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秦妖娆秦老师都市小说(都市绝品仙医)全本阅读_秦妖娆秦老师都市小说最新热门小说

秦妖娆秦老师都市小说(都市绝品仙医)全本阅读_秦妖娆秦老师都市小说最新热门小说 第33章 :有儿子在,以后没人敢欺负咱们! 试读

2022-11-14 15:37 作者:秦妖娆
  • 都市绝品仙医 都市绝品仙医

    书名叫做《都市绝品仙医》的小说,是作者“秦妖娆”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都市小说,主人公秦妖娆秦老师,内容详情为:沈华年刚走,唐温柔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唐温柔接了电话,轻叹了口气,看着方白的神色有几分歉然。“发生了一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方白,抱歉,今天恐怕没办法请你吃饭了。”“没事,一顿饭而已......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都市绝品仙医》“秦妖娆”的作品之一,秦妖娆秦老师都市小说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老子抽死你!”红爷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听到方白的话后,猜想可能是自己的某个仇家找上门来了,本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理念,立即抡起手中的球杆,向方白身上横扫过去。红爷虽然没有练过功夫,但也身经百战,球杆挥舞起来,居然呼呼生风,颇有声势。红爷动作已经够快,但方白比他更快,就在红爷球杆抬起、尚未挥舞出的那一刻,方白已经向前踏出一步,轻飘飘的一掌拍击在红爷胸口。家中至亲,是方白的逆鳞,天王老子都触不得,红爷闯进他家中打砸不说,还打了他父母,方白连杀人的心都有了。方白一掌拍在红爷胸口,一缕真元自掌心陡然向外爆发。嘭——红爷只觉一股大力狠狠在胸口撞击了一下,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喷出,魁梧的身体向后倒飞,狠狠摔落在台球桌上,又从台球桌滚落到地面,口鼻中满是鲜血,肋骨也断了几根。“*敢打红爷!”“你活腻了吧!”“打死他!”“上!”方白和红爷交手,不过是一、两息的事情,一旁的四个小青年先是一呆,随即反应过来,有人赤手空拳,有人拿着球杆,有人举着板凳,在怒喝厉骂声中扑向方白。正面冲来的一个小青年身体强壮,气势汹汹,一记直拳砸向方白胸口,隐隐带着一股拳风。方白冷哼一声,右臂平伸,十指箕张,将那小青年的拳头捏住,然后轻轻用力,就听“喀啪”一声轻响,小青年的拳骨顿时碎裂。“嗷嗷”惨叫声中,那小青年抱着拳头蹲下身去,眼泪与鼻涕齐流。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另外两个小青年一个挥舞球杆,一个高举板凳,从方白左右两侧冲到。方白足尖轻点,身形跃起在空中,双脚同时向左右踢出。两个小青年胸口中招,一个滚入路边花带,哼哼唧唧半天爬不起来,另一个“蹬蹬蹬”连退七、八步后,仰天栽倒,像一只虾米似的蜷缩起来。最后一名小青年不知从哪里摸到一个空的啤酒瓶子,“啊啊”大吼着从背后砸向方白脑袋。