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叶锋洪青烟都市小说(都市之狂婿战神)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都市之狂婿战神》全章节阅读

叶锋洪青烟都市小说(都市之狂婿战神)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都市之狂婿战神》全章节阅读 第25章 这种人活不过第二集 试读

2022-11-14 16:22 作者:一品堂

章节介绍

小说叫做《都市之狂婿战神》,是作者一品堂的小说,主角为叶锋洪青烟都市小说。本书精彩片段:包厢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到了这边,没有人开口,更没有人出面调停的意思。孤儿院的这批同伴,如今可是以于杰为首的,毕竟这家伙开了家自己的公司,事业有成,豪车好房,在同伴当中算是混得最为出色的,从今晚他组的这个局就可看出来。其实今晚这个局,就是为了彰显衬托于杰的,尤其是在知道洪青烟道场的情况下,这种关系就更加为妙。所以在场大部分人看向叶锋,脸上都露出了嘲讽戏谑之色,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这个残废,只能坐轮椅的残废,可偏偏没有半点自知之明,还大言不惭的说于杰不配跟他喝酒?“真是够狂的,一个残废而已,就算是洪家的女婿,也是个废物上门女婿,他狂什么?”有人暗哼。“就这种人,要是放在电视剧里,只怕都活不过第二集。”包厢很安静,所以这些人的话就显得很是清晰刺耳,现场气氛忽然变得紧张起来。“道歉!”林彩霞忽然开口,沉声道:“我说姓叶的,你刚才那番话什么意思,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马上向杰哥道歉,杰哥是个宽容大度之人,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咔嚓!包厢的门忽然被打开,只见十七就像尊门神似的站在那里。洪青烟一看到这家伙,立刻就慌了,看着情形,怕是要出事儿啊。“好了,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儿时的同伴,今日于杰组局招待,我们很感谢。”洪青烟连忙上前开口调停,她是真的怕,十七若是出手,这里不死一两个人怕是收不了场。“道谢?不好意思,我于杰哥哥不需要道谢,他要的是道歉,要这个坐轮椅的残废道歉!”林彩霞大声冷喝,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为了讨好于杰,也实在是特不要脸了些。于杰冷冷的盯着叶锋没有开口,显然他的意思也已经很明显,就是要对方道歉赔罪。他好歹也是江都商道上的新秀,在圈内也算小有名气,被人这么讽刺,让他面子往哪里搁?十七不说话,迈开大步就要走进来。叶锋摆摆手,示意他无需出手。对叶锋来说,堂堂一代王者,风华绝代,心胸犹如日月般浩瀚,眼前这等蝼蚁,他压根就没正眼瞧过。若是因为对方这等无知言语,他就暴怒如雷大打出手甚至要人性命,那跟道上混的那些穷凶暴跳有什么区别,若真是如此,他也绝不会受到北境十万将士抛头颅洒热血的忠诚与爱戴。当然,叶锋不出手,并不是他害怕,作为一代北境王者,血染山河,曾在北境天葬山,陷入数倍于己的敌人包围,他带领北境将士奋勇击杀,杀得敌军流血飘橹,杀得山河破碎,他何曾有过畏惧?可惜的是,在场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此刻坐在轮椅上的这个青年男子,就是那个国中以一人之力镇守北境,压得冥北国数百万虎狼之师心惊胆战,丝毫不敢冒犯的一代王者。很是突兀的,于杰的手机这时候突然响了,他顺手打开一看,面色微微一变,大概是为了有意要在自己这些孤儿院的同伴面前彰显。所以他大声道:“楚家总裁楚雄河楚老板,他在给我打电话。”于杰确实也算自己开了个小公司,年入勉强百来万,在这些孤儿院同伴当中算混得风生水起了,可在楚家这等江都豪门眼中却不过是小虾米。楚氏集团总裁楚雄河有没有留他的名片,于杰不知道,但对方的联系他是一直存着的。如今楚雄河亲自给他打电话,无形中给他拔高了身份,于杰就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挤入了江都上流社会圈子。“楚氏集团大总裁,亲自给于杰哥哥你打电话?”林彩霞也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杰哥哥你先接电话,对方可是大集团总裁,连这所莺歌丽会都是楚家开的,先接电话重要,另外大家请注意,务必保持安静,莫要打扰了于杰的商务会谈。”听她的意思,就好像是于杰在跟楚氏集团那位大总裁恰谈价值几十个亿的单子似的。