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不朽神帝(叶冲天叶老奇幻玄幻)_叶冲天叶老奇幻玄幻热门小说

不朽神帝(叶冲天叶老奇幻玄幻)_叶冲天叶老奇幻玄幻热门小说 第五十四章不速之客 试读

2022-11-14 15:11 作者:叶冲天
  • 不朽神帝 不朽神帝

    小说《不朽神帝》,超级好看的奇幻玄幻小说,主角是叶冲天叶老,是著名作者“叶冲天”打造的,故事梗概:从而逐步改善他的体质,提高他肉身的力量,增强他的爆发力。地上的灵石,大约有七八十块。第一天,天黑的时候,叶冲天仅吸收了太阳灵石和太阴灵石各一块。第二天,吸收了各两块......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编推荐小说《不朽神帝》,主角叶冲天叶老奇幻玄幻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夜幕降临,繁星满天。丹鼎真人站在白驼山山脚下,望着白驼山上星罗棋布的火光,紧握着拳头,喃喃自语道:“上官超,今日你把老夫逐出门墙。总有一天,老夫还会再回来的。到时候,老夫必将取你项上人头,一雪今日奇耻大辱!”说罢,纵身远去。白驼山上,云天翔已带着云枫和叶冲天回到了丹鼎院。看着丹鼎院往日熟悉的一切,云天翔顿时有种物似人非之感。所不同的是,往日他只不过是一个整日里只知道烧火炼丹的长老。而如今,他已是执掌这丹鼎院的大长老了。三人漫步来到丹房,坐下来以后,云天翔反手拿出一枚流转着金光,散发着浓郁香味,约有龙眼大小的丹药递了过去,说道:“冲天,这是续命金丹。你先拿去救你父亲吧。”叶冲天没有接续命金丹,却说道:“师傅,您刚接管丹鼎院,就给弟子这么贵重的丹药,恐怕不大妥当吧?”“没事。”云天翔微微笑道:“毕竟救你父亲的命要紧。掌教就算是知道了,想必也不会怪师傅的。再说了,等到内门弟子比赛的时候,你拿下头名后,还是会奖励续命金丹的。到时候,你把这枚续命金丹再补上就行了。”叶冲天还待推辞,却听云枫说道:“师弟,师傅说的不错,眼下救人要紧。你还是收下吧。”叶冲天本想说“我已经从蜀山师傅哪里得到了续命金丹”,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点点头道:“好吧。多谢师傅!”说着,接过了丹药。拿在手中,叶冲天只觉得这丹药温润如玉,且还微微跳动着,似乎想破空而去,不由惊讶地忖道:“续命金丹不愧为王品宝丹,若我不紧紧拿捏着,恐怕已飞走了。”云天翔佯怒道:“你这孩子,跟师傅还客气什么?对了,你把火云玄功修炼得怎么样了?”叶冲天缓缓说道:“实不相瞒。师傅,由于弟子缺乏丹药资源辅助修炼,所以至今仍未把火云玄功修炼成功。”“哦。”云天翔理解地点点头,说道:“这也怪不得你,没有丹药辅助修炼,这火云玄功的确很难修炼成功。以前丹鼎把持丹鼎院,师傅也没有权利擅自给你弄到丹药。不过以后就好了。以后师傅会提供给你们足够的丹药。你们师兄弟要好好修炼,将来若是能够出人头地,师傅的脸上也有光彩。”云枫和叶冲天对视一眼,齐声道:“师傅放心,我等一定好好修炼,不负师傅厚望。”“很好。”云天翔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冲天,你今晚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就回去给你父亲送丹药吧。”“好的,弟子告退。”叶冲天打了个招呼,就又再次回到了之前住的地方。看着卧房里熟悉的物品,想着这几个月来的惊险遭遇,叶冲天顿时感慨万千,不由轻轻叹息道:“谁能想到,数月之前,我叶冲天还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凡夫俗子。而现在我已成为了一个破气境的修仙者。”摇摇头,看着手中金光流转的续命金丹,叶冲天振起精神,忖道:“不管如何,现在总算得到了续命金丹。有了续命金丹,想来父亲的内伤就能够彻底治好了。”想到这里,心情便轻松愉快了起来。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叶冲天盘膝而坐,很快地就入定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叶冲天就从入定中睁开了眼睛,看着窗外蒙蒙的曙光,微笑着喃喃自语道:“大雪初晴,天气真好。马上就要回家了。父亲见到我以后,应该会很吃惊吧?”说着,从床上跳了下来。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凌乱的长发,拍打了一下虎皮披风上的尘埃,看看一切都妥当了,叶冲天便大踏步走了出去。跟师傅和师兄云枫打了个招呼,叶冲天便离开了丹鼎院,向山下飞奔而去。而与此同时,远处一株大树后出现了一双阴冷的眼睛,看着飞奔而去的叶冲天,这双眼睛主人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然后纵身离去。却说叶冲天刚到山脚下,那正在巡山的费通和袁忠急忙御剑飞了过来,满面堆笑地问道:“叶师弟,下山啊?”想起之前费通带自己前去外交院,不怀好意,幸灾乐祸的笑容,叶冲天一阵恶心,冷着脸道:“是啊,怎么了?”