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绝品神医赘婿(张无邪陈鸿飞都市小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绝品神医赘婿全文阅读

绝品神医赘婿(张无邪陈鸿飞都市小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绝品神医赘婿全文阅读 狗急跳墙 试读

2022-11-14 16:42 作者:张无邪
  • 绝品神医赘婿 绝品神医赘婿

    小说叫做《绝品神医赘婿》是“张无邪”的小说。内容精选:“没用的废物!”两人走后,张无邪也出门打了辆出租车,他要去帮瞿妍儿。虽然这些年在瞿家,自己受尽屈辱,但好歹那个名义上的老婆瞿妍儿,表面上对自己百般嫌弃,很多时候,也还算维护自己。正是因为如此,即便张无邪打算将要离开瞿家,但还是不愿意瞿妍儿和陈鸿飞那种心术不正的人在一起。更重要的是,这个为了得到自己妻...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绝品神医赘婿》中的人物张无邪陈鸿飞都市小说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张无邪”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绝品神医赘婿》内容概括:一直以来,瞿妍儿都以为陈鸿飞这个人还不错,直到此时此刻,才知道他其实就是一个衣冠禽兽,斯文败类。“我是无耻,谁让你对我冷如冰山,今天如果不是我以进入医院来骗你的话,恐怕你连见都不会见我吧。”陈鸿飞说出了内心的不爽。瞿妍儿一听这话,心凉了大半,原来连这饭局都是假的。“那他们是?”“他们是我请来的演员。”陈鸿飞势在必得,也不怕瞿妍儿知道,便直接道:“不过没关系,你要真想进入医院工作,我一样也会帮你,毕竟,今天之后,你就是我陈鸿飞的女人了。”瞿妍儿一惊,道:“不要,我已经结婚了!”“结婚?就那窝囊废,不怕告诉你,老子已经让他进去了,能不能出来,都还是个未知数!”陈鸿飞嚣张不已,将瞿妍儿放下,然后把自个外套一脱,准备在包厢里好好享受一番。事情发展成这样,瞿妍儿后悔不已,只怪自己信了陈鸿飞这个人渣。她拼命的想要离开包厢,但此时身体就好像不是她的一样,完全不受控制。“你们几个,想看现场直播啊,还不给老子出去!”陈鸿飞随即冲着包厢里的几人吼道。所谓的牛主任立即道:“飞哥,那我们去门口守着,你好好办事。”“妍儿,我来了!”陈鸿飞亢奋道。瞿妍儿心灰意冷,知道自己就要完了,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哭吧,你越是哭泣,我越是喜欢!”砰!就在陈鸿飞狼性大发之际,一声砸响传来,扭头一看,刚才的牛主任倒在包厢墙角,晕了过去。“搞什么……”陈鸿飞正要动怒,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了他的眼中,让他猛然一惊。“张,张无邪?!”他以为自己眼花了,惊讶之后特地揉了揉双眼,可再次看去,确确实实就是张无邪,如假包换。“怎么样,是不是没想到我会站在这里?”张无邪看着陈鸿飞,自己之前猜测的果然没错,医馆的事,都是陈鸿飞搞的鬼。陈鸿飞一时间真是想不明白,张无邪不是应该进去了么,怎么特么会来坏事,难道自己被那群家伙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陈鸿飞大手一挥,道:“上,给我废了这小子!”几个演员大眼看着小眼,他们今晚只是来演戏的,没说要打人呀,而且张无邪刚才一脚就踹晕了一个同伴,这谁打得过?“拿下他,给你们的钱翻三倍!”陈鸿飞见几人没动静,又道。金钱的驱使下,几个演员一拥而上,围向张无邪。椅子上的瞿妍儿,也没想到最绝望的时候,自己那个名义上的老公会及时出现,内心一阵感动,但此时听陈鸿飞对其动手,又担心不已。毕竟,张无邪真要出了什么事,自己内心一定会愧疚一辈子。面对几个演员,张无邪都还没怎么用力,就将他们全部放倒。“你说你们干点什么不好,非得帮人渣办事,活该。”张无邪鄙夷道。陈鸿飞气得咬牙切齿,恶狠狠盯着张无邪,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臭小子,坏我好事,老子不会放过你的!”陈鸿飞怒不可遏,指着张无邪骂道。张无邪冷冷一笑,道:“你好像还没搞清楚现在的局势,说反了吧。”偌大的包厢,陈鸿飞只剩下了一人,被张无邪这么一提醒,他才意识到了身陷困境。“上次我就警告过你,敢动她一下,我让你百倍偿还,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当成了耳边风。”“还有,这两天医馆的事,也是你在暗中玩阴的,今晚,这笔账是该好好算算了。”张无邪走向陈鸿飞,眼神愈发冰冷。这样的眼神,让陈鸿飞一下子想到了上一次,张无邪差点掐死他的场景,身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陈鸿飞立即闪到了瞿妍儿所在的椅子后,顺手摸起的叉子对准了瞿妍儿,威胁道:“你别过来,你要是敢动老子,老子就让她一起陪葬!”狗急跳墙,这时的陈鸿飞果断将瞿妍儿当成了护身符。看着那尖锐的叉子就在瞿妍儿脸颊旁边,张无邪停住了脚步,警告道:“陈鸿飞,我劝你放开她。”“妈的,还敢和老子废话是吧,行,老子先毁了她半边脸!”既然得不到瞿妍儿,陈鸿飞也不会就此作罢,想要毁了她。“你敢!”张无邪握起了双拳,眼中一抹寒意划过。“你看老子敢不敢!”陈鸿飞紧握叉子,情绪也越发激动。双方剑拔弩张之际,椅子上的瞿妍儿,却突然发出一阵呢喃,自言自语道:“好热,我好热……”说着,她开始情不自禁的解起纽扣,显然,药效持续发作了。张无邪定睛一看,瞿妍儿脸色潮红,再继续下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必须得尽快处理。于是,张无邪脚步一迈,用出最快速度,拳头砸向了陈鸿飞。说时迟那时快,陈鸿飞才刚反应过来,一切都晚了,脑袋一歪,身子撞到包厢的墙壁上,当即晕厥过去。“今天先放你一马,下次再和你算账。”张无邪迅速抱起瞿妍儿,飞奔出了包厢。出了碧海饭店,张无邪目光锁定在了街对面的一家快捷酒店,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跑了去。前台妹子都惊呆了,她们见过着急的,但没见过像张无邪这么着急的。进了房间,把瞿妍儿放到柔软的大床之后,张无邪立即到了浴室,将毛巾打湿,准备给瞿妍儿一会用。当张无邪做好解毒的准备工作,回来一看,躺着的瞿妍儿已经自己脱去了外套。

