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许远苏云都市小说(都市全能奶爸)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许远苏云都市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许远苏云都市小说(都市全能奶爸)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许远苏云都市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第二十九章 酒会 试读

2022-11-14 15:45 作者:许远
  • 都市全能奶爸 都市全能奶爸

    很多朋友很喜欢《都市全能奶爸》这部都市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许远”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都市全能奶爸》内容概括:”李莎莎:感觉莫名吃了一把狗粮是怎么回事?她太难了。许远和李莎莎都没有意识到,窗户外面的不远处,正站着一个女人,冷冷的盯着他们两个。这个女人正是被班主任叫过来的苏云。小米粒班上组织春游,班主任只有苏云的电话,于是只能打电话给苏云,让她过来一下......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许远”的优质好文,《都市全能奶爸》火爆上线啦,小说主人公许远苏云都市小说,人物性格特点鲜明,剧情走向顺应人心,作品介绍: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李莎莎又忽悠他?还是说,苏玉已经对他厌恶到了那种无可挽回的程度?一时间,许远心中满满的都是无力感,想他堂堂世界顶级雇佣兵指望,向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走在哪里他们不得捧着?还是第一次,在苏云这里讨不到半分好处。难怪古人会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他现在可算是体会到了那种感觉。把餐桌收拾好之后,许远感觉胸口处猛地一疼。糟糕,他暗道不好,旧伤又复发了。这么多天过去了,他都要忘记这个伤口的存在了。疼,是那种钻心的疼,仿佛疼痛已经透过血肉传到骨子里了。许远紧紧的咬住下唇,让自己不发出半点声音惊扰到苏云。很快下唇便被他咬出一丝鲜血。他强忍的痛回到自己的房间。脱掉上衣之后,正当胸口的位置,可以清楚的看见一团乌黑的痕迹。这伤是之前跟一个雇佣兵团的团长交手的时候留下的。如果不是那个雇佣兵团的团长,作死要侵犯老头子的利益,老头子也不会让他出手。只不过那次,那个雇佣兵团是灭了,他也受了重伤。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之后才能下地。即便是如此,身上的伤口也没有好全。这几天的逍遥快活日子,都快让他忘了那段时间带给他的伤痛。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情,他才不想继续待在老头子那里。他还如此年轻,何不趁着这段时间逍遥快活一把呢。不得不说,那个雇佣兵的团长还是有点本事的。这个伤口怕是没个一年半载好不了了。这个伤口突然发作,估计是因为他动用了内力的原因。许远叹了口气,看来这个伤口要是不处理好,他这段时间都无法逍遥快活了。“得出去找一些药材。”许远喃喃自语。除了老头子之外,鲜少人知道世界顶级雇佣兵,还会炼丹之术。这伤,说严重也不严重,说不严重也严重。毕竟,已经伤及到了内脏,所以才会影响他的内力发挥。炼丹,那就需要用到炼丹炉。这玩意儿可不便宜。正当许远思索着该如何去获得这个炼丹炉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李莎莎?许远看到来电提醒差点气笑。他还没有打电话质问李莎莎什么情况呢?这丫头倒是先给他打电话了。“喂,许哥哥,事情怎么样了?嫂子,有没有原谅你啊?”“怎么样?我的办法是不是一级棒?”电话一接通那头便传来了李莎莎兴奋的声音。许远呵呵一笑:“棒,特别棒,顶级棒!我媳妇都要差点让你玩没有了!”“你让我送玫瑰花,我买了之后她更生气了,你让我准备烛光晚餐,我也照做了,结果她现在都气得不理我了。”“我觉得再让你出主意,她马上都要跟我离婚了。”李莎莎沉默了片刻,想起了自己光辉的历史,她尴尬地笑了笑:“那肯定是你的问题,怎么会是我主意的问题呢?”许远呵呵一笑,表示不想再跟李莎莎继续这个话题。不过……他似乎想起来,上次那个首长是李莎莎的大伯。那里李莎莎的家境应该不错吧?炼丹炉的事情是不是可以拜托李莎莎帮忙?许远倒不是说让李莎莎出钱买,毕竟他还没有落魄到那种需要花女孩子钱养活的地步。只是炼丹炉这种东西向来有价无市,他希望李莎莎能给他介绍条门路。毕竟像李莎莎这种人,路子肯定比他现在多。“你知道哪里有卖炼丹炉的吗?”李莎莎没有想到许远会突然问这个。她有些诧异的问道:“许哥哥,你会炼丹?”许远也没有过多的隐瞒:“嗯!我现在需要一个炼丹炉。”“这个事情我倒是可以问问我大伯,他应该比我了解。”李莎莎相信他大伯应该很乐意帮许远这个忙。毕竟这些天,她大伯一直打电话给他问许远的事情。不过出于隐私问题,李莎莎还是没有把许远的电话告诉她大伯。“那麻烦了。”解决了心头的大事之后,许远便松了一口气。“早点休息吧,时间不早了。”李莎莎闻言嘴角抽了抽,难道大佬你没有发现你每次都是过河拆桥吗?“等等。”许远不解的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李莎莎愣了一下,本来她只是打算跟许远多聊几句的,但是现在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件事情。“大佬,后天有个商业酒会你要去吗?”

