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苏秦小风小说推荐《重生之全娱乐王朝》最新章节阅读_(苏秦小风小说推荐)热门小说

苏秦小风小说推荐《重生之全娱乐王朝》最新章节阅读_(苏秦小风小说推荐)热门小说 第019章 勘破迷局 试读

2022-11-14 15:09 作者:苏秦
  • 重生之全娱乐王朝 重生之全娱乐王朝

    小说《重生之全娱乐王朝,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苏秦”,主要人物有苏秦小风,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闻庆虽说是地级市,但与三十年后国内城市相比,其发展程度也就勉强能达到五线城市的水准。偌大市区仅有两三栋高楼,最高不过六层,而且还都是由政府出资修建的,比起后来动辄三四十层的摩天大楼,这些实在是难入苏秦法眼。前世苏秦竭尽全力想做出更多的成功游戏,希望能在电子游戏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名字,所以他大部分时间...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苏秦小风小说推荐是《重生之全娱乐王朝》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苏秦”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居然还有人敢玩这个!!!刚刚有人因为眼力不济输掉二十多块钱,没想到这么快就又有胆大的,先前没看过瘾的吃瓜群众们再次聚拢过来继续看热闹,连准备离开的男青年也停下脚步,他想再看看到底是自己眼力不行,还是那个摊主确实是在耍诈。然而等他们注意到说话的人是谁后,霎时间都吃了一惊,纷纷嘀咕这年头胆大的怎么尽是些小年轻,这个看起来比前面那个输钱的岁数好像还要小好多。参与游戏的正是苏秦。短褂摊主原以为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人再玩了,听到询问先是一愣然后迅速回过神来:“当然可以,来我这玩游戏全凭自愿。”苏秦越众而出走到方桌前:“那行,既然你愿意让我也玩两把,那就先给我讲讲玩法。”短褂摊主露出微笑说道:“小球藏在碗下面,我来回移动,输赢看眼力,你要是赢了押多少钱我赔多少,要是输了押的钱就归我所有。”“明白了,”在吃瓜群众的围观中,苏秦直接将裤兜里所有的钱取出来,零零碎碎加起来有十六块,直接拍在桌上随意说道:“那我们就开始吧。”他这句话不单让周围吃瓜群众当场傻眼,连经验丰富的短褂摊主都有些吃惊,指着桌上这些钱谨慎问道:“这么多钱你一次性全部押上了?”苏秦挑了挑眉反问道:“难道不可以吗?”卧槽!全场顿时陷入寂静,所有人都用惊疑不定的眼神望着苏秦,暗自揣测他到底是哪家的王孙公子,要不然怎么能随手就拍出十几块钱来玩,看他那平淡无奇的模样,感觉就好像跟咱们拿两块钱去菜场卖肉一样。男青年也用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苏秦,看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大院里有这么一号人物。“可以,我只是没想到小兄弟拥有如此胆气。”短褂摊主瞳孔中贪婪神色一闪而逝:“开始前还是要把规矩先说好,愿赌服输,离手无悔,三个碗你只能猜其中一个,你开我开都行,但是猜错就不能再开了。”说完对方就准备开始,苏秦突然叫住他:“别忙着,道具我还没检查呢,谁知道你这碗里有没有什么机关。”短褂摊主闻言心中暗笑,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挺谨慎,只可惜这套把戏的核心根本就没在道具上,就算你检查的再仔细最后结局都已注定。短褂摊主五指作掌示意苏秦随便检查。苏秦将三只碗全部拿到手里仔细检查,似乎是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就在他准备将碗放回桌面的时候,手掌不知怎么的突然一滑,三只碗刹那间掉在地上摔得粉碎,瓷片飞溅的到处都是,差点误伤到其他人。突然发生的意外让吃瓜群众们愣住,这碗都没了,热闹怕是也看不成了。苏秦露出抱歉表情:“真是不好意思,不小心手滑了,我这就让人买来赔给你。”短褂摊主想起以前学艺时师傅讲过的禁忌,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摆摆手道:“三个破碗而已,无关紧要,既然碗碎了那我也就收摊了,等下次出摊小兄弟再来玩吧。”