费通亦知道现在叶冲天得到了掌教的赏识,其师傅又得到了大力提拔,一定要跟对方打好关系,便微笑着说道:“没事没事,不知叶师弟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啊?”叶冲天对这费通可没有好感,当下眉毛一挑,冷冷说道:“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啊?”费通碰了个软钉子,心忖:“这么嚣张干什么?不就是暂时得势了吗?”想着,呐呐说道:“我这不是关心师弟你嘛?”“小弟修为浅薄,又是一介微不足道的外门弟子,怎敢劳您关心?”说着,叶冲天看也不看费通一眼,跟袁忠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纵身离去。望着叶冲天远去的背影,费通愤恨说道:“这小子,现在得势了,就变得嚣张起来了。”“这都怪你。”袁忠幽幽说道:“昨天你连拉带扯地把他带进外交院,他心里自然不舒服。现在得到了掌教的赏识,对你嚣张一点已经算是客气的了。搁着其他弟子,说不定现在就打击报复你了。”费通把眼一瞪,怒声道:“他敢。”“他师傅现在可是丹鼎院大长老,加上他本身怀有道器,有什么不敢的?”拍了拍费通的肩膀,袁忠接着说道:“好了费师弟,你也不要往心里去。我想等叶师弟的气消了,自然会原谅你昨天的所作所为。”“哼。”费通冷哼一声,阴沉着脸御剑去其他地方巡视去了。袁忠摇摇头,庆幸地暗忖:“幸亏昨天我没有对叶师弟动粗。要不然,叶师弟记恨在心,以后的日子恐怕可就不好过了。”想着,纵身掠去。突然之间,一道黑影从白驼山上飞掠了下来。这道黑影速度极为快捷,就好像是流星划过天际。正在巡山的费通和袁忠根本没有发现。这黑影落到山脚下一片密林里以后,循着叶冲天而去的方向,追踪而去。却说叶冲天,飞奔到僻静之处,祭出腾云绫,纵身跃了上去,然后心念一动,就向着家乡所在之地飞快地掠去。飞行途中,叶冲天心想父亲身体虚弱,得补一补,便顺手猎杀了一些飞禽走兽,收入到了乾坤龙戒中。一路之上,叶冲天的心情既是激动,又是担心。激动的是,终于为父亲弄到续命金丹了;而担心的是,自己这一去就是数月,也不知道父亲的伤势如今怎么样了?不知不觉中,太阳已升到了树梢之上。远远的,肃立在腾云绫上的叶冲天,就看到了村子所在的那座无名之山,心头顿时升腾起了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心神亦随之激荡了起来。转眼之间,叶冲天就飞到了自家院落上空,大声道:“爹,我回来了!”说着,收起腾云绫纵身跃下,大步向卧房里奔去。“是小天吗?”突然之间,屋子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紧跟着一个女子匆匆忙忙地跑了出来,却正是花小蝶。此时此刻的花小蝶神情憔悴,当看到叶冲天的时候,急急说道:“小天,你总算回来了。”“花婶,我爹怎么样?”叶冲天担忧地问道。花小蝶心情沉重地说:“你爹他……”叶冲天心里一沉,急匆匆地跑进了卧室里,只见被褥上,床沿上和床边的地上满是血迹,那血迹均已呈黑色,而躺在床上的父亲,如今已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不由大吃一惊。“爹!”叶冲天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悲呼声,一个箭步就跑到了床边,随即心念一动,续命金丹就从长生殿里飞了出来。“爹,您可要坚持住,千万不能有事啊!”叶冲天神情凝重地抓住金丹,当即往父亲嘴里一塞,发出一股柔和的元气,把续命金丹送进了父亲的肚子里。然后大手贴在父亲的丹田穴窍之处,通过丹田穴窍,再次发出一股元气,激发续命金丹的药力。那在叶老大夫肚子里的金丹,被叶冲天的元气一激,顿时散发出了一股股药力。得到药力的滋润,原本气息奄奄的叶老大夫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哼声,终于悠悠转醒,望着眼前的儿子,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慢慢说道:“爹以为就要死了,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你了。想不到在临死之前,还能够见你一面,老天爷总算对我不薄啊!”叶冲天猛烈地摇着头,大声道:“爹,你不会死的。孩儿已经找到续命金丹,给您服下去了。”“什么?”叶老大夫吃惊地道:“你已经把续命金丹给爹服下去了?”“是的。”这时,花小蝶也走到了床边,心有余悸地道:“叶老哥,您终于醒过来了。您不知道,在你不断吐血,昏迷过去的这段日子里,可吓死我了。现在好了,小天也回来了,您也醒过来了,以后慢慢调养,总会好的。”叶老大夫歉然道:“大妹子,真对不住。让你为老朽担心了。”花小蝶佯怒道:“叶老哥,您这么说可就见外了。”就在这时,突然间门外传出了一个轻轻的叹息声。叶冲天心里一紧,大喝道:“何方朋友造访?”“是我。”随着说话之声,一个人忽地来到了屋子里。看到来人,叶老大夫瞳孔骤然一缩,浑身一阵颤抖,牙缝里迸出两个字:“是你!”求诸君收藏顶下,明月拜谢!

