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绝品天医)谢谢祖师爷江清明都市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_(绝品天医)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绝品天医)谢谢祖师爷江清明都市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_(绝品天医)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23章 脉学难题 试读

2022-11-14 15:28 作者:谢谢祖师爷
  • 绝品天医 绝品天医

    小说叫做《绝品天医》,是作者“谢谢祖师爷”写的小说,主角是谢谢祖师爷江清明。本书精彩片段:匆匆地洗了澡,江源便躺倒了到了床上,果不其然地,很快地随着头脑一阵迷糊,便又进入了那片黑暗之中。“机体进入休眠,异种能量吸收分析开始,继续启动方剂部...”随着这个提示声再次响起,江源眼前又是一亮,然后老同志再次出现...早上又一次到东原大学内,练了近一个小时五禽戏之后,诊所再次开始了营业。江源依然...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叫做《绝品天医》,是作者谢谢祖师爷的小说,主角为谢谢祖师爷江清明都市小说。本书精彩片段:“青灵姐...找我什么事?”随着少女手中的手机微微地一震,电话的那边响起了一个欢快而清脆的声音。少女犹豫了一下,然后道:“猫猫...我看到了你昨天发的一个帖子,那张...那张照片你是在哪里拍的?”“啊...青灵姐你说的是那个脱线帅哥啊...哈哈...帅吧...我觉得真的很有味道呢,特别是皮肤真心的好!”猫猫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少女言语中的犹豫,嘻嘻哈哈地说了一大串之后,才道:“我就在文阁路上拍的...以前没有见过,应该不是我们学校的!”说完之后,猫猫却是安静了一下,突然迟疑着道:“青灵姐...你...你不是看上这个帅哥了吧!”“文阁路?”少女正惊疑着,突然听见对方的话,这面容不由地一僵,半响才道:“别开玩笑了猫猫,我只是觉得他有些像我一个中学同学...你...你还拍到其他照片吗?”“啊...没有了,我当时就随手拍了这一张...”猫猫笑嘻嘻地道:“青灵姐,真是你中学同学吗?要不介绍给我吧...我很喜欢呢...”青灵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然后笑道:“我都很多年没见到他了,也没有联系,只是看到你拍的这个人,似乎有些像他而已!”“哈哈...青灵姐...”猫猫的声音突然诡异了起来:“他不会是你的初恋情人吧...你告诉我哦,我不会告诉张俞正的...”“猫猫...”青灵嗔声道:“不要乱说,我跟张俞正没有什么的!”“还没有什么...你们每天出入成双,大家可都认为你们是天生一对,羡慕得不得了呢!”猫猫笑嘻嘻地道:“张大主席在咱们学校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家境又好,长相又帅,又有能力,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后边巴望着,青灵姐你要是说你跟张大主席没什么,保管不知道会有多少花痴会凑上去。”“好啦好啦...你不要乱说...我洗澡去了,回头聊!”挂断了电话之后,青灵看了眼眼前的照片,然后轻叹了口气,随手将照片丢进了垃圾桶内。对于这一切江源自然是不清楚的,他和小美聊了一阵,很快地便九点半了,诊所按时地打烊;送走了胡老等人,江源便赶紧关了店门,这眼见很快就十点了,再不关门,等会要是开始犯困了,那就会自找麻烦了。匆匆地洗了澡,江源便躺倒了到了床上,果不其然地,很快地随着头脑一阵迷糊,便又进入了那片黑暗之中。“机体进入休眠,异种能量吸收分析开始,继续启动方剂部...”随着这个提示声再次响起,江源眼前又是一亮,然后老同志再次出现...早上又一次到东原大学内,练了近一个小时五禽戏之后,诊所再次开始了营业。江源依然是在张岳嫉妒的目光之中坐在了胡老医师的身旁。胡老医师对江源昨儿的表现甚是满意,似乎真的开始将江源做接班人一样的培养了,开始逐渐地对江源进行更深一步的了解,要想教好一个好的弟子,那么必须清楚的了解这个弟子的底子如何;胡老医师虽然对江源比较满意,但是他觉得自己这个弟子可能还能挖掘一些潜力出来...这今儿排在最前头的病人是一个一看便相当严重的胸痛病人,这个病人胡老医师在把过脉进行初步的检查之后,这眉头开始微微地一耸,心头一动,看了一眼旁边的江源之后,便示意江源把把脉。见得这么严重的病人,胡老医师也特意关照江源,张岳这眼中的妒意是更浓了几分,手头给病人开西药的笔尖,只听得在处方上划得是“咔咔”直响。江源这听过了胡老医师对病人的问诊之后,这心底已经有了些明了,知晓这个病人可不再是简单的外感风寒风热之类的了,而是慢性的脏腑病变;而根据记忆中的看过的那些西医书,这些症状的表现,很像是冠心病的表现。只是这时江源还真有些紧张了,这样的病就算是以前他跟在老爷子身边的时候,也没有见过多少,毕竟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只是偶尔回家,才会被老爷子带着看病。所以这个病人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他也很清楚这是胡老医师对他更深一步的考究;如果他练这个都能处理好的话,那么在这胡老医师的心目中,那就更是多了几分的份量,如果自己想要在这里过得更加顺意轻松几分,那么这次定然还是要表现出让胡老医师满意来才行。所以江源也不敢大意,开始小心地把起脉来...只是,这时这个病人的脉象,却是有些怪异了,脉象时快时慢,这让江源不禁地是有些傻眼了,根据他脑海深处的一段记忆,小时候老爷子逼着看过的一本古脉学书上,有过这么一段。“结为凝结,缓时一止;徐行而怠,颇得其旨。结属阴寒,亦由凝积。左寸心寒,疼痛可决;右寸肺虚,气寒凝结。左关结见,疝癖必现;右关结形,痰滞食停。左尺结兮,躄之疴;右尺结兮,阴寒为楚。”而另还有这样一段:“代为禅代,止有常数;不能自还,良久复动。代主脏衰,危恶之候。”虽然当时背是背下了,但是年纪小,也根本没有接触过这样的脉象,却根本不了解其中的含义,只是现在想来,这一段形容的似乎便是这样的脉象,但是却不能确定...江源这正皱着眉头在反复体味手指下那脉搏跳动的脉象情况,对面的张岳这时终于心头又欢喜了起来。现在可是谁都看得出,江源碰到难题了...一旁的胡老医师一脸淡定地看着江源,看着这个屡屡给他惊喜的年轻人,想要看看在这样一个有着相当高难度的病症面前,对方会有怎么样的表现。这次江源把脉的时间,特别的长,长到病人都有些皱眉了,长到张岳眼中的笑意已经简直要完全暴露出来了...

