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重生悠闲小地主(苏青黛苏青城霸道总裁)_苏青黛苏青城霸道总裁热门小说

重生悠闲小地主(苏青黛苏青城霸道总裁)_苏青黛苏青城霸道总裁热门小说 第四十五章 暗渡陈仓 试读

2022-11-14 15:27 作者:苏青黛
  • 重生悠闲小地主 重生悠闲小地主

    以苏青黛苏青城为主角的霸道总裁小说《重生悠闲小地主》,是由网文大神“苏青黛”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到底是见多了世面的人,不像一旁那些呆呆傻傻的小贩,连苏青黛看着都觉得好笑。这样的穿着,一看就知道是城里人。虽然奇怪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苏青黛倒也不怎么关心,只笑着回答道:“每个五块钱,你若是要的多的话,我给你便宜一些。”既然是城里人,瞧着你穿得不错,宰你一次不算过分吧?苏青黛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算计,脸...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重生悠闲小地主》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苏青黛苏青城霸道总裁,讲述了​苏青黛随着父亲到了银行,苏青黛装作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果然,那辆车一直跟到了对面的十字路口。苏青黛悔得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随便拦辆车就能扯出这么大的人物来,而且还是和张琴有关的人。要是早知道这样,她宁肯回去过几日再来市里。可惜这世上根本没有后悔药吃。赵天华是当年跟着张琴一起下乡的知青之一,苏青黛猜想着,恐怕张琴当年的事情这个赵天华就知道不少,张琴当年疯了的内幕也许就和这个人有关。想到村里那些妇人嚼舌头,说张琴当年和赵县长的儿子有一腿,苏青黛虽然不知道这事情到底是真是假,但捕风捉影的事情也要有影子可抓啊。苏青黛可以肯定,当年,张琴和这个赵天华的关系一定不一般。既然都已经这样了,苏青黛也没有打算再退回去。不过是一个政委,难道我存到银行的东西你还能管到?那你的手也伸得太长了点。苏青黛打定了主意,要在银行租一个保险箱。可是她知道赵天华在外面盯着,所以只能采用曲线救国政策,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她在银行弄了一个纸箱子将那些书小心翼翼地装好,在原本装书的空木箱里放置了一大堆泡沫,随后将空木箱原封不动地存到保险箱里。苏父虽然不解,还是依言行事。出门看到那车子还停在十字路口,苏青黛的眼睛里精光一闪,露出一丝算计,拉着苏父就左拐弯走了。“政委?”杜庆雷看赵天华的神色有些不对劲,连忙唤了几声。赵天华回过神来,慢慢注视着苏青黛和苏大江两人消失在拐角,他抬头看了一眼那家银行,掩饰住眼睛里的震惊,慢慢恢复到先前的面无表情。这才朝着杜庆雷点点头,车子朝着市政府的大楼走去。苏青黛在不远处的拐角看到那车离开了新华西街,消失在车水马龙中,轻轻嗤笑一声,拉着苏父就朝着银行跑。到了银行,她递给服务台的那个女孩一个大苹果,笑道:“姐姐,谢谢你帮我看东西。这个给你!”原来苏青黛为了摆脱赵天华那个尾巴,又不愿意让她知道自己将那一箱子孤本存到了银行,只能说服银行服务台的工作人员帮忙看一下纸箱子,然后空手拉着苏父出门。躲在街角悄悄观察,直到摆脱了赵天华,这才回了银行取东西。那女孩见苏青黛笑得清甜可爱,还给她苹果吃,心下高兴:“不用谢不用谢,小妹妹你这纸箱子里装的什么东西啊?”苏青黛一脸纯真地回道:“是我叔叔的书,等我上大学要用的。”说着就让苏父抱着纸箱子离开了。出了银行,苏青黛又拉着苏父坐车到了市郊的另外一家银行,地处偏僻,服务也不错。依然按照之前所做,在银行租保险箱,将那箱子书存进去。这下出门就真的是一身轻松了,苏青黛吁了口气,朝着父亲得意地笑了笑。苏父看出了苏青黛的心思,明白苏青黛是在防着赵天华。虽然这样做费事,但是却是目前最有效的法子。苏父努努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苏青黛又同路人打听收购药材的地方,连着去了好几家药材收购点,苏青黛几番对比,将金银花卖给了一家叫做“和圣堂”的药材店。那“和圣堂”是百年老店,在怀阳比较有名,老板姓和,很和气的一个胖子。并不因为苏青黛是个小孩子而借机压价,并且还说以后家里的药材都送来。那和老板以前也种药材,后来因为爷爷过世,和圣堂无人打点,才接手了和圣堂。所以种药比较有经验。苏青黛心中欢喜,和那药材店的老板聊了几句,那和老板一时兴起,说起了种药的技巧,苏青黛一字不落的听着,听到有用的地方就认真地记下来。和老板见苏青黛认真的样子,心中高兴,对苏青黛越发喜欢。待听说苏青黛家承包了一座大山,大喜过望。他早些年就想要回去再侍弄侍弄药材田,可惜家中的户口已经迁到了城里,再也分不到田地,种药材的梦想成空。如今听说苏家有一片的山可以种植,自然是欣喜万分,忙说过几日有时间要去大青山考察考察,到时候指点他们培植一个专门的山药梯田。苏青黛乐意得很,正愁找不到技术人员指点呢。遇到这样的好事哪里不欢喜?光是苏父和连大叔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根本搞不定植药梯田的事情。有人指点,总好过自己摸索走弯路。事情办妥之后,苏青黛又拉着苏父去农技站,将那大包的干蕨菜卖了出去。这一番忙下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午饭都没有吃,苏青黛却是一脸兴奋,这次事情顺利办妥,还有了意外收获。父女两坐上回邵乡的汽车,苏青黛还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将大山的安排都规划了个七七八八。苏父听着那些点子,看着自家女儿眼睛发亮的样子,心中无限欣慰骄傲。他的女儿真是厉害,似乎什么也难不倒她。她聪明机灵,挣钱的点子多,不像他只能死守着村里的那点土地。她大方能干,见到城里人不卑不亢,遇到事情总能想到办法解决。更让苏父感到稀奇的是,自家的丫头不经意间和儿子女儿的聊天,总能说出一番似是而非的大道理,如何处世,如何做人。每当看到女儿神采飞扬的样子,他就会想起记忆里的那个张琴,越看就越觉得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车子在路上颠颠簸簸,苏青黛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她已经沉浸到自己描绘的未来蓝图里去了。在一大片的药材田里,她就是那地主婆,等着即将到来的好收成。政委办公室里,赵天华坐立不安,一大叠的文件看不进去,想了想,他扔掉了手中的钢笔,拨了一个电话。“喂,石昂,是我……当年张琴疯了之后,是不是留在了那儿?……你别管,只说她后来怎么着了就行……什么!恢复了?你确定?……失忆?真的假的?……死了?怎么会……好了我知道了,这事我来处理,行了行了,我还能不知道轻重……”电话挂断之后,赵天华抓着钢笔的手用力攥紧着,试图压抑住心中的惊涛骇浪。可惜那些旧事翻涌上来,犹如巨浪拍石,根本压制不住。愤怒与怨恨像怪兽一样吞噬着他,令他怒不可遏。若是门外站着的勤务员进来,在他过度正常的举手投足之中,那张被他强压在平静的面容之上,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怒火,仿佛随时就要爆了开来。

