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朱嬷嬷任瑶现代言情《嫡谋》_《嫡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朱嬷嬷任瑶现代言情《嫡谋》_《嫡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47章 净房事件后续(果然多的妈妈和氏璧 ) 试读

2022-11-14 16:42 作者:朱嬷嬷
  • 嫡谋 嫡谋

    朱嬷嬷任瑶是现代言情小说《嫡谋》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朱嬷嬷”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哎呀,您现在还问这些做什么?横竖人已经快到了,您就赶紧的吧。”说完就又转身匆匆跑走了。朱嬷嬷急的在屋子里乱转了两圈,终于还是跺了跺脚转头对任瑶期交待了一句:“奴婢先下去安排去了。”朱嬷嬷掀帘子走了,屋子里瞬间便安静下来......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朱嬷嬷的《嫡谋》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马车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欢快了起来。任瑶华虽然没有回答,眼中却也是染上了些许的笑意,尽管她的脸还是板着的。这是自任瑶期回来之后,姐妹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气氛最为融洽的一次。马车一路驶回任府,任瑶英从马车里出来的时候虽然已经换了一身衣裳,也洗了一次头脸,全身从头到脚用一件大大的披风包裹住了,可是立在风中还是会散发出一股臊臭的味道。虽然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却是能听见她压抑着的抽泣声。这次她脸丢得大了,这件事情又是在外头发生的,要传出去很容易,以后别人一提起任家九小姐就会想到她掉进粪坑的事情,成为别人的笑柄,这将会成为她与人交往的障碍。大少奶奶与林氏带着任瑶英去老太太的荣华院,任瑶期等人则被打发回了自己的院子。任瑶期与任瑶华两人先去了李氏那里,等问了安任瑶华立即招了香芹到东次间问话,任瑶期也一并过去了。“打听到了什么消息没有?大嫂之前查到的人是谁?”任瑶华问道。香芹点了点头:“在三小姐九小姐去净房之前,五太太她们是先去的。不过九小姐用的那间净房因为正在打扫和熏香,五太太她们都没有用过。”之前河岸上的净房是隔开成三间的。“难不成还是那负责打扫净房的人捣的鬼?”任瑶华皱眉。香芹摇了摇头:“在九小姐进去之前还有一人进去过,当时负责打扫净房的婆子拦住她说那里是给主子们用的不给她进去,可是她嫌弃丫鬟们用的净房太过简陋又说已经没有空地儿了,便塞了些钱给净房的几个看守的嬷嬷。那几个嬷嬷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赶紧的方便完了出来。她出去后没多久九小姐就来了。”“她是哪个院子伺候的?”任瑶华皱眉问道,她们家还有这么胆大的丫鬟婆子?香芹还是摇头:“她不是我们府上的,是前些日子刚被送过来伺候文公子的那两个丫鬟中的一个。”此言一出,出乎众人意料。任瑶期不由得想起来之前在暖棚的时候,那个为云文放来向她讨要彩头的丫鬟。“怎么会是文公子的丫鬟?她与任瑶英又没有什么过节,何苦做这种事情?”香芹闻言脸上有些不自在的红晕,看了任瑶华一眼,又看了看任瑶期,似是有些不好启齿。任瑶华瞪着她道:“有话就说,这里又没有外人!”此言一出,不仅屋子里的人惊讶,连她自己也愣住了。