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苏秦小风小说推荐《重生之全娱乐王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之全娱乐王朝》全本在线阅读

苏秦小风小说推荐《重生之全娱乐王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重生之全娱乐王朝》全本在线阅读 第032章 承包玩具厂 试读

2022-11-14 15:11 作者:苏秦
  • 重生之全娱乐王朝 重生之全娱乐王朝

    小说《重生之全娱乐王朝,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苏秦”,主要人物有苏秦小风,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闻庆虽说是地级市,但与三十年后国内城市相比,其发展程度也就勉强能达到五线城市的水准。偌大市区仅有两三栋高楼,最高不过六层,而且还都是由政府出资修建的,比起后来动辄三四十层的摩天大楼,这些实在是难入苏秦法眼。前世苏秦竭尽全力想做出更多的成功游戏,希望能在电子游戏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名字,所以他大部分时间...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编推荐小说《重生之全娱乐王朝》,主角苏秦小风小说推荐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花城,星光玩具厂。“阿嚏……阿嚏!”正在跟对方谈判的苏秦毫无征兆地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小苏你是不是感冒了?最近早晚温差大,虽然你们这些年轻小伙身体棒底子好,可也得做注意这点,不然年纪大了就容易落下一身毛病。”坐在对面的星光玩具厂厂长李汉斌关心道。“可能是吧,谢谢李厂长的关心,”揉了揉鼻子,苏秦继续着刚才的话题:“李厂长,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想把星光承包下来,不仅要负担所有职工工资和福利待遇,同时还得替星光厂偿还原有的八十七万银行欠款?”李汉斌点点头:“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苏秦颇为不悦地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只能说你们未免有点太没诚意了,没错,我不否认承包贵厂是为了赚钱,但这样做同样也能解决玩具厂职工的工资问题,让大家不需要再为困难生活而发愁,可以说是双方互惠互利的双赢结果,可现在赚钱的影子还没看到,就得先背上近百万的沉重债务,这种事情无论放在哪里都有些说不过去吧?”即便时间再往后推三十年,八十七万欠款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还上的小数字,更别说是在全国人均年收入仅有七百元的现在了,很多小型企业全部资产加起来都没这么多。所以不仅苏秦他们觉得过分,连开出这条件的李汉斌都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位于花城江口区的星光玩具厂,以前曾是整个东南地区效益最好的玩具厂,以前曾是整个东南地区效益最好的玩具厂,生产的塑料手枪、皮制娃娃、发条青蛙等都是相当受欢迎的,伴随了许多人的童年生活。然而随着改革开放国门重开,星光玩具厂的好日子终于到头了,前所未见的新颖玩具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国内,毗邻香港的星光厂最先受到冲击,各种新式玩具打的他们节节败退,在极短时间内市场就被进口玩具侵占,导致产品严重滞销积压。玩具厂由繁荣到没落仅仅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当时跌碎了无数人的眼镜。陷入生产经营困局,星光玩具厂的干部职工不是没想过自救,区政府也不愿看到这家往日辉煌的企业就此没落,三次跟银行协调贷款生产新玩具,却都因为设计理念落后陈旧等问题,使得新玩具在外观和可玩性方面难以跟上流行趋势,不但没能起死回生反倒成为压垮厂子的最后一根稻草。