在线试读

第二十九章 酒会

这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李莎莎又忽悠他?

还是说,苏玉已经对他厌恶到了那种无可挽回的程度?

一时间,许远心中满满的都是无力感,想他堂堂世界顶级雇佣兵指望,向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走在哪里他们不得捧着?

还是第一次,在苏云这里讨不到半分好处。

难怪古人会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他现在可算是体会到了那种感觉。

把餐桌收拾好之后,许远感觉胸口处猛地一疼。

糟糕,他暗道不好,旧伤又复发了。

这么多天过去了,他都要忘记这个伤口的存在了。

疼,是那种钻心的疼,仿佛疼痛已经透过血肉传到骨子里了。

许远紧紧的咬住下唇,让自己不发出半点声音惊扰到苏云。

很快下唇便被他咬出一丝鲜血。

他强忍的痛回到自己的房间。

脱掉上衣之后,正当胸口的位置,可以清楚的看见一团乌黑的痕迹。

这伤是之前跟一个雇佣兵团的团长交手的时候留下的。

如果不是那个雇佣兵团的团长,作死要侵犯老头子的利益,老头子也不会让他出手。

只不过那次,那个雇佣兵团是灭了,他也受了重伤。

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之后才能下地。

即便是如此,身上的伤口也没有好全。

这几天的逍遥快活日子,都快让他忘了那段时间带给他的伤痛。

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情,他才不想继续待在老头子那里。

他还如此年轻,何不趁着这段时间逍遥快活一把呢。

不得不说,那个雇佣兵的团长还是有点本事的。

这个伤口怕是没个一年半载好不了了。

这个伤口突然发作,估计是因为他动用了内力的原因。

许远叹了口气,看来这个伤口要是不处理好,他这段时间都无法逍遥快活了。

“得出去找一些药材。”许远喃喃自语。

除了老头子之外,鲜少人知道世界顶级雇佣兵,还会炼丹之术。

这伤,说严重也不严重,说不严重也严重。

毕竟,已经伤及到了内脏,所以才会影响他的内力发挥。

炼丹,那就需要用到炼丹炉。

这玩意儿可不便宜。

正当许远思索着该如何去获得这个炼丹炉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李莎莎?许远看到来电提醒差点气笑。

他还没有打电话质问李莎莎什么情况呢?

这丫头倒是先给他打电话了。

“喂,许哥哥,事情怎么样了?嫂子,有没有原谅你啊?”

“怎么样?我的办法是不是一级棒?”

电话一接通那头便传来了李莎莎兴奋的声音。

许远呵呵一笑“棒,特别棒,顶级棒!我媳妇都要差点让你玩没有了!”

“你让我送玫瑰花,我买了之后她更生气了,你让我准备烛光晚餐,我也照做了,结果她现在都气得不理我了。”

“我觉得再让你出主意,她马上都要跟我离婚了。”

李莎莎沉默了片刻,想起了自己光辉的历史,她尴尬地笑了笑“那肯定是你的问题,怎么会是我主意的问题呢?”

许远呵呵一笑,表示不想再跟李莎莎继续这个话题。

不过……他似乎想起来,上次那个首长是李莎莎的大伯。

那里李莎莎的家境应该不错吧?

炼丹炉的事情是不是可以拜托李莎莎帮忙?

许远倒不是说让李莎莎出钱买,毕竟他还没有落魄到那种需要花女孩子钱养活的地步。

只是炼丹炉这种东西向来有价无市,他希望李莎莎能给他介绍条门路。

毕竟像李莎莎这种人,路子肯定比他现在多。

“你知道哪里有卖炼丹炉的吗?”

李莎莎没有想到许远会突然问这个。

她有些诧异的问道“许哥哥,你会炼丹?”

许远也没有过多的隐瞒“嗯!我现在需要一个炼丹炉。”

“这个事情我倒是可以问问我大伯,他应该比我了解。”

李莎莎相信他大伯应该很乐意帮许远这个忙。

毕竟这些天,她大伯一直打电话给他问许远的事情。

不过出于隐私问题,李莎莎还是没有把许远的电话告诉她大伯。

“那麻烦了。”

解决了心头的大事之后,许远便松了一口气。

“早点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李莎莎闻言嘴角抽了抽,难道大佬你没有发现你每次都是过河拆桥吗?

“等等。”

许远不解的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李莎莎愣了一下,本来她只是打算跟许远多聊几句的,但是现在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件事情。

“大佬,后天有个商业酒会你要去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