以前在任瑶华眼里,任瑶期这个亲妹妹与外人无异。她们商量什么事情的时候都是要背着任瑶期的,生怕被她知晓了。可是今日她却脱口而出这里没有外人。任瑶期微微垂下的眸子也有些难以言喻的复杂。香芹轻咳了一声,小声央求道:“小姐,那你可别与周嬷嬷说是奴婢说的这些话。”见任瑶华又瞪了过来,香芹连忙道,“之前有人听到九小姐私底下对身边的人说文公子身边的两个丫鬟长相太过美貌,定是文家给文公子准备的通房丫鬟。又说九小姐扬言若她是主母,这种妖媚的丫鬟一定要早早的撵了出去,以免将来成为祸害。那个叫玉珠的丫鬟知道了之后就对九小姐怀恨在心,故意在九小姐要去的净房里动了手脚。”任瑶华听了这话脸上也是一红,不由得啐了香芹一口:“哪里听来的胡言乱语!”香芹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着喏喏道:“奴婢也是从外面听来的,不是小姐要奴婢说的嘛。”任瑶华语塞。“九小姐说的这些话是谁传出来的?”任瑶期挑眉问道。她不相信任瑶英会让别人听到她说这种话。任瑶英再如何也还是个小姑娘,这种话不是她可以说得出口的,即便她心里是这么想的,也不太可能宣之于口。“是文公子身边另外一个叫金珠的丫鬟说的,她说她与玉珠两人听到有人在说话,提到了文公子什么的,她们就悄悄上前去听,然后就听到了两个人在议论九小姐说的那几句话。不过她们没有看到说话的人是谁,只知道是两个婆子。之后大少夫人便将九小姐身边的几个婆子都招了去,让她们在金珠面前说话。金珠说有两个婆子的声音与她之前听到的有些像,但是她毕竟没有见到过那两人的脸,所以也不敢肯定到底是不是那两个。”“哼!如果这件事情真是五婶在装神弄鬼,我到还真要佩服她一下了。做了缺德事还能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也难怪她之前陪嫁来的那几个厉害的婆子丫鬟都被剪除了,不然这府里不是谁都要看她的脸色!”任瑶华讽刺道。“三小姐……”芜菁小声唤了她一声,又看了任瑶期一眼,有些纠结。显然刚刚任瑶华说的这件事情在之前是被定为不能泄漏出去给“别人”知道的秘密。而任瑶期想了想便明白了任瑶华说的是什么事情了。听说五太太林氏嫁进任家的时候原本身边有几个很厉害的陪房,后来不知因何都被卖了出去,一个也不剩了,奇怪的是林家对于这件事情并无表示出不满,甚至也没有再借机往林氏身边派过帮手来。林氏的母亲是个十分溺爱女儿的人,这一点看林氏的性子就知道。她都不为林氏出头,显然这件事情在当年是有隐情的。听任瑶华的意思,林氏身边的人却是被人动手剪除的,且还让林氏和林家吃了个哑巴亏。任瑶期不知道任瑶华是如何得知这件事情的,她上一世却是不知情的,只知道如今林氏身边伺候的人大都是任家的家生子,很少有是她从娘家带来的人。如果任瑶华说的没有错的话,那么最有理由对林氏动手的人是大太太王氏,甚至老太太丘氏也有可能。这倒真是有意思了。原来任家与林家也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亲如一家。尽管林家的老太君是任老太太的亲姑母,而任老太太唯一的女儿嫁给了林老太君的侄孙。任瑶期明白了,自己上一世也同她们的爹爹一样是个不管事的,所以很多事情别人知道她却不知道。“你再去打听一下这件这件事情的后续,看看祖母打算如何处置。”任瑶华吩咐香芹道,说完她又皱眉,“不过祖父祖母不喜欢别人乱打听……”任瑶期抬头笑道:“无妨,你就去外头看看别的院子的人都是如何的。若是她们也都派了人去打听,你就凑过去听听。若是她们安安静静的你也安安静静的,就当出去转了一圈。”香芹笑嘻嘻的应了一声知道了,还挽了芜菁的手臂:“那我与芜菁去问问厨房下午有没有备些小食。两位小姐中午饭就用了些点心呢。”香芹与芜菁挽着手大大方方的出去了,出了院门香芹小声对芜菁道:“哎,你有没有觉得现在三小姐和五小姐关系好了不少?以前那种事情,三小姐是不可能当着五小姐的面说的。