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大明极品小侯爷)张知节佳颖军事历史完结版免费阅读_(大明极品小侯爷)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大明极品小侯爷)张知节佳颖军事历史完结版免费阅读_(大明极品小侯爷)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第49章 三娘 试读

2022-11-14 15:48 作者:张知节
  • 大明极品小侯爷 大明极品小侯爷

    张知节佳颖是军事历史小说《大明极品小侯爷》中出场的关键人物,“张知节”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看来不是梦了,张知节费力的睁开了双眼,看到了头顶的带着墨色山水的米色帐子,有些熟悉有些茫然。忍着头痛,奋力的转过头去,张知节看到了一个十四五岁明媚如画的少女,趴在床边,撑着脑袋困的直点头。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这是梦里伺候自己的大丫鬟娟儿。在梦里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少女跃然眼前,让张知节有些疼痛的头变得...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由张知节佳颖军事历史担任主角的小说,书名:《大明极品小侯爷》,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精彩内容:张元武?张元武是谁?!张知节听了这话,心里头一万头神兽跑过,只感觉到丹田内一股鲜血上涌,几乎就要喷涌而出了!张知节忍住想要骂人的强烈冲动,咬着牙道:“姑娘,你没看清马车上的流苏吗?上面绣着寿宁侯府!”少女疑惑道:“什么意思?”张知节无语道:“意思就是,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张元武,我是寿宁候府的人,我府里没有张元武这个人!”少女愣了愣,冷笑道:“你以为我是这么好骗的?我亲眼看到你从这辆马车里出来,进了酒楼,这马车上的‘张’字,我还是认识的!”张知节哭笑不得道:“寿宁侯府就是姓张的,可我真不是什么张元武!”少女也有些犹豫,看张知节的表情确实像是自己弄错了!不过少女还是坚持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不是张元武?”周兴听了连忙点头道:“我能证明,我能证明,我们爷确实不是什么劳什子张元武!”少女冷哼道:“你们俩不过是一丘之貉,如何能做证明!”张知节想了想,道:“我想到怎么能证明我的身份了!我的腰里有一块腰牌,你摸出来看看就知道了!”少女有些踌躇,自己一个女孩子家,冰清玉洁的人,这像什么话?张知节见少女没动,想到对方可能不好意思,笑道:“我知道姑娘不方便动手,要不我自己动手取出来给姑娘看?”少女也是走过江湖的人,更是打小就听过无数江湖中的险恶招数,冷声道:“你以为你的这点小手段能瞒的过我?我自己来,若是你说是假的,休怪我不客气!”少女松了一口气,终于到手了!少女拿到眼前一看,原来是一枚腰牌!少女仔细看去,‘锦衣卫指挥佥事张知节’!少女有些蒙圈,难道真的弄错了?这怎么就弄错了!少女有种想哭的感觉,这怎么收场啊!张知节见少女沉默了,笑道:“姑娘,你也看到了,咱们这是误会一场,还是把我放开吧!”少女看着手中的腰牌,感觉十分棘手,这要是个普通人,绑错了人,放了也就放了,可是这小子是锦衣卫啊!锦衣卫的名声这么多年下来已经是如雷贯耳了,无孔不入,凶狠残暴,声名狼藉!自己今天把他劫了,就算把他放了,他能咽下这口气!张知节猜出了少女的心理,笑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追究的,你看我才多大?在锦衣卫也不过挂个名号而已!根本就连锦衣卫都没去过,你看我也算锦衣卫的大官了,身边连个锦衣卫的侍卫都没有,你尽管放心就是!”少女闻言心里有些动摇,这时站在外面的周兴只听到耳边传来一阵风声,脑袋一疼,噗通一声,倒地不起!一个青衣少妇出现在马车旁,单手一撑,潇洒的坐在了马车上,撩起了帘子!少女惊喜的喊道:“三娘!三娘,你来了!”张知节吓了一跳,一大跳,他倒不是被这个叫三娘的少妇吓得!他是被少女吓得,少女见了这个少妇激动地手有些抖。这可把张知节给吓得心眼儿都快跳出来了!少女当然激动了,现在三娘来了,这个难题就不用自己费脑筋了!三娘笑道:“你这个小丫头,竟然偷偷跑出来了!”少女嘟着嘴道:“我这不是关心我师父吗?我心里着急啊!”三娘笑道:“你管那个老赌鬼死活呢!这就是开赌坊的那个小子?”少女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道:“不是,我好像抓错了!”三娘哭笑不得道:“你个小糊涂鬼!人还能抓错了!那就打晕放了吧,咱们赶紧回去!”少女期期艾艾道:“三娘,事情有些麻烦了!”说完,把腰牌递给了三娘,三娘疑惑的接过来一看,面色立马变得凝重起来。三娘手里捏着腰牌,这才正眼打量起张知节来。张知节坦然看着眼前这个风韵犹存的少妇。张知节知道,这个少妇一看就有很深的阅历,恐怕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三娘笑道:“你如此年纪就贵为锦衣卫指挥佥事?真是年少有为啊!”张知节笑道:“什么年少有为!不过是家里福荫罢了!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吧!今天这事就是个误会,我也不是什么张元武,我也不认识他!”张知节面色诚恳的接着道:“我年纪小,不过是挂个锦衣卫的名号,在锦衣卫里并没有什么能量,甚至连锦衣卫都只去过一次!我身为锦衣卫指挥佥事,却被人给劫了,说出去还不够丢人的!所以这事我不会追究的!”三娘笑道:“佥事大人虽然如此说,可是妾身该如何信呢?”张知节笑道:“那不知三娘如何才信呢?”三娘笑道:“不如,佥事大人随我们走一趟?”张知节笑道:“三娘啊,你见过像我这么大的锦衣卫指挥佥事吗?不是我吹嘘,你要是真把我掳走了,这事可就捅破天了!”顿了顿,张知节接着道:“我张知节年纪虽小,却是一个唾沫一个钉,向来说话算话。我在京城里还是有些能量的,你说的那什么张元武,我并没有听说过,可见身份也高不到哪里去,你们要找他师父,我来替你们找!怎么样?”少女听了颇为心动,看向三娘,却见三娘正在凝眉思索!三娘也是极为棘手,她心里清楚,这个小子一定身份很尊贵,要掳走他,可能真的会引起很大的反应!张知节见到三娘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三娘疑惑道:“张知节?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这么耳熟?”张知节听了心里咯噔一下,他可不会认为自己的名声已经传的四海皆知了,那么这些明显是草莽中的人物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毕竟自己不是什么朝廷大人物,而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在线试读

