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寒门宠后(容昭秦瑄小说推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寒门宠后热门小说

寒门宠后(容昭秦瑄小说推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寒门宠后热门小说 第50章 陷阱(2) 试读

2022-11-14 14:54 作者:紫晓
  • 寒门宠后 寒门宠后

    热门小说《寒门宠后》是作者“紫晓”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容昭秦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狗奴才,一旦我坐着这辆牛车一路招摇地去去清远寺,信不信,你的命今儿也就到头了!看太太保不保得住你!”容昭轻嘲一声,声音不大,落在在场下人们的耳中,却不啻于一声炸雷——她在容家下人中一向以性情孤拐难以亲近闻名,然而她此刻阴冷戏谑的模样,又岂是苍白的‘难以亲近’四字可形容?紫竹轻蔑地看了王管家一眼,清...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寒门宠后》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紫晓”的原创精品作,容昭秦瑄小说推荐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还有沈淑华,出身也很不低了,就因为住在罗昭仪的延禧宫偏殿,这都几年了,还被罗昭仪压得整天像个跟班似的。皇贵妃自认涵养过人,也差不多快被罗昭仪气疯了,在自己的宫殿就敢这么欺负人,这罗昭仪是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吧,难道她以为,继后这个名分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了?罗明凤,就凭你这份嚣张,本宫和你势不两立,便是本宫坐不上继后的位置,也绝对不会便宜你!“好了,你也大度点,没看人家给你行礼吗?这还是个孩子,你比人家都快大一轮了,好意思为难人小姑娘?说出去怕是被人笑话,皇上也不会高兴!”皇贵妃压着心头的火气,轻描淡写地道。她的话极不中听,但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罗昭仪得意的笑容淡了点,狠狠地盯了一眼半蹲这么久却丝毫不动声色的容昭,看容昭那张脸越来越不顺眼,哼,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好了,起吧,看看,真是生了张我见犹怜的脸,我们刘姐姐都心疼了呢,再不起来,人家可就要怪罪我了,”罗昭仪冷嘲道,刻意咬重了“我见犹怜”这四个字,嘲讽容昭以色事人。谁料容昭并不觉得侮辱,反而立起身,美目流转,莞尔一笑道,“嫔妾这张脸哪当得起昭仪娘娘的夸赞,娘娘才是真正的国色天香!况且昭仪娘娘不就没有被嫔妾打动么?”罗昭仪听了,脸色微变,在宫中,那些平时低调最喜欢在关键时刻给人一刀的嫔妃固然可怕,但那些张扬在明处一看就睚眦必报的嫔妃也并不好对付,甚至更难缠,罗昭仪就是这样的人,自然对差不多类型的容昭升起忌惮之心。她收敛笑意,一双黑眸沉沉地盯着容昭,一字一字地沉声道,“果真是牙尖嘴利!也罢,不赏你点东西,怕是堵不住你的嘴!”顺手从头上拔了一支紫红色牡丹绢花,带着一脸轻慢的神情,轻飘飘地扔到了容昭脚边——这绢花毕竟是内造,倒也精致华美,可再精致华美,它也只是一支后宫女人首饰中最寻常的绢花,实在谈不上一点贵重用心。这简直是,比方才那暗藏血腥的一划还要糟践人!这罗昭仪抡起欺辱他人,当真是手段百出。连皇贵妃,都忍不住看向容昭,生怕她羞愤难当,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举止!容昭若只是一般的十三岁小姑娘,她恐怕真如皇贵妃所想,如罗昭仪所愿,羞愤之下,做出违背宫规的举动。但她内在毕竟是成熟的灵魂,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在她看来,这手段反而不如之前罗昭仪的发狠毁容之举直白有效。她当初都选择进宫了,早就有面对一切肮脏龌龊的觉悟,又怎么会被这一点点践踏自尊的手段震慑?只是,不往心里去归不往心里去,惹了她的人,她也不会轻易放过就是。“多谢罗昭仪娘娘。”容昭不卑不亢地道。说完转身,竟看都没看那支孤零零躺在地毯上的绢花,向那名下巴尖尖气质纤柔的安贵嫔福下,“嫔妾见过安贵嫔。”安贵嫔忙伸手虚扶,她可不敢在这时候招罗昭仪不痛快,忙忙褪下一只金镶玉镯子,递给了容昭,容昭含笑接过,然后直接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罗昭仪一脸山雨欲来的表情,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样看着容昭,“璟婕妤,你这是嫌弃本宫赏给你的绢花?”容昭假做惊讶地看着罗昭仪,“对不住,罗昭仪,嫔妾以为这绢花是罗昭仪扔了不要的。”“就算本宫扔了,要你捡起来你也得捡起来。”罗昭仪快被气得抓狂了,自她入宫以来,还没有人敢这么下她的面子,她已经在心底炮制容昭的第一百零一种死法了。容昭笑颜如花,挺轻松地道,“多谢罗昭仪厚爱,嫔妾不缺一支绢花,”“够了,你们!”皇贵妃使劲揉了揉额头,动作中都带上了她一向鄙视的粗鲁,“你们当我这景仁宫是什么地方?”这容昭也就罢了,不过是个刚出了点风头的小嫔妃,小嫔妃刚进宫,得了圣宠不知天高地厚,跟高位嫔妃对上,她其实也是乐见其成的,可罗昭仪这是怎么回事,进来的时候表现得倒一如她平时的风格,结果在容昭那里没讨到什么好后,居然变得这么不冷静了,越来越不像话,是长久以来嚣张跋扈惯了,已经不知道挫折的滋味了,所以更无法接受被人挑衅了?“本宫平日纵着你们,但你们也别以为本宫就是面揉的!”皇贵妃放下手,冷冷地扫着下面的人,她面容苍白秀气,身形纤细单薄,板起脸的时候,却自有一股威严贵气。“本宫蒙皇上信任,管着宫里的大小事务,就不会允许有人肆意破坏,平时让着你们,只是懒得与你们计较,若是以为本宫怕了你们,那就大错特错了。打今儿起,你们给我老老实实的,别让本宫抓着把柄,否则,本宫不介意让皇上来评判评判!”皇贵妃的这番话可说是极重了,容昭低下头,随着众人站起身,一同应了声“是”,殿内诸人,唯有罗昭仪一脸桀骜。皇贵妃只觉得心力憔悴,深觉之前偶有争斗却还算平静的生活将一去不复返了,也懒得再搭理众人,挥挥手让众人解散回去。众人按着身份高低向殿外而去,容昭排在中间,前面也不过是贤妃、罗昭仪、沈淑华、安贵嫔四人。她刚跨出门,忽听风声不对,一抬头,只见一只雪白的小猫扑面而来,那张开的爪子在阳光下闪烁着寒光,这若是被一爪子抓伤,伤口绝不比被罗昭仪的甲套伤到浅!说时迟那时快,容昭猛地大退了一步,伸手往猫身上狠狠一拍,拍得小猫惨叫一声,蜷成一团斜飞了出去,她却丝毫没有怜悯的意思,开玩笑,只差一点点,她就要被毁容了,虽说这小猫不是罪魁祸首,只能算凶器,但是谁还能怜悯起这凶器啊!猫这种生物,可不是你退一步,它就罢休的生物,为了防止这只猫再次扑过来,容昭当然要将它打出去!