在线试读

第五十四章不速之客

夜幕降临,繁星满天。

丹鼎真人站在白驼山山脚下,望着白驼山上星罗棋布的火光,紧握着拳头,喃喃自语道“上官超,今日你把老夫逐出门墙。总有一天,老夫还会再回来的。到时候,老夫必将取你项上人头,一雪今日奇耻大辱!”说罢,纵身远去。

白驼山上,云天翔已带着云枫和叶冲天回到了丹鼎院。

看着丹鼎院往日熟悉的一切,云天翔顿时有种物似人非之感。所不同的是,往日他只不过是一个整日里只知道烧火炼丹的长老。而如今,他已是执掌这丹鼎院的大长老了。

三人漫步来到丹房,坐下来以后,云天翔反手拿出一枚流转着金光,散发着浓郁香味,约有龙眼大小的丹药递了过去,说道“冲天,这是续命金丹。你先拿去救你父亲吧。”

叶冲天没有接续命金丹,却说道“师傅,您刚接管丹鼎院,就给弟子这么贵重的丹药,恐怕不大妥当吧?”

“没事。”云天翔微微笑道“毕竟救你父亲的命要紧。掌教就算是知道了,想必也不会怪师傅的。再说了,等到内门弟子比赛的时候,你拿下头名后,还是会奖励续命金丹的。到时候,你把这枚续命金丹再补上就行了。”

叶冲天还待推辞,却听云枫说道“师弟,师傅说的不错,眼下救人要紧。你还是收下吧。”

叶冲天本想说“我已经从蜀山师傅哪里得到了续命金丹”,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点点头道“好吧。多谢师傅!”说着,接过了丹药。

拿在手中,叶冲天只觉得这丹药温润如玉,且还微微跳动着,似乎想破空而去,不由惊讶地忖道“续命金丹不愧为王品宝丹,若我不紧紧拿捏着,恐怕已飞走了。”

云天翔佯怒道“你这孩子,跟师傅还客气什么?对了,你把火云玄功修炼得怎么样了?”

