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都市绝品仙医(秦妖娆秦老师都市小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秦妖娆秦老师都市小说全文阅读

都市绝品仙医(秦妖娆秦老师都市小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秦妖娆秦老师都市小说全文阅读 第48章:他配不上你! 试读

2022-11-14 15:45 作者:秦妖娆
  • 都市绝品仙医 都市绝品仙医

    书名叫做《都市绝品仙医》的小说,是作者“秦妖娆”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都市小说,主人公秦妖娆秦老师,内容详情为:沈华年刚走,唐温柔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唐温柔接了电话,轻叹了口气,看着方白的神色有几分歉然。“发生了一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方白,抱歉,今天恐怕没办法请你吃饭了。”“没事,一顿饭而已......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热门小说推荐,《都市绝品仙医》是秦妖娆情创作的一部小说,讲述的是秦妖娆秦老师都市小说之间爱恨纠缠的故事。小说精彩部分:方白和夏沉鱼看着两个年轻俊朗的男人推门进入“梅花厅”,然后目光落在左侧那个穿着白西装的男子身上,脸上表情各异。方白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笑意,夏沉鱼却是一脸寒霜,美眸之中蕴含着怒意。白西装男子正是沈华年。方白因为唐温柔认识了沈华年,夏沉鱼则已经和沈华年认识了十几年。两个人和沈华年的关系都不怎么好,尤其是夏沉鱼,看到沈华年就仿佛看到了仇人。“沈华年,你来这里干什么?”夏沉鱼认为沈华年又来纠缠自己,想说服自己“认祖归宗”,寒声说道:“我和朋友在吃饭,请你出去!”她在和沈华年说话,沈华年的目光却看着方白。“是你!”沈华年看到方白,嘴角噙着的那一抹微笑消失不见。“是我。”方白咧嘴一笑,露出八颗雪白牙齿。夏沉鱼诧异的看了方白一眼,没想到他居然和沈华年居然认识。“你怎么会和我妹妹在一起?”见方白和夏沉鱼毗邻而坐,几乎身体挨着身体,神态颇为亲密,夏沉鱼又是粉腮潮红,明显带着几分醉意,沈华年眼中陡然迸射出厉芒,咬牙切齿的问道。“沈华年,你以为你是谁?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方白还没出声,夏沉鱼就已经站了起来,冷冰冰的说道。沈华年沉声问道:“沉鱼,你和这小子什么关系?”夏沉鱼俏脸上浮现出妩媚笑意,双手亲昵的挽住方白的一条胳膊,脑袋一歪,轻轻枕在方白肩头,幸福满满的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你难道看不出来?你以为我会无聊到和一个不相关的男人在这里吃饭吗?”沈华年非常了解夏沉鱼的性格,如果方白和她没有很亲密的关系,她是不可能单独和方白一起吃饭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沈华年感到很愤怒,在沈华年看来,夏沉鱼虽然一直随她母亲的姓,但却和自己有着同一个父亲,身上流淌的是沈家的血,所以她应该是沈家的一员。沈家是个根深叶茂的庞大家族,在华夏的触角几乎无处不在,没有人会否认,沈家人生来就高人一等,沈家的子弟无论走到哪里,都有着足以自傲的资本。而沈家的女人,尤其是像夏沉鱼这种极为出色而又待字闺中的女人,她的恋爱婚姻,不该由她自己来作主,而是该由沈家的现任家主、自己的父亲沈东阳来安排才对。沈家女人的使命,就是要为沈家谋取最大的利益,为沈家的发展壮大添砖加瓦,贡献力量。作为沈家的女人,有资格和夏沉鱼交往的男人,应该有着和自己一样的高贵身份,是某个豪门大族的公子少爷。方白这个穷小子,怎么配得上出身高贵、貌美如花的夏沉鱼?说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都是在赞美他!上次在中州市警局,沈华年送花给唐温柔,对唐温柔展开爱情攻势,而唐温柔却宣布方白是自己的男友,之后愤怒的沈华年让人暗中调查过方白,由此知道方白只是中州医学生的一名普通学生,出身于一个普通的穷人家庭。那个时候,沈华年就知道自己被唐温柔给耍了,方白也许只是唐温柔拒绝自己追求的挡箭牌而已。尽管如此,沈华年还是对方白有着一种莫名的恨意——唐温柔是他喜欢的女人,凡是出现在唐温柔身边的男人,他都怀有深深的敌意。很难有人相信,表面上总是带着春风化雨般微笑、言行举止温文儒雅的沈华年,实际上是个内心阴冷,胸怀狭窄的伪君子。如果有机会,沈年华是绝不介意教训一下方白的。此刻看到夏沉鱼和方白身体紧贴,动作亲密,沈华年胸中的怒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沈家女人高贵无比,个个都可称为天之娇女,如果夏沉鱼回归沈家,以她的容貌和气质,无疑会成为沈家的一个重要筹码。而像方白这样的穷小子,一身土气,碰一下夏沉鱼对她都是一种亵渎。所以看到夏沉鱼和方白如此亲密,尽管是夏沉鱼采取的主动,但沈华年还是恨不得方白立即去死。“这个女人,害苦我了啊!”看到沈华年镜片后那两道阴冷的目光,方白只有苦笑。前有唐温柔,后有夏沉鱼,这两个女人,都在拿自己做挡箭牌,而且挡的还都是沈华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看沈华年的目光就知道,这个家伙心里一定恨透了自己。如果目光能杀人,方白相信自己已经被沈华年干掉很多次了。方白不怕麻烦,却不想无端的招惹麻烦,但夏沉鱼给他招来的麻烦,他又不得不接着——谁让他答应了和夏沉鱼做朋友呢?而且刚才两人还以姐弟相称并喝酒祝贺了。有了这些关系,方白就觉得自己没办法从眼前的事情中脱身了。所以当夏沉鱼挽住他的胳膊,脑袋亲昵的枕在他肩头上时,他也配合的流露出邪魅的微笑,伸手揽住夏沉鱼柔软纤细的腰肢,摆出一副“这是我女人”的狂横霸道姿态。夏沉鱼的娇躯柔软温暖,紧贴着方白的身体时,虽然隔着几层衣衫,但依然能感受到她肌肤的细嫩丝滑,她身上的酒气混合着女人特有的体香传入方白鼻端,方白心头不由荡漾起波澜。“沉鱼,他配不上你!”沈华年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指着方白道:“他只是一个在中州医学院学医的穷小子、是一只烂泥塘里的癞蛤蟆!而你,却是沈家的千金小姐,是注定要飞翔于九天之上的凤凰!”“我说过了,我和沈家没有半点关系,更不是什么凤凰,我只是一个无父无母、孤苦伶仃、努力让自己活的好一些的女人而已。”夏沉鱼仰起天鹅般颀长雪白的脖颈,白玉般的手掌轻轻抚摸着方白的脸庞,一脸迷醉的说道:“他也不是什么癞蛤蟆。论起外貌气质,他并不比你差。你比他多的,只不过是沈家少爷的身份而已,没了这层光环,你远不如他!”