第49章 三娘

张元武?张元武是谁?!张知节听了这话,心里头一万头神兽跑过,只感觉到丹田内一股鲜血上涌,几乎就要喷涌而出了!

张知节忍住想要骂人的强烈冲动,咬着牙道“姑娘,你没看清马车上的流苏吗?上面绣着寿宁侯府!”

少女疑惑道“什么意思?”张知节无语道“意思就是,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张元武,我是寿宁候府的人,我府里没有张元武这个人!”

少女愣了愣,冷笑道“你以为我是这么好骗的?我亲眼看到你从这辆马车里出来,进了酒楼,这马车上的‘张’字,我还是认识的!”

张知节哭笑不得道“寿宁侯府就是姓张的,可我真不是什么张元武!”

少女也有些犹豫,看张知节的表情确实像是自己弄错了!不过少女还是坚持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不是张元武?”

周兴听了连忙点头道“我能证明,我能证明,我们爷确实不是什么劳什子张元武!”

少女冷哼道“你们俩不过是一丘之貉,如何能做证明!”

张知节想了想,道“我想到怎么能证明我的身份了!我的腰里有一块腰牌,你摸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少女有些踌躇,自己一个女孩子家,冰清玉洁的人,这像什么话?

张知节见少女没动,想到对方可能不好意思,笑道“我知道姑娘不方便动手,要不我自己动手取出来给姑娘看?”

少女也是走过江湖的人,更是打小就听过无数江湖中的险恶招数,冷声道“你以为你的这点小手段能瞒的过我?我自己来,若是你说是假的,休怪我不客气!”

