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凌尘蓝灵现代言情《重生之倾城天下》完结版免费阅读_重生之倾城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凌尘蓝灵现代言情《重生之倾城天下》完结版免费阅读_重生之倾城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第51章 你若信我 试读

2022-11-14 16:03 作者:苏水
  • 重生之倾城天下 重生之倾城天下

    小说《重生之倾城天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苏水”,主要人物有凌尘蓝灵,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我只是不想青衣堂有事。”蓝灵看出外公的担忧,淡淡说道。“好,外公答应你,你说的这些事情,外公一定先和灵儿商量再定夺。”陈有水答应了蓝灵......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重生之倾城天下》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苏水”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凌尘蓝灵现代言情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蓝灵出了内务府,压抑不住的眼泪蔓延。她走了很久,跑到一个没人的小树林,蹲在一棵大树后大哭起来。她和他纠缠,受伤的永远是她。在他的心里,她还不如玲珑。她竟然还要将他看做自己的夫君!偶尔有路过的宫女张望,蓝灵看到这棵大树上面分了三个粗大的枝子,便蹭蹭上了树,坐在树杈上,外面来了人也看不到她。为什么只想哭?这么长时间积攒的怨气和委屈,稀里哗啦全部涌上心头。她突然觉得,她无论如何挣扎,也摆脱不了悲惨的结局,除非她不爱。可是没有真正的爱,她好像也活不了,她做不到象她们那样将就地活着。“皇上,暗卫来报。灵妃娘娘好像在树上!”是顾凡的声音。“怎么可能!”杨树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捂住嘴。“朕这个妃子,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是他的声音。蓝灵听到声音,缩成一团,蜷缩在窝形的树杈上,刚才走的匆忙,跌跌撞撞,靴子掉了一只,她没去找,脚上穿着厚重的袜子,现在感觉出了冷意,她悄悄将脚盖在袍子里。细微的声音,田明听见了,抬头。“皇上!”田明指了指前面的大树。“要微臣上去将娘娘带下来?”“不必!朕亲自带她下来,”皇上青着脸,蹭的一声上了树。蓝灵正缩着脖子,被人一把抱住,她挣扎着,他却牢牢箍着她的腰。“蓝灵,有时候我很讨厌你!我断定,你会一直给我惹麻烦!”“那你为什么还要救我?我这样的人,死了不是更好!”“是,我也在想,我为什么会救你!”他拎着她,从树上落下来。她的斗篷被树枝刮了很大一条口子,一只鞋不见了,露出雪白的棉袜,脸上全是泪痕,鼻涕眼泪分不清,头发凌乱地粘在脸上。皇上抱着她,她拼命厮打着,咬着,甚至将脸上的鼻涕蹭到皇上的身上。“凌尘,你放开我,你混蛋,放开我!”杨树做了十年太监,第一次看到有妃子是这样,目瞪口呆。蓝灵抬头看到眼前除了皇上,还有田明、顾凡和杨树,大窘,躲到皇上的身后。“现在知道丢脸了?”皇上把她揪出来。“今日之事,谁都不准外传!”“杨树,去长信宫让她的丫头给她拿鞋子和衣服过来!”皇上吩咐。杨树撒腿就跑。此刻他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大臣上书要皇上杀了蓝景天的女儿,皇上不同意。他不可能杀她。他给她的位份不高,可这位娘娘,如果现在没有死,日后肯定是前途无量。皇上将她抱起放在腿上。“你刚才为什么不辩解?”皇上问。“你若信我,不需要我辩解,你若不信我,我辩解你也不会信!”“胡说,那么多人,朕又不是神仙!”“如果你真的信我,你就会知道,哪些事情我会做,哪些事情我不会做!”蓝灵说着,眼睛看着别处,她的眼泪又要流出来。他的手按在她的腰间,突然问她:“你腰上的软剑就是秋水剑?”“是,我师父给我的。”“你认识一个叫元冽的人?”“不认识,为什么这么问?”蓝灵很奇怪。“那天你发烧,好像说过这个名字。”皇上歪头看着她,好像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好像做了一些梦,不过都忘记了”“嗯,”他给她掖了掖衣服,将她丢了鞋子的脚握在手中,“怎么会丢了鞋子都不知道?你不知道女子的脚不能让别的男人看到吗?”“我穿着袜子。没有男人能看到。”他皱眉,“和你说了也是白说!关于玲珑,你不要去招惹她。”蓝灵冷笑:“我能活着就不错了,还会去招惹别人?和你在一起,谁都能要了我的命!”“玲珑说,你留着我,是为了引诱我父亲。我父亲其实对我并不亲,我从小在墨山长大,我母亲和他也并未成亲。你是不是打错算盘了?”蓝灵质问他。皇上冷笑,“你说是就是吧。蓝灵你要想在这皇宫里生存下去就要明白,一个帝王,可以去宠一个女人,但不会让自己爱上一个女人!你不要要的太多!”“蓝灵知道了。”她的口气也淡了下来,从他的身上下来,站在一边。田明和顾凡叹气。远处杨树带着立夏跑了过来。立夏看到蓝灵如此狼狈,连忙过来给她换了衣服,换了鞋。“皇上,我们一会也应该出发了。”田明低声提醒皇上。皇上颔首,“先去书房,我有些事要处理!”他转身对蓝灵说:“我这几日不在宫里,你别再惹祸!”皇上说完,转身走了。蓝灵看着他挺拔的身躯渐渐走远,一拐不见了。回到长信宫,蓝灵看到屋子里放了很多衣服,被子,棉花,鞋子,甚至还有裘衣。“娘娘,内务府刚才送过来的!”吉祥兴奋地看着蓝灵。“嗯,你们分下去吧,现在还很冷,别冻着了。”她刚才哭的,现在头有些晕,加上有些冷,喝了一杯热茶,躺进了被窝。蓝灵躺在床上想了很久,凌尘的话一直响在她耳边:“一个帝王可以去宠一个女人,但绝不会让自己爱上一个女人!”他不会爱上她的。他还是安王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风流王爷,留恋风月场所,从不专一,她是知道他的名声的,为什么还会把心思全放在他身上?如果一定要放,就在这长信宫了吧。他进了长信宫,就是她的夫君,出了长信宫,便是别人的了。她就当他是外出了。他刚才说一会要出远门,蓝灵想起她给他做的鞋垫子,翻身起来,拿了鞋垫,急匆匆向皇上的书房走去。很意外,书房门口并没有侍卫。蓝灵以为皇上已经走了,一把推开了门,看到书桌后面,皇上抱着皇后正在接吻,看到她进来,皇后脸红了,倚在皇上身上抬不起头。凌尘抬头看着她,眸含深怒,蓝灵站住,“我,臣妾以为皇上走了,你们继续,继续!”她慌乱地刚想退出来,皇上已经扣好了衣衫,跃到了蓝灵身边,一把扣住了她的腕子:“蓝灵,你以为你是谁!”他的声音冷如寒冰。蓝灵心中钝疼,“蓝灵从来没认为自己是谁!只是皇上要出远门,过来送….过来看看。”她仰起脸看着:“谁知道皇上做这事门口都不要侍卫的!”手腕被折到弯曲,疼痛让她无法承受。“生气吗?”他的眼睛深不可测,冷的如千年不化的冰雪。