五小姐也变了好多,就算三小姐对她不客气,她也都是笑脸相迎,从来不会发火。”芜菁瞪向她道:“怎么?小姐和好了你还不高兴了?”“哪能啊!我只是想着……之前两人都闹成那样了,在庄子上的时候每次三小姐一听到五小姐的名字就咬牙切齿。让太太和周嬷嬷都不敢当着她的面提起五小姐。我还以为她们两人这一辈子都是仇人了。”香芹嘟哝道。芜菁沉默了一会儿,叹气:“三小姐和五小姐毕竟是亲生姐妹,同一个爹娘生的。只是以后我们切不可再在三小姐面前提过去那些事情。我觉得现在这样我们这些当奴婢的也自在了不少。”香芹连忙点头:“这还要你说!周嬷嬷早就敲打过我们了!”到了晚上的时候,荣华院那边就传来消息,老太太将文家的两个丫鬟叫了去问过了后,什么举措也没有就揭过了此事,只让身边的婆子教了她们一番,并叮嘱她们好好伺候云二少。“什么?祖母还让她们留在任家?”任瑶华惊愕道。香芹点头:“说是玉珠进去的时间太短又只有她一人,不太可能会做得了手脚。”任瑶华皱眉:“即便如此也应该把人送回去才对!那个丫鬟瞧着也不是个省事的。”按正常的处理手法而言,害任瑶英的人没有找到,任家就会给最有嫌疑的玉珠定罪,以安抚任瑶英。现在任老太太不过是让人说教了她们一番就放过了,也没有将人送回云家去。那么任瑶英受的罪只能被定位为自作自受。“祖母难道真的打算与云家……”任瑶华低头沉吟着道。任老太太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云家老太太和云夫人心里留下疙瘩,任家很有可能真的打算与云家联姻。或者说任家单方面有这个意向。任瑶期却是对任老太太的决定没有半分意外,为了任家的利益,牺牲几个孙女的一生他们都能豪不犹豫,如今只不过是让一个庶出的孙女受些委屈罢了。方姨娘看着躺在床上将自己全身都用被子蒙起来的女儿一阵心疼,任瑶英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哭着要沐浴,已经沐浴了四次,还吐了两次。若非最后方姨娘竭力阻止,任瑶英怕是要将自己身上的皮都吸去一层才会罢休。“娘,我身上好臭,会不会一直这么臭下去?”任瑶英的声音隔着杯子传了出来。方姨娘轻轻拍了拍她,柔声安慰道:“不会的,娘闻着你身上是香的。”被子下传来任瑶英抽泣的声音:“可是别人都知道我掉到茅坑里了,我……我以后不要出去见人了……”方姨娘闭了闭眼,握紧的拳头将她的手心刺破了。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眼中有锋利的冷芒一闪,可是她的语气却还是柔和的:“别人不会记着这件事情很久的,等过些日子大家就都忘记了。”“娘,我恨她们!她们让我丢了这么大一个丑!”任瑶英突然掀开了被子,哭得红肿的眼睛中满是羞愤。方姨娘摸了摸她的头,温和地安慰道:“娘知道,娘不会让害你的人好过的。”任瑶英抱着方姨娘的手睡着了,眼睫上还挂了一滴泪珠。方姨娘伸手帮她揩去了,守了她一会儿,才起身出来。“去把于嬷嬷叫来,我有事吩咐她。”方姨娘对自己的丫鬟交代道。丫鬟躬身退下了,方姨娘去了隔壁的书房。方姨娘是识字的,一手簪花小楷写的还挺不错,任时敏出入的地方都是备有书房的,所以方姨娘的院子里也有一个小书房。等于嬷嬷被唤进来的时候方姨娘早已经写好了一封信,吹干里墨渍后装进里信封。“你明日出发,回一趟江宁。” 方姨娘的娘家在江宁。于嬷嬷低头应了一声是,也没有对大冷天要出远门而表示出任何不满。林氏母女此时却是心情正好。从任老太太对云文放两个丫鬟的处置可以看出来,任家对于云家结亲一事也不是没有想法的。林氏认为只要任家有这个意思,凭着自己在人老太太面前的地位,又有自己的娘家在后面支持,她若是想为自己的女儿谋到这门亲事易如反掌。任瑶玉却是觉得终于扬眉吐气了。被方姨娘母女设计赶出荣华院的事情,让她这些日子一想起来就恨极。今日终于出了口恶气。林氏忍了许多年终究还是忘记了她母亲再三交代的,让她不要轻易于方姨娘为敌的话。