在线试读

第23章 脉学难题

“青灵姐…找我什么事?”随着少女手中的手机微微地一震,电话的那边响起了一个欢快而清脆的声音。

少女犹豫了一下,然后道“猫猫…我看到了你昨天发的一个帖子,那张…那张照片你是在哪里拍的?”

“啊…青灵姐你说的是那个脱线帅哥啊…哈哈…帅吧…我觉得真的很有味道呢,特别是皮肤真心的好!”猫猫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少女言语中的犹豫,嘻嘻哈哈地说了一大串之后,才道“我就在文阁路上拍的…以前没有见过,应该不是我们学校的!”

说完之后,猫猫却是安静了一下,突然迟疑着道“青灵姐…你…你不是看上这个帅哥了吧!”

“文阁路?”少女正惊疑着,突然听见对方的话,这面容不由地一僵,半响才道“别开玩笑了猫猫,我只是觉得他有些像我一个中学同学…你…你还拍到其他照片吗?”

“啊…没有了,我当时就随手拍了这一张…”猫猫笑嘻嘻地道“青灵姐,真是你中学同学吗?要不介绍给我吧…我很喜欢呢…”

青灵眼中闪过了一丝异色,然后笑道“我都很多年没见到他了,也没有联系,只是看到你拍的这个人,似乎有些像他而已!”

“哈哈…青灵姐…”猫猫的声音突然诡异了起来“他不会是你的初恋情人吧…你告诉我哦,我不会告诉张俞正的…”

“猫猫…”青灵嗔声道“不要乱说,我跟张俞正没有什么的!”