不得已只能进入停产整顿。企业停产就意味着没有收益来源,职工们除过每个月领点基本工资外,其余各种奖金、补助、福利待遇通通没有,就这还时常三四个月发不下来钱,职工不得已只能另想它法养家糊口。吃饭难,穿衣难,看病难。职工们所面临的艰辛生活,李汉斌都看在眼里,身为厂长的他心焦如焚,无时无刻不再寻找解决难题的办法,好不容易遇到有人愿意承包玩具厂,李汉斌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结果区领导们竟然开出这种苛刻的条件。要承包玩具厂可以,但是必须要把他们以前借银行的贷款承担起来,否则这事就没得商量。李汉斌再次打量面前的苏秦,对方嘴唇上连胡须都没长出来,真真是年轻的不像话,像他这种毫无阅历缺乏经验的人接掌玩具厂,能不能达到收支平衡都得两说,更别提让对方把债务扛起来了,这种事搁谁身上也不会接受。但星光玩具厂毕竟是集体所有制企业,他李汉斌就是再有不同意见,也只能是上头领导怎么说他怎么做了。即便如此李汉斌也想再争取一下,好不容易出现的机会绝不能轻易放过。稍微组织一下语言,李汉斌说道:“小苏同志,我知道承担八十七万的欠债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但是区里也适当地做出了让步,就比如说每年承包费用只是象征性的收五千块钱,其余部分怎么处理全部由你说了算。”说起承包费苏秦面色稍缓:“这些我都知道,但李厂长你们也得站在我们的角度考虑一下,八十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短期内想要将玩具厂恢复生产都不容易,更别提偿还这笔欠款了,这我们可拿不出来,除非……”感觉事情好像有转机,李汉斌顿时精神高度集中,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苏秦问道:“除非什么?”“除非是分期偿还。”苏秦顿了顿说道:“我们愿意替区政府承担起这笔欠款,但前提条件是必须分五年来偿还,如果你们答应我的这个条件,那我们就没有问题了。”李汉斌先是露出喜色,但随即眉头就拧成一团,沉思良久抬头道:“这个事我做不了主,必须得向上面请示,你们几位稍等片刻,老周你帮忙在这里招呼着。”副厂长周国平应和道:“没问题,你赶紧去打电话问问,别让人家等久了。”李汉斌撒腿就往办公室跑,准备去那里打电话向区领导汇报情况。趁着周国平去倒水的间隙,陪同而来的刘老三悄声问道:“苏秦,我知道你那些玩具都很能赚钱,但那可是八十万啊,你连讨价还价都没有就直接答应,哪有你这样跟人谈的。”熊飞和贾晓亮纷纷点头,他们也抱着跟刘老三相同的想法,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却要替别人偿还欠债,这种事情怎么想都觉得不舒服。对此苏秦却持有不同意见:“压价干嘛,八十万对我们来说算事吗?最多半年就能还清,更何况我还提出分五年偿还,所以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纠缠。”刘老三说道:“好歹也往下压点,能省一点是一点,蚊子腿再小它也是肉啊。”苏秦摇摇头坚定地说道:“一点都不能压,现在压的越狠等到赚钱的时候就越难过,刘老哥你经常在外面跑见多识广,应该很清楚某些当官的嘴脸,经常是有好处就不顾一切的扑上来,现在我们直接将这八十万扛下来看似很吃亏,但却断了他们以后拿欠债说事的由头。”几个人都愣住了,他们先前还以为苏秦是没有经验才会直接答应对方,完全没想到他居然考虑的如此深远周全,承包的事情还没彻底定下来,他就已经开始计算后面的事情,仔细想想苏秦说的不无可能。把债务丢给区政府自己是挺轻松,但是对方肯定不舒服,嘴上虽然不说,绝对会将这事记在心里,一旦找到机会就会狠狠地找苏秦咬上两口,现在在债务方面不讨价还价,以后对方就是在想提高承包费也得顾及一下脸面问题。苏秦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我不占你便宜,你到时候也休想占我便宜。简单沟通他们就明白了苏秦的意思,等周国平提着打满水的电壶回来,四个人已经恢复成闭目养神的状态。闲着没事跟周国平聊天,苏秦发现对方对星光玩具厂拥有很深的感情,说到曾经辉煌时语气中透露出无限自豪与骄傲,谈及近两年的衰落破败又哀叹连连,极度渴望星光厂能够再振雄风,再次成为那个人尽皆知的玩具厂。