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谢谢祖师爷江清明都市小说(绝品天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绝品天医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谢谢祖师爷江清明都市小说(绝品天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绝品天医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第33章 胡老的怪异举动 试读

2022-11-14 15:34 作者:谢谢祖师爷
  • 绝品天医 绝品天医

    小说叫做《绝品天医》,是作者“谢谢祖师爷”写的小说,主角是谢谢祖师爷江清明。本书精彩片段:匆匆地洗了澡,江源便躺倒了到了床上,果不其然地,很快地随着头脑一阵迷糊,便又进入了那片黑暗之中。“机体进入休眠,异种能量吸收分析开始,继续启动方剂部...”随着这个提示声再次响起,江源眼前又是一亮,然后老同志再次出现...早上又一次到东原大学内,练了近一个小时五禽戏之后,诊所再次开始了营业。江源依然...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绝品天医》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谢谢祖师爷”的原创精品作,谢谢祖师爷江清明都市小说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这大清早的,还能在有几万人的东原大学遇上小雨,江源还真是有些意外的,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反正既然就在东原大学旁边,那么早晚会遇见的,对于这个可爱的邻居小丫头,江源总还是有着一份特殊的关心的。带着一份还不错的心情,江源小跑回了诊所,稍稍地冲了个澡,然后便打算找上一套衣服换上,只是打开衣柜,江源却是发现自己衣柜里已经没有换洗的衣服了。无奈之下,江源只得走到阳台上,取下一件昨儿洗的衣服换上,感觉着那还有些潮气的衣裳冰凉冰凉地紧贴着皮肤,江源轻叹了口气,看来这还是要再去多买两套衣服才行。只是计算了一下自己的钱包,江源却是有些无奈的苦笑了起来,临走老爷子给的两千块,买了些零零散散的之后,便只剩一千多了,而且这本还想买个手机,但是这样一算,这钱却是有些不太够了。他早已经听小丽说过诊所的发薪日是在每月的五号,现在才是二十多号,这还有十来天呢,这还真够让他纠结的。江源稍稍地一衡量,决定回头还是再去买两套衣服,这每天可是换洗需要用的,至于手机,现在倒是不急,反正又不需要和太多人联系,老爷子有事也会打诊所电话。上午上了一阵子班,趁着刚吃过午饭没有什么病人,江源便和胡老打了声招呼,出去买衣服了;对于衣服,江源不是太挑,毕竟以他这几年的习惯来说,现在能够让他看得上眼的衣服不是很多,所以现在他买衣服挑的就是合身和实惠便可以。而在这文阁路上,还有两边的一些小的街道之上,满是各种服饰店,虽说女装占大多数,但是卖那些休闲男装的也不少。江源随意地一路逛过去,看着在这些小街道上,熙熙融融的逛街人群,这不禁地再次感叹了一声,大学城到底是大学城,这美女的数量还真是多,至少江源这一路过去,看到的七成都是各种类型的小妞们,在这样的已经有些凉意的秋天里,有的短裙裤袜,有的长裙飘飘,有的牛仔长腿,多得数不胜数。不过还好江源也只是随意看看,并没有被这些小妞们晃花眼,随意地在街边的一家小店里,看中了一条牛仔裤和两件棉质的长袖格子衬衫,稍稍地讲了二三十块钱的价,便直接带走了。只是看着自己手头又少了几百的钱包,江源无奈的耸了耸肩,等下月吧...等发了薪水便要好一些了。回到诊所,江源走进诊室,却是发现胡老竟然不在诊室中,只有张岳似乎有些心情不佳的一人在看病。江源也没问胡老哪去了,而是坐到诊桌旁,看着张岳给病人看病,然后自己也拿个听诊器,跟着张岳后边给病人进行一些检查。虽说张岳极为不喜江源在他看病的时候来插一手,但是对于这样明显江源是在向他学这样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所以张岳也不好、也没去反对江源这样的做法。江源倒是想得简单,他深知自己的弱项在哪里,虽然自己骨科伤科之类的技术都相当的不错,但是在这内科方面,确实是相当弱,除了一些简单的疾病能看之外,其他的确实不在行。不过江源发现自己现在对于什么东西都学得极快,一般的东西看一两遍就懂了,就算是张岳不会给他讲解任何的病情,但是江源却是能够轻易地从记忆深处将相关的知识回忆出来,并在病人的身上加以印证,然后对其分析和进行了解。有这样的能力,这也是他在这样的机会面前,如同饿了无数顿的人在疯狂地摄取所有食物一般的原因。跟着张岳看了几个病人,结合着记忆中的那些资料,这逐一的分析,然后又看着张岳所开的那些药,江源这心头暗暗地感叹,这纸上谈兵果然还是不行的,至少现在看到这些病人之后,才真正地明白一些病在书本上这样写,但它实际是怎么个模样,那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特别是在用药的时候,书本上只写大概的药物,这药物的配合使用等等,那完全的都要靠这样实际的去学习人家怎样开才行。没过得多久,胡老医师便又回到了诊室,开始带着江源将候诊的病人一个一个看了起来。在傍晚的时候,终于将候诊的病人看完了,胡老医师这突然却是来了兴致,开始对江源提起问来。江源也很有些疑惑,胡老医师这次的提问却并不是什么深奥的东西,而是一些十分基础的中医知识,只是涉及面甚广,包括中医学基础、方剂、内科、甚至连古代医学名著如黄帝内经、伤寒论上的一些古文也会问及。虽然觉得奇怪,但是江源还是一一地认真回答,对于一些不太清楚的,比如黄帝内经上的一些内容要进行辨义的,江源却是总能从记忆深处将小时候看过的一些古医书上,找到相关的答案。胡老医师这原本似乎也只是随意问问,但是这越到后边,却是似乎越来了兴致,提的一些问题也越来越深奥,让江源回答起来也是颇为的头痛。不过还算好,这些问题,基本上江源都能从那些记忆深处,将答案找出来,虽然有时候回答的有些慢,但是却基本上没有答不出的。到了最后,胡老医师这两眼发亮地看着江源,口中连叹:“奇才啊...奇才...我的清明老友啊,你这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这样一个宝贝孙子的...”听得胡老医师的夸奖,江源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摸了摸鼻子,实在是没有弄明白,这胡老今儿玩的是哪一出...很快的,等到了晚饭之后,胡老医师带着江源值班时,却是从书架里翻出了一本中医学的临床本科教材递给江源,道:“江源...这两天抽时间熟悉一下这本书!”看着这本教材,江源还真有些疑惑了,胡老这到底是做什么,这样给那些西医专业的学生打点中医基础的书怎么还让自己看?这不是等于咱一个高中生,你突然拿本小学数学给咱学习么?