在线试读

第四十五章 暗渡陈仓

苏青黛随着父亲到了银行,苏青黛装作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果然,那辆车一直跟到了对面的十字路口。

苏青黛悔得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随便拦辆车就能扯出这么大的人物来,而且还是和张琴有关的人。要是早知道这样,她宁肯回去过几日再来市里。可惜这世上根本没有后悔药吃。

赵天华是当年跟着张琴一起下乡的知青之一,苏青黛猜想着,恐怕张琴当年的事情这个赵天华就知道不少,张琴当年疯了的内幕也许就和这个人有关。

想到村里那些妇人嚼舌头,说张琴当年和赵县长的儿子有一腿,苏青黛虽然不知道这事情到底是真是假,但捕风捉影的事情也要有影子可抓啊。

苏青黛可以肯定,当年,张琴和这个赵天华的关系一定不一般。

既然都已经这样了,苏青黛也没有打算再退回去。不过是一个政委,难道我存到银行的东西你还能管到?那你的手也伸得太长了点。

苏青黛打定了主意,要在银行租一个保险箱。可是她知道赵天华在外面盯着,所以只能采用曲线救国政策,还不知道能不能成。

她在银行弄了一个纸箱子将那些书小心翼翼地装好,在原本装书的空木箱里放置了一大堆泡沫,随后将空木箱原封不动地存到保险箱里。

苏父虽然不解,还是依言行事。出门看到那车子还停在十字路口,苏青黛的眼睛里精光一闪,露出一丝算计,拉着苏父就左拐弯走了。

“政委?”杜庆雷看赵天华的神色有些不对劲,连忙唤了几声。

赵天华回过神来,慢慢注视着苏青黛和苏大江两人消失在拐角,他抬头看了一眼那家银行,掩饰住眼睛里的震惊,慢慢恢复到先前的面无表情。这才朝着杜庆雷点点头,车子朝着市政府的大楼走去。

苏青黛在不远处的拐角看到那车离开了新华西街,消失在车水马龙中,轻轻嗤笑一声,拉着苏父就朝着银行跑。

到了银行,她递给服务台的那个女孩一个大苹果,笑道“姐姐,谢谢你帮我看东西。这个给你!”

