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都市之狂婿战神(叶锋洪青烟都市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都市之狂婿战神热门小说

都市之狂婿战神(叶锋洪青烟都市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都市之狂婿战神热门小说 第40章 你还不配问我身份 试读

2022-11-14 16:27 作者:一品堂

章节介绍

《都市之狂婿战神》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叶锋洪青烟都市小说,讲述了​银针很快就送来了,用上好的檀香木装着。同时神医门其余两名神医也到了,其中一人身穿玄色长衫,是个发福的中年人,另外一人则是须发皆白的老者。“副门主,您老人家竟然也来了。”先前那两名所谓的专家有些惊诧。洪天明也很是惊诧,毕竟这位江都神医门副门主的地位很高,虽然不是江都本地人,但是却结交了不少权贵豪门,拥有非常广的人脉关系。“真没想到,罗门主竟然也跟屈尊降临,在下真是感激不尽。”洪天明微微欠身行礼。这位副门主名叫罗可雀,大概是取自门可罗雀的意思,他一手捏着花白的胡子,冷声哼道:“不敢当,原本老夫有其他事情要忙,因为今天,江南行省江家那边来了一尊长老,老夫需要去陪同。”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紧接着道:“不过,刚才电话里听说,有人胆敢质疑我们神医门的权威,又说这人医术通天,能从阎王爷手中救人,所以老夫就特地过来一趟。”张玉曼陪笑着道:“罗门主说笑了,这人只是我们洪家的上门女婿,本身就是一个断腿的残废,他会有什么能耐更不用说什么医术了,不过是些无知的狂言,还请罗门主莫要往心里去。”洪玉婷忽然上前道:“妈你说得不对,这个姓叶的家伙,如今已经跟咱们没有关系的,今天早上,他已经被我们洪家给彻底逐出了家门,跟我们洪家再没有半点关系,所以他的所作所为,并不能代表我们洪家。”“对对玉婷说得对,这姓叶的残废自己无知狂妄,得罪了神医门,罗门主要惩罚他请便就是了。”洪天明转移话题道:“罗门主,既然您已经大驾光临了,那就烦请抬抬手,帮忙看看我父亲的病情,刚才有人说,我父亲是中毒了,您看可是如此?”“中毒?”罗可雀微微挑了挑灰白的长眉,沉吟着道:“既然如此,老夫便看看。”说完他背负着双手上前,随后探出手搭在洪镇国的手腕上,脸上露出了沉吟之色。半晌之后,他才呢喃道:“奇怪,当真是奇怪,脉搏竟然如此之乱,他的生命气息竟然在不断流逝,这可真是奇怪,老夫行医大半辈子,还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怪象。”“若说中毒,倒也有这种可能,不过看起来又不太像。”罗可雀微微摇头。洪天明问道:“敢问罗门主,我父亲这病,您可能治?”罗可雀瞪大眼睛道:“开什么玩笑,他的生命精气已经流逝得差不多了,都已经半只脚踏进了棺材板里,这已经是阎王爷指定要收的人了,老夫再医术通天,也已经是回天乏术。”说到这里,罗可雀朗声道:“老夫想来说一是一,能治就是能治,不能治就是不能治,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而且我还敢说,不仅是老夫,就算是门主大人,只怕也无能为力。”“莫说是门主大人了,只怕整个江南行省,也无人能治,还是那句话,准备后事吧!”叶锋听到这里,冷声笑道:“你们觉得不能治,那是因为你们格局太小了,所接触到的艺术,不过是井底之蛙!”罗可雀眉头一挑,喝问道:“言外之意,阁下能治?”叶锋懒得再搭理他,招手道:“把银针拿过来。”罗可雀摆手阻拦道:“且慢,施银针非同小可,你且先告诉老夫,这洪老头到底是得了什么病?”洪玉婷也跟着喝道:“对罗门主说得对,你这残废总得先说出个所以然来吧?我们总不能就这样让你乱来。”洪天明也点点头道:“虽然我们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但父亲绝不能让人胡乱妄为!”叶锋叹了一声,道:“我先前就已经说过,洪老头是中毒,而且中的并非是普通之毒,是蛊毒。”“你说什么,是蛊毒?”在场当中,反应最大的自然是罗可雀,这老头到底也还是有些医术的,自然也听说过这蛊毒。“蛊毒,可是来自南境十万大山里的蛊毒门?”罗可雀说到这里,整个人猛地恍然大悟,道:“是了,若真是蛊毒的话,那就说得通了,他的脉象如此的紊乱,而且生命精气竟然在源源不断的流逝!”“这必然是蛊毒无疑,而起还是中了吞噬人体生命精气的无比歹毒的蛊虫!”叶锋已经背对过去,拿起了银针,冷声道:“你这个神医门副门主,看来也并非一无所知,比起刚才那两名狗屁的赤脚神医,倒还是强上那么一些。”刚才那两名所谓的神医专家听了勃然大怒,当场就又想要爆发。罗可雀摆手将他们二人拦下,同时看向叶锋道:“阁下既然能看出他中的是蛊毒,那想必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敢问阁下出自何处?”叶锋头也不回的道:“凭你,还不配问我的身份!”罗可雀皱了皱眉头有几分不悦,不过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来历之前,他不好发作,只是哼道:“阁下好大的口气,既然你说你能治,那我等就看看,你是否真有这个能耐!”“老夫现在就把话撂在这里,你若是能治,能将他体内的蛊毒给祛除出来,老夫为刚才的话向你赔礼道歉,而若是你做不到,那么你就得向我神医门赔礼!”叶锋懒得理会,一手捏着银针,道:“我要施针,不相干之人,现在给我出去,洪天明留下,等会需要你帮忙。”“另外,罗老头你也留下来,看你还比较顺眼,姑且就让你留下来观摩一二,至于能学到这套阵法多少,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罗可雀心中自然怒气难平,想来他堂堂江都神医门的副门主,号称济世神医,何时被人如此小觑过,而且还是一名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只是看到对方已经捏起银针,他想了想还是忍下,多年的涵养功夫,到底也不是白费的,更何况他心里也捉摸不透,再退一步讲,等到这小子出手救不了病人,到时自己再发难也不迟。洪天明有些犹豫,问道:“罗门主,您看这事儿?”罗可雀想也不想的道:“听他的,其他人出去,都给我在门口等着!”洪天明这才挥手,洪玉婷张玉曼等人瞪了叶锋一眼,什么也没说,毕竟她们压根也没想叶锋能救活,甚至于她们还巴不得洪老爷子现在就死翘翘,这样他们就能顺理成章继承洪家财产了。