叶冲天缓缓说道“实不相瞒。师傅,由于弟子缺乏丹药资源辅助修炼,所以至今仍未把火云玄功修炼成功。”

“哦。”云天翔理解地点点头,说道“这也怪不得你,没有丹药辅助修炼,这火云玄功的确很难修炼成功。以前丹鼎把持丹鼎院,师傅也没有权利擅自给你弄到丹药。不过以后就好了。以后师傅会提供给你们足够的丹药。你们师兄弟要好好修炼,将来若是能够出人头地,师傅的脸上也有光彩。”

云枫和叶冲天对视一眼,齐声道“师傅放心,我等一定好好修炼,不负师傅厚望。”

“很好。”云天翔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冲天,你今晚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就回去给你父亲送丹药吧。”

“好的,弟子告退。”叶冲天打了个招呼,就又再次回到了之前住的地方。

看着卧房里熟悉的物品,想着这几个月来的惊险遭遇,叶冲天顿时感慨万千,不由轻轻叹息道“谁能想到,数月之前,我叶冲天还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凡夫俗子。而现在我已成为了一个破气境的修仙者。”

摇摇头,看着手中金光流转的续命金丹,叶冲天振起精神,忖道“不管如何,现在总算得到了续命金丹。有了续命金丹,想来父亲的内伤就能够彻底治好了。”想到这里,心情便轻松愉快了起来。

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叶冲天盘膝而坐,很快地就入定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

叶冲天就从入定中睁开了眼睛,看着窗外蒙蒙的曙光,微笑着喃喃自语道“大雪初晴,天气真好。马上就要回家了。父亲见到我以后,应该会很吃惊吧?”说着,从床上跳了下来。

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凌乱的长发,拍打了一下虎皮披风上的尘埃,看看一切都妥当了,叶冲天便大踏步走了出去。

跟师傅和师兄云枫打了个招呼,叶冲天便离开了丹鼎院,向山下飞奔而去。

而与此同时,远处一株大树后出现了一双阴冷的眼睛,看着飞奔而去的叶冲天,这双眼睛主人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然后纵身离去。

却说叶冲天刚到山脚下,那正在巡山的费通和袁忠急忙御剑飞了过来,满面堆笑地问道“叶师弟,下山啊?”

想起之前费通带自己前去外交院,不怀好意,幸灾乐祸的笑容,叶冲天一阵恶心,冷着脸道“是啊,怎么了?”

费通亦知道现在叶冲天得到了掌教的赏识,其师傅又得到了大力提拔,一定要跟对方打好关系,便微笑着说道“没事没事,不知叶师弟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叶冲天对这费通可没有好感,当下眉毛一挑,冷冷说道“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啊?”

费通碰了个软钉子,心忖“这么嚣张干什么?不就是暂时得势了吗?”想着,呐呐说道“我这不是关心师弟你嘛?”

“小弟修为浅薄,又是一介微不足道的外门弟子,怎敢劳您关心?”说着,叶冲天看也不看费通一眼,跟袁忠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纵身离去。

望着叶冲天远去的背影,费通愤恨说道“这小子,现在得势了,就变得嚣张起来了。”

“这都怪你。”袁忠幽幽说道“昨天你连拉带扯地把他带进外交院,他心里自然不舒服。现在得到了掌教的赏识,对你嚣张一点已经算是客气的了。搁着其他弟子,说不定现在就打击报复你了。”

费通把眼一瞪,怒声道“他敢。”

“他师傅现在可是丹鼎院大长老,加上他本身怀有道器,有什么不敢的?”拍了拍费通的肩膀,袁忠接着说道“好了费师弟,你也不要往心里去。我想等叶师弟的气消了,自然会原谅你昨天的所作所为。”

