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张无邪陈鸿飞都市小说(绝品神医赘婿)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绝品神医赘婿)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张无邪陈鸿飞都市小说(绝品神医赘婿)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绝品神医赘婿)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愤怒的丈母娘 试读

2022-11-14 16:36 作者:张无邪
  • 绝品神医赘婿 绝品神医赘婿

    小说叫做《绝品神医赘婿》是“张无邪”的小说。内容精选:“没用的废物!”两人走后,张无邪也出门打了辆出租车,他要去帮瞿妍儿。虽然这些年在瞿家,自己受尽屈辱,但好歹那个名义上的老婆瞿妍儿,表面上对自己百般嫌弃,很多时候,也还算维护自己。正是因为如此,即便张无邪打算将要离开瞿家,但还是不愿意瞿妍儿和陈鸿飞那种心术不正的人在一起。更重要的是,这个为了得到自己妻...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由张无邪陈鸿飞都市小说担任主角的小说,书名:《绝品神医赘婿》,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精彩内容:张无邪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便往楼上房间走,完全无视赵雅兰。“站住!”赵雅兰一声怒喝,双手叉腰走了过来,气冲冲道:“你个窝囊废,把老娘说的话当放屁?”张无邪没有吭声,继续踏上楼梯,对于赵雅兰这样的谩骂,三年来他早就习惯了。赵雅兰怒道:“行!长本事了是吧,从现在开始,你别想再吃我们家一碗饭!”她自以为一直都死死掐着张无邪的软肋,所以才如此肆无忌惮、变本加厉的辱骂,但没想到,张无邪就和吃错了药一样,依然没有理会。赵雅兰气得直接炸毛,扭头将怒火发到了在沙发上看电话的瞿玉书身上,道:“老瞿,看看你当初找的女婿,什么玩意,简直就是猪狗不如的畜生,我们白养了他三年!”“又是给钱,又是给饭,就差把他供起来了!”瞿玉书听到赵雅兰的发泄,这才看了看张无邪,重重的叹了口气,满脸无奈。他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无奈的神色要比赵雅兰的一通责骂还要直击人心,过去三年,他已经对这女婿不抱有任何希望,只剩下无奈。“叹气,叹气!每次都只会叹气,叹气有什么屁用!”赵雅兰俨然就像一只发飙的母老虎。瞿玉书皱了皱眉,起身道:“行了,我去给你倒,那小子他身体比我还弱。”一看到张无邪,瞿玉书能够想到的只有那止不尽的咳嗽,他真是担心,哪天张无邪死在这房子里。“立刻和我女儿离婚!”赵雅兰终于忍无可忍,指着张无邪道:“你个窝囊废,老娘再也不想看见你!”离婚这个敏感词以风速传遍了瞿家的小洋房,楼上休息的瞿妍儿听到声音后也出了来。当然,张无邪也再次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了赵雅兰。“看来你也不聋嘛!”赵雅兰双手身前,趾高气昂道:“怎么,想要求我了?”她坚信,张无邪一定怂了,马上就会和自己道歉,哪里想到,张无邪冷冷道:“离婚,我同意。”一时间,时间仿佛都静止了下来,瞿妍儿俯视着楼梯上的张无邪,心中莫名一颤。“离婚可以,不过你以为可以轻轻松松从我们家滚出去么,之前我们给你的三十万,你得一分不少的吐出来!”赵雅兰沉着脸道。张无邪道:“钱我会还你们瞿家,不会欠你们一分一毫。”赵雅兰听着这话,怒极反笑,讥讽道:“你这个废物还真敢说,别说是三十万,你能拿出三万,老娘跟你姓!”身后的瞿玉书眉头越皱越紧,开口道:“胡说八道什么,还不快给你妈道歉!”“三十万,那么多么?”瞿妍儿从楼上下了来,眉头一皱,他虽然知道父母是给了所谓的彩礼,但不知道那么多。三十万对于一个乡下人来说,可能一辈子都赚不到吧,怪不得张无邪会放下尊严。赵雅兰也懒得再隐瞒,接着冷哼一声,道:“哼,可不是么,三十万啊!你要能赚到,还能给我们家当倒插门女婿?”瞿妍儿知道真相后愣住了,美眸直视着张无邪,苦涩一笑,道:“原来,你真的是为了钱。”“妍儿,这个窝囊废就是为了我们家的钱,现在你病好了,养了他这么多年,我们也不欠他什么,妈是时候该让你重新找个人嫁了。”赵雅兰添油加醋道。张无邪不想解释什么,拿出了李达康给的五百万支票,道:“这是五百万,算我欠你们瞿家的,离婚的事,我会尽快和她办了。”扔下支票,张无邪直接上了楼,赵雅兰撇了眼地上的支票,怒骂道:“你以为随便拿张纸写个数字就是五百万呐,神经病!”“妍儿,明天你就去和那窝囊废离婚!”瞿妍儿俯身捡起地上的支票,看了看,一丝惊讶划过眼底,道:“妈,这支票不是假的。”“妍儿,你清醒一点,那土包子怎么可能会有支票!”赵雅兰很是心累,怎么连自己女儿也不正常了。瞿玉书上前看了看,随即也道:“没错,是真的。”作为江城市退了休,在文联里挂职的老干部,瞿玉书平日里还是能够接触得到支票,自然能一眼看出真假。“啊!”赵雅兰一声惊呼,连忙夺过支票,仔仔细细看了起来。“这这这,这张纸真的能换五百万?”赵雅兰问向身边两人。瞿玉书两人齐刷刷点了点头,给出了肯定答案。赵雅兰震惊不已,虽然不明白张无邪哪里来的支票,但还是将其收进了口袋。她暗想,随手就拿出这么多钱,难不成这小子撞大运,中了彩票?或者是做什么发了大财?不对劲!“咳咳,这婚,暂时不能离!”赵雅兰心里盘算一番,道。瞿玉书道:“没错,我就说嘛,这小子虽然是个废物,但好歹能传宗接代,人也还算老实,将就……”赵雅兰立刻打断道:“呸!将就个屁!要离婚也得先弄清楚这小子有多少这样的支票,到时候分走他一半财产,咱们妍儿可不能白做人家的老婆!”瞿玉书一脸尴尬,哑然的看了一眼女儿。瞿妍儿看着财迷心窍的母亲,又想想张无邪,只觉得一阵复杂。赵雅兰此时打的算盘,张无邪当然无从得知,他回了房间,看着自己的专属地铺,躺了上去,心想接下该如何将自己的生活重回正轨。不久,瞿妍儿进入了房间中,往床上一躺,道:“关灯了。”“恩。”张无邪轻淡的一字回道。过去的三年里,张无邪虽然每天都与瞿妍儿睡在一个房间里,但是却从未碰过瞿妍儿,哪怕是牵手,两人也都未曾有过。黑暗中,瞿妍儿翻过身,道:“你哪里来的钱?”“用自己能力换来的。”张无邪并没有说谎,但这话让瞿妍儿听起来,就真的很难相信,毕竟从认识到现在,张无邪有几斤几两,她再清楚不过。“我,我们真的要离婚?”瞿妍儿话锋一转,道。

