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嫡谋(朱嬷嬷任瑶现代言情)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朱嬷嬷任瑶现代言情全文阅读

嫡谋(朱嬷嬷任瑶现代言情)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朱嬷嬷任瑶现代言情全文阅读 第17章 胜负 试读

2022-11-14 16:32 作者:朱嬷嬷
  • 嫡谋 嫡谋

    朱嬷嬷任瑶是现代言情小说《嫡谋》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朱嬷嬷”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哎呀,您现在还问这些做什么?横竖人已经快到了,您就赶紧的吧。”说完就又转身匆匆跑走了。朱嬷嬷急的在屋子里乱转了两圈,终于还是跺了跺脚转头对任瑶期交待了一句:“奴婢先下去安排去了。”朱嬷嬷掀帘子走了,屋子里瞬间便安静下来......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嫡谋》内容精彩,“朱嬷嬷”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朱嬷嬷任瑶现代言情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嫡谋》内容概括:“正是。”肖大姑点头应道。任老太太有些惊讶:“他们去年刚迁来的时候我们老太爷还谴了管家送了些贺仪过去,韩家也送了回礼回来。只是他们府上的女眷们都极少出门,所以我们两府虽然有些礼数往来,我却是还未曾见过韩家的人。怎么韩家还与燕北王府有渊源吗?”肖大姑想了想,摇头:“这我倒是没有听说。我去过韩家两次,见到过韩家的老太太和太太,韩老太太是个慈祥人,韩太太也很能干。”“听说韩家如今当家的这位韩老太爷是招赘的?”任老太太对韩家也着实有些好奇。按理说,赘婿向来是被人瞧不起的,在妻子的家族也没有什么地位。偏偏韩家的这位老太爷却是在韩家的前任当家去世之后接管了韩家,不是族长却胜似族长。白鹤镇关于韩家的传言有不少,有人说韩家原本只是蓟州的一户土财主,不过是稍有些资产罢了。是现任的这位韩老爷子眼光独到,说服了岳父卖了几处田产做起了生意,结果赚了个鉢丰盆满。可惜韩家人向来低调,男人们外出经商,女人们闭户不出,与镇上的人几乎没有什么往来。肖大姑正想答话,东次间的帘子一掀,任瑶华走了出来。“祖母,我都拾掇好了……咦?您有客人呐?”任瑶华在任老太太这里自幼就受宠,说起话来也比别的孙女要随便,话说到一半才看到肖大姑在。任老太太瞪了她一眼,对肖大姑道:“这丫头被我惯坏了,没什么规矩,大姑别见怪。”肖大姑忙道:“任家的姑娘们一个个的不是温婉亲和就是活泼可爱,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任瑶华笑嘻嘻的上来给肖大姑见礼,然后对任老太太道:“祖母,我还要回紫薇院一趟,就不打扰您待客了。”任老太太点头:“晌午饭你就在那边吃吧,我今儿要与肖大姑吃素。”任瑶华应了一声,便转身出去了。肖大姑笑着目送任瑶华离开:“这是府上的三小姐吧?有些时日不见,出落的越发水灵了。”任老太太哈哈笑道:“性子太跳脱,皮猴儿一个。”“我瞧着是个知分寸的。”肖大姑说着,突然伸出右手来掐算了一下,微微皱了皱眉,之后又将手收回去了,不动声色的端起手边的茶小饮了一口。她的动作被任老太太看在眼里。任老太太知道肖大姑会看风水和算命,还看得很准,不由得忙问道:“大姑刚刚是在?”肖大姑见任老太太追问,犹豫了片刻,便道:“我记得府上三小姐是庚午年出生的?”“大姑好记性,华儿正是庚午年八月生的,今年十二了。”任老太太点头道。肖大姑仔细想了想,沉吟道:“那今年不恰好是本命年?”任老太太眉头一皱:“可是有什么不妥的?我记得大姑你曾说华儿的命格与我的极为相宜。”肖大姑摇头:“原本是这样没有错,任老太爷是丙戌年生,您是庚寅年生,丙庚原本相冲,却三小姐属虎,因寅午戌会成火局,恰恰合了这任家宅子的八卦运势,此乃大吉。可是今年三小姐是本命年,犯了太岁,这吉兆就会变为凶兆。”任老太太闻言大急:“那要如何才能破了这局?还请大姑指点一二,我必当重谢。”肖大姑忙道:“老太太言重了,我平日里没少承府上的照拂,这些都是应该的,当不得您的谢。要破了这局也不难,让三小姐今年先暂时不要搬来荣华院,另外找个子时正刻出生的还未成年的姑娘来就是了。”“子时出生?”任老太太皱眉细思。“老太太,九小姐正好是子时正刻出生的。”桂嬷嬷出生提醒道。“可是与六少爷双生的那位九小姐?”肖大姑问道。“大姑记性真好,正是她。”任老太太点头。