至于苏秦承包玩具厂的行为,周国平并没有特别大的抵触情绪,连续两年的衰败已经让他看透许多问题,只能能将星光厂继续维持下去比什么都要强。约莫半个小时后,打完电话的李汉斌回来了。“区里答应你们分期偿还欠款的要求,不知道小苏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李汉斌坐到苏秦面前问道。在刚才那通电话里区领导非常明确的表态,只要苏秦同意他们提出的那两个条件,解决职工发不出工资和八十七万债务,其他事情只要不涉及原则立场问题都由李汉斌自行决断。苏秦想了想说道:“其他倒是没有什么,但有些话我得说在前头。虽然被我承包以后星光厂还挂着集体企业的名头,但具体的运行管理和经营方向都得按照我说的来做,说句不好听的你们以后都只需要听我的指挥,这个李厂长你明白吗?”听到苏秦可以加重语气的“只需要”三个字,揣摩了半辈子领导意图的李汉斌很快就反应过来:“明白。只要能把经济效益搞上去,扭亏为盈让职工们不再节衣缩食的过苦日子,我这百多斤就卖给苏秦你了,以后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苏秦正色道:“这是自然,抛开别的不谈,我总不至于拿着自己的钱打水漂吧。只要职工们服从指挥辛勤劳动为厂里创造利润,我承诺该发的工资福利我一分不少,可如果有人偷奸耍滑阳奉阴违,还像原来那样得过且过的混日子,那可就对不起了,我宁愿施舍给无家可归的乞丐也不会给他们发一毛钱。”李汉斌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靠手艺靠劳动吃饭是我们星光玩具厂的传统,真要有这种好吃懒做的人,用不着你开口我亲自去收拾他。”“那就没什么了,尽快找个时间签合同吧,我想你们肯定也过够这种困难生活了。”“没问题,那我现在就向区里汇报情况。”区里面早就想甩掉星光玩具厂这个包袱了,因此在承包意向谈妥后,立刻就来了专门负责管控集体企业的副区长跟苏秦签合同,而苏秦也想办妥后尽快开工生产,在这种双方你情我愿的基础上,承包合同的签订过程异常顺利。作为权属于区里的集体性质企业,操作起来没有国营企业那么复杂,所有手续和流程只需要区里点头同意就行,加上私人承包企业这种事情没有上头文件支持,整个签约过程没有鲜花掌声,没有鞭炮彩绸,有的只是合同双方签下名字按下手印。苏秦以私人身份承包经营星光玩具厂,负责所有职工正常的工资和福利,同时分五年偿还原星光厂欠银行的八十七万贷款,区政府每年收取五千块钱的承包费,除此之外星光厂所有盈利均不再过问,盈亏全由苏秦自己负责,承包期限暂定为五年,期满以后可按情况协商续期。同时合同中也明确注明,如果苏秦无法在两年内扭亏为盈,或者连续三个月没有按时向工人支付工资报酬,那么区里有权收回星光玩具厂的承包经营权。看到额外附加条件苏秦眉角微微上抬,这些家伙果然还是不相信他能让玩具厂起死回生,不过倒也没有做的太绝,起码还给了两年的缓冲时间。只可惜苏秦要辜负对方这番好意了,他相信最多花两个月时间,就可以让星光玩具厂扭亏为盈,最起码不需要再让他自己垫钱给职工发工资。只可惜他要辜负对方的这番好意了,苏秦相信最多花两个月时间,他就可以让星光厂扭亏为盈,最起码不需要再让他自己垫钱给工人发工资。签完合同以后,原厂长李汉斌就变相的退位让贤了。为什么说是变相的呢?为了既能让承包顺利达成,又不至于冒太前被当成出头鸟打死,聪明绝顶的官员领导们想出了这么个主意,事实上苏秦取代李汉斌成为星光玩具厂的厂长,但并不向相关部门做报备,苏秦是有权而无名,一旦有人追究起来须臾间就可以恢复成原样,尽可能地避免某些意外情况发生。若论规避风险这方面,就是见多识广的苏秦也得向这些领导们竖起大拇指。李汉斌本意是就此退居二线,将所有权利全部移交给苏秦。苏秦对此事是坚决反对,对方在星光玩具厂待了半辈子,无论是生产方面还是人事方面,都比他这个初来乍到的愣头青要强得多,这种既熟悉情况又经验丰富的管理人员苏秦可不想轻易放过,所以恳请李汉斌能够担负副厂长,继续负责星光厂的日常生产生活管理工作。而苏秦只需要将最重要的财权和人权牢牢抓在手里就行了。从现在开始区里不再拨款,星光玩具厂需要自负盈亏,财权被攥住就相当于是锁住了玩具厂的命脉,购买原材料要钱,维护保养设备要钱,给职工发工资还要钱……玩具厂启动运行就离不开资金的支持,所以只要钱袋子在手里一切都好说。至于人事权,苏秦虽然没办法像私企那样随意开除员工,但他可以调动职工们的所在岗位,配合他后面即将实施的某些新制度,管你是龙是蛇都得给我乖乖的盘着。有这两项捏在手里,苏秦根本不怕有人在下面闹事。

