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洪荒之不朽传说)赵瑜王赵瑜小说推荐完整版在线阅读_赵瑜王赵瑜小说推荐完整版阅读

(洪荒之不朽传说)赵瑜王赵瑜小说推荐完整版在线阅读_赵瑜王赵瑜小说推荐完整版阅读 第五十章 大阵异变 试读

2022-11-14 15:01 作者:赵瑜
  • 洪荒之不朽传说 洪荒之不朽传说

    《洪荒之不朽传说》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赵瑜王赵瑜,《洪荒之不朽传说》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推荐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只是两妖此时正是僵持不下,还没有打成两败俱伤,自己现在化神期的实力想要抵抗两头人仙巅峰的妖怪,无疑失去送死,还是先藏着,见机行事把。。。牛猛硕大的牛脸上一片苍白,冷汗直下,全身一阵发虚,连喷几口精血让他全身虚弱,即使以后恢复,修为也要降下去一截......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赵瑜的《洪荒之不朽传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赵兄弟!赵兄弟?你还好吧?”夸元见赵瑜听到那三大天仙巨妖的信息之后脸色不断的变化,一阵青一阵白,不禁出言问道。赵瑜猛吸一口气,长长的吐出,“无事!只是想到现在形势如此险恶,有些失神,对了,不知夸元大哥能挡住他们几个?”“几个?赵兄弟你太看得起我了,我现在虽说是天巫后期,对付两个天仙期的巨妖都勉强了,修为到了天仙的,没有一个简单的,”夸元苦笑道,言语之中有说不出的叹息,“这么说来还有四头天仙巨妖,恩,八门金锁阵威力全开,倒是一时不用担心被攻破,就算剩下的四个天仙巨妖再强横,短时间也突破不了,只要自己在大战中抓住空隙,再抓住几头地仙炼化,定能成就天仙,到时候法力暴涨,沧海月明珠这件先天法宝的威力一定会更上一层,定能击杀那几头天仙巨妖,局势就会翻转过来了。”“这巨大的危机之下,也蕴含着天大的福缘,就看我能不能抓住了。”赵瑜念头转的飞快,心中的算盘噼啪乱响,竟是在危机之下寻到了一条乱中求胜之路。“不过战斗期间可没有时间让自己从容炼化元神,炼魔真火的威力还是太小,想要迅速的提升法力,就必须先把青色琉璃灯的先天禁制炼化五条,才能把炼魔真火的威力提升一层,现在这件先天法宝内的先天神禁已经在元神时时的温养之下被磨开了三条,只要在苍无月大军前来之前,再炼化两条先天神禁,这样才会有机会将想法变成现实。赵瑜打定主意,便不再去想其他,向夸元道;“夸元大哥也不要太过担心了,我看其他的八位兄弟的修为虽然还是地巫,但足以和天仙初期的巨妖战斗了,那苍无月一方有六个天仙巨妖,我们一方也差不了多少,再说还有大阵防御,那苍无月即使有百万妖兵也发挥不了兵多的优势,”夸元闻言精神一振,赵瑜说的话虽经不起推敲,但足够振奋精神,将夸元心中的担忧打消了许多,斗志立刻上来了,这夸元之所以患得患失,不像平常巫人的爽朗,夸元就是太过于看重族长夸父的命令了,夸父命他来保护住大荒山的人族不被妖族绞杀,要是人类在这一场杀戮之中死伤惨重,这命令就毫无意义了。巫族天生不惧死亡,将死亡看做回归盘古父神的怀抱,所以夸元并不畏惧死亡,自己在和妖族拼杀中死去倒没什么,要是完不成族长的命令,那可就再也没脸见人了。这次不管是为了什么,夸元都决定要做拼死一战的准备了。“赵兄弟所言极是,咱们拼死一搏之下未必没有胜机,再说还有赵兄弟布下的大阵,咱们可以和他慢慢的熬,看那厮又有何法能攻破大阵。”这时,一个巫人大步走来,大声喊道;“夸元大哥!大事不妙啊!”赵瑜和夸元登时一惊,对视一眼,都有些不明白有又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这个巫人长着一张大脸,普普通通,正是那八个地巫之中的一个,名叫元山,一身无穷大力,擒山拿岳也是等闲。记得这元山正是今日在大阵之中当值,防备妖兵的突袭,现在又怎么会突然出阵来找夸元呢?大事不妙?难道是八门金锁阵出了什么问题?赵瑜想到了这点,心中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夸元粗黑的眉毛一阵抖动,看着元山脸上的惊色,不由面现厉色,喝道;“天塌下来了吗?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不顾镇守大阵,擅离职守?”元山不顾夸元的呵斥,慌慌张张的,一张大脸都快挤成一团了,他大声道;“夸元大哥,你快去看看吧,这大阵不知怎么的,突然间一阵抖动,威力凭空的降了三分,里面的煞气也消散了许多,”“什么?”赵瑜和夸元齐齐大喝,顿时色变,这大阵可是抵御苍无月的大盾牌,要是这大阵出了什么意外,苍无月大军就能长驱直入,直接的将赵瑜,夸元诸人一举扫平,什么天巫,什么沧海神珠,在百万妖兵面前都是浮云。面对无边的妖兵攻势,也许只有真仙才能浑然不惧,来去自如。