于杰听了,腰杆都直了不少,脸上不自觉露出得意之色。“喂,楚先生您好。”于杰直接在大厅摁了接听键。“嗯,你是于杰?”那边传来楚雄河的声音。“我是,我是于杰,楚先生好,真是太让人难以置信,您竟然亲自给我打电话。”于杰笑着道。“你现在莺歌会所,在天字号包厢?”“对对,我就在您的会所,在宴请一些朋友。”于杰连连点头。“那好,我现在过去一趟,马上就到。”“你说什么楚先生,?竟然亲自过来,您这是亲自赴我的宴会……”于杰话还未说完,那边楚雄河就已经挂断了电话。“我的老天爷,想不到楚氏集团总裁,竟然亲自来赴我的宴,这也太让人喜出意外了。”于杰惊喜不已。“于杰哥哥,刚才那楚老板说,他马上就到,你要马上调整好状态,对了你马上到门口去接他。”林彩霞提醒。“对对你说得对,我应该去门口等待!”“于杰哥哥,我跟你去。”林彩霞笑着走过去,很是巧妙的搂住了对方的胳膊。于杰没有拒绝,这时候身边有个女伴,反而能稍稍提高自己的身位。十七在叶锋的示意下已经退到一旁,于杰刚推开门,立刻就看到楚雄河走了进来。“楚先生,真的是您,很高兴见到您,您能来,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于杰连忙伸出手。楚雄河象征性跟他握了握手,随后问:“对了,包厢里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吧?”“没有,都是我的朋友,怎么会不愉快,来楚先生,快里面请。”于杰连忙侧身摆手做了个请字。这时候楚雄河显然也已经看到了叶锋,只是叶锋并没有看他,瞧都没瞧他一眼。楚雄河心里实在没谱,也不敢打招呼,问道:“你刚才说,这里面的,都是你朋友?”“是的,都是我的好朋友。”于杰连连点头,尽管并不知道楚家这位突然到访所谓何事。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既然来了,只要接下来洽谈愉快,熟络了关系,那么日后只要楚氏集团从指甲缝里流下那么一丁点油水,就够他受用了。楚雄河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点点头道:“于杰先生看样子交友甚广,对了我冒昧到访,没打扰到你们吧?若是有所唐突的话,还请不要见怪啊。”其实他这番话,是在说给叶锋听的,只不过在场其余之人根本听不明白。于杰简直受宠若惊,连声道:“楚先生哪里的话,您肯屈尊来此,已经是给足我面子了,在下欢迎还来不及的,还楚先生,这边请。”他说着将对方引到那边稍微安静一点的沙发区域。楚雄河有些迟疑,本来他想上去跟叶锋打个招呼,但是看到对方丝毫不理睬他,所以他也就不敢贸然上前,不过看包厢氛围似乎不错,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他原先紧绷的神经也稍稍放松下来。“我们走吧。”叶锋懒得理会,甚至对于楚雄河的到来都没有任何表示。洪青烟点点头,推着轮椅就要往外走。“站住,谁让你们就这样走了!”林彩霞冷喝,连忙上前道:“就算要走,也应该跟我于杰哥哥说一声,跟他赔个不是吧,你们连这点都不懂?”楚雄河一看到这,整个人立刻紧张起来,连忙问道:“怎么回事,那边发生了什么?”于杰轻笑道:“让楚先生见笑了,其实也没多大事,就是坐轮椅的那个,一个没用的残废而已,不用理会。”楚雄河蹭的起身,快步走过去,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等洪青烟开口,林彩霞便抢着道:“是这样的楚先生,原先于杰哥哥来给坐轮椅的这个残废碰杯酒,可谁知道,这废物竟然不识抬举敬酒不吃吃罚酒,甚至还扬言说于杰哥连给他倒酒的资格都没有。”于杰跟着走过来,苦笑着道:“让楚先生笑话了,其实这也没什么,不过是个无知的残废罢了,可能因为残废了心里有些扭曲,没有跟他一般见识,只是打算让他道个歉赔个不是就算了。”“原来是这样。”楚雄河一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期间在暗暗打量叶锋。几乎就在电光火石间,楚雄河就做出了一个决定,他略微沉吟,笑着对于杰道:“既然这位叶先生不肯向你道歉,那我来道歉,我替他向你赔个不是?”“这……”于杰直接就傻掉了,犹如石头般愣在那里不知所措。楚雄河却是再懒得理会他,直接走到叶锋面前,拱手弯腰道:“实在对不起叶先生,想不到在我的会所场子里,竟然还有人如此不知死活,敢冒犯辱骂您,这是老夫招待不周,还请叶先生大人大量莫要见怪。”“不过叶先生请放心,今晚这件事,我会给您一个满意交代的。”楚雄河的举动很突兀,所有人看到这幕,全都傻眼,瞪大着眼睛,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咯噔……于杰内心一沉,脚底冒出一股凉意直接蹿向后背,他知道,今晚自己弄不好怕是要栽了。