在线试读

第032章 承包玩具厂

花城,星光玩具厂。

“阿嚏……阿嚏!”正在跟对方谈判的苏秦毫无征兆地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小苏你是不是感冒了?最近早晚温差大,虽然你们这些年轻小伙身体棒底子好,可也得做注意这点,不然年纪大了就容易落下一身毛病。”坐在对面的星光玩具厂厂长李汉斌关心道。

“可能是吧,谢谢李厂长的关心,”揉了揉鼻子,苏秦继续着刚才的话题“李厂长,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想把星光承包下来,不仅要负担所有职工工资和福利待遇,同时还得替星光厂偿还原有的八十七万银行欠款?”

李汉斌点点头“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

苏秦颇为不悦地说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只能说你们未免有点太没诚意了,没错,我不否认承包贵厂是为了赚钱,但这样做同样也能解决玩具厂职工的工资问题,让大家不需要再为困难生活而发愁,可以说是双方互惠互利的双赢结果,可现在赚钱的影子还没看到,就得先背上近百万的沉重债务,这种事情无论放在哪里都有些说不过去吧?”

即便时间再往后推三十年,八十七万欠款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还上的小数字,更别说是在全国人均年收入仅有七百元的现在了,很多小型企业全部资产加起来都没这么多。

所以不仅苏秦他们觉得过分,连开出这条件的李汉斌都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位于花城江口区的星光玩具厂,以前曾是整个东南地区效益最好的玩具厂,以前曾是整个东南地区效益最好的玩具厂,生产的塑料手枪、皮制娃娃、发条青蛙等都是相当受欢迎的,伴随了许多人的童年生活。

然而随着改革开放国门重开,星光玩具厂的好日子终于到头了,前所未见的新颖玩具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国内,毗邻香港的星光厂最先受到冲击,各种新式玩具打的他们节节败退,在极短时间内市场就被进口玩具侵占,导致产品严重滞销积压。

玩具厂由繁荣到没落仅仅只用了不到半年时间,当时跌碎了无数人的眼镜。

陷入生产经营困局,星光玩具厂的干部职工不是没想过自救,区政府也不愿看到这家往日辉煌的企业就此没落,三次跟银行协调贷款生产新玩具,却都因为设计理念落后陈旧等问题,使得新玩具在外观和可玩性方面难以跟上流行趋势,不但没能起死回生反倒成为压垮厂子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得已只能进入停产整顿。

企业停产就意味着没有收益来源,职工们除过每个月领点基本工资外,其余各种奖金、补助、福利待遇通通没有,就这还时常三四个月发不下来钱,职工不得已只能另想它法养家糊口。

吃饭难,穿衣难,看病难。

职工们所面临的艰辛生活,李汉斌都看在眼里,身为厂长的他心焦如焚,无时无刻不再寻找解决难题的办法,好不容易遇到有人愿意承包玩具厂,李汉斌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结果区领导们竟然开出这种苛刻的条件。

要承包玩具厂可以,但是必须要把他们以前借银行的贷款承担起来,否则这事就没得商量。

李汉斌再次打量面前的苏秦,对方嘴唇上连胡须都没长出来,真真是年轻的不像话,像他这种毫无阅历缺乏经验的人接掌玩具厂,能不能达到收支平衡都得两说,更别提让对方把债务扛起来了,这种事搁谁身上也不会接受。

但星光玩具厂毕竟是集体所有制企业,他李汉斌就是再有不同意见,也只能是上头领导怎么说他怎么做了。

即便如此李汉斌也想再争取一下,好不容易出现的机会绝不能轻易放过。

稍微组织一下语言,李汉斌说道“小苏同志,我知道承担八十七万的欠债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但是区里也适当地做出了让步,就比如说每年承包费用只是象征性的收五千块钱,其余部分怎么处理全部由你说了算。”

说起承包费苏秦面色稍缓“这些我都知道,但李厂长你们也得站在我们的角度考虑一下,八十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短期内想要将玩具厂恢复生产都不容易,更别提偿还这笔欠款了,这我们可拿不出来,除非……”

感觉事情好像有转机,李汉斌顿时精神高度集中,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苏秦问道“除非什么?”