在线试读

第50章 陷阱(2)

还有沈淑华,出身也很不低了,就因为住在罗昭仪的延禧宫偏殿,这都几年了,还被罗昭仪压得整天像个跟班似的。

皇贵妃自认涵养过人,也差不多快被罗昭仪气疯了,在自己的宫殿就敢这么欺负人,这罗昭仪是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吧,难道她以为,继后这个名分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了?

罗明凤,就凭你这份嚣张,本宫和你势不两立,便是本宫坐不上继后的位置,也绝对不会便宜你!

“好了,你也大度点,没看人家给你行礼吗?这还是个孩子,你比人家都快大一轮了,好意思为难人小姑娘?说出去怕是被人笑话,皇上也不会高兴!”皇贵妃压着心头的火气,轻描淡写地道。

她的话极不中听,但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罗昭仪得意的笑容淡了点,狠狠地盯了一眼半蹲这么久却丝毫不动声色的容昭,看容昭那张脸越来越不顺眼,哼,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好了,起吧,看看,真是生了张我见犹怜的脸,我们刘姐姐都心疼了呢,再不起来,人家可就要怪罪我了,”罗昭仪冷嘲道,刻意咬重了“我见犹怜”这四个字,嘲讽容昭以色事人。

谁料容昭并不觉得侮辱,反而立起身,美目流转,莞尔一笑道,“嫔妾这张脸哪当得起昭仪娘娘的夸赞,娘娘才是真正的国色天香!况且昭仪娘娘不就没有被嫔妾打动么?”

罗昭仪听了,脸色微变,在宫中,那些平时低调最喜欢在关键时刻给人一刀的嫔妃固然可怕,但那些张扬在明处一看就睚眦必报的嫔妃也并不好对付,甚至更难缠,罗昭仪就是这样的人,自然对差不多类型的容昭升起忌惮之心。

她收敛笑意,一双黑眸沉沉地盯着容昭,一字一字地沉声道,“果真是牙尖嘴利!也罢,不赏你点东西,怕是堵不住你的嘴!”