“还没有什么…你们每天出入成双,大家可都认为你们是天生一对,羡慕得不得了呢!”猫猫笑嘻嘻地道“张大主席在咱们学校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家境又好,长相又帅,又有能力,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后边巴望着,青灵姐你要是说你跟张大主席没什么,保管不知道会有多少花痴会凑上去。”

“好啦好啦…你不要乱说…我洗澡去了,回头聊!”

挂断了电话之后,青灵看了眼眼前的照片,然后轻叹了口气,随手将照片丢进了垃圾桶内。

对于这一切江源自然是不清楚的,他和小美聊了一阵,很快地便九点半了,诊所按时地打烊;

送走了胡老等人,江源便赶紧关了店门,这眼见很快就十点了,再不关门,等会要是开始犯困了,那就会自找麻烦了。

匆匆地洗了澡,江源便躺倒了到了床上,果不其然地,很快地随着头脑一阵迷糊,便又进入了那片黑暗之中。

“机体进入休眠,异种能量吸收分析开始,继续启动方剂部…”

随着这个提示声再次响起,江源眼前又是一亮,然后老同志再次出现…

早上又一次到东原大学内,练了近一个小时五禽戏之后,诊所再次开始了营业。

江源依然是在张岳嫉妒的目光之中坐在了胡老医师的身旁。

胡老医师对江源昨儿的表现甚是满意,似乎真的开始将江源做接班人一样的培养了,开始逐渐地对江源进行更深一步的了解,要想教好一个好的弟子,那么必须清楚的了解这个弟子的底子如何;

胡老医师虽然对江源比较满意,但是他觉得自己这个弟子可能还能挖掘一些潜力出来…

这今儿排在最前头的病人是一个一看便相当严重的胸痛病人,这个病人胡老医师在把过脉进行初步的检查之后,这眉头开始微微地一耸,心头一动,看了一眼旁边的江源之后,便示意江源把把脉。

见得这么严重的病人,胡老医师也特意关照江源,张岳这眼中的妒意是更浓了几分,手头给病人开西药的笔尖,只听得在处方上划得是“咔咔”直响。

江源这听过了胡老医师对病人的问诊之后,这心底已经有了些明了,知晓这个病人可不再是简单的外感风寒风热之类的了,而是慢性的脏腑病变;而根据记忆中的看过的那些西医书,这些症状的表现,很像是冠心病的表现。

只是这时江源还真有些紧张了,这样的病就算是以前他跟在老爷子身边的时候,也没有见过多少,毕竟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只是偶尔回家,才会被老爷子带着看病。

所以这个病人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他也很清楚这是胡老医师对他更深一步的考究;如果他练这个都能处理好的话,那么在这胡老医师的心目中,那就更是多了几分的份量,如果自己想要在这里过得更加顺意轻松几分,那么这次定然还是要表现出让胡老医师满意来才行。

所以江源也不敢大意,开始小心地把起脉来…

只是,这时这个病人的脉象,却是有些怪异了,脉象时快时慢,这让江源不禁地是有些傻眼了,根据他脑海深处的一段记忆,小时候老爷子逼着看过的一本古脉学书上,有过这么一段。

“结为凝结,缓时一止;徐行而怠,颇得其旨。结属阴寒,亦由凝积。左寸心寒,疼痛可决;右寸肺虚,气寒凝结。左关结见,疝癖必现;右关结形,痰滞食停。左尺结兮,躄之疴;右尺结兮,阴寒为楚。”

而另还有这样一段“代为禅代,止有常数;不能自还,良久复动。代主脏衰,危恶之候。”

虽然当时背是背下了,但是年纪小,也根本没有接触过这样的脉象,却根本不了解其中的含义,只是现在想来,这一段形容的似乎便是这样的脉象,但是却不能确定…

江源这正皱着眉头在反复体味手指下那脉搏跳动的脉象情况,对面的张岳这时终于心头又欢喜了起来。

现在可是谁都看得出,江源碰到难题了…

一旁的胡老医师一脸淡定地看着江源,看着这个屡屡给他惊喜的年轻人,想要看看在这样一个有着相当高难度的病症面前,对方会有怎么样的表现。

这次江源把脉的时间,特别的长,长到病人都有些皱眉了,长到张岳眼中的笑意已经简直要完全暴露出来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