“除非是分期偿还。”苏秦顿了顿说道“我们愿意替区政府承担起这笔欠款,但前提条件是必须分五年来偿还,如果你们答应我的这个条件,那我们就没有问题了。”

李汉斌先是露出喜色,但随即眉头就拧成一团,沉思良久抬头道“这个事我做不了主,必须得向上面请示,你们几位稍等片刻,老周你帮忙在这里招呼着。”

副厂长周国平应和道“没问题,你赶紧去打电话问问,别让人家等久了。”

李汉斌撒腿就往办公室跑,准备去那里打电话向区领导汇报情况。

趁着周国平去倒水的间隙,陪同而来的刘老三悄声问道“苏秦,我知道你那些玩具都很能赚钱,但那可是八十万啊,你连讨价还价都没有就直接答应,哪有你这样跟人谈的。”

熊飞和贾晓亮纷纷点头,他们也抱着跟刘老三相同的想法,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却要替别人偿还欠债,这种事情怎么想都觉得不舒服。

对此苏秦却持有不同意见“压价干嘛,八十万对我们来说算事吗?最多半年就能还清,更何况我还提出分五年偿还,所以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纠缠。”

刘老三说道“好歹也往下压点,能省一点是一点,蚊子腿再小它也是肉啊。”

苏秦摇摇头坚定地说道“一点都不能压,现在压的越狠等到赚钱的时候就越难过,刘老哥你经常在外面跑见多识广,应该很清楚某些当官的嘴脸,经常是有好处就不顾一切的扑上来,现在我们直接将这八十万扛下来看似很吃亏,但却断了他们以后拿欠债说事的由头。”

几个人都愣住了,他们先前还以为苏秦是没有经验才会直接答应对方,完全没想到他居然考虑的如此深远周全,承包的事情还没彻底定下来,他就已经开始计算后面的事情,仔细想想苏秦说的不无可能。

把债务丢给区政府自己是挺轻松,但是对方肯定不舒服,嘴上虽然不说,绝对会将这事记在心里,一旦找到机会就会狠狠地找苏秦咬上两口,现在在债务方面不讨价还价,以后对方就是在想提高承包费也得顾及一下脸面问题。

苏秦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我不占你便宜,你到时候也休想占我便宜。

简单沟通他们就明白了苏秦的意思,等周国平提着打满水的电壶回来,四个人已经恢复成闭目养神的状态。

闲着没事跟周国平聊天,苏秦发现对方对星光玩具厂拥有很深的感情,说到曾经辉煌时语气中透露出无限自豪与骄傲,谈及近两年的衰落破败又哀叹连连,极度渴望星光厂能够再振雄风,再次成为那个人尽皆知的玩具厂。

至于苏秦承包玩具厂的行为,周国平并没有特别大的抵触情绪,连续两年的衰败已经让他看透许多问题,只能能将星光厂继续维持下去比什么都要强。

约莫半个小时后,打完电话的李汉斌回来了。

“区里答应你们分期偿还欠款的要求,不知道小苏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李汉斌坐到苏秦面前问道。

在刚才那通电话里区领导非常明确的表态,只要苏秦同意他们提出的那两个条件,解决职工发不出工资和八十七万债务,其他事情只要不涉及原则立场问题都由李汉斌自行决断。

苏秦想了想说道“其他倒是没有什么,但有些话我得说在前头。虽然被我承包以后星光厂还挂着集体企业的名头,但具体的运行管理和经营方向都得按照我说的来做,说句不好听的你们以后都只需要听我的指挥,这个李厂长你明白吗?”