苏秦赶忙说道:“那怎么行,我这就让人买来赔给你,好不容易遇到这么有意思的游戏,我必须要玩两把。”说完苏秦直接从桌上抽走五块钱,交给站在身边的男青年,笑着对他说道:“兄弟,帮我跑个路去买三个瓷碗回来,谢了啊。”“没问题,我这就去。”想弄明白真相的男青年接过钱撒腿就往公园外跑。没过两分钟,上气不接下气的男青年跑着回来,怀里稳稳地捧着三只崭新的瓷碗,而且他还特意选了跟摔碎碗相同的,从花纹到大小没有任何区别。接过男青年递过来的瓷碗和余钱,苏秦轻声说句谢谢,转向短褂摊主道:“碗给你买回来了,而且跟你先前用的还是一样的,应该不会影响你的发挥吧。”“不会。”短褂摊主接过碗倒扣在桌面,再一次开始了形如鬼魅的位移变幻,速度比之刚才还要快上三分,苏秦估摸着要是给碗上面安俩翅膀,指不定它们就能飞到燕京去。一切平静下来,摊主示意他可以来猜了。苏秦既不是青光眼也不是白内障,对方挪动速度虽快却也难不倒他,小球应该在哪个碗里他很清楚,只不过他没有急着猜,反而面带微笑地盯着摊主说道:“突然觉得小钱玩着没意思,就是猜对了你也才赔我那么点,要不让我再往里面添点?”“可以,但规矩不变。”到这般地步,短褂摊主除了点头应允还能说什么,表面如常但心底已经决定对苏秦下狠手,甭管对方到底添多少钱,一把就要让他血本无归。居然要再次加注!周围的吃瓜群众都不自觉屏住呼吸,生怕因为自己而扰乱了这场数额庞大的赌局。苏秦在众人注目下伸手入怀,等他右手再次出现时,十多张青黑色大团结让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嘶……前面看到对方随手拍出十几块钱就差点惊掉下巴,万万没想到这年轻人身上居然还有钱,而且看那数量少说也有百八十块,就这样由着他的性子肆意挥霍,这特么的才是真正的有钱人啊。所有围观的吃瓜群众瞠目结舌,直接被这场豪赌给震的失去了思考能力,到这时候吃瓜群众甚至比苏秦这个当事人还要紧张,目不转睛地等着苏秦接下来的选择。短褂摊主被苏秦的大手笔给吓了一跳,但随即想到这笔钱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仅有的那点忐忑不安也迅速被抛之脑后,微笑着说道:“小兄弟看起来家世不凡呐,那就请吧,要是猜对了我就全额赔给你。”苏秦带着淡淡笑意,手指依次滑过三只瓷碗。寂寥无声。周围人吞咽口水的声音都清晰可闻。伴随着苏秦的动作,空气开始变得异常凝重,所有人都在等待结果的出现,摊主垂于身侧的手微微颤抖。通过细微观察,苏秦发现无论他的手停在那只瓷碗前面,摊主的神情都没有发生半点变化,犹如一潭死水看不出端倪,如果是别人或许这会儿就只能靠先前看到的做决定,但对于苏秦来说反而多了几分把握。当苏秦将手扣在其中一只瓷碗上时,短褂摊主脸上笑容隐现,他知道自己即将收获有生以来最大的一笔财富,要是这种傻子多来两个,他以后就不用为生活发愁了。“这个里面……”苏秦拖长音吊人胃口,然而他突然加快语速说道:“是没有塑料球的!”说话的同时苏秦直接掀开最左边的瓷碗,果然如他所说下面空空如野,没有任何东西存在。围观吃瓜群众顿时爆发出震天欢呼,他们已经见过了男青年的一败涂地,现在就想看着苏秦赢下这场赌局,苏秦没有猜错让他们激动的为他拍手鼓掌。短褂摊主原本浮现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沉着脸说道:“你这样不合规矩。”苏秦眯着眼睛道:“有吗?你前面说的那些规矩,我有哪条不符合吗?”短褂摊主咬牙:“三个碗只能猜一个,错了就不能再开……”苏秦耸耸肩膀:“可问题是我没有猜错啊,你并没有说过不能用排除法。”“好吧……算我定的规矩有疏漏,这把就算平局,突然想起家里还有点事,这钱小兄弟你先拿回去,等我把家里事情处理完以后再过来。”及到此时短褂摊主知道遇上高人了,再玩下去自己肯定会被戳穿,伸手就准备收拾瓷碗离开。“这恐怕不行!”苏秦比任何人都清楚三仙归洞的秘密,又岂能让对方接触到瓷碗:“游戏都已经开始了,就算是天塌下来也得等这把完了才能离开,不然就算我同意其他人也不会同意的。”“就是。”吃瓜群众哪能让好戏戛然而止,纷纷为苏秦站台,输钱的男青年当然也不例外。苏秦用力将摊主推开,然后在掀开第二个瓷碗时依然说道:“应该也没有在这里面。”真的没有!三个排除两个,剩下的那个还用说。全场顿时欢呼声响成一片,在苏秦开始猜以前所有人都没料到他会猜对,因为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摊主既然敢来摆摊,肯定就有把握取胜,没想到这小年轻竟然真能化不可能为可能,真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对比苏秦这边的欢呼雀跃,短褂摊主脸色已经开始微微泛白,额角也渗出细密的汗珠,他知道自己这回算是载了,待会翻开第三个碗也没有,那他肯定会被人扭送到派出所。