在线试读

第33章 胡老的怪异举动

这大清早的,还能在有几万人的东原大学遇上小雨,江源还真是有些意外的,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反正既然就在东原大学旁边,那么早晚会遇见的,对于这个可爱的邻居小丫头,江源总还是有着一份特殊的关心的。

带着一份还不错的心情,江源小跑回了诊所,稍稍地冲了个澡,然后便打算找上一套衣服换上,只是打开衣柜,江源却是发现自己衣柜里已经没有换洗的衣服了。

无奈之下,江源只得走到阳台上,取下一件昨儿洗的衣服换上,感觉着那还有些潮气的衣裳冰凉冰凉地紧贴着皮肤,江源轻叹了口气,看来这还是要再去多买两套衣服才行。

只是计算了一下自己的钱包,江源却是有些无奈的苦笑了起来,临走老爷子给的两千块,买了些零零散散的之后,便只剩一千多了,而且这本还想买个手机,但是这样一算,这钱却是有些不太够了。

他早已经听小丽说过诊所的发薪日是在每月的五号,现在才是二十多号,这还有十来天呢,这还真够让他纠结的。

江源稍稍地一衡量,决定回头还是再去买两套衣服,这每天可是换洗需要用的,至于手机,现在倒是不急,反正又不需要和太多人联系,老爷子有事也会打诊所电话。

上午上了一阵子班,趁着刚吃过午饭没有什么病人,江源便和胡老打了声招呼,出去买衣服了;对于衣服,江源不是太挑,毕竟以他这几年的习惯来说,现在能够让他看得上眼的衣服不是很多,所以现在他买衣服挑的就是合身和实惠便可以。