肖大姑掐指算了算,微微一笑:“那就没有错了,九小姐的命格也是极好的。她又五行属木,这荣华院正好位于离位,离属火,木能旺火……正好相宜。”任老太太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只是华儿若是过了本命之年……”肖大姑忙道:“等三小姐过了本命年,自然一切无碍。”任老太太想了想,转头吩咐桂嬷嬷道:“你去一趟紫薇院,就说让华儿暂时先别搬进来了,等过了今年再说。另外再去芳菲院与方姨娘说一声,让她帮着英儿收拾收拾,以后就住里间的暖阁里。”桂嬷嬷低头应了,转身出去了。任瑶期与任瑶华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紫薇院的正房陪李氏说话,任瑶华脸色蓦然一沉,屋里的人见状都不敢出声了,气氛凝窒。桂嬷嬷将任老太太的意思带到后,轻轻退了出去。任瑶华突然从椅子上起身。李氏忙劝道:“华儿,你祖母说让你明年再搬过去,你还是不要违拗她了。这风水命格之事,你祖母向来是极信的。”任瑶华却是看向任瑶期,冷着脸道:“你跟我来。”说着就往外去了。李氏急得冲她喊道:“华儿,这事与你妹妹又有什么干系,你不要将气撒到她身上。”任瑶期笑着握了握李氏的手:“母亲,您别急。三姐她是有别的事情要与我说,不是要找我撒气。”李氏有些不信,任瑶期便对一旁的周嬷嬷道:“周嬷嬷跟着一起来吧,这样母亲就放心了吧?”周嬷嬷朝着李氏点了点头,李氏才将任瑶期的手松开,还是有些不放心:“如果你姐姐欺负你,你……你就跑。”任瑶期忍不住“噗哧”一笑,起身眨了眨眼,顽皮道:“放心吧母亲,我跑的快,三姐追不上我的。”任瑶期与周嬷嬷跟着任瑶华去了东次间。“这就是那贱人原本的目的?让任瑶英住进荣华院?”任瑶华瞪着任瑶期道。任瑶期走道炕桌的另一边坐下,沉静地道:“她布下这局,既可以让你与五婶母女结仇,又能让九妹妹提了身价。”“现在五小姐这么做不仅让三小姐摘清了,还让方姨娘自食恶果与五太太对上了。”周嬷嬷面上一喜。五太太向来是睚眦必报,她若是恨上了谁,绝对是不死不休的架势。“只是,五小姐怎么知道这肖大姑会答应帮忙?且您让我派人过去的时候还说不要透露身份。要知道这肖大姑的名声向来是极好的,信口开河的事情她从来都不会做。”周嬷嬷疑惑道。事实上,上一世也是因为肖大姑来了任家一趟,任瑶英才得以搬入荣华院的。只是上一世肖大姑是在任瑶华被五太太揭穿之后搬离了荣华院才出现的。那时候五太太已经与任瑶华掐上了。任瑶期猜想,方姨娘可能早就与肖大姑达成了某种默契。于是她让周嬷嬷派人去以方姨娘的名义让肖大姑提前进府了,这样方姨娘就别想置身事外了。方姨娘不知道是因为性子谨慎还是出于什么考量,肖大姑竟然没有亲自与她身边亲近的丫鬟婆子私下接触,而这正好给了任瑶期可趁之机。肖大姑接到消息之后,立即就出现了,还真的按照她的吩咐编了一套说辞。只是这话却不能说出来,于是任瑶期只道是不小心听到了方姨娘与丫鬟的谈话,猜到了一些。任瑶华面色还是不佳:“那任瑶英呢?就这么便宜她?”任瑶英若是养在祖母膝下,会让她以后议亲之时提升不少的身价,这也是方姨娘打的好算盘。任瑶期笑了笑:“站的高确实是能望的远些,不过势必也会成为别人的靶子。”任瑶华想了想,不由得冷笑:“以任瑶英那性子,怕是捧的越高摔的越重。方姨娘聪明了一世,偏偏生了这么个货色,亏她还在那里费尽心机。”任瑶期闻言眸光一闪,忽而一笑:“等着吧,或许你会看到些有意思的事情。”任瑶华皱眉:“什么意思?”任瑶期笑了笑,没有回答,只转头吩咐周嬷嬷:“今儿早上搬过去的东西,等会儿让人去搬回来。”周嬷嬷低头应了,想了想又有些担心:“可是现在三小姐离了老太太身边,以后会不会生分了?”任瑶华瞥了任瑶期一眼。任瑶期知道任瑶华这一眼是什么意思,不由得苦笑。想必任瑶华还是认为她见不得她好吧。既对付方姨娘,也不想让她占到便宜。想起了上一世的事情,任瑶期突然忍不住低声问道:“你真的相信只要得了祖母的欢心,她就能事事为你考量?”任瑶华冷笑着看向任瑶期:“你想说什么?”任瑶期心中轻叹,站起身往外走去,掀帘子的时候才头也不回的轻轻说了一句:“我只是觉得,求人不如求己。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到别人身上,最后说不定只剩下绝望。”任瑶华一愣,看着那已经被放下来的棉帘,抿唇不语。原本“卧病在床”的方姨娘在听到桂嬷嬷的传话后却是惊得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什么?你说肖大姑来了?老太太让英儿今日就搬去荣华院?”桂嬷嬷笑道:“正是如此,奴婢恭喜姨娘也恭喜九小姐了。”方姨娘却是面无喜色,愣忡着道:“她怎么会今日来?我明明……”桂嬷嬷见状有些不解:“这不是好事么?姨娘布下这么一局,不就是为了让九小姐出头?”方姨娘苦笑:“是啊,可是时机不对啊……”而五太太在得到消息的时候,气得直打哆嗦:“方雅茹!你好!你真好!”

