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夫人说的都对)莫之初赵珝现代言情完整版在线阅读_莫之初赵珝现代言情完整版阅读

(夫人说的都对)莫之初赵珝现代言情完整版在线阅读_莫之初赵珝现代言情完整版阅读 050.终于来托梦了! 试读

2022-11-14 15:36 作者:莫之初
  • 夫人说的都对 夫人说的都对

    莫之初赵珝是现代言情小说《夫人说的都对》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莫之初”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幸好那个男人给莫之初收敛了尸身,还悉心存放在冰棺里,不然大夏天的,还真等不到他赶回去。一想到上一世莫之初惨死,赵默就无比的痛恨自己,为什么竟然相信罗易明那个混蛋能给她幸福。如果早知结局是这样,他一定会不管不顾地去抢亲!赵默痛苦地闭上双眼,悔恨如沸腾的热水一般喷溢而出,将他的神色也浸染上了一丝狰狞。好...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编推荐小说《夫人说的都对》,主角莫之初赵珝现代言情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刘越的劝说反而让莫昌建有些熄灭的火气有了再次燎原的趋势。“别罚得太重了?刘越我告诉你,这臭丫头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要是再不好好管管她,她能把屋顶都给我拆喽!”莫昌建没好气地说道。莫之初听了,心里甚是不服气:“我才没那么不懂事儿呢……再说了,我今日就是去看看,我又不是真的男孩子,就是想做什么也做不了啊……”莫之初一个穿越的灵魂,眼下也没考虑过这个时代的人能不能接受她的开放。屋子里的两个大男人听了莫之初的话,顿时瞪大了眼,一脸难以置信,都觉得自己的耳朵一定是坏掉了。“……你……你!……莫之初!给我去祠堂跪着!你给我在祠堂面壁一周,给我好好反省!”莫昌建老脸一红,憋着一腔怒火,把莫之初赶到祠堂去了。莫之初见老父亲脸都气红了,连忙说道:“好好好!我去我去!您别生气了……一会儿再把身子给气坏了……”说着,莫之初一步三回头地赶紧到祠堂跪着去了。唉……只求老父亲能早点儿让她起来……跪这个事儿吧,太伤膝盖……阿照和阿星前脚才刚踏进合欢苑,后脚就被莫七叫走了,当然了,一起带走的还有拂冬。在莫昌建的一番敲打下,三个人连连答应着以后一定不会再陪着莫之初到处瞎逛了。最终,三个人只是被罚了一个月的月钱就算是惩罚了。……莫之清回到府上时,还好奇今天怎么没见莫之初在自己的院子里玩儿,没想到没一会儿,拂冬就来告诉他莫之初被关进祠堂了。莫之清知道妹妹贪玩的性格,偶尔还会闯祸,但是那也不至于被关进祠堂啊。然而,当听到拂冬难以启齿地告诉他,莫之初今日带着他们去了醉梦楼后,莫之清心底哀叹一声:妹妹,对不住了,这次哥哥也帮不了你了……但是想归想,莫之清还是打听清楚了莫之初是什么时候被关进去的,又被老父亲罚了什么。面壁一周思过倒是没什么难度,但是从莫之初被关进去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莫之清实在担心妹妹那小身板能不能抗住。……这边莫之清还担心着莫之初的身体,而另一边原本在祠堂跪着的莫之初,此刻已经趴在蒲团上睡着了。莫家祠堂供奉着莫家先烈的牌位,那些都是为保家卫国牺牲的勇者,也是莫家的长辈们。莫之初跪着跪着,实在抵挡不住困意,便睡着了。“丫头?……丫头?醒醒!”有人轻轻拍了拍莫之初的脸,低声唤着她。莫之初皱皱眉,睁眼只见四周雾蒙蒙的,一个慈眉善目的老爷爷蹲在她面前。莫之初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您是谁啊?我不是在祠堂跪着呢吗?”老人听了哈哈一笑:“你在祠堂跪着?那你是如何见到老夫的?”莫之初这才晃了晃脑袋,逼迫自己清醒过来。只见四周什么东西也没有,入眼只有白茫茫的雾气,还有,就是眼前这个穿着黑色衣袍的老爷爷了。“爷爷,您是谁啊?”“或许,你该喊老夫一声高祖父?”“……”高祖……那可是爷爷的爷爷啊……没想到啊没想到,活了两世,终于有人来托梦了!!!莫之初激动地内牛满面。“呜哇!!我的祖宗啊!!您可算是来给我托梦了啊!!我还以为我等不到了……呜呜呜……”莫之初在这里度过的漫长岁月,一点一点消磨着她的信念,眼下终于来了个指路人,可把莫之初给激动坏了。“谁让你上辈子就没来过祠堂呢?”老人笑呵呵的。“高祖父,那您这下总能告诉我了吧,我要怎么样才能回去啊?我在那边是不是猝死了啊?那我爸妈一定很伤心吧?我……”老人被念叨得脑仁儿疼,忍不住打断她:“丫头,你一下子问这么多,让我先回答哪个好啊?”莫之初擦擦眼泪,好好想了想,说道:“那好吧,为什么不让我回去啊?”“既然来了,就是入了这边的轮回,当然得结束一段因果才能走呀。”果然如此……和她猜想的差不多。可是这高祖就不能说得明白一点儿吗?!神神叨叨的,她哪儿知道要怎么做啊?!“所以果然是要我为将军府洗脱罪名,才能回去了?”莫之初问道。“这是自然,毕竟这是莫家家事,轮不得别人插手啊……”家事?这都牵扯了整整十万士兵和整个大昱的安危了,还是家事?老人说得幽深,让莫之初一瞬间以为,为将军府洗脱罪名并不是真正的目的似的。可是除了这事儿也没别的事儿了呀?莫之初想起自己这细胳膊细腿的,又问道:“您怎么就把这重任交给我了呢?万一我做不到呢?”老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摆摆手说道:“你呀,可太小看你自己啦!你瞧,如今你有了方向,这行动力,老夫还是很认可的!”“就比如我进青楼的行动力?”莫怼怼遇谁都怼。“咳……这个……也是行动力的一种表现嘛……丫头好好努力,老夫很看好你哟~”莫之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鄙视高祖父毫无根据的看好:“高祖父,俗话可是说了,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您就不打算给我点儿报酬啥的?”老人暧昧一笑:“给啦给啦!老夫可是给了你许多东西呢!”“比如呢?”“比如呀三两好友,又比如一堆好帮手,再比如一段好姻缘……哈哈哈……”“啥?!”啥姻缘?她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什么玩意儿??老人的身影渐渐消散,然而莫之初的问题还没问完呢,“高祖父!您别走啊!您倒是先告诉我是谁呀!”然而天边只留下了老人的笑声,其他的,什么也没留下。……“初儿!醒醒!”莫之清无奈地抱着莫之初,试图叫醒她。莫之初猛地睁开眼:“高祖父!!!”然而,入眼是熟悉的祠堂的样子,还有莫之清清澈的眸子。“哥哥……”“初儿,这是祠堂!幸好爹爹不在,否则他可又要罚你了!”莫之初不好意思地冲着莫之清笑了笑,抬头便看见了最高位上的那块灵牌——莫海。

