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容昭秦瑄小说推荐)寒门宠后最新章节阅读_(容昭秦瑄小说推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容昭秦瑄小说推荐)寒门宠后最新章节阅读_(容昭秦瑄小说推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45章 有恃无恐 试读

2022-11-14 14:57 作者:紫晓
  • 寒门宠后 寒门宠后

    热门小说《寒门宠后》是作者“紫晓”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容昭秦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狗奴才,一旦我坐着这辆牛车一路招摇地去去清远寺,信不信,你的命今儿也就到头了!看太太保不保得住你!”容昭轻嘲一声,声音不大,落在在场下人们的耳中,却不啻于一声炸雷——她在容家下人中一向以性情孤拐难以亲近闻名,然而她此刻阴冷戏谑的模样,又岂是苍白的‘难以亲近’四字可形容?紫竹轻蔑地看了王管家一眼,清...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寒门宠后》男女主角容昭秦瑄小说推荐,是小说写手紫晓所写。精彩内容:玲珑笑道,“姑娘……小主不必操心这些琐碎,奴婢明白的。”容昭又看向紫竹,“你也一样,总得培养个能给你递把手的,倒不一定非是宫女,比起宫女,负责外务的话,我觉得那些一辈子只能呆在内廷的内侍们更适合。”紫竹点了点头,“奴婢明白的,”说着,又悄声道,“选秀前,奴婢跟着爹,倒是认识几个负责宫中采买的公公,爹说了,多认识个人多条路,总是有备无患嘛,现在可不就用上了。”容昭点了点头,露出一丝笑影,“钟叔的确是能干的,你们俩一内一外,也给我把漱玉轩守牢了,咱不求什么荣华富贵,只求平安宁静,千万别挡了别人的路,一不小心,就让人给顺手碾了。”三人边说话,紫竹和玲珑边伺候着容昭擦洗脸换衣裳,又端上热茶,这才松了口气,总算安定了。这边,夏荷来到门外,脆生生地道,“回禀小主,已经午时了,可需奴婢去提膳?”容昭也觉得有些饿了,便开口道,“你去吧。”她这一发话,便是把这份提膳的事儿落实到了夏荷头上,别小瞧这份差事,这提膳不但要和永寿宫外的打交道,进了漱玉轩,也能在容昭面前露脸,可是一份有油水的好差事,夏荷极善于察言观色,抓住机会,可以说是在这一批漱玉轩的奴才里,除了玲珑和紫竹,第一个站稳了脚跟的,当下喜滋滋地出去了。“咱们轩里没有小厨房,之前的热水是哪里来的?”容昭问道。玲珑忙喊了四喜来问,四喜站在容昭面前回话,并不害怕,大眼睛眨呀眨,犹带三分稚气,回话却利索得很,“回小主,漱玉轩没有小厨房,平时用膳都要去御膳房,这里离御膳房不算远,可一来一回,夏天还好,冬天的话,菜就要凉透了,热水就更别提了,所以安嬷嬷做主,咱们东边角房做了库房,西边的角房,改成了一个茶水间,里面放置了一个小炉子,平日里烧些热水茶水,也能热一热饭菜,费的炭也不多,光主子份例就够使了,将来待主子高升,置办了小厨房,再撤了这个茶水间也便宜。”容昭当然不会以为一个小贵人也能拥有小厨房,能有个茶水间,怕都是安嬷嬷动用了关系的结果,总归已经比她想象中的日子好过多了,当下便不再多问。等以后,到底能过到什么样的生活,就要看她的本事了。夏荷很快提来了食盒,里面四菜一汤,鸡鸭鱼肉,一份青菜豆腐汤,一份晶莹的梗米饭,十分标准,十分富足,表面尚有热气,倒是另加的一份酥酪,显然不是出自贵人的份例。容昭心里明白原因,倒是淡定得紧,就跟她前世一样,许多潜规则根本无需说出口,你知我知便可。到底是御膳房出品,饭菜水准极高,只要不糊弄人,容昭吃得很是爽快,她自认正是长身体的阶段,压根无需减肥,故而由着自己的胃口,夹了几筷子鸡块,半条鱼,一碗汤,一碗饭——几乎是宫里女人们一整天的饭量了——慢慢食毕,将剩余的饭菜撤了下去,不用她吩咐,那尚且完好的荤菜自然是底下人分了。容昭捧着茶杯在院中绕了几圈,悠悠闲闲,消食得差不多了,才进了卧房,正打算小睡片刻,便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满脸喜色的小太监小跑了进来。“恭喜小主,贺喜小主,皇上点了小主今晚侍寝,请小主做好准备。”容昭愣了一下,通透如她,也没想到,这新人入宫的第一天,皇上不是招位分最高的薛宁嫔侍寝,反而被她这个璟贵人拔了头筹!这宫里,无风还要起三尺浪,皇上这一手,简直是要把她推上风口浪尖,到底是什么意思?无论皇上是什么意思,容昭是没有资格拒绝的,不止不能拒绝,还要如同她宫中那些欢天喜地的奴才一般,摆出对突如其来的“恩典”受宠若惊的态度!宫中侍寝制度一向变态,除非达到嫔位以上,否则都是被卷成春卷状抬进养心殿。她们这一届秀女,唯有薛宁嫔有权利在自己宫中招待皇上,偏偏皇上没有点她,而是点了容昭这个区区贵人,贵人么,自然不能违背祖制。安嬷嬷已经悄悄回来了,容昭也没问她怎么处置那匣子,是烧了埋了还是交给她主子了,反正她对容昭并无恶意,容昭只需要知晓结果便好。容昭自认为在她主子印象中并不是一朵纯洁无垢的白莲花,所以也不怕自毁形象。傍晚时分,安嬷嬷携着玲珑,将容昭痛痛快快地洗刷了一番,然后拿两条毛巾轮替着将那浓密秀美的头发一点点抿干,正要给容昭梳髻,容昭抬手阻止了她们两人。“大晚上的,头发拽得紧紧的,头皮难受。”容昭叹了口气,望着铜镜中的绝丽少女,那般朦胧神秘地披着一件白纱寝衣,愈发仿若即将羽化的镜中仙一般,只形容尚小,给人带来的惊艳怜惜之意,却远胜于男女间的暧昧情意。她从安嬷嬷手中接过牛角梳,从一侧挑了三缕头发,用现代那种希腊女神式编发,一点点编到另一侧,露出光洁如玉的额头,再将后面浓密如云的秀发松松地挽起,既有女神般高贵优雅的风情,又有随性慵懒很适合夜晚绽放的韵味。这样一来,总算在外表上模糊了她的年龄。说实在的,容昭虽美到极致,美到烧灼人的心神,极其慑人心魄,却意外地并不妖娆,本是那种高不可攀的谪仙气度,随了容永清的相貌风采,还带着三分枝头的青涩,因此,她便需要随时随地改变自身的气质,犹如她面对张妙时,便是亲切和蔼的邻家姐姐,面对容曦时便是凛然生威的狠辣嫡姐,面对陌生人时则一身清华绝俗,高不可攀。安嬷嬷看到容昭如此熟练地改变自身的气质,尚且有些微微惊叹,而玲珑,早就见怪不怪了,在她心中,她的主子无论怎么打扮,都是最美的!春卷里的馅料规定必须光溜溜的,因此容昭也就不费心去整那些衣衫配饰了,只在耳上挂了一对粉珍珠坠子,手腕戴了一串粉珍珠手串,打扮齐整后,便坐在床边等待。