少女松了一口气,终于到手了!少女拿到眼前一看,原来是一枚腰牌!少女仔细看去,‘锦衣卫指挥佥事张知节’!

少女有些蒙圈,难道真的弄错了?这怎么就弄错了!少女有种想哭的感觉,这怎么收场啊!

张知节见少女沉默了,笑道“姑娘,你也看到了,咱们这是误会一场,还是把我放开吧!”

少女看着手中的腰牌,感觉十分棘手,这要是个普通人,绑错了人,放了也就放了,可是这小子是锦衣卫啊!

锦衣卫的名声这么多年下来已经是如雷贯耳了,无孔不入,凶狠残暴,声名狼藉!自己今天把他劫了,就算把他放了,他能咽下这口气!

张知节猜出了少女的心理,笑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追究的,你看我才多大?在锦衣卫也不过挂个名号而已!根本就连锦衣卫都没去过,你看我也算锦衣卫的大官了,身边连个锦衣卫的侍卫都没有,你尽管放心就是!”

少女闻言心里有些动摇,这时站在外面的周兴只听到耳边传来一阵风声,脑袋一疼,噗通一声,倒地不起!

一个青衣少妇出现在马车旁,单手一撑,潇洒的坐在了马车上,撩起了帘子!

少女惊喜的喊道“三娘!三娘,你来了!”张知节吓了一跳,一大跳,他倒不是被这个叫三娘的少妇吓得!

他是被少女吓得,少女见了这个少妇激动地手有些抖。这可把张知节给吓得心眼儿都快跳出来了!

少女当然激动了,现在三娘来了,这个难题就不用自己费脑筋了!三娘笑道“你这个小丫头,竟然偷偷跑出来了!”

少女嘟着嘴道“我这不是关心我师父吗?我心里着急啊!”三娘笑道“你管那个老赌鬼死活呢!这就是开赌坊的那个小子?”

少女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道“不是,我好像抓错了!”三娘哭笑不得道“你个小糊涂鬼!人还能抓错了!那就打晕放了吧,咱们赶紧回去!”

少女期期艾艾道“三娘,事情有些麻烦了!”说完,把腰牌递给了三娘,三娘疑惑的接过来一看,面色立马变得凝重起来。

三娘手里捏着腰牌,这才正眼打量起张知节来。张知节坦然看着眼前这个风韵犹存的少妇。张知节知道,这个少妇一看就有很深的阅历,恐怕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三娘笑道“你如此年纪就贵为锦衣卫指挥佥事?真是年少有为啊!”张知节笑道“什么年少有为!不过是家里福荫罢了!我也就实话实说了吧!今天这事就是个误会,我也不是什么张元武,我也不认识他!”

张知节面色诚恳的接着道“我年纪小,不过是挂个锦衣卫的名号,在锦衣卫里并没有什么能量,甚至连锦衣卫都只去过一次!我身为锦衣卫指挥佥事,却被人给劫了,说出去还不够丢人的!所以这事我不会追究的!”

三娘笑道“佥事大人虽然如此说,可是妾身该如何信呢?”张知节笑道“那不知三娘如何才信呢?”

三娘笑道“不如,佥事大人随我们走一趟?”张知节笑道“三娘啊,你见过像我这么大的锦衣卫指挥佥事吗?不是我吹嘘,你要是真把我掳走了,这事可就捅破天了!”

顿了顿,张知节接着道“我张知节年纪虽小,却是一个唾沫一个钉,向来说话算话。我在京城里还是有些能量的,你说的那什么张元武,我并没有听说过,可见身份也高不到哪里去,你们要找他师父,我来替你们找!怎么样?”

少女听了颇为心动,看向三娘,却见三娘正在凝眉思索!三娘也是极为棘手,她心里清楚,这个小子一定身份很尊贵,要掳走他,可能真的会引起很大的反应!张知节见到三娘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三娘疑惑道“张知节?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这么耳熟?”

张知节听了心里咯噔一下,他可不会认为自己的名声已经传的四海皆知了,那么这些明显是草莽中的人物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毕竟自己不是什么朝廷大人物,而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