在线试读

050.终于来托梦了!

刘越的劝说反而让莫昌建有些熄灭的火气有了再次燎原的趋势。

“别罚得太重了?刘越我告诉你,这臭丫头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要是再不好好管管她,她能把屋顶都给我拆喽!”莫昌建没好气地说道。

莫之初听了,心里甚是不服气“我才没那么不懂事儿呢……再说了,我今日就是去看看,我又不是真的男孩子,就是想做什么也做不了啊……”

莫之初一个穿越的灵魂,眼下也没考虑过这个时代的人能不能接受她的开放。

屋子里的两个大男人听了莫之初的话,顿时瞪大了眼,一脸难以置信,都觉得自己的耳朵一定是坏掉了。

“……你……你!……莫之初!给我去祠堂跪着!你给我在祠堂面壁一周,给我好好反省!”莫昌建老脸一红,憋着一腔怒火,把莫之初赶到祠堂去了。

莫之初见老父亲脸都气红了,连忙说道“好好好!我去我去!您别生气了……一会儿再把身子给气坏了……”

说着,莫之初一步三回头地赶紧到祠堂跪着去了。

唉……只求老父亲能早点儿让她起来……跪这个事儿吧,太伤膝盖……

阿照和阿星前脚才刚踏进合欢苑,后脚就被莫七叫走了,当然了,一起带走的还有拂冬。

在莫昌建的一番敲打下,三个人连连答应着以后一定不会再陪着莫之初到处瞎逛了。最终,三个人只是被罚了一个月的月钱就算是惩罚了。

……

莫之清回到府上时,还好奇今天怎么没见莫之初在自己的院子里玩儿,没想到没一会儿,拂冬就来告诉他莫之初被关进祠堂了。

莫之清知道妹妹贪玩的性格,偶尔还会闯祸,但是那也不至于被关进祠堂啊。

然而,当听到拂冬难以启齿地告诉他,莫之初今日带着他们去了醉梦楼后,莫之清心底哀叹一声妹妹,对不住了,这次哥哥也帮不了你了……

但是想归想,莫之清还是打听清楚了莫之初是什么时候被关进去的,又被老父亲罚了什么。

面壁一周思过倒是没什么难度,但是从莫之初被关进去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莫之清实在担心妹妹那小身板能不能抗住。