在线试读

第25章 这种人活不过第二集

包厢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到了这边,没有人开口,更没有人出面调停的意思。

孤儿院的这批同伴,如今可是以于杰为首的,毕竟这家伙开了家自己的公司,事业有成,豪车好房,在同伴当中算是混得最为出色的,从今晚他组的这个局就可看出来。

其实今晚这个局,就是为了彰显衬托于杰的,尤其是在知道洪青烟道场的情况下,这种关系就更加为妙。

所以在场大部分人看向叶锋,脸上都露出了嘲讽戏谑之色,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个残废,只能坐轮椅的残废,可偏偏没有半点自知之明,还大言不惭的说于杰不配跟他喝酒?

“真是够狂的,一个残废而已,就算是洪家的女婿,也是个废物上门女婿,他狂什么?”有人暗哼。

“就这种人,要是放在电视剧里,只怕都活不过第二集。”

包厢很安静,所以这些人的话就显得很是清晰刺耳,现场气氛忽然变得紧张起来。

“道歉!”

林彩霞忽然开口,沉声道“我说姓叶的,你刚才那番话什么意思,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马上向杰哥道歉,杰哥是个宽容大度之人,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

咔嚓!

包厢的门忽然被打开,只见十七就像尊门神似的站在那里。

洪青烟一看到这家伙,立刻就慌了,看着情形,怕是要出事儿啊。

“好了,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儿时的同伴,今日于杰组局招待,我们很感谢。”洪青烟连忙上前开口调停,她是真的怕,十七若是出手,这里不死一两个人怕是收不了场。

“道谢?不好意思,我于杰哥哥不需要道谢,他要的是道歉,要这个坐轮椅的残废道歉!”

林彩霞大声冷喝,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为了讨好于杰,也实在是特不要脸了些。

于杰冷冷的盯着叶锋没有开口,显然他的意思也已经很明显,就是要对方道歉赔罪。

他好歹也是江都商道上的新秀,在圈内也算小有名气,被人这么讽刺,让他面子往哪里搁?

十七不说话,迈开大步就要走进来。

叶锋摆摆手,示意他无需出手。

对叶锋来说,堂堂一代王者,风华绝代,心胸犹如日月般浩瀚,眼前这等蝼蚁,他压根就没正眼瞧过。

若是因为对方这等无知言语,他就暴怒如雷大打出手甚至要人性命,那跟道上混的那些穷凶暴跳有什么区别,若真是如此,他也绝不会受到北境十万将士抛头颅洒热血的忠诚与爱戴。

当然,叶锋不出手,并不是他害怕,作为一代北境王者,血染山河,曾在北境天葬山,陷入数倍于己的敌人包围,他带领北境将士奋勇击杀,杀得敌军流血飘橹,杀得山河破碎,他何曾有过畏惧?

可惜的是,在场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此刻坐在轮椅上的这个青年男子,就是那个国中以一人之力镇守北境,压得冥北国数百万虎狼之师心惊胆战,丝毫不敢冒犯的一代王者。

很是突兀的,于杰的手机这时候突然响了,他顺手打开一看,面色微微一变,大概是为了有意要在自己这些孤儿院的同伴面前彰显。

所以他大声道“楚家总裁楚雄河楚老板,他在给我打电话。”

于杰确实也算自己开了个小公司,年入勉强百来万,在这些孤儿院同伴当中算混得风生水起了,可在楚家这等江都豪门眼中却不过是小虾米。

楚氏集团总裁楚雄河有没有留他的名片,于杰不知道,但对方的联系他是一直存着的。

如今楚雄河亲自给他打电话,无形中给他拔高了身份,于杰就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挤入了江都上流社会圈子。

“楚氏集团大总裁,亲自给于杰哥哥你打电话?”

林彩霞也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杰哥哥你先接电话,对方可是大集团总裁,连这所莺歌丽会都是楚家开的,先接电话重要,另外大家请注意,务必保持安静,莫要打扰了于杰的商务会谈。”

听她的意思,就好像是于杰在跟楚氏集团那位大总裁恰谈价值几十个亿的单子似的。

于杰听了,腰杆都直了不少,脸上不自觉露出得意之色。

“喂,楚先生您好。”于杰直接在大厅摁了接听键。

“嗯,你是于杰?”那边传来楚雄河的声音。

“我是,我是于杰,楚先生好,真是太让人难以置信,您竟然亲自给我打电话。”于杰笑着道。

“你现在莺歌会所,在天字号包厢?”

