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不朽神帝(叶冲天叶老奇幻玄幻)_叶冲天叶老奇幻玄幻热门小说

不朽神帝(叶冲天叶老奇幻玄幻)_叶冲天叶老奇幻玄幻热门小说 第四十九章道器之威 试读

2022-11-14 15:08 作者:叶冲天
  • 不朽神帝 不朽神帝

    小说《不朽神帝》,超级好看的奇幻玄幻小说,主角是叶冲天叶老,是著名作者“叶冲天”打造的,故事梗概:从而逐步改善他的体质,提高他肉身的力量,增强他的爆发力。地上的灵石,大约有七八十块。第一天,天黑的时候,叶冲天仅吸收了太阳灵石和太阴灵石各一块。第二天,吸收了各两块......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名:《不朽神帝》本书主角有叶冲天叶老奇幻玄幻,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叶冲天”之手,本书精彩章节:就在这时,莽荒真人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急忙大喝道:“师弟,切莫冲动!”上官峰亦拦在了风月的面前,说道:“风长老,来者是客。切切不可伤了客人,以免人家说咱们仗势欺人,坏了咱们穹苍派的名声。”“哼!”苏钻天大声道:“今天你们若是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说着话,缓缓收了功力,整个人立马矮了一大截。与此同时,白驼山下,来了一个身披虎皮的少年。正在御剑飞行在白驼山上空巡山的袁忠和费通看到少年,立马就从空中俯冲了下去,说道:“叶冲天师弟,你终于回来了。”没错,这少年正是叶冲天。叶冲天心中一动,奇怪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莫非有人找我?”费通和袁忠对视一眼,微笑道:“可不,外交院上官大长老正在找你。”“哦,原来是这样。”叶冲天点了点头,丝毫不知道金蟾派的两大长老此刻正在外交院中跟穹苍派的诸院长老剑拔弩张,亦估不到一场大祸就要降临到自己的头上。“是的。”费通点了点头,微微笑道:“上官大长老吩咐,说要你一回来就立即去外交院见他。”“我根本不认识上官大长老,他找我作甚?”叶冲天心念转动,却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却问道:“对了,元静雯师姐回来了吗?”“早回来了,她好好的,你不用担心。”费通看着叶冲天,暗忖:“现在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想着,便伸手把叶冲天抓到了飞剑上,说道:“走吧叶师弟,我带你去见上官大长老。”叶冲天轻轻一挣,一下不着痕迹地挣脱费通大手的拿捏,微微皱了皱眉头,疑惑地问道:“费师兄,你知不知道上官大长老找我到底有什么事?”“这个谁知道啊。”费通摇了摇头,皮笑肉不笑地道:“等会儿你见了上官大长老,亲自问他老人家吧。”叶冲天看了一眼费通的神情,怎么看都觉得他的笑容怎么都像是不怀好意的样子,心里不由纳闷。不过事到如今,也只有见机行事了。心中想着,叶冲天稳稳当当地站在飞剑上,跟着费通一起去了外交院。外交院大厅里,风月埋怨道:“上官大长老,你看他们咄咄逼人,如若再忍让下去,他们还蹬鼻子上脸呢。”就在这时,费通带着叶冲天“唰”地一下落在了院内,大声说道:“报上官大长老,叶冲天带到!”“哦。”上官锋大声道:“快让他进来!”费通把叶冲天从飞剑上推下来,幸灾乐祸地道:“进去吧,上官大长老他们在里面等着你呢。”叶冲天轻飘飘落到地上,不过心里却一沉,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但是仍旧硬着头皮向大厅内走去。“小畜生回来了!”大厅内的苏钻天看到正在走进来的叶冲天眼睛一亮,暗忖:“回来的好。我要亲手杀了你这个小畜生,为乌风和乌青他们兄弟报仇雪恨。”想着,只见他身子一晃,突然间就纵身飞掠了过去,大手一抓,向叶冲天的面门抓击了过去!这一击势若闪电,快如奔雷。是想把叶冲天当场击杀,显示出了歹毒的心思,雷厉风行的手段。“休得逞凶!”天罚长老,上官峰,风月和雪舞四大长老怒喝一声,晃身便要拦截。哪知道,苏钻天这一击快速绝伦,竟然没有拦住他。眼看着这雷霆一击,就要抓破叶冲天的脑袋。情势万分危急,刻不容缓!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冲天眉心之中突然间飞出了一道寒光,寒光迎风暴涨,霎时就化为了一柄断刀——没错,这把断刀正是天残刀。天残刀虽然没有了器灵,但是白狐已用长生殿的力量,耗费九万枚二阶魔核破除了上面的禁制,逐渐恢复了这件道器的力量。尽管没有器灵的道器,威力已不及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但是道器就是道器。道器有了道行,有了自己的意识,能够自动保护持有人。这个现象也是道器和一般的法宝最大的区别。轰隆!刹那之间,苏钻天的大手就抓击到了天残刀上,只见天残刀寒光大盛,微微一阵颤动,发出了一声呜鸣,死死抵挡住了他的抓击。