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莫之初赵珝现代言情《夫人说的都对》完结版免费阅读_夫人说的都对全文免费阅读

莫之初赵珝现代言情《夫人说的都对》完结版免费阅读_夫人说的都对全文免费阅读 035.明媚而灿烂 试读

2022-11-14 15:26 作者:莫之初
  • 夫人说的都对 夫人说的都对

    莫之初赵珝是现代言情小说《夫人说的都对》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莫之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幸好那个男人给莫之初收敛了尸身,还悉心存放在冰棺里,不然大夏天的,还真等不到他赶回去。一想到上一世莫之初惨死,赵默就无比的痛恨自己,为什么竟然相信罗易明那个混蛋能给她幸福。如果早知结局是这样,他一定会不管不顾地去抢亲!赵默痛苦地闭上双眼,悔恨如沸腾的热水一般喷溢而出,将他的神色也浸染上了一丝狰狞。好...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夫人说的都对》男女主角莫之初赵珝现代言情,是小说写手莫之初所写。精彩内容:小孩子在真正记事前,总是会无意识的记住一些大人说过的话,并且有些话会深深地刻在脑子里,记住一辈子,直到深入骨髓。就像林青曼此刻所说的“你想要的一切,只有靠自己去抢”,这句话成了莫子衿一生的印记,也成了她一切的办事准则。莫子衿虽然还不太能理解林青曼说的话的深意,但至少她明白了一点,如果她想要获得哥哥的宠爱,只有自己去和姐姐抢。可是她要怎么抢呢?莫子衿懵懂地点点头:“知道了,娘亲。”……午膳后,莫昌建一个人在府里漫步,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亦松堂,等他回过神来时,人已经站在屋子里了。亦松堂,就是将军府的大书房。名字是苏亦起的,亦松堂上挂着的牌匾上的字,也是苏亦写的,清秀的小篆字体就像苏亦此人一样,清新灵动但是又有风骨。亦松堂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最多的还是兵书。亦松堂里的兵书都是莫昌建的,但是真正在看的却是苏亦。亦松堂的内间,进门正对的墙上挂了一幅画。画上是一匹黑色的骏马,马上坐着一个穿着火红骑装的女子,落日下,马背上的女子回眸一笑,宛如日落时分天边最艳丽的那片火烧云。她的笑不是小家碧玉式的抿唇微笑,而是灿烂的露齿笑。那笑容感染着看着她的人,眼底也蕴上一丝笑意。这样一个明媚而灿烂的女子,就是苏亦。苏亦是云南王苏元洲唯一的女儿。苏元洲一生战功赫赫,为大昱戍守南疆,令一直蠢蠢欲动的提兰和大楚不敢来犯。苏元洲和王妃更是伉俪情深。云南王妃去世后,再未娶妻,甘愿为大昱和女儿鞠躬尽瘁。苏亦是从小被苏元洲捧在手心里长大,不论苏亦要什么,苏元洲都会想尽办法满足她。苏元洲原本希望女儿能够出落得亭亭玉立,和寻常大家闺秀一般,知书达礼。可是也许是言传身教吧,苏亦不但不像个大家闺秀,更是不像个女孩子。什么三从四德、女纲女德,在苏亦看来那都是屁!女子怎么就不能大胆追求了?!女子怎么就只能在家相夫教子了?!她苏亦才不吃这一套!于是小小年纪的苏亦就女扮男装,成为了太学的第一个女学生。苏亦向往的是和父亲一样,为国驰骋的戎马生活,所以苏亦学习排兵布阵,学习武功,只为有朝一日能亲自率兵出征。可是等苏亦真的穿上铠甲,混进出征的队伍时,苏元洲说什么也不答应了。一向将女儿视为眼珠子的苏元洲,这一次面对倔强的女儿,不惜打断她的腿也要把她送回家。于是,苏亦便尝试用别的方法发光发热。闲时翻阅了众多兵书,只为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大昱。……莫昌建静静地站在内间的门口,看着这幅画。想起她曾经万丈豪情的“谁说女子不如男”,想起莫之初说“要带出大昱最棒的军队”……想到这里,莫昌建又生气得很。一个女孩子家家,才五岁就敢出门跟人打架,还敢说出这种话,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自信!莫昌建想着,是时候该找个时间好好“教育教育”这个女儿了!良久,莫昌建喃喃道:“阿亦,我们的初儿和你真像。既然是这样,你可一定要在那边好好保佑女儿呀……”……这几天下来,罗易明这个公子哥儿还真的是被莫之初给驯化了。不得不说,莫之初有些时候鸡蛋里挑骨头都挑不出毛病来了。罗易明再也不会端着滚烫的开水来了,剥水果的技术也好多了,秦以风要出去晒太阳了,罗易明也会先在石凳上帮他铺上软坐垫……总之不论秦以风要干什么,罗易明都像是长在秦以风身上一般,能知道以风的想法,并帮他准备好需要的东西。这么一看,罗易明还真是有当护工的潜力啊!莫之初看了表示很满意,调教成果不错!但是如此一来,不能折磨罗易明,莫之初的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可言?没办法,莫之初只好无视罗易明,当罗易明是空气,转而继续和秦以风谈天侃地。这时,阿照过来禀报,说莫昌建让他们去武康院用膳。秦以风经过近一周的“调养”,已经能够“下床走路”了。莫之初本想带着秦以风一同去用膳,但是被秦以风拒绝了。莫之初略显失望,但是也不好勉强他,于是便和罗易明一起去武康院了。一路上,莫之初显得心事重重。其实她都感受出来了,现在的秦以风显然和上一世初见时一模一样,瘦弱不堪。但是,瘦弱不堪的不只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精神。明明该是一个能成大事之人,可现在处处能感受到他的自卑。莫之初暗暗想着,看样子要再重新帮以风树立一次信心才行!罗易明偷偷打量着沉默不语的莫之初。他原本还以为这一路上,这位大小姐一定会捉弄捉弄他才对,可他没想到,莫之初似乎一直在想什么,根本没有注意他。眼见着莫之初都要走到花坛里了,罗易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鬼使神差地开口提醒了她一句。“小心!”莫之初被罗易明的声音惊了一下,不小心踩到了一块石子,一时重心不稳,身体不受控制地就向一旁倒去。罗易明见了,虽然心里有些幸灾乐祸,身体却自动做出了反应,赶紧上前一步,稳住了莫之初的身子。莫之初身体不受控制,背重重地撞上了罗易明的胸膛,罗易明的双手则扶住了她的肩。而这一幕恰好被路过的林青曼撞个正着,以及,林青曼怀里的莫子衿。林青曼眼底闪过一丝算计,赶紧收拾好心情,装作没有看见,上前和两人打招呼。“初儿,罗公子!”林青曼笑得慈祥。罗易明赶紧松开手,对着林青曼拱手一揖:“夫人。”罗易明行完礼,转过头就看见莫之初双臂抱在胸前冷冷地看着林青曼。罗易明心里忍不住想,莫之初果然不识礼数!那眼神在罗易明看来过于冷淡,而在林青曼看来,却嗅出了一丝警告的意味。林青曼心底一跳,转而想到不过是个孩子,她怕什么?于是,林青曼挑起眼神,眼底挑衅地回望着莫之初。任谁也不会知道,一个将军夫人会和一个五岁的孩子,暗暗较劲。“罗公子是和初儿一道去武康院吧?正好,咱们一道吧?”说着,林氏便先往前走了。让罗易明意外的是,以往莫子衿见到他时,都会甜甜地唤他,也不知今日是怎么了,居然没有搭理他……