听到苏秦可以加重语气的“只需要”三个字,揣摩了半辈子领导意图的李汉斌很快就反应过来“明白。只要能把经济效益搞上去,扭亏为盈让职工们不再节衣缩食的过苦日子,我这百多斤就卖给苏秦你了,以后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苏秦正色道“这是自然,抛开别的不谈,我总不至于拿着自己的钱打水漂吧。只要职工们服从指挥辛勤劳动为厂里创造利润,我承诺该发的工资福利我一分不少,可如果有人偷奸耍滑阳奉阴违,还像原来那样得过且过的混日子,那可就对不起了,我宁愿施舍给无家可归的乞丐也不会给他们发一毛钱。”

李汉斌不可置否的点点头“靠手艺靠劳动吃饭是我们星光玩具厂的传统,真要有这种好吃懒做的人,用不着你开口我亲自去收拾他。”

“那就没什么了,尽快找个时间签合同吧,我想你们肯定也过够这种困难生活了。”

“没问题,那我现在就向区里汇报情况。”

区里面早就想甩掉星光玩具厂这个包袱了,因此在承包意向谈妥后,立刻就来了专门负责管控集体企业的副区长跟苏秦签合同,而苏秦也想办妥后尽快开工生产,在这种双方你情我愿的基础上,承包合同的签订过程异常顺利。

作为权属于区里的集体性质企业,操作起来没有国营企业那么复杂,所有手续和流程只需要区里点头同意就行,加上私人承包企业这种事情没有上头文件支持,整个签约过程没有鲜花掌声,没有鞭炮彩绸,有的只是合同双方签下名字按下手印。

苏秦以私人身份承包经营星光玩具厂,负责所有职工正常的工资和福利,同时分五年偿还原星光厂欠银行的八十七万贷款,区政府每年收取五千块钱的承包费,除此之外星光厂所有盈利均不再过问,盈亏全由苏秦自己负责,承包期限暂定为五年,期满以后可按情况协商续期。

同时合同中也明确注明,如果苏秦无法在两年内扭亏为盈,或者连续三个月没有按时向工人支付工资报酬,那么区里有权收回星光玩具厂的承包经营权。

看到额外附加条件苏秦眉角微微上抬,这些家伙果然还是不相信他能让玩具厂起死回生,不过倒也没有做的太绝,起码还给了两年的缓冲时间。

只可惜苏秦要辜负对方这番好意了,他相信最多花两个月时间,就可以让星光玩具厂扭亏为盈,最起码不需要再让他自己垫钱给职工发工资。

只可惜他要辜负对方的这番好意了,苏秦相信最多花两个月时间,他就可以让星光厂扭亏为盈,最起码不需要再让他自己垫钱给工人发工资。

签完合同以后,原厂长李汉斌就变相的退位让贤了。

为什么说是变相的呢?

为了既能让承包顺利达成,又不至于冒太前被当成出头鸟打死,聪明绝顶的官员领导们想出了这么个主意,事实上苏秦取代李汉斌成为星光玩具厂的厂长,但并不向相关部门做报备,苏秦是有权而无名,一旦有人追究起来须臾间就可以恢复成原样,尽可能地避免某些意外情况发生。

若论规避风险这方面,就是见多识广的苏秦也得向这些领导们竖起大拇指。

李汉斌本意是就此退居二线,将所有权利全部移交给苏秦。

苏秦对此事是坚决反对,对方在星光玩具厂待了半辈子,无论是生产方面还是人事方面,都比他这个初来乍到的愣头青要强得多,这种既熟悉情况又经验丰富的管理人员苏秦可不想轻易放过,所以恳请李汉斌能够担负副厂长,继续负责星光厂的日常生产生活管理工作。

而苏秦只需要将最重要的财权和人权牢牢抓在手里就行了。

从现在开始区里不再拨款,星光玩具厂需要自负盈亏,财权被攥住就相当于是锁住了玩具厂的命脉,购买原材料要钱,维护保养设备要钱,给职工发工资还要钱……玩具厂启动运行就离不开资金的支持,所以只要钱袋子在手里一切都好说。

至于人事权,苏秦虽然没办法像私企那样随意开除员工,但他可以调动职工们的所在岗位,配合他后面即将实施的某些新制度,管你是龙是蛇都得给我乖乖的盘着。

有这两项捏在手里,苏秦根本不怕有人在下面闹事。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