在线试读

第48章:他配不上你!

方白和夏沉鱼看着两个年轻俊朗的男人推门进入“梅花厅”,然后目光落在左侧那个穿着白西装的男子身上,脸上表情各异。

方白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笑意,夏沉鱼却是一脸寒霜,美眸之中蕴含着怒意。

白西装男子正是沈华年。

方白因为唐温柔认识了沈华年,夏沉鱼则已经和沈华年认识了十几年。

两个人和沈华年的关系都不怎么好,尤其是夏沉鱼,看到沈华年就仿佛看到了仇人。

“沈华年,你来这里干什么?”

夏沉鱼认为沈华年又来纠缠自己,想说服自己“认祖归宗”,寒声说道“我和朋友在吃饭,请你出去!”

她在和沈华年说话,沈华年的目光却看着方白。

“是你!”

沈华年看到方白,嘴角噙着的那一抹微笑消失不见。

“是我。”

方白咧嘴一笑,露出八颗雪白牙齿。

夏沉鱼诧异的看了方白一眼,没想到他居然和沈华年居然认识。

“你怎么会和我妹妹在一起?”

见方白和夏沉鱼毗邻而坐,几乎身体挨着身体,神态颇为亲密,夏沉鱼又是粉腮潮红,明显带着几分醉意,沈华年眼中陡然迸射出厉芒,咬牙切齿的问道。

“沈华年,你以为你是谁?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

方白还没出声,夏沉鱼就已经站了起来,冷冰冰的说道。

沈华年沉声问道“沉鱼,你和这小子什么关系?”

夏沉鱼俏脸上浮现出妩媚笑意,双手亲昵的挽住方白的一条胳膊,脑袋一歪,轻轻枕在方白肩头,幸福满满的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你难道看不出来?你以为我会无聊到和一个不相关的男人在这里吃饭吗?”