在线试读

第51章 你若信我

蓝灵出了内务府,压抑不住的眼泪蔓延。

她走了很久,跑到一个没人的小树林,蹲在一棵大树后大哭起来。

她和他纠缠,受伤的永远是她。

在他的心里,她还不如玲珑。

她竟然还要将他看做自己的夫君!

偶尔有路过的宫女张望,蓝灵看到这棵大树上面分了三个粗大的枝子,便蹭蹭上了树,坐在树杈上,外面来了人也看不到她。

为什么只想哭?这么长时间积攒的怨气和委屈,稀里哗啦全部涌上心头。

她突然觉得,她无论如何挣扎,也摆脱不了悲惨的结局,除非她不爱。

可是没有真正的爱,她好像也活不了,她做不到象她们那样将就地活着。

“皇上,暗卫来报。灵妃娘娘好像在树上!”是顾凡的声音。

“怎么可能!”杨树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捂住嘴。

“朕这个妃子,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是他的声音。

蓝灵听到声音,缩成一团,蜷缩在窝形的树杈上,刚才走的匆忙,跌跌撞撞,靴子掉了一只,她没去找,脚上穿着厚重的袜子,现在感觉出了冷意,她悄悄将脚盖在袍子里。

细微的声音,田明听见了,抬头。

“皇上!”田明指了指前面的大树。

“要微臣上去将娘娘带下来?”

“不必!朕亲自带她下来,”皇上青着脸,蹭的一声上了树。

蓝灵正缩着脖子,被人一把抱住,她挣扎着,他却牢牢箍着她的腰。

“蓝灵,有时候我很讨厌你!我断定,你会一直给我惹麻烦!”

“那你为什么还要救我?我这样的人,死了不是更好!”

“是,我也在想,我为什么会救你!”

他拎着她,从树上落下来。

她的斗篷被树枝刮了很大一条口子,一只鞋不见了,露出雪白的棉袜,脸上全是泪痕,鼻涕眼泪分不清,头发凌乱地粘在脸上。

皇上抱着她,她拼命厮打着,咬着,甚至将脸上的鼻涕蹭到皇上的身上。

“凌尘,你放开我,你混蛋,放开我!”