“道器!”苏钻天大吃一惊,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这必杀的雷霆一击,竟然被对方的道器抵挡住了。莽荒真人瞳孔骤然一缩,吃惊地想:“这小子修为不过练气五层,怎么可能会有道器?”“道器!”周围众人均发出了一声惊呼,谁都没有想到修为低弱的叶冲天竟身怀道器。“道器!那可是道器啊!”“他怎么可能会有道器?莫非有什么奇遇?”“好家伙,竟能够抵挡住苏钻天全力一击,这道器威力不小啊!”……惊呼过后,众人小声地议论纷纷。神情既是吃惊,又是羡慕。恨不得马上把叶冲天的道器据为己有。与此同时,风月闪电般横在了叶冲天身前,五指一挥发出一股白光,向苏钻天撞击了过去。苏钻天冷哼一声,收回手亦发出了一股光芒,只听“波”的一下,两股光芒始一接触就发出了一声轻响,然后消失于无形。风月身子微微晃了晃,怒视着苏钻天,大声道:“你这狂徒,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就敢下此毒手,真以为我们穹苍派没有人了吗?”苏钻天面色一红,盯着叶冲天面前沉沉浮浮的道器天残刀,眼中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贪婪之色。叶冲天心念一动,就把天残刀收入体内,怒视着苏钻天道:“你这人想干什么?我与你无冤无仇的,为什么一见面就下此毒手?”苏钻天回过神来,怒骂道:“你这小畜生,在地下世界勾结魔头,把我门弟子金乌烈差点儿没有害死。又在黑山岭,不知道用了什么邪恶手段杀我门两大内门弟子。还说与我无冤无仇?!”叶冲天楞了一下,心说原来是这么回事,暗忖:“看来那金乌烈并没有死,而且看样子还逃回了门派。难怪这老家伙一见面就对我骤下杀手!早知今日,当初说什么也应该杀了他!”上官锋沉声说道:“苏道友,无论这孩子有没有勾结魔头,杀你门徒。你作为一个高手,就这么突然偷袭他,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吧?”“哼。”苏钻天冷哼一声,被说得面色一阵青一阵红。上官锋接着道:“再者说,就算他勾结魔头,杀你门徒。好像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以前,你也不应该擅自出手吧?”“就是。”天罚长老附和道:“不要忘记了,他现在是我派弟子。你作为一个外人,当着我们的面擅自偷袭我派弟子,未免太不把我们这些人看在眼里了!”莽荒真人眼看着形势对他们不利,便打着圆场道:“此事是老夫这师弟太鲁莽了。不过此人勾结魔头,杀我门徒,你们总要给个说法吧?”风月沉着脸道:“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呢,给什么说法?”上官锋看着叶冲天,问道:“叶冲天,你可曾在地下世界勾结魔头,打伤金蟾派的弟子金乌烈?”叶冲天看了上官峰一眼,拉了拉风月的衣服,问道:“这位师姐,他是谁?”风月苦笑道:“他是咱们外交院的大长老上官锋,我是炼器阁的大长老风月。”“哦,抱歉。”“没事。”风月说道:“你不用怕,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若此事不怨你,我们几位长老绝不会让他们把你怎么样的。”叶冲天感激地点点头,沉吟道:“回大长老,弟子并未勾结魔头,亦未打伤什么金蟾派的弟子。”“哦?”上官锋看了苏钻天和莽荒真人一眼,缓缓说道:“这么说来,其中可能有所误会。你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一遍,给他们听听。”“事情是这样的。”叶冲天心中转着念头,缓缓说道:“当日我跟曲凌风几位师兄师姐前去太平镇除魔卫道,被一干人魔引入了地下世界。在地下世界我们陷入了包围。”“后来呢?”上官峰问道。“后来曲凌风不顾我跟元静雯师姐的生死,拿出一枚宝符带着文超峰和宁蝉儿遁走了。”“哦。”上官锋看了雷厉一眼,说道:“竟有这样的弟子?”雷厉眯着眼睛,厉声道:“你这惹祸精不要胡说八道,曲凌风这孩子绝不是这样的人。”叶冲天怒视着雷厉,大声道:“我没有胡说八道,我说的是事实。”雷厉怒声道:“你这惹祸精……”上官锋瞪了雷厉一眼,打断了他的话,“好了雷大长老,且听冲天接着说下去。”叶冲天接着道:“当时情况非常危急,弟子和元师姐浴血奋战。后来元师姐受了重伤,弟子就拼着一死,让元师姐先走了。”上官锋点了点头,赞赏地道:“嗯,你做的不错。后来呢?”“后来,弟子侥幸不死,杀出了一条血路逃走了。但是却惊动了一个大魔头。那魔头想抢夺弟子偶然间得来的道器天残刀。弟子自然不肯天残刀。”“于是那魔头就紧追不舍?”“不错。在逃命途中,弟子偶然撞见了一个男子在欺辱一个女子。”上官锋接道:“那男子想来就是金蟾派的金乌烈了?”“不错,正是他。”叶冲天点了点头,接着道:“那女子当时已身负重伤,但是那金乌烈却对他步步紧逼。还说只要从了他,就可以饶她一命。”苏钻天忍不住怒声道:“胡说八道!”“我没有胡说八道,我说的都是事实。”叶冲天看了苏钻天一眼,接着道:“那女子性子极为刚烈,弟子心生恻隐之心,便拦住那厮,救了那女子一命。”跪求收藏,请走过路过的书友帮忙收藏下,感激不尽!