但赵瑜只是地仙,夸元也只是天巫,没有真仙那纵横来去的神通,再说还有几万的人类,五千巫兵在山谷之中,众人之所以有打退天狼王的信心,就是因为这大阵的保护,掌握住了战场的主动权,天狼王要是想把众人灭杀,就必须不停的用妖兵去填八门金锁阵这个血肉磨房,要是不进攻,那正和赵瑜之意,依托大阵和苍无月拼耐心,苍无月可不能时刻保持着百万妖兵无休止的困守,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立刻将赵瑜他们化为被动,被击中了致命的软肋,大阵要是有什么意外,这也就不必打了,干脆一个个的都自杀算了。赵瑜片刻之间便回过神来,“大阵异动,一定是苍无月的动作,记得前些日子不断的有妖兵前来探阵,原来是早有对付大阵的计策,我倒要看看苍无月你使的什么手段,能动摇我亲自布下的八门金锁阵。”赵瑜脸色难看无比,胸口不断的起伏,眼中寒光冷冷,已经平静了许多。也不待夸元如何怒吼,赵瑜飞身朝几里之外的大阵之中而去。赵瑜自从来到太古世界之中,一路上顺风顺水,偶有小挫也是化险为夷,因祸得福,基本上没有经过太大的挫折,所以不自觉的便有了一种傲然之气,得了造化真人无数年搜集创造而来的神功秘技,更是睥睨当世,毕竟,他所接受的知识领先了这个时代太多了,八门金锁阵在先天造化决中的许多阵法中也算是排在前列,集杀阵,困阵,幻阵于一体的综合性阵法,罕见珍贵,在这个阵道还未普及的洪荒之中,算是一个大杀器,而现在,在这个洪荒中的偏僻一角,这阵法的威力还未尽数展开,那苍无月就有了破阵之法,这简直是朝赵瑜脸上打耳光,狠抽的那种,以现在赵瑜的心气,现在已经算是足够冷静了。夸元狠狠的在地面上跺了一下,大地之上顿时裂开了几道十几丈深的裂缝,整个山谷都轻轻地颤了一下,可见夸元心中的愤怒。随后夸元也向大阵方向大步走来,一步之下,几十丈的距离顿时跨过,正是土行法则中的缩地成寸。这夸元对土行法则感悟不深,但是施展此法却是迅捷无比,只是几步,就追了一半的距离。几里之间眨眼便到,赵瑜也不停留,直接掐住控阵印法,飞进大阵。刚一进阵,赵瑜的眉头便紧紧皱起,整个大阵之中的煞气四处漂浮乱窜,和八门金锁阵凝聚而来的杀伐金气不停的碰撞,发出嚓嚓的刺耳怪声,本来都在阵中凝结成金刀金枪,还有金色斑斓的云气,也都有些散乱,赵瑜脚下不停,在八个阵门之中片刻之间就走了个来回,这八门金锁阵乃是赵瑜亲手布下,阵中的一切禁制变化,杀阵,幻阵,困阵都了然于心,在大阵之中探查片刻,赵瑜就找到了大阵异动的原因。八座用来布阵的山峰本来都有一条小型灵脉,源源不断的供给大阵充足的灵气,但赵瑜的神念发现,这八个小型灵脉突然枯竭,上面的灵气也因此飞快的消散。这八座小型灵脉乃是八门金锁阵的阵基,灵脉枯竭,大阵立即震动,变得不稳,方圆万里的灵气波动也变得异常起来,“可恶,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苍无月竟敢抽取这几十万里的地气不成?”赵瑜倒吸一口冷气,如今大阵动荡,杀伐之力锐减,只怕苍无月孤身来此,就可以轻松破阵了。这时,夸元急躁的声音传来,“赵兄弟,大阵出了什么问题?”赵瑜按捺住心头的骚动,大袖一扫,将飘在身边的煞气,金气扫飞,走出了大阵。大阵之外夸元不住的走动,脸上带着几分急躁,元山苦着脸站在一旁,神色沮丧。见赵瑜出阵,夸元立刻走了过来,急道;“这大阵究竟怎么样了?眼下苍无月就要来了,这大阵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可就糟了!”赵瑜苦笑道;“只怕这大阵的异动便和那苍无月脱不了干系,”然后,赵瑜将大阵根基不稳,威力大降的消息对夸元说出,夸元顿时更加的急躁。“这该如何是好?要是大阵挡不住苍无月,这谷中的巫人,人类都要死在这了,我又该如何跟族长交代啊!”夸元越想越急,忍不住再地上左右乱转,突然,看到赵瑜站在一旁,顿时眼前一亮,“对了,这阵法是赵兄弟所设,那赵兄弟也一定有解决的方法,是不是?”赵瑜闻言安慰道;“夸元大哥不必心急,眼下还有一点时间,容我细细的想一下,大阵虽然根基不稳,但阻挡一些小鱼小虾还是不成问题。”赵瑜平心静气,先闭目平复了心中的波涛,念头疾转,意识海中的元神法相此时也洒下青光,扫去赵瑜心中的疑惑。想了半响,赵瑜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猛的转身朝夸元叫道,“不好,那苍无月恐怕现在已经距此不远了,所以才能用秘法影响大阵根基,苍无月既然已经出手,以他的本性,接下来的手段一定会接踵而至,不会给我们反应的机会。”“既然这大阵的异动和苍无月脱不了干系,那它就一定会派妖兵前来探阵,来试探我们的虚实,现在最要紧的不是平复大阵的异动,而是将前来探阵的妖兵全歼于此,让苍无月一时不知虚实,好争取时间,”关键时刻,赵瑜元神灵光透彻,出关以来不停波动的内心从未有过现在这般的透彻,竟是猜出了苍无月接下来的动作。夸元神色大变,冷汗淋漓,“那苍无月如此厉害,看来是我小看他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临头,夸元到底是经验丰富,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希望是我猜错了吧,不然,这苍无月也太难对付了。”赵瑜苦笑道,夸元哈哈一笑,“不管赵兄弟的推断是真是假,我们现在都要做好厮杀的准备了,我先去将五千巫人战士叫来,那些妖怪要是敢来,就给他来一个迎头痛击!”赵瑜看向远方的天空,万里蓝天之中,一朵乌云正在以一种迅捷无比的速度向此处移来,赵瑜的意念可以清晰的感应到那汹汹而来的妖气。“来不及了,那苍无月派来的妖兵已经到了!”ps;昨天码字到深夜,今天早上悲催的发现感冒了!