在线试读

035.明媚而灿烂

小孩子在真正记事前,总是会无意识的记住一些大人说过的话,并且有些话会深深地刻在脑子里,记住一辈子,直到深入骨髓。

就像林青曼此刻所说的“你想要的一切,只有靠自己去抢”,这句话成了莫子衿一生的印记,也成了她一切的办事准则。

莫子衿虽然还不太能理解林青曼说的话的深意,但至少她明白了一点,如果她想要获得哥哥的宠爱,只有自己去和姐姐抢。可是她要怎么抢呢?

莫子衿懵懂地点点头“知道了,娘亲。”

……

午膳后,莫昌建一个人在府里漫步,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亦松堂,等他回过神来时,人已经站在屋子里了。

亦松堂,就是将军府的大书房。名字是苏亦起的,亦松堂上挂着的牌匾上的字,也是苏亦写的,清秀的小篆字体就像苏亦此人一样,清新灵动但是又有风骨。

亦松堂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最多的还是兵书。

亦松堂里的兵书都是莫昌建的,但是真正在看的却是苏亦。

亦松堂的内间,进门正对的墙上挂了一幅画。画上是一匹黑色的骏马,马上坐着一个穿着火红骑装的女子,落日下,马背上的女子回眸一笑,宛如日落时分天边最艳丽的那片火烧云。

她的笑不是小家碧玉式的抿唇微笑,而是灿烂的露齿笑。那笑容感染着看着她的人,眼底也蕴上一丝笑意。

这样一个明媚而灿烂的女子,就是苏亦。

苏亦是云南王苏元洲唯一的女儿。苏元洲一生战功赫赫,为大昱戍守南疆,令一直蠢蠢欲动的提兰和大楚不敢来犯。苏元洲和王妃更是伉俪情深。云南王妃去世后,再未娶妻,甘愿为大昱和女儿鞠躬尽瘁。

苏亦是从小被苏元洲捧在手心里长大,不论苏亦要什么,苏元洲都会想尽办法满足她。

苏元洲原本希望女儿能够出落得亭亭玉立,和寻常大家闺秀一般,知书达礼。可是也许是言传身教吧,苏亦不但不像个大家闺秀,更是不像个女孩子。

什么三从四德、女纲女德,在苏亦看来那都是屁!