在线试读

第40章 你还不配问我身份

银针很快就送来了,用上好的檀香木装着。

同时神医门其余两名神医也到了,其中一人身穿玄色长衫,是个发福的中年人,另外一人则是须发皆白的老者。

“副门主,您老人家竟然也来了。”先前那两名所谓的专家有些惊诧。

洪天明也很是惊诧,毕竟这位江都神医门副门主的地位很高,虽然不是江都本地人,但是却结交了不少权贵豪门,拥有非常广的人脉关系。

“真没想到,罗门主竟然也跟屈尊降临,在下真是感激不尽。”洪天明微微欠身行礼。

这位副门主名叫罗可雀,大概是取自门可罗雀的意思,他一手捏着花白的胡子,冷声哼道“不敢当,原本老夫有其他事情要忙,因为今天,江南行省江家那边来了一尊长老,老夫需要去陪同。”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紧接着道“不过,刚才电话里听说,有人胆敢质疑我们神医门的权威,又说这人医术通天,能从阎王爷手中救人,所以老夫就特地过来一趟。”

张玉曼陪笑着道“罗门主说笑了,这人只是我们洪家的上门女婿,本身就是一个断腿的残废,他会有什么能耐更不用说什么医术了,不过是些无知的狂言,还请罗门主莫要往心里去。”

洪玉婷忽然上前道“妈你说得不对,这个姓叶的家伙,如今已经跟咱们没有关系的,今天早上,他已经被我们洪家给彻底逐出了家门,跟我们洪家再没有半点关系,所以他的所作所为,并不能代表我们洪家。”

“对对玉婷说得对,这姓叶的残废自己无知狂妄,得罪了神医门,罗门主要惩罚他请便就是了。”

洪天明转移话题道“罗门主,既然您已经大驾光临了,那就烦请抬抬手,帮忙看看我父亲的病情,刚才有人说,我父亲是中毒了,您看可是如此?”