在线试读

第五十章 大阵异变

“赵兄弟!赵兄弟?你还好吧?”夸元见赵瑜听到那三大天仙巨妖的信息之后脸色不断的变化,一阵青一阵白,不禁出言问道。

赵瑜猛吸一口气,长长的吐出,“无事!只是想到现在形势如此险恶,有些失神,对了,不知夸元大哥能挡住他们几个?”

“几个?赵兄弟你太看得起我了,我现在虽说是天巫后期,对付两个天仙期的巨妖都勉强了,修为到了天仙的,没有一个简单的,”夸元苦笑道,言语之中有说不出的叹息,

“这么说来还有四头天仙巨妖,恩,八门金锁阵威力全开,倒是一时不用担心被攻破,就算剩下的四个天仙巨妖再强横,短时间也突破不了,只要自己在大战中抓住空隙,再抓住几头地仙炼化,定能成就天仙,到时候法力暴涨,沧海月明珠这件先天法宝的威力一定会更上一层,定能击杀那几头天仙巨妖,局势就会翻转过来了。”

“这巨大的危机之下,也蕴含着天大的福缘,就看我能不能抓住了。”赵瑜念头转的飞快,心中的算盘噼啪乱响,竟是在危机之下寻到了一条乱中求胜之路。

“不过战斗期间可没有时间让自己从容炼化元神,炼魔真火的威力还是太小,想要迅速的提升法力,就必须先把青色琉璃灯的先天禁制炼化五条,才能把炼魔真火的威力提升一层,现在这件先天法宝内的先天神禁已经在元神时时的温养之下被磨开了三条,只要在苍无月大军前来之前,再炼化两条先天神禁,这样才会有机会将想法变成现实。

赵瑜打定主意,便不再去想其他,向夸元道;“夸元大哥也不要太过担心了,我看其他的八位兄弟的修为虽然还是地巫,但足以和天仙初期的巨妖战斗了,那苍无月一方有六个天仙巨妖,我们一方也差不了多少,再说还有大阵防御,那苍无月即使有百万妖兵也发挥不了兵多的优势,”

