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巅峰小村医)余峰余建明都市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巅峰小村医)热门小说

(巅峰小村医)余峰余建明都市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巅峰小村医)热门小说 第五十七章 哥给你笑一个 试读

2022-11-14 15:26 作者:余峰
  • 巅峰小村医 巅峰小村医

    无删减版本的都市小说《巅峰小村医》,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余峰,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余峰余建明。简要概述:但是表面上,他却笑嘻嘻的说:“因为这位姐姐看上了哥哥,要哥哥给她当男朋友,但是哥哥不愿意,所以她要把哥哥拷回去。”刺啦!车子猛然停住了,眼看着子祺的脑袋要撞在前座上,余峰赶紧伸出双手挡在了她脑袋的前面。“我说美女,你就不能小心点开车?”余峰不满的说。女警转身过来,恶狠狠的瞪着余峰说:“你还敢说我?我...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余峰”的类型小说,《巅峰小村医》作品已完结,主人公:余峰余建明都市小说,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余峰之所以大方,是因为像张紫莹这种伤疤,非常少见的,可以说万中无一。柳雪儿就是学到了,也找不到人治疗。而且,这套医术,需要大量的配套治疗,可以说是一环接着一环,环环相扣,历时三个月,最重要的,还是他的银针之术。光是这一点,柳雪儿就没办法学会。余峰可以让柳雪儿随便学习他知道的医术,但是,银针之术,是保底的功夫,他不大可能传授。除非,柳雪儿能够成为,和他关系非常亲密,并且深的他信任的人。而且,学习银针之术,还需要天分。最最重要的,就是银针和金针!银针和金针,都是使用特殊的金属打造的,不是金银,材料不知,但是,却非常坚硬!余峰曾经试过,这样的银针和金针,可以轻易戳穿菜刀!而菜刀,在砍金针和银针的时候,只会留下一个豁口。并且,余峰还曾经试过,金针和银针,不会沾染任何细菌或者是病毒!不管是什么情况下,比如给病人扎针看病之后,它们,也绝对不会留下一丝细菌,并且,也不会沾上血。恐怕普天之下,只有余峰才有这些特殊的金针和银针了。种种因素,让别人,根本无法学习他的最神奇的医术!就算是余建明都不行!十分钟过去了,余峰开始取下张紫莹脸上的青蛭。此刻的青蛭已经变了颜色,或许,用红蛭来形容它。它吸收了张紫莹脸上的火毒,颜色,微微变成了红色。柳雪儿张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从余峰说她可以学习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打定主意,这两个月,一定要好好学习余峰的医术。所以,余峰做的每一个步骤,她都要记在心中。余峰取下青蛭,丢到了水里。柳雪儿问:“为什么要放走它们?”“你的意思是杀了它们?”余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说,“它们吸收火毒后,会快速成熟并且产卵,青蛭是我们这里的特产,数量不多,用处广泛,不能随便杀它们。”柳雪儿涨红了脸:“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为什么不把它养着,免得下次还要去捉它们。”余峰嘿嘿一笑:“逗你玩呢。”他知道柳雪儿的性格,非常单纯,绝对不会轻易杀生的。“你!”柳雪儿气结,“你好过分!”“开个玩笑而已嘛,生什么气,来,给哥笑一个?不笑?那哥给你笑一个?”余峰一边逗着柳雪儿,一边重新把青蛭放在了张紫莹的脸上。张紫莹从开始的不适到第二次的淡然,适应的很快,这和她的性格有关。柳雪儿认真的看着,这样反复过了三次,青蛭不再变红后,余峰就停止了治疗。“这么快就好了?”柳雪儿惊讶的问。“哪有那么快。”余峰翻翻白眼,“这些,都只是表面的火毒,更多的火毒还在她的血管毛孔里。而且,她体内的火毒也有很多,没有几个月,哪能治得好。光是排毒,就要一个星期的时间。”“不能快点嘛?”柳雪儿好奇的问。“欲速则不达。”余峰说,“快不了,也不能快,她的脸本来就伤的很重,不一步步来的话,失败了就难成功了。”余峰看了看时间,嘀咕一声:“还没吃早饭呢。”“我也没吃,而且,我还饿了。”“那就继续饿着。”等到他们回去的时候,张老已经让人从街上买来了早餐。余峰和柳雪儿,沾了张紫莹的光。吃完饭后,余峰才去看余建明治疗的怎么样了。说起来也巧,余峰刚刚过去的时候,朱大长他们就醒了。余建明满头大汗,看上去非常忙碌,村长他们在一边焦急的等着。余峰心中好笑,余建明有八层是在装的,余峰分明看到,余建明在给他们开药的时候,开了几种寒性药,这种药,刚吃没什么,但是几天后,绝对能够让他上吐下泻的。这是古医书上记载的,就是去县医院省医院都查不出来。“爸。”余峰故意提高声音喊了一声。朱大长朱二长还有朱玉堂听到,几乎是同时,身子齐齐抖了一下。柳雪儿好奇的挤了过来:“他们是谁,怎么这个样子?”“他们啊。”余峰故意大声说,“是咱们隔壁村子的,这个是一家子,不知道为什么,被打成这样,还被吊在大树上。”朱家三父子听到,没人敢说话。朱玉堂疼的哇哇叫,朱二长脸色苍白,大汗淋漓,而朱大长,脸上闪过一抹狠毒。余峰看到,心中冷笑。他下手极有分寸,早就算好了。这三个人,手臂和腿,都被废了,可以治好,但是以后会留下病根,要是再向昨天晚上那样对一个女人动手就不可能了,也就是说,他们以后,有力气也使不出来,连一个女人都不如。这些,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朱大长。”村长缓缓的开口说,“你知道是谁打的你吗?”朱大长下意识的看了余峰一眼,但是看到余峰眼中的冷光后,心中一颤,竟然不敢再看余峰。昨天晚上,余峰的作为,已经充分告诉了他,余峰,是绝对的心狠手辣!现在他在余家父子的手里,他要是敢说什么,恐怕俩父子,对他下毒手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尤其是,余峰昨天晚上,干净利落的动作,实在让他胆寒!“我,我们昨天晚上喝了酒,晕晕乎乎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朱大长装作无辜的说。村长皱眉:“如果是单纯的喝酒,不会有人对你们这么狠吧?”姜还是老的辣,一眼就看出来了不对。“这个,我们……”他刚要说什么,忽然脸色一变,好像感觉到身体某处地方不对劲。一股剧痛,从他的下身传来,然后,越来越痛!余峰的嘴角,缓缓的弯起了一个弧度。而余建明的手里,多了几根针。他奇怪的看着手里的针,冷不防的,朱大长,发出一道凄厉的叫声。

