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凌尘蓝灵现代言情(重生之倾城天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凌尘蓝灵现代言情全章节阅读

凌尘蓝灵现代言情(重生之倾城天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凌尘蓝灵现代言情全章节阅读 第21章 墨山祭母 试读

2022-11-14 15:53 作者:苏水
  • 重生之倾城天下 重生之倾城天下

    小说《重生之倾城天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苏水”,主要人物有凌尘蓝灵,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我只是不想青衣堂有事。”蓝灵看出外公的担忧,淡淡说道。“好,外公答应你,你说的这些事情,外公一定先和灵儿商量再定夺。”陈有水答应了蓝灵......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苏水的《重生之倾城天下》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外公,我没有选择。我是蓝景天的女儿,又是您的外孙女。”“可是你的性子,如果做不了主母,人太实诚,脾气又差,总会吃亏的。”“谁又会一直一帆风顺?放心吧外公,灵儿会保护自己的,也不会让他们再伤害你们。我师父回来了吗?”“回来了,他问起了你,他这半月都不走。”“明日,我先去看母亲。后天,再去看师傅。”“灵儿,你上次走的时候说,不能嫁给皇家,是怎么回事?”他当时疑惑了很久。“外公,我做了一个梦,很长的梦,梦见我嫁给了凌风,然后被他……被他杀了,还连累了你和舅舅。”蓝灵想如果告诉外公自己是重生的,外公会不会认为她是一只鬼?“你这孩子,梦也当真?”陈有水终于放心。“外公,探山的人知道是谁吗?”这是蓝灵最关心的。“不知道,他们来去很快,也不知道目的。”“外公,他们很可能是宁王或者,父亲派来的。”“什么?你父亲?”“不久之后,宁王和安王会有一场战争,天下会变。而灵儿希望,安王赢。”蓝灵的目光坚定,微含冷意。外公看着蓝灵,她的眼中尽是和年龄不一样的沉稳。“灵儿你,你可知你父亲的心思?”外公沉声问。“他仍旧会选择宁王。所以,我怕他们会对青衣堂不利,外公,把目前的人散开隐藏吧。”“你可知,这意味着,你和你的父亲,会成为对手。”外公看着蓝灵。“我明白。可是外公,父亲不论想把我嫁给宁王,或者是安王,好像都不是为了我。”外公点头,“我明白了。外公自有安排。”他递给蓝灵一枚墨玉坠子,做工精巧,正面刻着一棵摇曳的兰草。“这个拿好了,是青衣堂的墨令。如有急事,拿着这墨令到云城的紫衣阁,他们自会听你调遣。这墨令,是青衣堂的最高令牌,就当是你外公给你的嫁妆。”蓝灵握着墨令,看着外公:“外公,青衣堂已经做不了置身事外。最要紧的,要保住大家的命。”“外公明白,从你母亲跟了蓝景天开始,外公就已经明白。只是,外公不希望你走你母亲的路。”蓝灵紧紧抱住外公,“不会的,灵儿发誓。”第二日一早蓝灵去给母亲上坟。蓝灵母亲陈烟的陵墓在墨山。她其实并未嫁给蓝景天。陈烟不想做别人的妾侍,也不想和别人分享一个男人。但,她爱上的男人虽然也爱她,也只是爱而已,给不了她任何承诺。这世上的爱,无可奈何,身家利益总要排在前头她临死时求了蓝景天,死后葬在墨山。蓝灵一身青色斗篷,只用银簪别了满头青丝,再无其他饰品,宛如林间精灵。凌尘心中一颤,这样的女子拘在深宅大院,的确可惜。他今日也是青色的大氅,玄色貂毛帽子,和蓝灵的衣服很相配。他不笑的时候,眼睛深邃,剑眉入鬓,矜贵冷冽。在这幽静的深山里,两个人像一幅画。母亲陈烟的墓在墨山深处。背后一棵百年的凤凰树,周围种满了紫萱和桂树。凌尘陪着她,站在陈烟的墓前。蓝灵幽幽地说:“我其实不记得母亲的模样。母亲的故事,我只知道她在墨山的,墨山的母亲美丽聪明,会制香,懂医术,会打猎,为人善良又狡猾。她是墨山的女儿。”凌尘拥住了蓝灵。“她后来爱上了大兴国的将军。后来的故事,便没有人知道了。有人说母亲的死不简单,并不是生病。可是母亲如此聪明,怎会被人害死?”说完蓝灵想起自己的前世,不也是被人陷害致死。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凌风不爱自己。凌尘微怔:“灵儿,生活在深宅大院的女子,你其实想象不出她们到底在想什么。你虽聪明,但心思纯厚,你不会明白她们的生活。”“王爷这是夸我吗?再过几年,我是不是也会变成那样?”蓝灵轻声问。“灵儿,不要变。不要变成那样。”凌尘手上的力道更大了。“不变成那样,我岂不是别人的鱼肉?”“本王会护着你。”“你?”蓝灵抬头看他,“要杀我的恰恰是你!”凌尘微微一顿,是,蓝灵说的好像没错。“算了,不要在我母亲坟前说这些。”祭拜完母亲回来,路上,蓝灵指着下面几间木屋,“那里,住着阿杜和他的妻子。他们是我的朋友。”“要去看看他们吗?”凌尘问。“嗯,曾经,我以为他们的生活谁都能过上,现在看来,有些生活,只能是向往的生活。”凌尘心中一紧,握住了她的手,“灵儿,凡事,都有得失。”“我明白。”蓝灵眼底沉了沉。她让立夏和俏春回去拿从云城带的点心和绸布。凌尘让田明和顾凡陪她们一起。蓝灵带着凌尘走向木屋。初冬,风却凛冽。阿杜正在院子里收拾一堆山鸡。他身材高大敦厚,肤色微黑。“灵儿来了?阿秀,灵儿来了。”出来一个清秀白皙的女人,年龄不大,欣喜的笑,上前握住蓝灵的手。“真的是你呀。这位是,是你的夫婿吧?”她眉眼里都有笑。“嗯,算是吧。”蓝灵脸红了,心想他不但是我的夫婿,他还是很多人的夫君。蓝灵自嘲一笑。“算是吧什么意思?”阿秀诧异。凌尘歪头看她。目光如剑。“哦,他还是别人的夫婿,”蓝灵说这话的时候,感到没了底气,生生在阿秀面前矮了一大截。“哦。那你的性子怎么会嫁?”阿秀一脸的惋惜和同情。“秀儿,去拿吃的过来。”阿杜宠溺地将阿秀揪回屋子里。凌尘伸手握住了蓝灵的手。阿秀拿了一簸箕瓜子和核桃,倒了茶。“你娶了蓝灵这丫头,就是娶了宝了,这丫头,机灵,对喜欢的人掏心,就是一样,千万不能骗她。”阿杜说。“嗯,她是挺机灵。”凌尘接话。阿杜一边说着一边剥瓜子,拨了一堆瓜子皮,却并不吃,转手将果仁递给阿秀。阿秀接过来,仰脸放到嘴里。“午饭在这吃吧,尝尝这里的野味。”阿杜看着蓝灵。蓝灵歪头看着凌尘,“可以吗?”“当然。”“会打猎吗?”阿杜问凌尘。“会。”“会收拾山鸡吗?”阿杜问。“这个还真不会。”凌尘顿了顿。“我教你。蓝灵喜欢在山鸡的肚子里放上菌子,将山鸡用荷叶包了,裹上黄泥,埋在土里烧着吃。”“阿杜,我夫君他很忙的,家里也不用他动手。”蓝灵截住话,她不想让凌尘做那些。“那不一样,你夫婿亲自给你收拾的能和别人一样嘛!”阿秀插话。