……

这边莫之清还担心着莫之初的身体,而另一边原本在祠堂跪着的莫之初,此刻已经趴在蒲团上睡着了。

莫家祠堂供奉着莫家先烈的牌位,那些都是为保家卫国牺牲的勇者,也是莫家的长辈们。

莫之初跪着跪着,实在抵挡不住困意,便睡着了。

“丫头?……丫头?醒醒!”有人轻轻拍了拍莫之初的脸,低声唤着她。

莫之初皱皱眉,睁眼只见四周雾蒙蒙的,一个慈眉善目的老爷爷蹲在她面前。

莫之初揉了揉眼睛坐起来“您是谁啊?我不是在祠堂跪着呢吗?”

老人听了哈哈一笑“你在祠堂跪着?那你是如何见到老夫的?”

莫之初这才晃了晃脑袋,逼迫自己清醒过来。

只见四周什么东西也没有,入眼只有白茫茫的雾气,还有,就是眼前这个穿着黑色衣袍的老爷爷了。

“爷爷,您是谁啊?”

“或许,你该喊老夫一声高祖父?”

“……”

高祖……那可是爷爷的爷爷啊……没想到啊没想到,活了两世,终于有人来托梦了!!!莫之初激动地内牛满面。

“呜哇!!我的祖宗啊!!您可算是来给我托梦了啊!!我还以为我等不到了……呜呜呜……”莫之初在这里度过的漫长岁月,一点一点消磨着她的信念,眼下终于来了个指路人,可把莫之初给激动坏了。

“谁让你上辈子就没来过祠堂呢?”老人笑呵呵的。

“高祖父,那您这下总能告诉我了吧,我要怎么样才能回去啊?我在那边是不是猝死了啊?那我爸妈一定很伤心吧?我……”

老人被念叨得脑仁儿疼,忍不住打断她“丫头,你一下子问这么多,让我先回答哪个好啊?”

莫之初擦擦眼泪,好好想了想,说道“那好吧,为什么不让我回去啊?”

“既然来了,就是入了这边的轮回,当然得结束一段因果才能走呀。”

果然如此……和她猜想的差不多。

可是这高祖就不能说得明白一点儿吗?!神神叨叨的,她哪儿知道要怎么做啊?!

“所以果然是要我为将军府洗脱罪名,才能回去了?”莫之初问道。

“这是自然,毕竟这是莫家家事,轮不得别人插手啊……”

家事?这都牵扯了整整十万士兵和整个大昱的安危了,还是家事?

老人说得幽深,让莫之初一瞬间以为,为将军府洗脱罪名并不是真正的目的似的。可是除了这事儿也没别的事儿了呀?

莫之初想起自己这细胳膊细腿的,又问道“您怎么就把这重任交给我了呢?万一我做不到呢?”

老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摆摆手说道“你呀,可太小看你自己啦!你瞧,如今你有了方向,这行动力,老夫还是很认可的!”

“就比如我进青楼的行动力?”莫怼怼遇谁都怼。

“咳……这个……也是行动力的一种表现嘛……丫头好好努力,老夫很看好你哟~”

莫之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鄙视高祖父毫无根据的看好“高祖父,俗话可是说了,这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您就不打算给我点儿报酬啥的?”

老人暧昧一笑“给啦给啦!老夫可是给了你许多东西呢!”

“比如呢?”

“比如呀三两好友,又比如一堆好帮手,再比如一段好姻缘……哈哈哈……”

“啥?!”啥姻缘?她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老人的身影渐渐消散,然而莫之初的问题还没问完呢,“高祖父!您别走啊!您倒是先告诉我是谁呀!”

然而天边只留下了老人的笑声,其他的,什么也没留下。

……

“初儿!醒醒!”莫之清无奈地抱着莫之初,试图叫醒她。

莫之初猛地睁开眼“高祖父!!!”

然而,入眼是熟悉的祠堂的样子,还有莫之清清澈的眸子。

“哥哥……”

“初儿,这是祠堂!幸好爹爹不在,否则他可又要罚你了!”

莫之初不好意思地冲着莫之清笑了笑,抬头便看见了最高位上的那块灵牌——莫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