夸元闻言精神一振,赵瑜说的话虽经不起推敲,但足够振奋精神,将夸元心中的担忧打消了许多,斗志立刻上来了,这夸元之所以患得患失,不像平常巫人的爽朗,夸元就是太过于看重族长夸父的命令了,夸父命他来保护住大荒山的人族不被妖族绞杀,要是人类在这一场杀戮之中死伤惨重,这命令就毫无意义了。巫族天生不惧死亡,将死亡看做回归盘古父神的怀抱,所以夸元并不畏惧死亡,

自己在和妖族拼杀中死去倒没什么,要是完不成族长的命令,那可就再也没脸见人了。这次不管是为了什么,夸元都决定要做拼死一战的准备了。

“赵兄弟所言极是,咱们拼死一搏之下未必没有胜机,再说还有赵兄弟布下的大阵,咱们可以和他慢慢的熬,看那厮又有何法能攻破大阵。”

这时,一个巫人大步走来,大声喊道;“夸元大哥!大事不妙啊!”

赵瑜和夸元登时一惊,对视一眼,都有些不明白有又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这个巫人长着一张大脸,普普通通,正是那八个地巫之中的一个,名叫元山,一身无穷大力,擒山拿岳也是等闲。

记得这元山正是今日在大阵之中当值,防备妖兵的突袭,现在又怎么会突然出阵来找夸元呢?大事不妙?难道是八门金锁阵出了什么问题?

赵瑜想到了这点,心中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夸元粗黑的眉毛一阵抖动,看着元山脸上的惊色,不由面现厉色,喝道;“天塌下来了吗?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不顾镇守大阵,擅离职守?”

元山不顾夸元的呵斥,慌慌张张的,一张大脸都快挤成一团了,他大声道;“夸元大哥,你快去看看吧,这大阵不知怎么的,突然间一阵抖动,威力凭空的降了三分,里面的煞气也消散了许多,”

“什么?”赵瑜和夸元齐齐大喝,顿时色变,这大阵可是抵御苍无月的大盾牌,要是这大阵出了什么意外,苍无月大军就能长驱直入,直接的将赵瑜,夸元诸人一举扫平,什么天巫,什么沧海神珠,在百万妖兵面前都是浮云。

面对无边的妖兵攻势,也许只有真仙才能浑然不惧,来去自如。

但赵瑜只是地仙,夸元也只是天巫,没有真仙那纵横来去的神通,再说还有几万的人类,五千巫兵在山谷之中,众人之所以有打退天狼王的信心,就是因为这大阵的保护,掌握住了战场的主动权,天狼王要是想把众人灭杀,就必须不停的用妖兵去填八门金锁阵这个血肉磨房,要是不进攻,那正和赵瑜之意,依托大阵和苍无月拼耐心,苍无月可不能时刻保持着百万妖兵无休止的困守,

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立刻将赵瑜他们化为被动,被击中了致命的软肋,大阵要是有什么意外,这也就不必打了,干脆一个个的都自杀算了。

赵瑜片刻之间便回过神来,“大阵异动,一定是苍无月的动作,记得前些日子不断的有妖兵前来探阵,原来是早有对付大阵的计策,我倒要看看苍无月你使的什么手段,能动摇我亲自布下的八门金锁阵。”赵瑜脸色难看无比,胸口不断的起伏,眼中寒光冷冷,已经平静了许多。

也不待夸元如何怒吼,赵瑜飞身朝几里之外的大阵之中而去。赵瑜自从来到太古世界之中,一路上顺风顺水,偶有小挫也是化险为夷,因祸得福,基本上没有经过太大的挫折,所以不自觉的便有了一种傲然之气,得了造化真人无数年搜集创造而来的神功秘技,更是睥睨当世,毕竟,他所接受的知识领先了这个时代太多了,

八门金锁阵在先天造化决中的许多阵法中也算是排在前列,集杀阵,困阵,幻阵于一体的综合性阵法,罕见珍贵,在这个阵道还未普及的洪荒之中,算是一个大杀器,

而现在,在这个洪荒中的偏僻一角,这阵法的威力还未尽数展开,那苍无月就有了破阵之法,这简直是朝赵瑜脸上打耳光,狠抽的那种,以现在赵瑜的心气,现在已经算是足够冷静了。