在线试读

第45章 有恃无恐

玲珑笑道,“姑娘……小主不必操心这些琐碎,奴婢明白的。”

容昭又看向紫竹,“你也一样,总得培养个能给你递把手的,倒不一定非是宫女,比起宫女,负责外务的话,我觉得那些一辈子只能呆在内廷的内侍们更适合。”

紫竹点了点头,“奴婢明白的,”说着,又悄声道,“选秀前,奴婢跟着爹,倒是认识几个负责宫中采买的公公,爹说了,多认识个人多条路,总是有备无患嘛,现在可不就用上了。”

容昭点了点头,露出一丝笑影,“钟叔的确是能干的,你们俩一内一外,也给我把漱玉轩守牢了,咱不求什么荣华富贵,只求平安宁静,千万别挡了别人的路,一不小心,就让人给顺手碾了。”

三人边说话,紫竹和玲珑边伺候着容昭擦洗脸换衣裳,又端上热茶,这才松了口气,总算安定了。

这边,夏荷来到门外,脆生生地道,“回禀小主,已经午时了,可需奴婢去提膳?”

容昭也觉得有些饿了,便开口道,“你去吧。”

她这一发话,便是把这份提膳的事儿落实到了夏荷头上,别小瞧这份差事,这提膳不但要和永寿宫外的打交道,进了漱玉轩,也能在容昭面前露脸,可是一份有油水的好差事,夏荷极善于察言观色,抓住机会,可以说是在这一批漱玉轩的奴才里,除了玲珑和紫竹,第一个站稳了脚跟的,当下喜滋滋地出去了。