在线试读

第47章 净房事件后续(果然多的妈妈和氏璧 )

马车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欢快了起来。

任瑶华虽然没有回答,眼中却也是染上了些许的笑意,尽管她的脸还是板着的。

这是自任瑶期回来之后,姐妹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气氛最为融洽的一次。

马车一路驶回任府,任瑶英从马车里出来的时候虽然已经换了一身衣裳,也洗了一次头脸,全身从头到脚用一件大大的披风包裹住了,可是立在风中还是会散发出一股臊臭的味道。

虽然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却是能听见她压抑着的抽泣声。

这次她脸丢得大了,这件事情又是在外头发生的,要传出去很容易,以后别人一提起任家九小姐就会想到她掉进粪坑的事情,成为别人的笑柄,这将会成为她与人交往的障碍。

大少奶奶与林氏带着任瑶英去老太太的荣华院,任瑶期等人则被打发回了自己的院子。

任瑶期与任瑶华两人先去了李氏那里,等问了安任瑶华立即招了香芹到东次间问话,任瑶期也一并过去了。

“打听到了什么消息没有?大嫂之前查到的人是谁?”任瑶华问道。

香芹点了点头“在三小姐九小姐去净房之前,五太太她们是先去的。不过九小姐用的那间净房因为正在打扫和熏香,五太太她们都没有用过。”

之前河岸上的净房是隔开成三间的。

“难不成还是那负责打扫净房的人捣的鬼?”任瑶华皱眉。

香芹摇了摇头“在九小姐进去之前还有一人进去过,当时负责打扫净房的婆子拦住她说那里是给主子们用的不给她进去,可是她嫌弃丫鬟们用的净房太过简陋又说已经没有空地儿了,便塞了些钱给净房的几个看守的嬷嬷。那几个嬷嬷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赶紧的方便完了出来。她出去后没多久九小姐就来了。”

“她是哪个院子伺候的?”任瑶华皱眉问道,她们家还有这么胆大的丫鬟婆子?

香芹还是摇头“她不是我们府上的,是前些日子刚被送过来伺候文公子的那两个丫鬟中的一个。”

此言一出,出乎众人意料。

任瑶期不由得想起来之前在暖棚的时候,那个为云文放来向她讨要彩头的丫鬟。

“怎么会是文公子的丫鬟?她与任瑶英又没有什么过节,何苦做这种事情?”

香芹闻言脸上有些不自在的红晕,看了任瑶华一眼,又看了看任瑶期,似是有些不好启齿。

任瑶华瞪着她道“有话就说,这里又没有外人!”

此言一出,不仅屋子里的人惊讶,连她自己也愣住了。

以前在任瑶华眼里,任瑶期这个亲妹妹与外人无异。她们商量什么事情的时候都是要背着任瑶期的,生怕被她知晓了。

可是今日她却脱口而出这里没有外人。

任瑶期微微垂下的眸子也有些难以言喻的复杂。

香芹轻咳了一声,小声央求道“小姐,那你可别与周嬷嬷说是奴婢说的这些话。”见任瑶华又瞪了过来,香芹连忙道,“之前有人听到九小姐私底下对身边的人说文公子身边的两个丫鬟长相太过美貌,定是文家给文公子准备的通房丫鬟。又说九小姐扬言若她是主母,这种妖媚的丫鬟一定要早早的撵了出去,以免将来成为祸害。那个叫玉珠的丫鬟知道了之后就对九小姐怀恨在心,故意在九小姐要去的净房里动了手脚。”

任瑶华听了这话脸上也是一红,不由得啐了香芹一口“哪里听来的胡言乱语!”