苏秦笑眯眯的盯着摊主,指着翻开的两个瓷碗道:“这两个下面都没有,那塑料球肯定在最后那个碗里扣着,大哥你翻开给我看看。”已经彻底放弃反抗的短褂摊主没想到事情竟然有转机,知道这是对方有意放自己一马,忙不迭的将瓷碗翻开,红艳艳的塑料球果然就躺在里面。短褂摊主擦了擦汗水说道:“小兄弟真是观察的细致入微,我苦练多年的偷龙转凤手都没能骗过你的眼睛,是我输了,按照我们先前说好的,我全额赔给你。”然后就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包括先前赢男青年的那些,勉强也只凑够了六十多块,满脸为难地望着苏秦。苏秦摆摆手道:“有多少给多少,不够就算了。”将所有的钱全部交给苏秦后,短褂摊主狼狈不堪的收摊离开,临走前还看了两眼苏秦,似乎是想将他的样子记在心里,至于是不是想报仇那就说不准了。眼睁睁的看着苏秦轻松赚到六十块钱,围观的吃瓜群众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不禁幻想如果刚才猜球的人是自己就好了,凭空白来一个月工资,这种美事平常可遇不到。苏秦数出二十块钱递给男青年:“给你,以后别再上这种当了。”男青年赶忙接过来,倒不是这笔钱对他有多重要,而是害怕回去以后被家里追问出真相,堂堂大学生被街边把戏给骗了,那到时候真就没脸见人了。“兄弟,今天这事多亏有你在,我请你吃顿饭吧。”男青年笑着说道。“吃饭就算了,我只是路过这里适逢其会,你不用放在心上。”苏秦说完就准备离开。没曾想对方不依不饶,拽住他的袖子不撒手:“那怎么行,无论怎么说都是你帮我出的这口气,这顿饭我必须得请,不然心里过不去。”看他如此坚决苏秦也不好再拒绝,而且能随便拿出十几块钱来玩的,家世方面肯定说得过去,自己帮他挽回损失吃一顿倒也不算过分,于是便点头答应了。男青年连忙说道:“那行,我们现在就找地方吃饭,正好请你给我讲讲那人到底玩的什么鬼把戏。”苏秦见他这么自来熟,不禁对其心生好感,问道:“我叫苏秦,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苏秦……那我以后干脆叫你苏哥好了,我叫许英杰,你喊我小许或者英杰都行。”年轻人交往基本不看年龄,谁牛逼谁就是哥,很显然以目前情况来说苏秦更加牛逼一点,所以他就是哥。“小许?”“哎。”许英杰答应的倒是挺欢快。苏秦摇摇头:“算了,我还是叫你英杰比较合适,好端端的你怎么就迷上三碗猜球了呢?”许英杰不满的撇撇嘴:“还不是我姐她们,兴致来了非要去湖里划船,划就划吧,结果那艘船居然只能坐四个人,正好够数的她们就把我独自一人丢在岸上,还不许我离开公园,闲着没事我就到处走,看那个挺有意思就玩了两把,后面的苏哥你都知道了。”“闲着没事……”苏秦哑然失笑,不知道多少上当受骗的人都是因为闲着没事。“苏哥,咱不提那事了,你给我讲讲到底是怎么确定塑料球在哪个碗下面的,你这眼睛也太毒了,哪像我,白长一双眼珠子却连个塑料球都盯不住。”许英杰很想知道这里面的秘密。“看得准?你真以为我是看得准才赢得?”苏秦似笑非笑的问道。“不然呢?”许英杰有些糊涂。正当苏秦准备告诉许英杰其中的真相时,忽然听到隐隐约约有人在喊许英杰的名字,看正主完全没有反应,提醒他道:“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叫你。”许英杰侧耳倾听果然有人在叫自己,循声四望,很快就注意到站在湖对岸的姐姐她们,冲那边招手示意她们过来。“苏哥,是我姐姐她们,估计是划船时间到了,正好把她们也叫上一起吃饭,你不会介意吧?”许英杰问道,如果苏秦不愿意就让姐姐四人先走,自己单独请他吃饭。“你负责请客我负责吃,请客的人都不介意,我这吃饭的人还有什么话好说,一切都听你的安排。”“好咧,待会把我姐姐介绍给你认识,她可是我们大院里最漂亮的。”顺着许英杰刚才招手的方向看去,老远就看见湖对岸有四个风采各异的女孩子往这边走,长相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但穿着都挺时尚,颜色也比普通人要亮眼些,因此就好像移动的风景线,走到哪里都是人们视线的聚焦点。“苏哥,那个穿湖蓝色连身裙的就是我姐姐许宁,边上那个蹦蹦跳跳静不下来的是我小妹许有容,再往过去两个人都是我们的朋友,带条纹衣服的是吴怡,白色衣服红色喇叭裤的是常欣雪。”许英杰指着人给苏秦一一介绍。四名青春活泼的女孩子绕着流花湖走了大半圈,总算是走近了,苏秦也挨个看清楚对方的容貌。确实很漂亮。尽管四个人衣着打扮各有千秋,妆容也没有后世那样精致无瑕,但容颜确实是中等偏上。