方白一个回旋后踢,将那小青年踢飞出去,落到一旁的道路上,险些被一辆路过的轿车从身上碾过。收拾完四个小青年,方白拍了拍手掌,然后转身走向红爷。红爷被方白那一掌打得筋断骨折,口鼻流血,居然没有当场昏过去。看到方白走来,以为他要继续对自己下手,红爷颤声道:“慢……慢着!兄弟,咱们之间到底结过什么梁子?”方白居高临下,冷然看着红爷,一脸嘲讽之色:“红爷是真健忘啊!你今天做过什么事情,难道不记得了?”红爷抬头看了看方白的脸,忽然间福至心灵,惊道:“你……你是那个方……方白?”方白咧嘴一笑:“没错,我是方白。红爷带人闯入我家中,砸我家东西,打我的父母,好大威风啊!”他虽然在笑,但笑容中却带着杀意,红爷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我阮红鹏有眼无珠,得罪了方爷,请方爷饶命。我发誓,以后绝不敢再冒犯方爷您,否则就请方爷掉了我的脑袋当球踢!”红爷虽然心狠手辣,但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知道再强硬下去,绝没有好下场,于是咬咬牙,开始求饶。“方爷家里的损失,我愿意拿出十万……不,二十万来赔付!”其实方白家里根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红爷等人砸坏的加起来也用不了一万块钱,红爷之所以拿出二十万,无非是花钱买命。红爷不是傻瓜,知道方白能这么快找到自己、并且还敢独自一人登门报复,除了能打之外,背后肯定有很大能量,否则就凭自己红爷这两个字,就能把他吓住。“你应该庆幸没有打伤我的家人,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方白冷冷扫了红爷以及他的几个小弟一眼,目光如刀,吓的几人噤若寒蝉。说完这句话后,方白便转身大步离开,他知道红爷是聪明人,接下来该怎么做,自己不用再说。红爷的马子小艳被刚才发生的一幕吓的呆住,直到方白走远,她才跑到红爷身边扶起他,恨声说道:“红爷,那小子太嚣张了!等你养好了伤,叫上所有小弟,狠狠教训他……”“放屁!”小艳话没说完,就被红爷厉声打断,“妈的,你没看到老子受了伤?赶快打电话叫急救车,送老子去医院啊!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第二天中午,方白从医学院回到家中时,听母亲杨梅说,昨天那几个打砸的又来了,不过这次他们是来道歉的,临走前还留下二十万块钱,说是对昨天打砸事情作出的赔偿。方白听后点点头,那位红爷还算上道,知道登门道歉赔偿,否则自己绝饶不了他。以方白现在的身手以及神鬼莫测的医术,想要红爷的小命不但轻而易举,而且还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咱们家被砸的东西,加一起也值不了两万块,他们赔了二十万,这也太多了!儿子,多的钱还是还给人家吧!”杨梅知道儿子最近和一位“高人”学了些本事,变的非常厉害,昨天那帮人气势汹汹、上门打砸,今天低声下气、登门道歉,一定和儿子有很大关系。只是二十万块的赔偿实在太多,远远超出了家里的损失,方刚倒是没多想什么,杨梅却像是一块心病似的,担心会给儿子惹来麻烦。“妈,这钱是对方心甘情愿赔给咱们家的,你就放心拿着吧!有儿子在,以后没人敢欺负咱们!”方白拍拍胸膛,一脸傲色。时间进入六月,天气渐渐炎热,中州医学院的女生们开始换上漂亮夏装,尽情展示自己的青春魅力与傲人身材。也就是在这个季节里,大病初愈的苏玲珑回归中州医学院,继续她的学业。