在线试读

第17章 胜负

“正是。”肖大姑点头应道。

任老太太有些惊讶“他们去年刚迁来的时候我们老太爷还谴了管家送了些贺仪过去,韩家也送了回礼回来。只是他们府上的女眷们都极少出门,所以我们两府虽然有些礼数往来,我却是还未曾见过韩家的人。怎么韩家还与燕北王府有渊源吗?”

肖大姑想了想,摇头“这我倒是没有听说。我去过韩家两次,见到过韩家的老太太和太太,韩老太太是个慈祥人,韩太太也很能干。”

“听说韩家如今当家的这位韩老太爷是招赘的?”

任老太太对韩家也着实有些好奇。按理说,赘婿向来是被人瞧不起的,在妻子的家族也没有什么地位。偏偏韩家的这位老太爷却是在韩家的前任当家去世之后接管了韩家,不是族长却胜似族长。

白鹤镇关于韩家的传言有不少,有人说韩家原本只是蓟州的一户土财主,不过是稍有些资产罢了。是现任的这位韩老爷子眼光独到,说服了岳父卖了几处田产做起了生意,结果赚了个鉢丰盆满。

可惜韩家人向来低调,男人们外出经商,女人们闭户不出,与镇上的人几乎没有什么往来。

肖大姑正想答话,东次间的帘子一掀,任瑶华走了出来。

“祖母,我都拾掇好了……咦?您有客人呐?”任瑶华在任老太太这里自幼就受宠,说起话来也比别的孙女要随便,话说到一半才看到肖大姑在。

任老太太瞪了她一眼,对肖大姑道“这丫头被我惯坏了,没什么规矩,大姑别见怪。”