在线试读

第019章 勘破迷局

居然还有人敢玩这个!!!

刚刚有人因为眼力不济输掉二十多块钱,没想到这么快就又有胆大的,先前没看过瘾的吃瓜群众们再次聚拢过来继续看热闹,连准备离开的男青年也停下脚步,他想再看看到底是自己眼力不行,还是那个摊主确实是在耍诈。

然而等他们注意到说话的人是谁后,霎时间都吃了一惊,纷纷嘀咕这年头胆大的怎么尽是些小年轻,这个看起来比前面那个输钱的岁数好像还要小好多。

参与游戏的正是苏秦。

短褂摊主原以为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人再玩了,听到询问先是一愣然后迅速回过神来“当然可以,来我这玩游戏全凭自愿。”

苏秦越众而出走到方桌前“那行,既然你愿意让我也玩两把,那就先给我讲讲玩法。”

短褂摊主露出微笑说道“小球藏在碗下面,我来回移动,输赢看眼力,你要是赢了押多少钱我赔多少,要是输了押的钱就归我所有。”

“明白了,”在吃瓜群众的围观中,苏秦直接将裤兜里所有的钱取出来,零零碎碎加起来有十六块,直接拍在桌上随意说道“那我们就开始吧。”

他这句话不单让周围吃瓜群众当场傻眼,连经验丰富的短褂摊主都有些吃惊,指着桌上这些钱谨慎问道“这么多钱你一次性全部押上了?”

苏秦挑了挑眉反问道“难道不可以吗?”

卧槽!