而在这文阁路上,还有两边的一些小的街道之上,满是各种服饰店,虽说女装占大多数,但是卖那些休闲男装的也不少。

江源随意地一路逛过去,看着在这些小街道上,熙熙融融的逛街人群,这不禁地再次感叹了一声,大学城到底是大学城,这美女的数量还真是多,至少江源这一路过去,看到的七成都是各种类型的小妞们,在这样的已经有些凉意的秋天里,有的短裙裤袜,有的长裙飘飘,有的牛仔长腿,多得数不胜数。

不过还好江源也只是随意看看,并没有被这些小妞们晃花眼,随意地在街边的一家小店里,看中了一条牛仔裤和两件棉质的长袖格子衬衫,稍稍地讲了二三十块钱的价,便直接带走了。

只是看着自己手头又少了几百的钱包,江源无奈的耸了耸肩,等下月吧…等发了薪水便要好一些了。

回到诊所,江源走进诊室,却是发现胡老竟然不在诊室中,只有张岳似乎有些心情不佳的一人在看病。

江源也没问胡老哪去了,而是坐到诊桌旁,看着张岳给病人看病,然后自己也拿个听诊器,跟着张岳后边给病人进行一些检查。

虽说张岳极为不喜江源在他看病的时候来插一手,但是对于这样明显江源是在向他学这样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所以张岳也不好、也没去反对江源这样的做法。

江源倒是想得简单,他深知自己的弱项在哪里,虽然自己骨科伤科之类的技术都相当的不错,但是在这内科方面,确实是相当弱,除了一些简单的疾病能看之外,其他的确实不在行。

不过江源发现自己现在对于什么东西都学得极快,一般的东西看一两遍就懂了,就算是张岳不会给他讲解任何的病情,但是江源却是能够轻易地从记忆深处将相关的知识回忆出来,并在病人的身上加以印证,然后对其分析和进行了解。

有这样的能力,这也是他在这样的机会面前,如同饿了无数顿的人在疯狂地摄取所有食物一般的原因。

跟着张岳看了几个病人,结合着记忆中的那些资料,这逐一的分析,然后又看着张岳所开的那些药,江源这心头暗暗地感叹,这纸上谈兵果然还是不行的,至少现在看到这些病人之后,才真正地明白一些病在书本上这样写,但它实际是怎么个模样,那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特别是在用药的时候,书本上只写大概的药物,这药物的配合使用等等,那完全的都要靠这样实际的去学习人家怎样开才行。

没过得多久,胡老医师便又回到了诊室,开始带着江源将候诊的病人一个一个看了起来。

在傍晚的时候,终于将候诊的病人看完了,胡老医师这突然却是来了兴致,开始对江源提起问来。

江源也很有些疑惑,胡老医师这次的提问却并不是什么深奥的东西,而是一些十分基础的中医知识,只是涉及面甚广,包括中医学基础、方剂、内科、甚至连古代医学名著如黄帝内经、伤寒论上的一些古文也会问及。

虽然觉得奇怪,但是江源还是一一地认真回答,对于一些不太清楚的,比如黄帝内经上的一些内容要进行辨义的,江源却是总能从记忆深处将小时候看过的一些古医书上,找到相关的答案。

胡老医师这原本似乎也只是随意问问,但是这越到后边,却是似乎越来了兴致,提的一些问题也越来越深奥,让江源回答起来也是颇为的头痛。

不过还算好,这些问题,基本上江源都能从那些记忆深处,将答案找出来,虽然有时候回答的有些慢,但是却基本上没有答不出的。

到了最后,胡老医师这两眼发亮地看着江源,口中连叹“奇才啊…奇才…我的清明老友啊,你这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这样一个宝贝孙子的…”

听得胡老医师的夸奖,江源这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摸了摸鼻子,实在是没有弄明白,这胡老今儿玩的是哪一出…

很快的,等到了晚饭之后,胡老医师带着江源值班时,却是从书架里翻出了一本中医学的临床本科教材递给江源,道“江源…这两天抽时间熟悉一下这本书!”

看着这本教材,江源还真有些疑惑了,胡老这到底是做什么,这样给那些西医专业的学生打点中医基础的书怎么还让自己看?这不是等于咱一个高中生,你突然拿本小学数学给咱学习么?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