在线试读

愤怒的丈母娘

张无邪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便往楼上房间走,完全无视赵雅兰。

“站住!”赵雅兰一声怒喝,双手叉腰走了过来,气冲冲道“你个窝囊废,把老娘说的话当放屁?”

张无邪没有吭声,继续踏上楼梯,对于赵雅兰这样的谩骂,三年来他早就习惯了。

赵雅兰怒道“行!长本事了是吧,从现在开始,你别想再吃我们家一碗饭!”

她自以为一直都死死掐着张无邪的软肋,所以才如此肆无忌惮、变本加厉的辱骂,但没想到,张无邪就和吃错了药一样,依然没有理会。

赵雅兰气得直接炸毛,扭头将怒火发到了在沙发上看电话的瞿玉书身上,道“老瞿,看看你当初找的女婿,什么玩意,简直就是猪狗不如的畜生,我们白养了他三年!”

“又是给钱,又是给饭,就差把他供起来了!”

瞿玉书听到赵雅兰的发泄,这才看了看张无邪,重重的叹了口气,满脸无奈。

他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无奈的神色要比赵雅兰的一通责骂还要直击人心,过去三年,他已经对这女婿不抱有任何希望,只剩下无奈。

“叹气,叹气!每次都只会叹气,叹气有什么屁用!”赵雅兰俨然就像一只发飙的母老虎。

瞿玉书皱了皱眉,起身道“行了,我去给你倒,那小子他身体比我还弱。”

一看到张无邪,瞿玉书能够想到的只有那止不尽的咳嗽,他真是担心,哪天张无邪死在这房子里。

“立刻和我女儿离婚!”赵雅兰终于忍无可忍,指着张无邪道“你个窝囊废,老娘再也不想看见你!”