“对对,我就在您的会所,在宴请一些朋友。”于杰连连点头。

“那好,我现在过去一趟,马上就到。”

“你说什么楚先生,?竟然亲自过来,您这是亲自赴我的宴会……”

于杰话还未说完,那边楚雄河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的老天爷,想不到楚氏集团总裁,竟然亲自来赴我的宴,这也太让人喜出意外了。”于杰惊喜不已。

“于杰哥哥,刚才那楚老板说,他马上就到,你要马上调整好状态,对了你马上到门口去接他。”林彩霞提醒。

“对对你说得对,我应该去门口等待!”

“于杰哥哥,我跟你去。”林彩霞笑着走过去,很是巧妙的搂住了对方的胳膊。

于杰没有拒绝,这时候身边有个女伴,反而能稍稍提高自己的身位。

十七在叶锋的示意下已经退到一旁,于杰刚推开门,立刻就看到楚雄河走了进来。

“楚先生,真的是您,很高兴见到您,您能来,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于杰连忙伸出手。

楚雄河象征性跟他握了握手,随后问“对了,包厢里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吧?”

“没有,都是我的朋友,怎么会不愉快,来楚先生,快里面请。”于杰连忙侧身摆手做了个请字。

这时候楚雄河显然也已经看到了叶锋,只是叶锋并没有看他,瞧都没瞧他一眼。

楚雄河心里实在没谱,也不敢打招呼,问道“你刚才说,这里面的,都是你朋友?”

“是的,都是我的好朋友。”于杰连连点头,尽管并不知道楚家这位突然到访所谓何事。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既然来了,只要接下来洽谈愉快,熟络了关系,那么日后只要楚氏集团从指甲缝里流下那么一丁点油水,就够他受用了。

楚雄河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点点头道“于杰先生看样子交友甚广,对了我冒昧到访,没打扰到你们吧?若是有所唐突的话,还请不要见怪啊。”

其实他这番话,是在说给叶锋听的,只不过在场其余之人根本听不明白。

于杰简直受宠若惊,连声道“楚先生哪里的话,您肯屈尊来此,已经是给足我面子了,在下欢迎还来不及的,还楚先生,这边请。”他说着将对方引到那边稍微安静一点的沙发区域。

楚雄河有些迟疑,本来他想上去跟叶锋打个招呼,但是看到对方丝毫不理睬他,所以他也就不敢贸然上前,不过看包厢氛围似乎不错,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他原先紧绷的神经也稍稍放松下来。

“我们走吧。”叶锋懒得理会,甚至对于楚雄河的到来都没有任何表示。

洪青烟点点头,推着轮椅就要往外走。

“站住,谁让你们就这样走了!”

林彩霞冷喝,连忙上前道“就算要走,也应该跟我于杰哥哥说一声,跟他赔个不是吧,你们连这点都不懂?”

楚雄河一看到这,整个人立刻紧张起来,连忙问道“怎么回事,那边发生了什么?”

于杰轻笑道“让楚先生见笑了,其实也没多大事,就是坐轮椅的那个,一个没用的残废而已,不用理会。”

楚雄河蹭的起身,快步走过去,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等洪青烟开口,林彩霞便抢着道“是这样的楚先生,原先于杰哥哥来给坐轮椅的这个残废碰杯酒,可谁知道,这废物竟然不识抬举敬酒不吃吃罚酒,甚至还扬言说于杰哥连给他倒酒的资格都没有。”

于杰跟着走过来,苦笑着道“让楚先生笑话了,其实这也没什么,不过是个无知的残废罢了,可能因为残废了心里有些扭曲,没有跟他一般见识,只是打算让他道个歉赔个不是就算了。”

“原来是这样。”

楚雄河一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期间在暗暗打量叶锋。

几乎就在电光火石间,楚雄河就做出了一个决定,他略微沉吟,笑着对于杰道“既然这位叶先生不肯向你道歉,那我来道歉,我替他向你赔个不是?”

“这……”于杰直接就傻掉了,犹如石头般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楚雄河却是再懒得理会他,直接走到叶锋面前,拱手弯腰道“实在对不起叶先生,想不到在我的会所场子里,竟然还有人如此不知死活,敢冒犯辱骂您,这是老夫招待不周,还请叶先生大人大量莫要见怪。”

“不过叶先生请放心,今晚这件事,我会给您一个满意交代的。”

楚雄河的举动很突兀,所有人看到这幕,全都傻眼,瞪大着眼睛,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

咯噔……

于杰内心一沉,脚底冒出一股凉意直接蹿向后背,他知道,今晚自己弄不好怕是要栽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