全场顿时陷入寂静,所有人都用惊疑不定的眼神望着苏秦,暗自揣测他到底是哪家的王孙公子,要不然怎么能随手就拍出十几块钱来玩,看他那平淡无奇的模样,感觉就好像跟咱们拿两块钱去菜场卖肉一样。

男青年也用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苏秦,看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大院里有这么一号人物。

“可以,我只是没想到小兄弟拥有如此胆气。”短褂摊主瞳孔中贪婪神色一闪而逝“开始前还是要把规矩先说好,愿赌服输,离手无悔,三个碗你只能猜其中一个,你开我开都行,但是猜错就不能再开了。”

说完对方就准备开始,苏秦突然叫住他“别忙着,道具我还没检查呢,谁知道你这碗里有没有什么机关。”

短褂摊主闻言心中暗笑,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挺谨慎,只可惜这套把戏的核心根本就没在道具上,就算你检查的再仔细最后结局都已注定。

短褂摊主五指作掌示意苏秦随便检查。

苏秦将三只碗全部拿到手里仔细检查,似乎是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就在他准备将碗放回桌面的时候,手掌不知怎么的突然一滑,三只碗刹那间掉在地上摔得粉碎,瓷片飞溅的到处都是,差点误伤到其他人。

突然发生的意外让吃瓜群众们愣住,这碗都没了,热闹怕是也看不成了。

苏秦露出抱歉表情“真是不好意思,不小心手滑了,我这就让人买来赔给你。”

短褂摊主想起以前学艺时师傅讲过的禁忌,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摆摆手道“三个破碗而已,无关紧要,既然碗碎了那我也就收摊了,等下次出摊小兄弟再来玩吧。”

苏秦赶忙说道“那怎么行,我这就让人买来赔给你,好不容易遇到这么有意思的游戏,我必须要玩两把。”

说完苏秦直接从桌上抽走五块钱,交给站在身边的男青年,笑着对他说道“兄弟,帮我跑个路去买三个瓷碗回来,谢了啊。”

“没问题,我这就去。”想弄明白真相的男青年接过钱撒腿就往公园外跑。

没过两分钟,上气不接下气的男青年跑着回来,怀里稳稳地捧着三只崭新的瓷碗,而且他还特意选了跟摔碎碗相同的,从花纹到大小没有任何区别。

接过男青年递过来的瓷碗和余钱,苏秦轻声说句谢谢,转向短褂摊主道“碗给你买回来了,而且跟你先前用的还是一样的,应该不会影响你的发挥吧。”

“不会。”

短褂摊主接过碗倒扣在桌面,再一次开始了形如鬼魅的位移变幻,速度比之刚才还要快上三分,苏秦估摸着要是给碗上面安俩翅膀,指不定它们就能飞到燕京去。

一切平静下来,摊主示意他可以来猜了。

苏秦既不是青光眼也不是白内障,对方挪动速度虽快却也难不倒他,小球应该在哪个碗里他很清楚,只不过他没有急着猜,反而面带微笑地盯着摊主说道“突然觉得小钱玩着没意思,就是猜对了你也才赔我那么点,要不让我再往里面添点?”

“可以,但规矩不变。”到这般地步,短褂摊主除了点头应允还能说什么,表面如常但心底已经决定对苏秦下狠手,甭管对方到底添多少钱,一把就要让他血本无归。

居然要再次加注!

周围的吃瓜群众都不自觉屏住呼吸,生怕因为自己而扰乱了这场数额庞大的赌局。

苏秦在众人注目下伸手入怀,等他右手再次出现时,十多张青黑色大团结让所有人倒抽一口凉气。

嘶……

前面看到对方随手拍出十几块钱就差点惊掉下巴,万万没想到这年轻人身上居然还有钱,而且看那数量少说也有百八十块,就这样由着他的性子肆意挥霍,这特么的才是真正的有钱人啊。

所有围观的吃瓜群众瞠目结舌,直接被这场豪赌给震的失去了思考能力,到这时候吃瓜群众甚至比苏秦这个当事人还要紧张,目不转睛地等着苏秦接下来的选择。

短褂摊主被苏秦的大手笔给吓了一跳,但随即想到这笔钱马上就要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仅有的那点忐忑不安也迅速被抛之脑后,微笑着说道“小兄弟看起来家世不凡呐,那就请吧,要是猜对了我就全额赔给你。”