“哼。”费通冷哼一声,阴沉着脸御剑去其他地方巡视去了。

袁忠摇摇头,庆幸地暗忖“幸亏昨天我没有对叶师弟动粗。要不然,叶师弟记恨在心,以后的日子恐怕可就不好过了。”想着,纵身掠去。

突然之间,一道黑影从白驼山上飞掠了下来。这道黑影速度极为快捷,就好像是流星划过天际。正在巡山的费通和袁忠根本没有发现。

这黑影落到山脚下一片密林里以后,循着叶冲天而去的方向,追踪而去。

却说叶冲天,飞奔到僻静之处,祭出腾云绫,纵身跃了上去,然后心念一动,就向着家乡所在之地飞快地掠去。

飞行途中,叶冲天心想父亲身体虚弱,得补一补,便顺手猎杀了一些飞禽走兽,收入到了乾坤龙戒中。

一路之上,叶冲天的心情既是激动,又是担心。激动的是,终于为父亲弄到续命金丹了;而担心的是,自己这一去就是数月,也不知道父亲的伤势如今怎么样了?

不知不觉中,太阳已升到了树梢之上。

远远的,肃立在腾云绫上的叶冲天,就看到了村子所在的那座无名之山,心头顿时升腾起了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心神亦随之激荡了起来。

转眼之间,叶冲天就飞到了自家院落上空,大声道“爹,我回来了!”说着,收起腾云绫纵身跃下,大步向卧房里奔去。

“是小天吗?”突然之间,屋子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紧跟着一个女子匆匆忙忙地跑了出来,却正是花小蝶。

此时此刻的花小蝶神情憔悴,当看到叶冲天的时候,急急说道“小天,你总算回来了。”

“花婶,我爹怎么样?”叶冲天担忧地问道。

花小蝶心情沉重地说“你爹他……”

叶冲天心里一沉,急匆匆地跑进了卧室里,只见被褥上,床沿上和床边的地上满是血迹,那血迹均已呈黑色,而躺在床上的父亲,如今已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不由大吃一惊。

“爹!”叶冲天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悲呼声,一个箭步就跑到了床边,随即心念一动,续命金丹就从长生殿里飞了出来。

“爹,您可要坚持住,千万不能有事啊!”叶冲天神情凝重地抓住金丹,当即往父亲嘴里一塞,发出一股柔和的元气,把续命金丹送进了父亲的肚子里。然后大手贴在父亲的丹田穴窍之处,通过丹田穴窍,再次发出一股元气,激发续命金丹的药力。

那在叶老大夫肚子里的金丹,被叶冲天的元气一激,顿时散发出了一股股药力。

得到药力的滋润,原本气息奄奄的叶老大夫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哼声,终于悠悠转醒,望着眼前的儿子,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慢慢说道“爹以为就要死了,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你了。想不到在临死之前,还能够见你一面,老天爷总算对我不薄啊!”

叶冲天猛烈地摇着头,大声道“爹,你不会死的。孩儿已经找到续命金丹,给您服下去了。”

“什么?”叶老大夫吃惊地道“你已经把续命金丹给爹服下去了?”

“是的。”

这时,花小蝶也走到了床边,心有余悸地道“叶老哥,您终于醒过来了。您不知道,在你不断吐血,昏迷过去的这段日子里,可吓死我了。现在好了,小天也回来了,您也醒过来了,以后慢慢调养,总会好的。”

叶老大夫歉然道“大妹子,真对不住。让你为老朽担心了。”

花小蝶佯怒道“叶老哥,您这么说可就见外了。”

就在这时,突然间门外传出了一个轻轻的叹息声。

叶冲天心里一紧,大喝道“何方朋友造访?”

“是我。”随着说话之声,一个人忽地来到了屋子里。

看到来人,叶老大夫瞳孔骤然一缩,浑身一阵颤抖,牙缝里迸出两个字“是你!”

求诸君收藏顶下,明月拜谢!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