原来苏青黛为了摆脱赵天华那个尾巴,又不愿意让她知道自己将那一箱子孤本存到了银行,只能说服银行服务台的工作人员帮忙看一下纸箱子,然后空手拉着苏父出门。躲在街角悄悄观察,直到摆脱了赵天华,这才回了银行取东西。

那女孩见苏青黛笑得清甜可爱,还给她苹果吃,心下高兴“不用谢不用谢,小妹妹你这纸箱子里装的什么东西啊?”

苏青黛一脸纯真地回道“是我叔叔的书,等我上大学要用的。”说着就让苏父抱着纸箱子离开了。

出了银行,苏青黛又拉着苏父坐车到了市郊的另外一家银行,地处偏僻,服务也不错。依然按照之前所做,在银行租保险箱,将那箱子书存进去。

这下出门就真的是一身轻松了,苏青黛吁了口气,朝着父亲得意地笑了笑。苏父看出了苏青黛的心思,明白苏青黛是在防着赵天华。

虽然这样做费事,但是却是目前最有效的法子。苏父努努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苏青黛又同路人打听收购药材的地方,连着去了好几家药材收购点,苏青黛几番对比,将金银花卖给了一家叫做“和圣堂”的药材店。

那“和圣堂”是百年老店,在怀阳比较有名,老板姓和,很和气的一个胖子。并不因为苏青黛是个小孩子而借机压价,并且还说以后家里的药材都送来。

那和老板以前也种药材,后来因为爷爷过世,和圣堂无人打点,才接手了和圣堂。所以种药比较有经验。苏青黛心中欢喜,和那药材店的老板聊了几句,那和老板一时兴起,说起了种药的技巧,苏青黛一字不落的听着,听到有用的地方就认真地记下来。

和老板见苏青黛认真的样子,心中高兴,对苏青黛越发喜欢。待听说苏青黛家承包了一座大山,大喜过望。

他早些年就想要回去再侍弄侍弄药材田,可惜家中的户口已经迁到了城里,再也分不到田地,种药材的梦想成空。

如今听说苏家有一片的山可以种植,自然是欣喜万分,忙说过几日有时间要去大青山考察考察,到时候指点他们培植一个专门的山药梯田。

苏青黛乐意得很,正愁找不到技术人员指点呢。遇到这样的好事哪里不欢喜?光是苏父和连大叔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根本搞不定植药梯田的事情。有人指点,总好过自己摸索走弯路。

事情办妥之后,苏青黛又拉着苏父去农技站,将那大包的干蕨菜卖了出去。这一番忙下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午饭都没有吃,苏青黛却是一脸兴奋,这次事情顺利办妥,还有了意外收获。

父女两坐上回邵乡的汽车,苏青黛还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将大山的安排都规划了个七七八八。苏父听着那些点子,看着自家女儿眼睛发亮的样子,心中无限欣慰骄傲。

他的女儿真是厉害,似乎什么也难不倒她。她聪明机灵,挣钱的点子多,不像他只能死守着村里的那点土地。她大方能干,见到城里人不卑不亢,遇到事情总能想到办法解决。

更让苏父感到稀奇的是,自家的丫头不经意间和儿子女儿的聊天,总能说出一番似是而非的大道理,如何处世,如何做人。

每当看到女儿神采飞扬的样子,他就会想起记忆里的那个张琴,越看就越觉得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车子在路上颠颠簸簸,苏青黛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她已经沉浸到自己描绘的未来蓝图里去了。在一大片的药材田里,她就是那地主婆,等着即将到来的好收成。

政委办公室里,赵天华坐立不安,一大叠的文件看不进去,想了想,他扔掉了手中的钢笔,拨了一个电话。

“喂,石昂,是我……当年张琴疯了之后,是不是留在了那儿?……你别管,只说她后来怎么着了就行……什么!恢复了?你确定?……失忆?真的假的?……死了?怎么会……好了我知道了,这事我来处理,行了行了,我还能不知道轻重……”

电话挂断之后,赵天华抓着钢笔的手用力攥紧着,试图压抑住心中的惊涛骇浪。可惜那些旧事翻涌上来,犹如巨浪拍石,根本压制不住。愤怒与怨恨像怪兽一样吞噬着他,令他怒不可遏。

若是门外站着的勤务员进来,在他过度正常的举手投足之中,那张被他强压在平静的面容之上,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怒火,仿佛随时就要爆了开来。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