香芹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着喏喏道“奴婢也是从外面听来的,不是小姐要奴婢说的嘛。”

任瑶华语塞。

“九小姐说的这些话是谁传出来的?”任瑶期挑眉问道。

她不相信任瑶英会让别人听到她说这种话。

任瑶英再如何也还是个小姑娘,这种话不是她可以说得出口的,即便她心里是这么想的,也不太可能宣之于口。

“是文公子身边另外一个叫金珠的丫鬟说的,她说她与玉珠两人听到有人在说话,提到了文公子什么的,她们就悄悄上前去听,然后就听到了两个人在议论九小姐说的那几句话。不过她们没有看到说话的人是谁,只知道是两个婆子。之后大少夫人便将九小姐身边的几个婆子都招了去,让她们在金珠面前说话。金珠说有两个婆子的声音与她之前听到的有些像,但是她毕竟没有见到过那两人的脸,所以也不敢肯定到底是不是那两个。”

“哼!如果这件事情真是五婶在装神弄鬼,我到还真要佩服她一下了。做了缺德事还能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的。也难怪她之前陪嫁来的那几个厉害的婆子丫鬟都被剪除了,不然这府里不是谁都要看她的脸色!”任瑶华讽刺道。

“三小姐……”芜菁小声唤了她一声,又看了任瑶期一眼,有些纠结。

显然刚刚任瑶华说的这件事情在之前是被定为不能泄漏出去给“别人”知道的秘密。

而任瑶期想了想便明白了任瑶华说的是什么事情了。

听说五太太林氏嫁进任家的时候原本身边有几个很厉害的陪房,后来不知因何都被卖了出去,一个也不剩了,奇怪的是林家对于这件事情并无表示出不满,甚至也没有再借机往林氏身边派过帮手来。

林氏的母亲是个十分溺爱女儿的人,这一点看林氏的性子就知道。她都不为林氏出头,显然这件事情在当年是有隐情的。

听任瑶华的意思,林氏身边的人却是被人动手剪除的,且还让林氏和林家吃了个哑巴亏。

任瑶期不知道任瑶华是如何得知这件事情的,她上一世却是不知情的,只知道如今林氏身边伺候的人大都是任家的家生子,很少有是她从娘家带来的人。

如果任瑶华说的没有错的话,那么最有理由对林氏动手的人是大太太王氏,甚至老太太丘氏也有可能。

这倒真是有意思了。

原来任家与林家也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亲如一家。

尽管林家的老太君是任老太太的亲姑母,而任老太太唯一的女儿嫁给了林老太君的侄孙。

任瑶期明白了,自己上一世也同她们的爹爹一样是个不管事的,所以很多事情别人知道她却不知道。

“你再去打听一下这件这件事情的后续,看看祖母打算如何处置。”任瑶华吩咐香芹道,说完她又皱眉,“不过祖父祖母不喜欢别人乱打听……”

任瑶期抬头笑道“无妨,你就去外头看看别的院子的人都是如何的。若是她们也都派了人去打听,你就凑过去听听。若是她们安安静静的你也安安静静的,就当出去转了一圈。”

香芹笑嘻嘻的应了一声知道了,还挽了芜菁的手臂“那我与芜菁去问问厨房下午有没有备些小食。两位小姐中午饭就用了些点心呢。”

香芹与芜菁挽着手大大方方的出去了,出了院门香芹小声对芜菁道“哎,你有没有觉得现在三小姐和五小姐关系好了不少?以前那种事情,三小姐是不可能当着五小姐的面说的。五小姐也变了好多,就算三小姐对她不客气,她也都是笑脸相迎,从来不会发火。”

芜菁瞪向她道“怎么?小姐和好了你还不高兴了?”