在线试读

第21章 墨山祭母

“外公,我没有选择。我是蓝景天的女儿,又是您的外孙女。”

“可是你的性子,如果做不了主母,人太实诚,脾气又差,总会吃亏的。”

“谁又会一直一帆风顺?放心吧外公,灵儿会保护自己的,也不会让他们再伤害你们。我师父回来了吗?”

“回来了,他问起了你,他这半月都不走。”

“明日,我先去看母亲。后天,再去看师傅。”

“灵儿,你上次走的时候说,不能嫁给皇家,是怎么回事?”他当时疑惑了很久。

“外公,我做了一个梦,很长的梦,梦见我嫁给了凌风,然后被他……被他杀了,还连累了你和舅舅。”

蓝灵想如果告诉外公自己是重生的,外公会不会认为她是一只鬼?

“你这孩子,梦也当真?”陈有水终于放心。

“外公,探山的人知道是谁吗?”这是蓝灵最关心的。

“不知道,他们来去很快,也不知道目的。”

“外公,他们很可能是宁王或者,父亲派来的。”

“什么?你父亲?”

“不久之后,宁王和安王会有一场战争,天下会变。而灵儿希望,安王赢。”蓝灵的目光坚定,微含冷意。

外公看着蓝灵,她的眼中尽是和年龄不一样的沉稳。

“灵儿你,你可知你父亲的心思?”外公沉声问。

“他仍旧会选择宁王。所以,我怕他们会对青衣堂不利,外公,把目前的人散开隐藏吧。”

“你可知,这意味着,你和你的父亲,会成为对手。”外公看着蓝灵。

“我明白。可是外公,父亲不论想把我嫁给宁王,或者是安王,好像都不是为了我。”

外公点头,“我明白了。外公自有安排。”

他递给蓝灵一枚墨玉坠子,做工精巧,正面刻着一棵摇曳的兰草。

“这个拿好了,是青衣堂的墨令。如有急事,拿着这墨令到云城的紫衣阁,他们自会听你调遣。这墨令,是青衣堂的最高令牌,就当是你外公给你的嫁妆。”

蓝灵握着墨令,看着外公“外公,青衣堂已经做不了置身事外。最要紧的,要保住大家的命。”

“外公明白,从你母亲跟了蓝景天开始,外公就已经明白。只是,外公不希望你走你母亲的路。”