在线试读

第四十九章道器之威

就在这时,莽荒真人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急忙大喝道“师弟,切莫冲动!”

上官峰亦拦在了风月的面前,说道“风长老,来者是客。切切不可伤了客人,以免人家说咱们仗势欺人,坏了咱们穹苍派的名声。”

“哼!”苏钻天大声道“今天你们若是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说着话,缓缓收了功力,整个人立马矮了一大截。

与此同时,白驼山下,来了一个身披虎皮的少年。

正在御剑飞行在白驼山上空巡山的袁忠和费通看到少年,立马就从空中俯冲了下去,说道“叶冲天师弟,你终于回来了。”

没错,这少年正是叶冲天。

叶冲天心中一动,奇怪地问道“为什么这么说?莫非有人找我?”

费通和袁忠对视一眼,微笑道“可不,外交院上官大长老正在找你。”

“哦,原来是这样。”叶冲天点了点头,丝毫不知道金蟾派的两大长老此刻正在外交院中跟穹苍派的诸院长老剑拔弩张,亦估不到一场大祸就要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是的。”费通点了点头,微微笑道“上官大长老吩咐,说要你一回来就立即去外交院见他。”

“我根本不认识上官大长老,他找我作甚?”叶冲天心念转动,却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却问道“对了,元静雯师姐回来了吗?”