苏秦带着淡淡笑意,手指依次滑过三只瓷碗。

寂寥无声。

周围人吞咽口水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伴随着苏秦的动作,空气开始变得异常凝重,所有人都在等待结果的出现,摊主垂于身侧的手微微颤抖。

通过细微观察,苏秦发现无论他的手停在那只瓷碗前面,摊主的神情都没有发生半点变化,犹如一潭死水看不出端倪,如果是别人或许这会儿就只能靠先前看到的做决定,但对于苏秦来说反而多了几分把握。

当苏秦将手扣在其中一只瓷碗上时,短褂摊主脸上笑容隐现,他知道自己即将收获有生以来最大的一笔财富,要是这种傻子多来两个,他以后就不用为生活发愁了。

“这个里面……”苏秦拖长音吊人胃口,然而他突然加快语速说道“是没有塑料球的!”

说话的同时苏秦直接掀开最左边的瓷碗,果然如他所说下面空空如野,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围观吃瓜群众顿时爆发出震天欢呼,他们已经见过了男青年的一败涂地,现在就想看着苏秦赢下这场赌局,苏秦没有猜错让他们激动的为他拍手鼓掌。

短褂摊主原本浮现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沉着脸说道“你这样不合规矩。”

苏秦眯着眼睛道“有吗?你前面说的那些规矩,我有哪条不符合吗?”

短褂摊主咬牙“三个碗只能猜一个,错了就不能再开……”

苏秦耸耸肩膀“可问题是我没有猜错啊,你并没有说过不能用排除法。”

“好吧……算我定的规矩有疏漏,这把就算平局,突然想起家里还有点事,这钱小兄弟你先拿回去,等我把家里事情处理完以后再过来。”及到此时短褂摊主知道遇上高人了,再玩下去自己肯定会被戳穿,伸手就准备收拾瓷碗离开。

“这恐怕不行!”苏秦比任何人都清楚三仙归洞的秘密,又岂能让对方接触到瓷碗“游戏都已经开始了,就算是天塌下来也得等这把完了才能离开,不然就算我同意其他人也不会同意的。”

“就是。”吃瓜群众哪能让好戏戛然而止,纷纷为苏秦站台,输钱的男青年当然也不例外。

苏秦用力将摊主推开,然后在掀开第二个瓷碗时依然说道“应该也没有在这里面。”

真的没有!

三个排除两个,剩下的那个还用说。

全场顿时欢呼声响成一片,在苏秦开始猜以前所有人都没料到他会猜对,因为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摊主既然敢来摆摊,肯定就有把握取胜,没想到这小年轻竟然真能化不可能为可能,真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对比苏秦这边的欢呼雀跃,短褂摊主脸色已经开始微微泛白,额角也渗出细密的汗珠,他知道自己这回算是载了,待会翻开第三个碗也没有,那他肯定会被人扭送到派出所。

苏秦笑眯眯的盯着摊主,指着翻开的两个瓷碗道“这两个下面都没有,那塑料球肯定在最后那个碗里扣着,大哥你翻开给我看看。”

已经彻底放弃反抗的短褂摊主没想到事情竟然有转机,知道这是对方有意放自己一马,忙不迭的将瓷碗翻开,红艳艳的塑料球果然就躺在里面。

短褂摊主擦了擦汗水说道“小兄弟真是观察的细致入微,我苦练多年的偷龙转凤手都没能骗过你的眼睛,是我输了,按照我们先前说好的,我全额赔给你。”

然后就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包括先前赢男青年的那些,勉强也只凑够了六十多块,满脸为难地望着苏秦。

苏秦摆摆手道“有多少给多少,不够就算了。”

将所有的钱全部交给苏秦后,短褂摊主狼狈不堪的收摊离开,临走前还看了两眼苏秦,似乎是想将他的样子记在心里,至于是不是想报仇那就说不准了。

眼睁睁的看着苏秦轻松赚到六十块钱,围观的吃瓜群众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不禁幻想如果刚才猜球的人是自己就好了,凭空白来一个月工资,这种美事平常可遇不到。