蓝灵紧紧抱住外公,“不会的,灵儿发誓。”

第二日一早蓝灵去给母亲上坟。

蓝灵母亲陈烟的陵墓在墨山。她其实并未嫁给蓝景天。

陈烟不想做别人的妾侍,也不想和别人分享一个男人。但,她爱上的男人虽然也爱她,也只是爱而已,给不了她任何承诺。

这世上的爱,无可奈何,身家利益总要排在前头

她临死时求了蓝景天,死后葬在墨山。

蓝灵一身青色斗篷,只用银簪别了满头青丝,再无其他饰品,宛如林间精灵。

凌尘心中一颤,这样的女子拘在深宅大院,的确可惜。

他今日也是青色的大氅,玄色貂毛帽子,和蓝灵的衣服很相配。

他不笑的时候,眼睛深邃,剑眉入鬓,矜贵冷冽。

在这幽静的深山里,两个人像一幅画。

母亲陈烟的墓在墨山深处。背后一棵百年的凤凰树,周围种满了紫萱和桂树。

凌尘陪着她,站在陈烟的墓前。

蓝灵幽幽地说“我其实不记得母亲的模样。母亲的故事,我只知道她在墨山的,墨山的母亲美丽聪明,会制香,懂医术,会打猎,为人善良又狡猾。她是墨山的女儿。”

凌尘拥住了蓝灵。

“她后来爱上了大兴国的将军。后来的故事,便没有人知道了。有人说母亲的死不简单,并不是生病。可是母亲如此聪明,怎会被人害死?”

说完蓝灵想起自己的前世,不也是被人陷害致死。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凌风不爱自己。

凌尘微怔“灵儿,生活在深宅大院的女子,你其实想象不出她们到底在想什么。你虽聪明,但心思纯厚,你不会明白她们的生活。”

“王爷这是夸我吗?再过几年,我是不是也会变成那样?”蓝灵轻声问。

“灵儿,不要变。不要变成那样。”凌尘手上的力道更大了。

“不变成那样,我岂不是别人的鱼肉?”

“本王会护着你。”

“你?”蓝灵抬头看他,“要杀我的恰恰是你!”

凌尘微微一顿,是,蓝灵说的好像没错。

“算了,不要在我母亲坟前说这些。”

祭拜完母亲回来,路上,蓝灵指着下面几间木屋,“那里,住着阿杜和他的妻子。他们是我的朋友。”

“要去看看他们吗?”凌尘问。

“嗯,曾经,我以为他们的生活谁都能过上,现在看来,有些生活,只能是向往的生活。”

凌尘心中一紧,握住了她的手,“灵儿,凡事,都有得失。”

“我明白。”蓝灵眼底沉了沉。

她让立夏和俏春回去拿从云城带的点心和绸布。凌尘让田明和顾凡陪她们一起。

蓝灵带着凌尘走向木屋。

初冬,风却凛冽。

阿杜正在院子里收拾一堆山鸡。他身材高大敦厚,肤色微黑。

“灵儿来了?阿秀,灵儿来了。”

出来一个清秀白皙的女人,年龄不大,欣喜的笑,上前握住蓝灵的手。

“真的是你呀。这位是,是你的夫婿吧?”她眉眼里都有笑。

“嗯,算是吧。”蓝灵脸红了,心想他不但是我的夫婿,他还是很多人的夫君。蓝灵自嘲一笑。

“算是吧什么意思?”阿秀诧异。

凌尘歪头看她。目光如剑。

“哦,他还是别人的夫婿,”蓝灵说这话的时候,感到没了底气,生生在阿秀面前矮了一大截。

“哦。那你的性子怎么会嫁?”阿秀一脸的惋惜和同情。

“秀儿,去拿吃的过来。”阿杜宠溺地将阿秀揪回屋子里。

凌尘伸手握住了蓝灵的手。

阿秀拿了一簸箕瓜子和核桃,倒了茶。

“你娶了蓝灵这丫头,就是娶了宝了,这丫头,机灵,对喜欢的人掏心,就是一样,千万不能骗她。”阿杜说。

“嗯,她是挺机灵。”凌尘接话。

阿杜一边说着一边剥瓜子,拨了一堆瓜子皮,却并不吃,转手将果仁递给阿秀。

阿秀接过来,仰脸放到嘴里。

“午饭在这吃吧,尝尝这里的野味。”阿杜看着蓝灵。

蓝灵歪头看着凌尘,“可以吗?”

“当然。”

“会打猎吗?”阿杜问凌尘。

“会。”

“会收拾山鸡吗?”阿杜问。

“这个还真不会。”凌尘顿了顿。

“我教你。蓝灵喜欢在山鸡的肚子里放上菌子,将山鸡用荷叶包了,裹上黄泥,埋在土里烧着吃。”

“阿杜,我夫君他很忙的,家里也不用他动手。”蓝灵截住话,她不想让凌尘做那些。

“那不一样,你夫婿亲自给你收拾的能和别人一样嘛!”阿秀插话。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