“咱们轩里没有小厨房,之前的热水是哪里来的?”容昭问道。

玲珑忙喊了四喜来问,四喜站在容昭面前回话,并不害怕,大眼睛眨呀眨,犹带三分稚气,回话却利索得很,“回小主,漱玉轩没有小厨房,平时用膳都要去御膳房,这里离御膳房不算远,可一来一回,夏天还好,冬天的话,菜就要凉透了,热水就更别提了,所以安嬷嬷做主,咱们东边角房做了库房,西边的角房,改成了一个茶水间,里面放置了一个小炉子,平日里烧些热水茶水,也能热一热饭菜,费的炭也不多,光主子份例就够使了,将来待主子高升,置办了小厨房,再撤了这个茶水间也便宜。”

容昭当然不会以为一个小贵人也能拥有小厨房,能有个茶水间,怕都是安嬷嬷动用了关系的结果,总归已经比她想象中的日子好过多了,当下便不再多问。

等以后,到底能过到什么样的生活,就要看她的本事了。

夏荷很快提来了食盒,里面四菜一汤,鸡鸭鱼肉,一份青菜豆腐汤,一份晶莹的梗米饭,十分标准,十分富足,表面尚有热气,倒是另加的一份酥酪,显然不是出自贵人的份例。

容昭心里明白原因,倒是淡定得紧,就跟她前世一样,许多潜规则根本无需说出口,你知我知便可。

到底是御膳房出品,饭菜水准极高,只要不糊弄人,容昭吃得很是爽快,她自认正是长身体的阶段,压根无需减肥,故而由着自己的胃口,夹了几筷子鸡块,半条鱼,一碗汤,一碗饭——几乎是宫里女人们一整天的饭量了——慢慢食毕,将剩余的饭菜撤了下去,不用她吩咐,那尚且完好的荤菜自然是底下人分了。

容昭捧着茶杯在院中绕了几圈,悠悠闲闲,消食得差不多了,才进了卧房,正打算小睡片刻,便听到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满脸喜色的小太监小跑了进来。

“恭喜小主,贺喜小主,皇上点了小主今晚侍寝,请小主做好准备。”

容昭愣了一下,通透如她,也没想到,这新人入宫的第一天,皇上不是招位分最高的薛宁嫔侍寝,反而被她这个璟贵人拔了头筹!

这宫里,无风还要起三尺浪,皇上这一手,简直是要把她推上风口浪尖,到底是什么意思?

无论皇上是什么意思,容昭是没有资格拒绝的,不止不能拒绝,还要如同她宫中那些欢天喜地的奴才一般,摆出对突如其来的“恩典”受宠若惊的态度!

宫中侍寝制度一向变态,除非达到嫔位以上,否则都是被卷成春卷状抬进养心殿。

她们这一届秀女,唯有薛宁嫔有权利在自己宫中招待皇上,偏偏皇上没有点她,而是点了容昭这个区区贵人,贵人么,自然不能违背祖制。

安嬷嬷已经悄悄回来了,容昭也没问她怎么处置那匣子,是烧了埋了还是交给她主子了,反正她对容昭并无恶意,容昭只需要知晓结果便好。

容昭自认为在她主子印象中并不是一朵纯洁无垢的白莲花,所以也不怕自毁形象。

傍晚时分,安嬷嬷携着玲珑,将容昭痛痛快快地洗刷了一番,然后拿两条毛巾轮替着将那浓密秀美的头发一点点抿干,正要给容昭梳髻,容昭抬手阻止了她们两人。

“大晚上的,头发拽得紧紧的,头皮难受。”容昭叹了口气,望着铜镜中的绝丽少女,那般朦胧神秘地披着一件白纱寝衣,愈发仿若即将羽化的镜中仙一般,只形容尚小,给人带来的惊艳怜惜之意,却远胜于男女间的暧昧情意。

她从安嬷嬷手中接过牛角梳,从一侧挑了三缕头发,用现代那种希腊女神式编发,一点点编到另一侧,露出光洁如玉的额头,再将后面浓密如云的秀发松松地挽起,既有女神般高贵优雅的风情,又有随性慵懒很适合夜晚绽放的韵味。

这样一来,总算在外表上模糊了她的年龄。

说实在的,容昭虽美到极致,美到烧灼人的心神,极其慑人心魄,却意外地并不妖娆,本是那种高不可攀的谪仙气度,随了容永清的相貌风采,还带着三分枝头的青涩,因此,她便需要随时随地改变自身的气质,犹如她面对张妙时,便是亲切和蔼的邻家姐姐,面对容曦时便是凛然生威的狠辣嫡姐,面对陌生人时则一身清华绝俗,高不可攀。

安嬷嬷看到容昭如此熟练地改变自身的气质,尚且有些微微惊叹,而玲珑,早就见怪不怪了,在她心中,她的主子无论怎么打扮,都是最美的!

春卷里的馅料规定必须光溜溜的,因此容昭也就不费心去整那些衣衫配饰了,只在耳上挂了一对粉珍珠坠子,手腕戴了一串粉珍珠手串,打扮齐整后,便坐在床边等待。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