离婚这个敏感词以风速传遍了瞿家的小洋房,楼上休息的瞿妍儿听到声音后也出了来。

当然,张无邪也再次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了赵雅兰。

“看来你也不聋嘛!”赵雅兰双手身前,趾高气昂道“怎么,想要求我了?”

她坚信,张无邪一定怂了,马上就会和自己道歉,哪里想到,张无邪冷冷道“离婚,我同意。”

一时间,时间仿佛都静止了下来,瞿妍儿俯视着楼梯上的张无邪,心中莫名一颤。

“离婚可以,不过你以为可以轻轻松松从我们家滚出去么,之前我们给你的三十万,你得一分不少的吐出来!”赵雅兰沉着脸道。

张无邪道“钱我会还你们瞿家,不会欠你们一分一毫。”

赵雅兰听着这话,怒极反笑,讥讽道“你这个废物还真敢说,别说是三十万,你能拿出三万,老娘跟你姓!”

身后的瞿玉书眉头越皱越紧,开口道“胡说八道什么,还不快给你妈道歉!”

“三十万,那么多么?”瞿妍儿从楼上下了来,眉头一皱,他虽然知道父母是给了所谓的彩礼,但不知道那么多。

三十万对于一个乡下人来说,可能一辈子都赚不到吧,怪不得张无邪会放下尊严。

赵雅兰也懒得再隐瞒,接着冷哼一声,道“哼,可不是么,三十万啊!你要能赚到,还能给我们家当倒插门女婿?”

瞿妍儿知道真相后愣住了,美眸直视着张无邪,苦涩一笑,道“原来,你真的是为了钱。”

“妍儿,这个窝囊废就是为了我们家的钱,现在你病好了,养了他这么多年,我们也不欠他什么,妈是时候该让你重新找个人嫁了。”赵雅兰添油加醋道。

张无邪不想解释什么,拿出了李达康给的五百万支票,道“这是五百万,算我欠你们瞿家的,离婚的事,我会尽快和她办了。”

扔下支票,张无邪直接上了楼,赵雅兰撇了眼地上的支票,怒骂道“你以为随便拿张纸写个数字就是五百万呐,神经病!”

“妍儿,明天你就去和那窝囊废离婚!”

瞿妍儿俯身捡起地上的支票,看了看,一丝惊讶划过眼底,道“妈,这支票不是假的。”

“妍儿,你清醒一点,那土包子怎么可能会有支票!”赵雅兰很是心累,怎么连自己女儿也不正常了。

瞿玉书上前看了看,随即也道“没错,是真的。”

作为江城市退了休,在文联里挂职的老干部,瞿玉书平日里还是能够接触得到支票,自然能一眼看出真假。

“啊!”赵雅兰一声惊呼,连忙夺过支票,仔仔细细看了起来。

“这这这,这张纸真的能换五百万?”赵雅兰问向身边两人。

瞿玉书两人齐刷刷点了点头,给出了肯定答案。

赵雅兰震惊不已,虽然不明白张无邪哪里来的支票,但还是将其收进了口袋。

她暗想,随手就拿出这么多钱,难不成这小子撞大运,中了彩票?或者是做什么发了大财?

不对劲!

“咳咳,这婚,暂时不能离!”赵雅兰心里盘算一番,道。

瞿玉书道“没错,我就说嘛,这小子虽然是个废物,但好歹能传宗接代,人也还算老实,将就……”

赵雅兰立刻打断道“呸!将就个屁!要离婚也得先弄清楚这小子有多少这样的支票,到时候分走他一半财产,咱们妍儿可不能白做人家的老婆!”

瞿玉书一脸尴尬,哑然的看了一眼女儿。

瞿妍儿看着财迷心窍的母亲,又想想张无邪,只觉得一阵复杂。

赵雅兰此时打的算盘,张无邪当然无从得知,他回了房间,看着自己的专属地铺,躺了上去,心想接下该如何将自己的生活重回正轨。

不久,瞿妍儿进入了房间中,往床上一躺,道“关灯了。”

“恩。”张无邪轻淡的一字回道。

过去的三年里,张无邪虽然每天都与瞿妍儿睡在一个房间里,但是却从未碰过瞿妍儿,哪怕是牵手,两人也都未曾有过。

黑暗中,瞿妍儿翻过身,道“你哪里来的钱?”

“用自己能力换来的。”

张无邪并没有说谎,但这话让瞿妍儿听起来,就真的很难相信,毕竟从认识到现在,张无邪有几斤几两,她再清楚不过。

“我,我们真的要离婚?”瞿妍儿话锋一转,道。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