在线试读

第五十七章 哥给你笑一个

余峰之所以大方,是因为像张紫莹这种伤疤,非常少见的,可以说万中无一。柳雪儿就是学到了,也找不到人治疗。

而且,这套医术,需要大量的配套治疗,可以说是一环接着一环,环环相扣,历时三个月,最重要的,还是他的银针之术。

光是这一点,柳雪儿就没办法学会。

余峰可以让柳雪儿随便学习他知道的医术,但是,银针之术,是保底的功夫,他不大可能传授。

除非,柳雪儿能够成为,和他关系非常亲密,并且深的他信任的人。

而且,学习银针之术,还需要天分。

最最重要的,就是银针和金针!

银针和金针,都是使用特殊的金属打造的,不是金银,材料不知,但是,却非常坚硬!

余峰曾经试过,这样的银针和金针,可以轻易戳穿菜刀!

而菜刀,在砍金针和银针的时候,只会留下一个豁口。

并且,余峰还曾经试过,金针和银针,不会沾染任何细菌或者是病毒!不管是什么情况下,比如给病人扎针看病之后,它们,也绝对不会留下一丝细菌,并且,也不会沾上血。

恐怕普天之下,只有余峰才有这些特殊的金针和银针了。

种种因素,让别人,根本无法学习他的最神奇的医术!

就算是余建明都不行!

十分钟过去了,余峰开始取下张紫莹脸上的青蛭。

此刻的青蛭已经变了颜色,或许,用红蛭来形容它。

它吸收了张紫莹脸上的火毒,颜色,微微变成了红色。

柳雪儿张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从余峰说她可以学习的那一刻开始,她就打定主意,这两个月,一定要好好学习余峰的医术。

所以,余峰做的每一个步骤,她都要记在心中。

余峰取下青蛭,丢到了水里。

柳雪儿问“为什么要放走它们?”