顺手从头上拔了一支紫红色牡丹绢花,带着一脸轻慢的神情,轻飘飘地扔到了容昭脚边——这绢花毕竟是内造,倒也精致华美,可再精致华美,它也只是一支后宫女人首饰中最寻常的绢花,实在谈不上一点贵重用心。

这简直是,比方才那暗藏血腥的一划还要糟践人!

这罗昭仪抡起欺辱他人,当真是手段百出。

连皇贵妃,都忍不住看向容昭,生怕她羞愤难当,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举止!

容昭若只是一般的十三岁小姑娘,她恐怕真如皇贵妃所想,如罗昭仪所愿,羞愤之下,做出违背宫规的举动。

但她内在毕竟是成熟的灵魂,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在她看来,这手段反而不如之前罗昭仪的发狠毁容之举直白有效。

她当初都选择进宫了,早就有面对一切肮脏龌龊的觉悟,又怎么会被这一点点践踏自尊的手段震慑?

只是,不往心里去归不往心里去,惹了她的人,她也不会轻易放过就是。

“多谢罗昭仪娘娘。”容昭不卑不亢地道。

说完转身,竟看都没看那支孤零零躺在地毯上的绢花,向那名下巴尖尖气质纤柔的安贵嫔福下,“嫔妾见过安贵嫔。”

安贵嫔忙伸手虚扶,她可不敢在这时候招罗昭仪不痛快,忙忙褪下一只金镶玉镯子,递给了容昭,容昭含笑接过,然后直接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罗昭仪一脸山雨欲来的表情,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样看着容昭,“璟婕妤,你这是嫌弃本宫赏给你的绢花?”

容昭假做惊讶地看着罗昭仪,“对不住,罗昭仪,嫔妾以为这绢花是罗昭仪扔了不要的。”

“就算本宫扔了,要你捡起来你也得捡起来。”罗昭仪快被气得抓狂了,自她入宫以来,还没有人敢这么下她的面子,她已经在心底炮制容昭的第一百零一种死法了。

容昭笑颜如花,挺轻松地道,“多谢罗昭仪厚爱,嫔妾不缺一支绢花,”

“够了,你们!”皇贵妃使劲揉了揉额头,动作中都带上了她一向鄙视的粗鲁,“你们当我这景仁宫是什么地方?”

这容昭也就罢了,不过是个刚出了点风头的小嫔妃,小嫔妃刚进宫,得了圣宠不知天高地厚,跟高位嫔妃对上,她其实也是乐见其成的,可罗昭仪这是怎么回事,进来的时候表现得倒一如她平时的风格,结果在容昭那里没讨到什么好后,居然变得这么不冷静了,越来越不像话,是长久以来嚣张跋扈惯了,已经不知道挫折的滋味了,所以更无法接受被人挑衅了?

“本宫平日纵着你们,但你们也别以为本宫就是面揉的!”

皇贵妃放下手,冷冷地扫着下面的人,她面容苍白秀气,身形纤细单薄,板起脸的时候,却自有一股威严贵气。

“本宫蒙皇上信任,管着宫里的大小事务,就不会允许有人肆意破坏,平时让着你们,只是懒得与你们计较,若是以为本宫怕了你们,那就大错特错了。打今儿起,你们给我老老实实的,别让本宫抓着把柄,否则,本宫不介意让皇上来评判评判!”

皇贵妃的这番话可说是极重了,容昭低下头,随着众人站起身,一同应了声“是”,殿内诸人,唯有罗昭仪一脸桀骜。

皇贵妃只觉得心力憔悴,深觉之前偶有争斗却还算平静的生活将一去不复返了,也懒得再搭理众人,挥挥手让众人解散回去。

众人按着身份高低向殿外而去,容昭排在中间,前面也不过是贤妃、罗昭仪、沈淑华、安贵嫔四人。

她刚跨出门,忽听风声不对,一抬头,只见一只雪白的小猫扑面而来,那张开的爪子在阳光下闪烁着寒光,这若是被一爪子抓伤,伤口绝不比被罗昭仪的甲套伤到浅!

说时迟那时快,容昭猛地大退了一步,伸手往猫身上狠狠一拍,拍得小猫惨叫一声,蜷成一团斜飞了出去,她却丝毫没有怜悯的意思,开玩笑,只差一点点,她就要被毁容了,虽说这小猫不是罪魁祸首,只能算凶器,但是谁还能怜悯起这凶器啊!

猫这种生物,可不是你退一步,它就罢休的生物,为了防止这只猫再次扑过来,容昭当然要将它打出去!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