“哪能啊!我只是想着……之前两人都闹成那样了,在庄子上的时候每次三小姐一听到五小姐的名字就咬牙切齿。让太太和周嬷嬷都不敢当着她的面提起五小姐。我还以为她们两人这一辈子都是仇人了。”香芹嘟哝道。

芜菁沉默了一会儿,叹气“三小姐和五小姐毕竟是亲生姐妹,同一个爹娘生的。只是以后我们切不可再在三小姐面前提过去那些事情。我觉得现在这样我们这些当奴婢的也自在了不少。”

香芹连忙点头“这还要你说!周嬷嬷早就敲打过我们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荣华院那边就传来消息,老太太将文家的两个丫鬟叫了去问过了后,什么举措也没有就揭过了此事,只让身边的婆子教了她们一番,并叮嘱她们好好伺候云二少。

“什么?祖母还让她们留在任家?”任瑶华惊愕道。

香芹点头“说是玉珠进去的时间太短又只有她一人,不太可能会做得了手脚。”

任瑶华皱眉“即便如此也应该把人送回去才对!那个丫鬟瞧着也不是个省事的。”

按正常的处理手法而言,害任瑶英的人没有找到,任家就会给最有嫌疑的玉珠定罪,以安抚任瑶英。

现在任老太太不过是让人说教了她们一番就放过了,也没有将人送回云家去。那么任瑶英受的罪只能被定位为自作自受。

“祖母难道真的打算与云家……”任瑶华低头沉吟着道。

任老太太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云家老太太和云夫人心里留下疙瘩,任家很有可能真的打算与云家联姻。或者说任家单方面有这个意向。

任瑶期却是对任老太太的决定没有半分意外,为了任家的利益,牺牲几个孙女的一生他们都能豪不犹豫,如今只不过是让一个庶出的孙女受些委屈罢了。

方姨娘看着躺在床上将自己全身都用被子蒙起来的女儿一阵心疼,任瑶英从回来之后就一直哭着要沐浴,已经沐浴了四次,还吐了两次。若非最后方姨娘竭力阻止,任瑶英怕是要将自己身上的皮都吸去一层才会罢休。

“娘,我身上好臭,会不会一直这么臭下去?”任瑶英的声音隔着杯子传了出来。

方姨娘轻轻拍了拍她,柔声安慰道“不会的,娘闻着你身上是香的。”

被子下传来任瑶英抽泣的声音“可是别人都知道我掉到茅坑里了,我……我以后不要出去见人了……”

方姨娘闭了闭眼,握紧的拳头将她的手心刺破了。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眼中有锋利的冷芒一闪,可是她的语气却还是柔和的“别人不会记着这件事情很久的,等过些日子大家就都忘记了。”

“娘,我恨她们!她们让我丢了这么大一个丑!”任瑶英突然掀开了被子,哭得红肿的眼睛中满是羞愤。

方姨娘摸了摸她的头,温和地安慰道“娘知道,娘不会让害你的人好过的。”

任瑶英抱着方姨娘的手睡着了,眼睫上还挂了一滴泪珠。

方姨娘伸手帮她揩去了,守了她一会儿,才起身出来。

“去把于嬷嬷叫来,我有事吩咐她。”方姨娘对自己的丫鬟交代道。

丫鬟躬身退下了,方姨娘去了隔壁的书房。

方姨娘是识字的,一手簪花小楷写的还挺不错,任时敏出入的地方都是备有书房的,所以方姨娘的院子里也有一个小书房。

等于嬷嬷被唤进来的时候方姨娘早已经写好了一封信,吹干里墨渍后装进里信封。

“你明日出发,回一趟江宁。” 方姨娘的娘家在江宁。

于嬷嬷低头应了一声是,也没有对大冷天要出远门而表示出任何不满。

林氏母女此时却是心情正好。

从任老太太对云文放两个丫鬟的处置可以看出来,任家对于云家结亲一事也不是没有想法的。

林氏认为只要任家有这个意思,凭着自己在人老太太面前的地位,又有自己的娘家在后面支持,她若是想为自己的女儿谋到这门亲事易如反掌。

任瑶玉却是觉得终于扬眉吐气了。

被方姨娘母女设计赶出荣华院的事情,让她这些日子一想起来就恨极。今日终于出了口恶气。

林氏忍了许多年终究还是忘记了她母亲再三交代的,让她不要轻易于方姨娘为敌的话。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