“早回来了,她好好的,你不用担心。”费通看着叶冲天,暗忖“现在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想着,便伸手把叶冲天抓到了飞剑上,说道“走吧叶师弟,我带你去见上官大长老。”

叶冲天轻轻一挣,一下不着痕迹地挣脱费通大手的拿捏,微微皱了皱眉头,疑惑地问道“费师兄,你知不知道上官大长老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这个谁知道啊。”费通摇了摇头,皮笑肉不笑地道“等会儿你见了上官大长老,亲自问他老人家吧。”

叶冲天看了一眼费通的神情,怎么看都觉得他的笑容怎么都像是不怀好意的样子,心里不由纳闷。不过事到如今,也只有见机行事了。

心中想着,叶冲天稳稳当当地站在飞剑上,跟着费通一起去了外交院。

外交院大厅里,风月埋怨道“上官大长老,你看他们咄咄逼人,如若再忍让下去,他们还蹬鼻子上脸呢。”

就在这时,费通带着叶冲天“唰”地一下落在了院内,大声说道“报上官大长老,叶冲天带到!”

“哦。”上官锋大声道“快让他进来!”

费通把叶冲天从飞剑上推下来,幸灾乐祸地道“进去吧,上官大长老他们在里面等着你呢。”

叶冲天轻飘飘落到地上,不过心里却一沉,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但是仍旧硬着头皮向大厅内走去。

“小畜生回来了!”大厅内的苏钻天看到正在走进来的叶冲天眼睛一亮,暗忖“回来的好。我要亲手杀了你这个小畜生,为乌风和乌青他们兄弟报仇雪恨。”

想着,只见他身子一晃,突然间就纵身飞掠了过去,大手一抓,向叶冲天的面门抓击了过去!

这一击势若闪电,快如奔雷。是想把叶冲天当场击杀,显示出了歹毒的心思,雷厉风行的手段。

“休得逞凶!”天罚长老,上官峰,风月和雪舞四大长老怒喝一声,晃身便要拦截。

哪知道,苏钻天这一击快速绝伦,竟然没有拦住他。

眼看着这雷霆一击,就要抓破叶冲天的脑袋。

情势万分危急,刻不容缓!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冲天眉心之中突然间飞出了一道寒光,寒光迎风暴涨,霎时就化为了一柄断刀——没错,这把断刀正是天残刀。

天残刀虽然没有了器灵,但是白狐已用长生殿的力量,耗费九万枚二阶魔核破除了上面的禁制,逐渐恢复了这件道器的力量。

尽管没有器灵的道器,威力已不及全盛时期的百分之一。

但是道器就是道器。

道器有了道行,有了自己的意识,能够自动保护持有人。

这个现象也是道器和一般的法宝最大的区别。

轰隆!刹那之间,苏钻天的大手就抓击到了天残刀上,只见天残刀寒光大盛,微微一阵颤动,发出了一声呜鸣,死死抵挡住了他的抓击。

“道器!”苏钻天大吃一惊,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这必杀的雷霆一击,竟然被对方的道器抵挡住了。

莽荒真人瞳孔骤然一缩,吃惊地想“这小子修为不过练气五层,怎么可能会有道器?”

“道器!”周围众人均发出了一声惊呼,谁都没有想到修为低弱的叶冲天竟身怀道器。

“道器!那可是道器啊!”

“他怎么可能会有道器?莫非有什么奇遇?”

“好家伙,竟能够抵挡住苏钻天全力一击,这道器威力不小啊!”

……

惊呼过后,众人小声地议论纷纷。神情既是吃惊,又是羡慕。恨不得马上把叶冲天的道器据为己有。

与此同时,风月闪电般横在了叶冲天身前,五指一挥发出一股白光,向苏钻天撞击了过去。

苏钻天冷哼一声,收回手亦发出了一股光芒,只听“波”的一下,两股光芒始一接触就发出了一声轻响,然后消失于无形。

风月身子微微晃了晃,怒视着苏钻天,大声道“你这狂徒,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就敢下此毒手,真以为我们穹苍派没有人了吗?”

苏钻天面色一红,盯着叶冲天面前沉沉浮浮的道器天残刀,眼中露出了毫不掩饰的贪婪之色。

叶冲天心念一动,就把天残刀收入体内,怒视着苏钻天道“你这人想干什么?我与你无冤无仇的,为什么一见面就下此毒手?”

