,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有个什么前程!”

她到底也是经过严格训练的,自然知道宫规的厉害,只把这事记在心里,想着出宫后狠狠教训两个人,现在却不再搭理两人。

门外的人这才慢慢进来了,是一名穿着宫中统一的湖绿宫女装束的小宫女,大约十五六岁,向三人行了标准的一礼,细声细气地道,“奴婢春草,见过三位小姐,奴婢是内务府专门派来听候三位小姐吩咐的。”

容昭眼神一闪,她没有感觉错,刚才在门外偷听的就是这个宫女,这是谁派来的,到底针对她们三个中的哪个?

宁馨毫不客气地抢先道,“你先给我打一盆热水吧,这来来往往的,沾了一身尘,真让人难受!”

张妙张张嘴就要讥讽,容昭拉了她一把,沉声道,“妙儿,宫中自有规矩,你我做好自己的本分便可。”

张妙不甘心地瞪了一眼宁馨,扁了扁嘴,到底还是听从容昭的话,不再开口了。

宁馨用眼角余光看着两人的互动,看到张妙这么听容昭的话,对容昭更忌惮了三分,况且容昭的容貌实在出色至极,由不得人不把精力关注到她身上。

因复选要在第二日进行,进来的秀女们无所事事,都是青春洋溢的年纪,对于皇宫简直是好奇心一大把,便互相串门,相约游园,一时间,好不热闹。

容曦和两个庶女分在了一间屋子,因她容貌娇艳出色,很受排挤,她又是不肯屈就的性子,索性离了屋子,来寻容昭,好好地诉了一番苦。

“大姐,大家都去御花园了,我们也去吧。”

说来说去,把憋气话说完了,心情就畅快了,再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秀女们说说笑笑、三三两两地走出宫,容曦不由得有些羡慕,开始蠢蠢欲动,可她只有一个人,也去御花园就太奇怪了。

容昭瞥了她一眼,对这些秀女的心思一清二楚,她宁愿坐在屋子里发呆,也不去那个事故多发生地,当即淡淡地道,“我不喜欢乱走,你也留心些,这里是皇宫,不是家里。”

容曦不满地皱着眉头,就想抗议,不过随即想到大姐可不是她爹她娘,会随着她的性子来,当下心中一个激灵,一下子就偃旗息鼓了。

容昭不耐烦看她杵在自己面前,当下道,“你还是回自己的屋子吧,明儿就复选了,咱们准备的衣饰都在包袱里,你不好好看着,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你哭都没地方哭去!”

容曦闻言大吃一惊,一下子站了起来,“是呀,我竟然没想到,那两人那么讨厌我,万一下绊子……不行,我得马上回去!”

说完风风火火就跑了。

这时,一直背对着两人躺在床上貌似睡着了的张妙忽然扑哧一笑,转过身来,葡萄般的双眼灵动有神,哪有半分睡着的迹象,“容姐姐,你这二妹其实也挺有意思啊,一点儿心眼都没有!”

容昭横了她一眼,“你这什么眼神儿,就这点看人的眼光?还说别人没心眼,当你自己有几个?表面看来,你们俩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谁。”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