肖大姑忙道“任家的姑娘们一个个的不是温婉亲和就是活泼可爱,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任瑶华笑嘻嘻的上来给肖大姑见礼,然后对任老太太道“祖母,我还要回紫薇院一趟,就不打扰您待客了。”

任老太太点头“晌午饭你就在那边吃吧,我今儿要与肖大姑吃素。”

任瑶华应了一声,便转身出去了。

肖大姑笑着目送任瑶华离开“这是府上的三小姐吧?有些时日不见,出落的越发水灵了。”

任老太太哈哈笑道“性子太跳脱,皮猴儿一个。”

“我瞧着是个知分寸的。”肖大姑说着,突然伸出右手来掐算了一下,微微皱了皱眉,之后又将手收回去了,不动声色的端起手边的茶小饮了一口。

她的动作被任老太太看在眼里。

任老太太知道肖大姑会看风水和算命,还看得很准,不由得忙问道“大姑刚刚是在?”

肖大姑见任老太太追问,犹豫了片刻,便道“我记得府上三小姐是庚午年出生的?”

“大姑好记性,华儿正是庚午年八月生的,今年十二了。”任老太太点头道。

肖大姑仔细想了想,沉吟道“那今年不恰好是本命年?”

任老太太眉头一皱“可是有什么不妥的?我记得大姑你曾说华儿的命格与我的极为相宜。”

肖大姑摇头“原本是这样没有错,任老太爷是丙戌年生,您是庚寅年生,丙庚原本相冲,却三小姐属虎,因寅午戌会成火局,恰恰合了这任家宅子的八卦运势,此乃大吉。可是今年三小姐是本命年,犯了太岁,这吉兆就会变为凶兆。”

任老太太闻言大急“那要如何才能破了这局?还请大姑指点一二,我必当重谢。”

肖大姑忙道“老太太言重了,我平日里没少承府上的照拂,这些都是应该的,当不得您的谢。要破了这局也不难,让三小姐今年先暂时不要搬来荣华院,另外找个子时正刻出生的还未成年的姑娘来就是了。”

“子时出生?”任老太太皱眉细思。

“老太太,九小姐正好是子时正刻出生的。”桂嬷嬷出生提醒道。

“可是与六少爷双生的那位九小姐?”肖大姑问道。

“大姑记性真好,正是她。”任老太太点头。

肖大姑掐指算了算,微微一笑“那就没有错了,九小姐的命格也是极好的。她又五行属木,这荣华院正好位于离位,离属火,木能旺火……正好相宜。”

任老太太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只是华儿若是过了本命之年……”

肖大姑忙道“等三小姐过了本命年,自然一切无碍。”

任老太太想了想,转头吩咐桂嬷嬷道“你去一趟紫薇院,就说让华儿暂时先别搬进来了,等过了今年再说。另外再去芳菲院与方姨娘说一声,让她帮着英儿收拾收拾,以后就住里间的暖阁里。”

桂嬷嬷低头应了,转身出去了。

任瑶期与任瑶华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紫薇院的正房陪李氏说话,任瑶华脸色蓦然一沉,屋里的人见状都不敢出声了,气氛凝窒。

桂嬷嬷将任老太太的意思带到后,轻轻退了出去。

任瑶华突然从椅子上起身。

李氏忙劝道“华儿,你祖母说让你明年再搬过去,你还是不要违拗她了。这风水命格之事,你祖母向来是极信的。”

任瑶华却是看向任瑶期,冷着脸道“你跟我来。”说着就往外去了。

李氏急得冲她喊道“华儿,这事与你妹妹又有什么干系,你不要将气撒到她身上。”

任瑶期笑着握了握李氏的手“母亲,您别急。三姐她是有别的事情要与我说,不是要找我撒气。”

李氏有些不信,任瑶期便对一旁的周嬷嬷道“周嬷嬷跟着一起来吧,这样母亲就放心了吧?”