夸元狠狠的在地面上跺了一下,大地之上顿时裂开了几道十几丈深的裂缝,整个山谷都轻轻地颤了一下,可见夸元心中的愤怒。随后夸元也向大阵方向大步走来,一步之下,几十丈的距离顿时跨过,正是土行法则中的缩地成寸。这夸元对土行法则感悟不深,但是施展此法却是迅捷无比,只是几步,就追了一半的距离。

几里之间眨眼便到,赵瑜也不停留,直接掐住控阵印法,飞进大阵。

刚一进阵,赵瑜的眉头便紧紧皱起,整个大阵之中的煞气四处漂浮乱窜,和八门金锁阵凝聚而来的杀伐金气不停的碰撞,发出嚓嚓的刺耳怪声,本来都在阵中凝结成金刀金枪,还有金色斑斓的云气,也都有些散乱,赵瑜脚下不停,在八个阵门之中片刻之间就走了个来回,

这八门金锁阵乃是赵瑜亲手布下,阵中的一切禁制变化,杀阵,幻阵,困阵都了然于心,在大阵之中探查片刻,赵瑜就找到了大阵异动的原因。

八座用来布阵的山峰本来都有一条小型灵脉,源源不断的供给大阵充足的灵气,但赵瑜的神念发现,这八个小型灵脉突然枯竭,上面的灵气也因此飞快的消散。

这八座小型灵脉乃是八门金锁阵的阵基,灵脉枯竭,大阵立即震动,变得不稳,方圆万里的灵气波动也变得异常起来,

“可恶,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苍无月竟敢抽取这几十万里的地气不成?”赵瑜倒吸一口冷气,如今大阵动荡,杀伐之力锐减,只怕苍无月孤身来此,就可以轻松破阵了。

这时,夸元急躁的声音传来,“赵兄弟,大阵出了什么问题?”

赵瑜按捺住心头的骚动,大袖一扫,将飘在身边的煞气,金气扫飞,走出了大阵。

大阵之外夸元不住的走动,脸上带着几分急躁,元山苦着脸站在一旁,神色沮丧。

见赵瑜出阵,夸元立刻走了过来,急道;“这大阵究竟怎么样了?眼下苍无月就要来了,这大阵要是出了什么问题,那可就糟了!”

赵瑜苦笑道;“只怕这大阵的异动便和那苍无月脱不了干系,”

然后,赵瑜将大阵根基不稳,威力大降的消息对夸元说出,夸元顿时更加的急躁。“这该如何是好?要是大阵挡不住苍无月,这谷中的巫人,人类都要死在这了,我又该如何跟族长交代啊!”

夸元越想越急,忍不住再地上左右乱转,突然,看到赵瑜站在一旁,顿时眼前一亮,“对了,这阵法是赵兄弟所设,那赵兄弟也一定有解决的方法,是不是?”

赵瑜闻言安慰道;“夸元大哥不必心急,眼下还有一点时间,容我细细的想一下,大阵虽然根基不稳,但阻挡一些小鱼小虾还是不成问题。”

赵瑜平心静气,先闭目平复了心中的波涛,念头疾转,意识海中的元神法相此时也洒下青光,扫去赵瑜心中的疑惑。

想了半响,赵瑜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猛的转身朝夸元叫道,“不好,那苍无月恐怕现在已经距此不远了,所以才能用秘法影响大阵根基,苍无月既然已经出手,以他的本性,接下来的手段一定会接踵而至,不会给我们反应的机会。”

“既然这大阵的异动和苍无月脱不了干系,那它就一定会派妖兵前来探阵,来试探我们的虚实,现在最要紧的不是平复大阵的异动,而是将前来探阵的妖兵全歼于此,让苍无月一时不知虚实,好争取时间,”

关键时刻,赵瑜元神灵光透彻,出关以来不停波动的内心从未有过现在这般的透彻,竟是猜出了苍无月接下来的动作。

夸元神色大变,冷汗淋漓,“那苍无月如此厉害,看来是我小看他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临头,夸元到底是经验丰富,恢复了以往的冷静,

“希望是我猜错了吧,不然,这苍无月也太难对付了。”赵瑜苦笑道,

夸元哈哈一笑,“不管赵兄弟的推断是真是假,我们现在都要做好厮杀的准备了,我先去将五千巫人战士叫来,那些妖怪要是敢来,就给他来一个迎头痛击!”

赵瑜看向远方的天空,万里蓝天之中,一朵乌云正在以一种迅捷无比的速度向此处移来,赵瑜的意念可以清晰的感应到那汹汹而来的妖气。

“来不及了,那苍无月派来的妖兵已经到了!”

ps;昨天码字到深夜,今天早上悲催的发现感冒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