在线试读

第33章 :有儿子在,以后没人敢欺负咱们!

“老子抽死你!”

红爷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听到方白的话后,猜想可能是自己的某个仇家找上门来了,本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理念,立即抡起手中的球杆,向方白身上横扫过去。

红爷虽然没有练过功夫,但也身经百战,球杆挥舞起来,居然呼呼生风,颇有声势。

红爷动作已经够快,但方白比他更快,就在红爷球杆抬起、尚未挥舞出的那一刻,方白已经向前踏出一步,轻飘飘的一掌拍击在红爷胸口。

家中至亲,是方白的逆鳞,天王老子都触不得,红爷闯进他家中打砸不说,还打了他父母,方白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方白一掌拍在红爷胸口,一缕真元自掌心陡然向外爆发。

嘭——

红爷只觉一股大力狠狠在胸口撞击了一下,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喷出,魁梧的身体向后倒飞,狠狠摔落在台球桌上,又从台球桌滚落到地面,口鼻中满是鲜血,肋骨也断了几根。

“*敢打红爷!”

“你活腻了吧!”

“打死他!”

“上!”

方白和红爷交手,不过是一、两息的事情,一旁的四个小青年先是一呆,随即反应过来,有人赤手空拳,有人拿着球杆,有人举着板凳,在怒喝厉骂声中扑向方白。

正面冲来的一个小青年身体强壮,气势汹汹,一记直拳砸向方白胸口,隐隐带着一股拳风。

方白冷哼一声,右臂平伸,十指箕张,将那小青年的拳头捏住,然后轻轻用力,就听“喀啪”一声轻响,小青年的拳骨顿时碎裂。

“嗷嗷”惨叫声中,那小青年抱着拳头蹲下身去,眼泪与鼻涕齐流。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另外两个小青年一个挥舞球杆,一个高举板凳,从方白左右两侧冲到。

方白足尖轻点,身形跃起在空中,双脚同时向左右踢出。

两个小青年胸口中招,一个滚入路边花带,哼哼唧唧半天爬不起来,另一个“蹬蹬蹬”连退七、八步后,仰天栽倒,像一只虾米似的蜷缩起来。

最后一名小青年不知从哪里摸到一个空的啤酒瓶子,“啊啊”大吼着从背后砸向方白脑袋。

方白一个回旋后踢,将那小青年踢飞出去,落到一旁的道路上,险些被一辆路过的轿车从身上碾过。

收拾完四个小青年,方白拍了拍手掌,然后转身走向红爷。

红爷被方白那一掌打得筋断骨折,口鼻流血,居然没有当场昏过去。

看到方白走来,以为他要继续对自己下手,红爷颤声道“慢……慢着!兄弟,咱们之间到底结过什么梁子?”

方白居高临下,冷然看着红爷,一脸嘲讽之色“红爷是真健忘啊!你今天做过什么事情,难道不记得了?”

红爷抬头看了看方白的脸,忽然间福至心灵,惊道“你……你是那个方……方白?”

方白咧嘴一笑“没错,我是方白。红爷带人闯入我家中,砸我家东西,打我的父母,好大威风啊!”

他虽然在笑,但笑容中却带着杀意,红爷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

“我阮红鹏有眼无珠,得罪了方爷,请方爷饶命。我发誓,以后绝不敢再冒犯方爷您,否则就请方爷掉了我的脑袋当球踢!”

红爷虽然心狠手辣,但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知道再强硬下去,绝没有好下场,于是咬咬牙,开始求饶。

“方爷家里的损失,我愿意拿出十万……不,二十万来赔付!”

其实方白家里根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红爷等人砸坏的加起来也用不了一万块钱,红爷之所以拿出二十万,无非是花钱买命。

红爷不是傻瓜,知道方白能这么快找到自己、并且还敢独自一人登门报复,除了能打之外,背后肯定有很大能量,否则就凭自己红爷这两个字,就能把他吓住。

“你应该庆幸没有打伤我的家人,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方白冷冷扫了红爷以及他的几个小弟一眼,目光如刀,吓的几人噤若寒蝉。

说完这句话后,方白便转身大步离开,他知道红爷是聪明人,接下来该怎么做,自己不用再说。

红爷的马子小艳被刚才发生的一幕吓的呆住,直到方白走远,她才跑到红爷身边扶起他,恨声说道“红爷,那小子太嚣张了!等你养好了伤,叫上所有小弟,狠狠教训他……”

“放屁!”小艳话没说完,就被红爷厉声打断,“妈的,你没看到老子受了伤?赶快打电话叫急救车,送老子去医院啊!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第二天中午,方白从医学院回到家中时,听母亲杨梅说,昨天那几个打砸的又来了,不过这次他们是来道歉的,临走前还留下二十万块钱,说是对昨天打砸事情作出的赔偿。

方白听后点点头,那位红爷还算上道,知道登门道歉赔偿,否则自己绝饶不了他。

以方白现在的身手以及神鬼莫测的医术,想要红爷的小命不但轻而易举,而且还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咱们家被砸的东西,加一起也值不了两万块,他们赔了二十万,这也太多了!儿子,多的钱还是还给人家吧!”

杨梅知道儿子最近和一位“高人”学了些本事,变的非常厉害,昨天那帮人气势汹汹、上门打砸,今天低声下气、登门道歉,一定和儿子有很大关系。

只是二十万块的赔偿实在太多,远远超出了家里的损失,方刚倒是没多想什么,杨梅却像是一块心病似的,担心会给儿子惹来麻烦。

“妈,这钱是对方心甘情愿赔给咱们家的,你就放心拿着吧!有儿子在,以后没人敢欺负咱们!”

方白拍拍胸膛,一脸傲色。

时间进入六月,天气渐渐炎热,中州医学院的女生们开始换上漂亮夏装,尽情展示自己的青春魅力与傲人身材。

也就是在这个季节里,大病初愈的苏玲珑回归中州医学院,继续她的学业。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