周嬷嬷朝着李氏点了点头,李氏才将任瑶期的手松开,还是有些不放心“如果你姐姐欺负你,你……你就跑。”

任瑶期忍不住“噗哧”一笑,起身眨了眨眼,顽皮道“放心吧母亲,我跑的快,三姐追不上我的。”

任瑶期与周嬷嬷跟着任瑶华去了东次间。

“这就是那贱人原本的目的?让任瑶英住进荣华院?”任瑶华瞪着任瑶期道。

任瑶期走道炕桌的另一边坐下,沉静地道“她布下这局,既可以让你与五婶母女结仇,又能让九妹妹提了身价。”

“现在五小姐这么做不仅让三小姐摘清了,还让方姨娘自食恶果与五太太对上了。”周嬷嬷面上一喜。

五太太向来是睚眦必报,她若是恨上了谁,绝对是不死不休的架势。

“只是,五小姐怎么知道这肖大姑会答应帮忙?且您让我派人过去的时候还说不要透露身份。要知道这肖大姑的名声向来是极好的,信口开河的事情她从来都不会做。”周嬷嬷疑惑道。

事实上,上一世也是因为肖大姑来了任家一趟,任瑶英才得以搬入荣华院的。

只是上一世肖大姑是在任瑶华被五太太揭穿之后搬离了荣华院才出现的。那时候五太太已经与任瑶华掐上了。

任瑶期猜想,方姨娘可能早就与肖大姑达成了某种默契。于是她让周嬷嬷派人去以方姨娘的名义让肖大姑提前进府了,这样方姨娘就别想置身事外了。

方姨娘不知道是因为性子谨慎还是出于什么考量,肖大姑竟然没有亲自与她身边亲近的丫鬟婆子私下接触,而这正好给了任瑶期可趁之机。

肖大姑接到消息之后,立即就出现了,还真的按照她的吩咐编了一套说辞。

只是这话却不能说出来,于是任瑶期只道是不小心听到了方姨娘与丫鬟的谈话,猜到了一些。

任瑶华面色还是不佳“那任瑶英呢?就这么便宜她?”

任瑶英若是养在祖母膝下,会让她以后议亲之时提升不少的身价,这也是方姨娘打的好算盘。

任瑶期笑了笑“站的高确实是能望的远些,不过势必也会成为别人的靶子。”

任瑶华想了想,不由得冷笑“以任瑶英那性子,怕是捧的越高摔的越重。方姨娘聪明了一世,偏偏生了这么个货色,亏她还在那里费尽心机。”

任瑶期闻言眸光一闪,忽而一笑“等着吧,或许你会看到些有意思的事情。”

任瑶华皱眉“什么意思?”

任瑶期笑了笑,没有回答,只转头吩咐周嬷嬷“今儿早上搬过去的东西,等会儿让人去搬回来。”

周嬷嬷低头应了,想了想又有些担心“可是现在三小姐离了老太太身边,以后会不会生分了?”

任瑶华瞥了任瑶期一眼。

任瑶期知道任瑶华这一眼是什么意思,不由得苦笑。

想必任瑶华还是认为她见不得她好吧。既对付方姨娘,也不想让她占到便宜。

想起了上一世的事情,任瑶期突然忍不住低声问道“你真的相信只要得了祖母的欢心,她就能事事为你考量?”

任瑶华冷笑着看向任瑶期“你想说什么?”

任瑶期心中轻叹,站起身往外走去,掀帘子的时候才头也不回的轻轻说了一句“我只是觉得,求人不如求己。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到别人身上,最后说不定只剩下绝望。”

任瑶华一愣,看着那已经被放下来的棉帘,抿唇不语。

原本“卧病在床”的方姨娘在听到桂嬷嬷的传话后却是惊得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什么?你说肖大姑来了?老太太让英儿今日就搬去荣华院?”

桂嬷嬷笑道“正是如此,奴婢恭喜姨娘也恭喜九小姐了。”

方姨娘却是面无喜色,愣忡着道“她怎么会今日来?我明明……”

桂嬷嬷见状有些不解“这不是好事么?姨娘布下这么一局,不就是为了让九小姐出头?”

方姨娘苦笑“是啊,可是时机不对啊……”

而五太太在得到消息的时候,气得直打哆嗦“方雅茹!你好!你真好!”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