苏钻天回过神来,怒骂道“你这小畜生,在地下世界勾结魔头,把我门弟子金乌烈差点儿没有害死。又在黑山岭,不知道用了什么邪恶手段杀我门两大内门弟子。还说与我无冤无仇?!”

叶冲天楞了一下,心说原来是这么回事,暗忖“看来那金乌烈并没有死,而且看样子还逃回了门派。难怪这老家伙一见面就对我骤下杀手!早知今日,当初说什么也应该杀了他!”

上官锋沉声说道“苏道友,无论这孩子有没有勾结魔头,杀你门徒。你作为一个高手,就这么突然偷袭他,好像有点说不过去吧?”

“哼。”苏钻天冷哼一声,被说得面色一阵青一阵红。

上官锋接着道“再者说,就算他勾结魔头,杀你门徒。好像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以前,你也不应该擅自出手吧?”

“就是。”天罚长老附和道“不要忘记了,他现在是我派弟子。你作为一个外人,当着我们的面擅自偷袭我派弟子,未免太不把我们这些人看在眼里了!”

莽荒真人眼看着形势对他们不利,便打着圆场道“此事是老夫这师弟太鲁莽了。不过此人勾结魔头,杀我门徒,你们总要给个说法吧?”

风月沉着脸道“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呢,给什么说法?”

上官锋看着叶冲天,问道“叶冲天,你可曾在地下世界勾结魔头,打伤金蟾派的弟子金乌烈?”

叶冲天看了上官峰一眼,拉了拉风月的衣服,问道“这位师姐,他是谁?”

风月苦笑道“他是咱们外交院的大长老上官锋,我是炼器阁的大长老风月。”

“哦,抱歉。”

“没事。”

风月说道“你不用怕,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若此事不怨你,我们几位长老绝不会让他们把你怎么样的。”

叶冲天感激地点点头,沉吟道“回大长老,弟子并未勾结魔头,亦未打伤什么金蟾派的弟子。”

“哦?”上官锋看了苏钻天和莽荒真人一眼,缓缓说道“这么说来,其中可能有所误会。你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一遍,给他们听听。”

“事情是这样的。”

叶冲天心中转着念头,缓缓说道“当日我跟曲凌风几位师兄师姐前去太平镇除魔卫道,被一干人魔引入了地下世界。在地下世界我们陷入了包围。”

“后来呢?”上官峰问道。

“后来曲凌风不顾我跟元静雯师姐的生死,拿出一枚宝符带着文超峰和宁蝉儿遁走了。”

“哦。”上官锋看了雷厉一眼,说道“竟有这样的弟子?”

雷厉眯着眼睛,厉声道“你这惹祸精不要胡说八道,曲凌风这孩子绝不是这样的人。”

叶冲天怒视着雷厉,大声道“我没有胡说八道,我说的是事实。”

雷厉怒声道“你这惹祸精……”

上官锋瞪了雷厉一眼,打断了他的话,“好了雷大长老,且听冲天接着说下去。”

叶冲天接着道“当时情况非常危急,弟子和元师姐浴血奋战。后来元师姐受了重伤,弟子就拼着一死,让元师姐先走了。”

上官锋点了点头,赞赏地道“嗯,你做的不错。后来呢?”

“后来,弟子侥幸不死,杀出了一条血路逃走了。但是却惊动了一个大魔头。那魔头想抢夺弟子偶然间得来的道器天残刀。弟子自然不肯天残刀。”

“于是那魔头就紧追不舍?”

“不错。在逃命途中,弟子偶然撞见了一个男子在欺辱一个女子。”

上官锋接道“那男子想来就是金蟾派的金乌烈了?”

“不错,正是他。”叶冲天点了点头,接着道“那女子当时已身负重伤,但是那金乌烈却对他步步紧逼。还说只要从了他,就可以饶她一命。”

苏钻天忍不住怒声道“胡说八道!”

“我没有胡说八道,我说的都是事实。”叶冲天看了苏钻天一眼,接着道“那女子性子极为刚烈,弟子心生恻隐之心,便拦住那厮,救了那女子一命。”

跪求收藏,请走过路过的书友帮忙收藏下,感激不尽!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