沈华年非常了解夏沉鱼的性格,如果方白和她没有很亲密的关系,她是不可能单独和方白一起吃饭的。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沈华年感到很愤怒,

在沈华年看来,夏沉鱼虽然一直随她母亲的姓,但却和自己有着同一个父亲,身上流淌的是沈家的血,所以她应该是沈家的一员。

沈家是个根深叶茂的庞大家族,在华夏的触角几乎无处不在,没有人会否认,沈家人生来就高人一等,沈家的子弟无论走到哪里,都有着足以自傲的资本。

而沈家的女人,尤其是像夏沉鱼这种极为出色而又待字闺中的女人,她的恋爱婚姻,不该由她自己来作主,而是该由沈家的现任家主、自己的父亲沈东阳来安排才对。

沈家女人的使命,就是要为沈家谋取最大的利益,为沈家的发展壮大添砖加瓦,贡献力量。

作为沈家的女人,有资格和夏沉鱼交往的男人,应该有着和自己一样的高贵身份,是某个豪门大族的公子少爷。

方白这个穷小子,怎么配得上出身高贵、貌美如花的夏沉鱼?

说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都是在赞美他!

上次在中州市警局,沈华年送花给唐温柔,对唐温柔展开爱情攻势,而唐温柔却宣布方白是自己的男友,之后愤怒的沈华年让人暗中调查过方白,由此知道方白只是中州医学生的一名普通学生,出身于一个普通的穷人家庭。

那个时候,沈华年就知道自己被唐温柔给耍了,方白也许只是唐温柔拒绝自己追求的挡箭牌而已。

尽管如此,沈华年还是对方白有着一种莫名的恨意——唐温柔是他喜欢的女人,凡是出现在唐温柔身边的男人,他都怀有深深的敌意。

很难有人相信,表面上总是带着春风化雨般微笑、言行举止温文儒雅的沈华年,实际上是个内心阴冷,胸怀狭窄的伪君子。

如果有机会,沈年华是绝不介意教训一下方白的。

此刻看到夏沉鱼和方白身体紧贴,动作亲密,沈华年胸中的怒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

沈家女人高贵无比,个个都可称为天之娇女,如果夏沉鱼回归沈家,以她的容貌和气质,无疑会成为沈家的一个重要筹码。

而像方白这样的穷小子,一身土气,碰一下夏沉鱼对她都是一种亵渎。

所以看到夏沉鱼和方白如此亲密,尽管是夏沉鱼采取的主动,但沈华年还是恨不得方白立即去死。

“这个女人,害苦我了啊!”

看到沈华年镜片后那两道阴冷的目光,方白只有苦笑。

前有唐温柔,后有夏沉鱼,这两个女人,都在拿自己做挡箭牌,而且挡的还都是沈华年。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看沈华年的目光就知道,这个家伙心里一定恨透了自己。

如果目光能杀人,方白相信自己已经被沈华年干掉很多次了。

方白不怕麻烦,却不想无端的招惹麻烦,但夏沉鱼给他招来的麻烦,他又不得不接着——谁让他答应了和夏沉鱼做朋友呢?而且刚才两人还以姐弟相称并喝酒祝贺了。

有了这些关系,方白就觉得自己没办法从眼前的事情中脱身了。

所以当夏沉鱼挽住他的胳膊,脑袋亲昵的枕在他肩头上时,他也配合的流露出邪魅的微笑,伸手揽住夏沉鱼柔软纤细的腰肢,摆出一副“这是我女人”的狂横霸道姿态。

夏沉鱼的娇躯柔软温暖,紧贴着方白的身体时,虽然隔着几层衣衫,但依然能感受到她肌肤的细嫩丝滑,她身上的酒气混合着女人特有的体香传入方白鼻端,方白心头不由荡漾起波澜。

“沉鱼,他配不上你!”

沈华年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指着方白道“他只是一个在中州医学院学医的穷小子、是一只烂泥塘里的癞蛤蟆!而你,却是沈家的千金小姐,是注定要飞翔于九天之上的凤凰!”

“我说过了,我和沈家没有半点关系,更不是什么凤凰,我只是一个无父无母、孤苦伶仃、努力让自己活的好一些的女人而已。”

夏沉鱼仰起天鹅般颀长雪白的脖颈,白玉般的手掌轻轻抚摸着方白的脸庞,一脸迷醉的说道“他也不是什么癞蛤蟆。论起外貌气质,他并不比你差。你比他多的,只不过是沈家少爷的身份而已,没了这层光环,你远不如他!”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