杨树做了十年太监,第一次看到有妃子是这样,目瞪口呆。

蓝灵抬头看到眼前除了皇上,还有田明、顾凡和杨树,大窘,躲到皇上的身后。

“现在知道丢脸了?”皇上把她揪出来。

“今日之事,谁都不准外传!”

“杨树,去长信宫让她的丫头给她拿鞋子和衣服过来!”皇上吩咐。

杨树撒腿就跑。此刻他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大臣上书要皇上杀了蓝景天的女儿,皇上不同意。

他不可能杀她。他给她的位份不高,可这位娘娘,如果现在没有死,日后肯定是前途无量。

皇上将她抱起放在腿上。

“你刚才为什么不辩解?”皇上问。

“你若信我,不需要我辩解,你若不信我,我辩解你也不会信!”

“胡说,那么多人,朕又不是神仙!”

“如果你真的信我,你就会知道,哪些事情我会做,哪些事情我不会做!”蓝灵说着,眼睛看着别处,她的眼泪又要流出来。

他的手按在她的腰间,突然问她“你腰上的软剑就是秋水剑?”

“是,我师父给我的。”

“你认识一个叫元冽的人?”

“不认识,为什么这么问?”蓝灵很奇怪。

“那天你发烧,好像说过这个名字。”皇上歪头看着她,好像想从她脸上看出什么。

“好像做了一些梦,不过都忘记了”

“嗯,”他给她掖了掖衣服,将她丢了鞋子的脚握在手中,“怎么会丢了鞋子都不知道?你不知道女子的脚不能让别的男人看到吗?”

“我穿着袜子。没有男人能看到。”

他皱眉,“和你说了也是白说!关于玲珑,你不要去招惹她。”

蓝灵冷笑“我能活着就不错了,还会去招惹别人?和你在一起,谁都能要了我的命!”

“玲珑说,你留着我,是为了引诱我父亲。我父亲其实对我并不亲,我从小在墨山长大,我母亲和他也并未成亲。你是不是打错算盘了?”蓝灵质问他。

皇上冷笑,“你说是就是吧。蓝灵你要想在这皇宫里生存下去就要明白,一个帝王,可以去宠一个女人,但不会让自己爱上一个女人!你不要要的太多!”

“蓝灵知道了。”她的口气也淡了下来,从他的身上下来,站在一边。

田明和顾凡叹气。

远处杨树带着立夏跑了过来。

立夏看到蓝灵如此狼狈,连忙过来给她换了衣服,换了鞋。

“皇上,我们一会也应该出发了。”田明低声提醒皇上。

皇上颔首,“先去书房,我有些事要处理!”

他转身对蓝灵说“我这几日不在宫里,你别再惹祸!”

皇上说完,转身走了。

蓝灵看着他挺拔的身躯渐渐走远,一拐不见了。

回到长信宫,蓝灵看到屋子里放了很多衣服,被子,棉花,鞋子,甚至还有裘衣。

“娘娘,内务府刚才送过来的!”吉祥兴奋地看着蓝灵。

“嗯,你们分下去吧,现在还很冷,别冻着了。”

她刚才哭的,现在头有些晕,加上有些冷,喝了一杯热茶,躺进了被窝。

蓝灵躺在床上想了很久,凌尘的话一直响在她耳边“一个帝王可以去宠一个女人,但绝不会让自己爱上一个女人!”

他不会爱上她的。他还是安王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风流王爷,留恋风月场所,从不专一,她是知道他的名声的,为什么还会把心思全放在他身上?

如果一定要放,就在这长信宫了吧。

他进了长信宫,就是她的夫君,出了长信宫,便是别人的了。她就当他是外出了。

他刚才说一会要出远门,蓝灵想起她给他做的鞋垫子,翻身起来,拿了鞋垫,急匆匆向皇上的书房走去。

很意外,书房门口并没有侍卫。

蓝灵以为皇上已经走了,一把推开了门,看到书桌后面,皇上抱着皇后正在接吻,看到她进来,皇后脸红了,倚在皇上身上抬不起头。

凌尘抬头看着她,眸含深怒,蓝灵站住,“我,臣妾以为皇上走了,你们继续,继续!”

她慌乱地刚想退出来,皇上已经扣好了衣衫,跃到了蓝灵身边,一把扣住了她的腕子“蓝灵,你以为你是谁!”

他的声音冷如寒冰。

蓝灵心中钝疼,“蓝灵从来没认为自己是谁!只是皇上要出远门,过来送….过来看看。”

她仰起脸看着“谁知道皇上做这事门口都不要侍卫的!”

手腕被折到弯曲,疼痛让她无法承受。

“生气吗?”他的眼睛深不可测,冷的如千年不化的冰雪。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