“你的意思是杀了它们?”余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说,“它们吸收火毒后,会快速成熟并且产卵,青蛭是我们这里的特产,数量不多,用处广泛,不能随便杀它们。”

柳雪儿涨红了脸“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为什么不把它养着,免得下次还要去捉它们。”

余峰嘿嘿一笑“逗你玩呢。”

他知道柳雪儿的性格,非常单纯,绝对不会轻易杀生的。

“你!”柳雪儿气结,“你好过分!”

“开个玩笑而已嘛,生什么气,来,给哥笑一个?不笑?那哥给你笑一个?”

余峰一边逗着柳雪儿,一边重新把青蛭放在了张紫莹的脸上。

张紫莹从开始的不适到第二次的淡然,适应的很快,这和她的性格有关。

柳雪儿认真的看着,这样反复过了三次,青蛭不再变红后,余峰就停止了治疗。

“这么快就好了?”柳雪儿惊讶的问。

“哪有那么快。”余峰翻翻白眼,“这些,都只是表面的火毒,更多的火毒还在她的血管毛孔里。而且,她体内的火毒也有很多,没有几个月,哪能治得好。光是排毒,就要一个星期的时间。”

“不能快点嘛?”柳雪儿好奇的问。

“欲速则不达。”余峰说,“快不了,也不能快,她的脸本来就伤的很重,不一步步来的话,失败了就难成功了。”

余峰看了看时间,嘀咕一声“还没吃早饭呢。”

“我也没吃,而且,我还饿了。”

“那就继续饿着。”

等到他们回去的时候,张老已经让人从街上买来了早餐。

余峰和柳雪儿,沾了张紫莹的光。

吃完饭后,余峰才去看余建明治疗的怎么样了。

说起来也巧,余峰刚刚过去的时候,朱大长他们就醒了。

余建明满头大汗,看上去非常忙碌,村长他们在一边焦急的等着。

余峰心中好笑,余建明有八层是在装的,余峰分明看到,余建明在给他们开药的时候,开了几种寒性药,这种药,刚吃没什么,但是几天后,绝对能够让他上吐下泻的。

这是古医书上记载的,就是去县医院省医院都查不出来。

“爸。”余峰故意提高声音喊了一声。

朱大长朱二长还有朱玉堂听到,几乎是同时,身子齐齐抖了一下。

柳雪儿好奇的挤了过来“他们是谁,怎么这个样子?”

“他们啊。”余峰故意大声说,“是咱们隔壁村子的,这个是一家子,不知道为什么,被打成这样,还被吊在大树上。”

朱家三父子听到,没人敢说话。

朱玉堂疼的哇哇叫,朱二长脸色苍白,大汗淋漓,而朱大长,脸上闪过一抹狠毒。

余峰看到,心中冷笑。

他下手极有分寸,早就算好了。

这三个人,手臂和腿,都被废了,可以治好,但是以后会留下病根,要是再向昨天晚上那样对一个女人动手就不可能了,也就是说,他们以后,有力气也使不出来,连一个女人都不如。

这些,他们现在还不知道。

“朱大长。”村长缓缓的开口说,“你知道是谁打的你吗?”

朱大长下意识的看了余峰一眼,但是看到余峰眼中的冷光后,心中一颤,竟然不敢再看余峰。

昨天晚上,余峰的作为,已经充分告诉了他,余峰,是绝对的心狠手辣!

现在他在余家父子的手里,他要是敢说什么,恐怕俩父子,对他下毒手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尤其是,余峰昨天晚上,干净利落的动作,实在让他胆寒!

“我,我们昨天晚上喝了酒,晕晕乎乎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朱大长装作无辜的说。

村长皱眉“如果是单纯的喝酒,不会有人对你们这么狠吧?”

姜还是老的辣,一眼就看出来了不对。

“这个,我们……”他刚要说什么,忽然脸色一变,好像感觉到身体某处地方不对劲。

一股剧痛,从他的下身传来,然后,越来越痛!

余峰的嘴角,缓缓的弯起了一个弧度。

而余建明的手里,多了几根针。

他奇怪的看着手里的针,冷不防的,朱大长,发出一道凄厉的叫声。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