“中毒?”罗可雀微微挑了挑灰白的长眉,沉吟着道“既然如此,老夫便看看。”

说完他背负着双手上前,随后探出手搭在洪镇国的手腕上,脸上露出了沉吟之色。

半晌之后,他才呢喃道“奇怪,当真是奇怪,脉搏竟然如此之乱,他的生命气息竟然在不断流逝,这可真是奇怪,老夫行医大半辈子,还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怪象。”

“若说中毒,倒也有这种可能,不过看起来又不太像。”罗可雀微微摇头。

洪天明问道“敢问罗门主,我父亲这病,您可能治?”

罗可雀瞪大眼睛道“开什么玩笑,他的生命精气已经流逝得差不多了,都已经半只脚踏进了棺材板里,这已经是阎王爷指定要收的人了,老夫再医术通天,也已经是回天乏术。”

说到这里,罗可雀朗声道“老夫想来说一是一,能治就是能治,不能治就是不能治,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而且我还敢说,不仅是老夫,就算是门主大人,只怕也无能为力。”

“莫说是门主大人了,只怕整个江南行省,也无人能治,还是那句话,准备后事吧!”

叶锋听到这里,冷声笑道“你们觉得不能治,那是因为你们格局太小了,所接触到的艺术,不过是井底之蛙!”

罗可雀眉头一挑,喝问道“言外之意,阁下能治?”

叶锋懒得再搭理他,招手道“把银针拿过来。”

罗可雀摆手阻拦道“且慢,施银针非同小可,你且先告诉老夫,这洪老头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洪玉婷也跟着喝道“对罗门主说得对,你这残废总得先说出个所以然来吧?我们总不能就这样让你乱来。”

洪天明也点点头道“虽然我们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但父亲绝不能让人胡乱妄为!”

叶锋叹了一声,道“我先前就已经说过,洪老头是中毒,而且中的并非是普通之毒,是蛊毒。”

“你说什么,是蛊毒?”

在场当中,反应最大的自然是罗可雀,这老头到底也还是有些医术的,自然也听说过这蛊毒。

“蛊毒,可是来自南境十万大山里的蛊毒门?”

罗可雀说到这里,整个人猛地恍然大悟,道“是了,若真是蛊毒的话,那就说得通了,他的脉象如此的紊乱,而且生命精气竟然在源源不断的流逝!”

“这必然是蛊毒无疑,而起还是中了吞噬人体生命精气的无比歹毒的蛊虫!”

叶锋已经背对过去,拿起了银针,冷声道“你这个神医门副门主,看来也并非一无所知,比起刚才那两名狗屁的赤脚神医,倒还是强上那么一些。”

刚才那两名所谓的神医专家听了勃然大怒,当场就又想要爆发。

罗可雀摆手将他们二人拦下,同时看向叶锋道“阁下既然能看出他中的是蛊毒,那想必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敢问阁下出自何处?”

叶锋头也不回的道“凭你,还不配问我的身份!”

罗可雀皱了皱眉头有几分不悦,不过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来历之前,他不好发作,只是哼道“阁下好大的口气,既然你说你能治,那我等就看看,你是否真有这个能耐!”

“老夫现在就把话撂在这里,你若是能治,能将他体内的蛊毒给祛除出来,老夫为刚才的话向你赔礼道歉,而若是你做不到,那么你就得向我神医门赔礼!”

叶锋懒得理会,一手捏着银针,道“我要施针,不相干之人,现在给我出去,洪天明留下,等会需要你帮忙。”

“另外,罗老头你也留下来,看你还比较顺眼,姑且就让你留下来观摩一二,至于能学到这套阵法多少,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罗可雀心中自然怒气难平,想来他堂堂江都神医门的副门主,号称济世神医,何时被人如此小觑过,而且还是一名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只是看到对方已经捏起银针,他想了想还是忍下,多年的涵养功夫,到底也不是白费的,更何况他心里也捉摸不透,再退一步讲,等到这小子出手救不了病人,到时自己再发难也不迟。

洪天明有些犹豫,问道“罗门主,您看这事儿?”

罗可雀想也不想的道“听他的,其他人出去,都给我在门口等着!”

洪天明这才挥手,洪玉婷张玉曼等人瞪了叶锋一眼,什么也没说,毕竟她们压根也没想叶锋能救活,甚至于她们还巴不得洪老爷子现在就死翘翘,这样他们就能顺理成章继承洪家财产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