女子怎么就不能大胆追求了?!女子怎么就只能在家相夫教子了?!她苏亦才不吃这一套!

于是小小年纪的苏亦就女扮男装,成为了太学的第一个女学生。

苏亦向往的是和父亲一样,为国驰骋的戎马生活,所以苏亦学习排兵布阵,学习武功,只为有朝一日能亲自率兵出征。

可是等苏亦真的穿上铠甲,混进出征的队伍时,苏元洲说什么也不答应了。

一向将女儿视为眼珠子的苏元洲,这一次面对倔强的女儿,不惜打断她的腿也要把她送回家。

于是,苏亦便尝试用别的方法发光发热。闲时翻阅了众多兵书,只为用自己的方式,守护大昱。

……

莫昌建静静地站在内间的门口,看着这幅画。

想起她曾经万丈豪情的“谁说女子不如男”,想起莫之初说“要带出大昱最棒的军队”……

想到这里,莫昌建又生气得很。一个女孩子家家,才五岁就敢出门跟人打架,还敢说出这种话,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自信!

莫昌建想着,是时候该找个时间好好“教育教育”这个女儿了!

良久,莫昌建喃喃道“阿亦,我们的初儿和你真像。既然是这样,你可一定要在那边好好保佑女儿呀……”

……

这几天下来,罗易明这个公子哥儿还真的是被莫之初给驯化了。不得不说,莫之初有些时候鸡蛋里挑骨头都挑不出毛病来了。

罗易明再也不会端着滚烫的开水来了,剥水果的技术也好多了,秦以风要出去晒太阳了,罗易明也会先在石凳上帮他铺上软坐垫……总之不论秦以风要干什么,罗易明都像是长在秦以风身上一般,能知道以风的想法,并帮他准备好需要的东西。

这么一看,罗易明还真是有当护工的潜力啊!

莫之初看了表示很满意,调教成果不错!

但是如此一来,不能折磨罗易明,莫之初的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没办法,莫之初只好无视罗易明,当罗易明是空气,转而继续和秦以风谈天侃地。

这时,阿照过来禀报,说莫昌建让他们去武康院用膳。

秦以风经过近一周的“调养”,已经能够“下床走路”了。莫之初本想带着秦以风一同去用膳,但是被秦以风拒绝了。

莫之初略显失望,但是也不好勉强他,于是便和罗易明一起去武康院了。

一路上,莫之初显得心事重重。其实她都感受出来了,现在的秦以风显然和上一世初见时一模一样,瘦弱不堪。

但是,瘦弱不堪的不只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精神。明明该是一个能成大事之人,可现在处处能感受到他的自卑。

莫之初暗暗想着,看样子要再重新帮以风树立一次信心才行!

罗易明偷偷打量着沉默不语的莫之初。他原本还以为这一路上,这位大小姐一定会捉弄捉弄他才对,可他没想到,莫之初似乎一直在想什么,根本没有注意他。

眼见着莫之初都要走到花坛里了,罗易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鬼使神差地开口提醒了她一句。

“小心!”

莫之初被罗易明的声音惊了一下,不小心踩到了一块石子,一时重心不稳,身体不受控制地就向一旁倒去。

罗易明见了,虽然心里有些幸灾乐祸,身体却自动做出了反应,赶紧上前一步,稳住了莫之初的身子。

莫之初身体不受控制,背重重地撞上了罗易明的胸膛,罗易明的双手则扶住了她的肩。

而这一幕恰好被路过的林青曼撞个正着,以及,林青曼怀里的莫子衿。

林青曼眼底闪过一丝算计,赶紧收拾好心情,装作没有看见,上前和两人打招呼。

“初儿,罗公子!”林青曼笑得慈祥。

罗易明赶紧松开手,对着林青曼拱手一揖“夫人。”

罗易明行完礼,转过头就看见莫之初双臂抱在胸前冷冷地看着林青曼。罗易明心里忍不住想,莫之初果然不识礼数!

那眼神在罗易明看来过于冷淡,而在林青曼看来,却嗅出了一丝警告的意味。

林青曼心底一跳,转而想到不过是个孩子,她怕什么?于是,林青曼挑起眼神,眼底挑衅地回望着莫之初。

任谁也不会知道,一个将军夫人会和一个五岁的孩子,暗暗较劲。

“罗公子是和初儿一道去武康院吧?正好,咱们一道吧?”说着,林氏便先往前走了。

让罗易明意外的是,以往莫子衿见到他时,都会甜甜地唤他,也不知今日是怎么了,居然没有搭理他……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