苏秦数出二十块钱递给男青年“给你,以后别再上这种当了。”

男青年赶忙接过来,倒不是这笔钱对他有多重要,而是害怕回去以后被家里追问出真相,堂堂大学生被街边把戏给骗了,那到时候真就没脸见人了。

“兄弟,今天这事多亏有你在,我请你吃顿饭吧。”男青年笑着说道。

“吃饭就算了,我只是路过这里适逢其会,你不用放在心上。”苏秦说完就准备离开。

没曾想对方不依不饶,拽住他的袖子不撒手“那怎么行,无论怎么说都是你帮我出的这口气,这顿饭我必须得请,不然心里过不去。”

看他如此坚决苏秦也不好再拒绝,而且能随便拿出十几块钱来玩的,家世方面肯定说得过去,自己帮他挽回损失吃一顿倒也不算过分,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男青年连忙说道“那行,我们现在就找地方吃饭,正好请你给我讲讲那人到底玩的什么鬼把戏。”

苏秦见他这么自来熟,不禁对其心生好感,问道“我叫苏秦,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苏秦……那我以后干脆叫你苏哥好了,我叫许英杰,你喊我小许或者英杰都行。”年轻人交往基本不看年龄,谁牛逼谁就是哥,很显然以目前情况来说苏秦更加牛逼一点,所以他就是哥。

“小许?”

“哎。”许英杰答应的倒是挺欢快。

苏秦摇摇头“算了,我还是叫你英杰比较合适,好端端的你怎么就迷上三碗猜球了呢?”

许英杰不满的撇撇嘴“还不是我姐她们,兴致来了非要去湖里划船,划就划吧,结果那艘船居然只能坐四个人,正好够数的她们就把我独自一人丢在岸上,还不许我离开公园,闲着没事我就到处走,看那个挺有意思就玩了两把,后面的苏哥你都知道了。”

“闲着没事……”苏秦哑然失笑,不知道多少上当受骗的人都是因为闲着没事。

“苏哥,咱不提那事了,你给我讲讲到底是怎么确定塑料球在哪个碗下面的,你这眼睛也太毒了,哪像我,白长一双眼珠子却连个塑料球都盯不住。”许英杰很想知道这里面的秘密。

“看得准?你真以为我是看得准才赢得?”苏秦似笑非笑的问道。

“不然呢?”许英杰有些糊涂。

正当苏秦准备告诉许英杰其中的真相时,忽然听到隐隐约约有人在喊许英杰的名字,看正主完全没有反应,提醒他道“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叫你。”

许英杰侧耳倾听果然有人在叫自己,循声四望,很快就注意到站在湖对岸的姐姐她们,冲那边招手示意她们过来。

“苏哥,是我姐姐她们,估计是划船时间到了,正好把她们也叫上一起吃饭,你不会介意吧?”许英杰问道,如果苏秦不愿意就让姐姐四人先走,自己单独请他吃饭。

“你负责请客我负责吃,请客的人都不介意,我这吃饭的人还有什么话好说,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好咧,待会把我姐姐介绍给你认识,她可是我们大院里最漂亮的。”

顺着许英杰刚才招手的方向看去,老远就看见湖对岸有四个风采各异的女孩子往这边走,长相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但穿着都挺时尚,颜色也比普通人要亮眼些,因此就好像移动的风景线,走到哪里都是人们视线的聚焦点。

“苏哥,那个穿湖蓝色连身裙的就是我姐姐许宁,边上那个蹦蹦跳跳静不下来的是我小妹许有容,再往过去两个人都是我们的朋友,带条纹衣服的是吴怡,白色衣服红色喇叭裤的是常欣雪。”许英杰指着人给苏秦一一介绍。

四名青春活泼的女孩子绕着流花湖走了大半圈,总算是走近了,苏秦也挨个看清楚对方的容貌。

确实很漂亮。

尽管四个人衣着打扮各有千秋,妆容也没有后世那样精致无瑕,但容颜确实是中等偏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