在线试读

狗急跳墙

一直以来,瞿妍儿都以为陈鸿飞这个人还不错,直到此时此刻,才知道他其实就是一个衣冠禽兽,斯文败类。

“我是无耻,谁让你对我冷如冰山,今天如果不是我以进入医院来骗你的话,恐怕你连见都不会见我吧。”陈鸿飞说出了内心的不爽。

瞿妍儿一听这话,心凉了大半,原来连这饭局都是假的。

“那他们是?”

“他们是我请来的演员。”陈鸿飞势在必得,也不怕瞿妍儿知道,便直接道“不过没关系,你要真想进入医院工作,我一样也会帮你,毕竟,今天之后,你就是我陈鸿飞的女人了。”

瞿妍儿一惊,道“不要,我已经结婚了!”

“结婚?就那窝囊废,不怕告诉你,老子已经让他进去了,能不能出来,都还是个未知数!”陈鸿飞嚣张不已,将瞿妍儿放下,然后把自个外套一脱,准备在包厢里好好享受一番。

事情发展成这样,瞿妍儿后悔不已,只怪自己信了陈鸿飞这个人渣。

她拼命的想要离开包厢,但此时身体就好像不是她的一样,完全不受控制。

“你们几个,想看现场直播啊,还不给老子出去!”陈鸿飞随即冲着包厢里的几人吼道。

所谓的牛主任立即道“飞哥,那我们去门口守着,你好好办事。”

“妍儿,我来了!”陈鸿飞亢奋道。

瞿妍儿心灰意冷,知道自己就要完了,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哭吧,你越是哭泣,我越是喜欢!”

砰!

就在陈鸿飞狼性大发之际,一声砸响传来,扭头一看,刚才的牛主任倒在包厢墙角,晕了过去。

“搞什么……”

陈鸿飞正要动怒,一个熟悉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了他的眼中,让他猛然一惊。

“张,张无邪?!”

他以为自己眼花了,惊讶之后特地揉了揉双眼,可再次看去,确确实实就是张无邪,如假包换。

“怎么样,是不是没想到我会站在这里?”张无邪看着陈鸿飞,自己之前猜测的果然没错,医馆的事,都是陈鸿飞搞的鬼。

陈鸿飞一时间真是想不明白,张无邪不是应该进去了么,怎么特么会来坏事,难道自己被那群家伙骗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陈鸿飞大手一挥,道“上,给我废了这小子!”

几个演员大眼看着小眼,他们今晚只是来演戏的,没说要打人呀,而且张无邪刚才一脚就踹晕了一个同伴,这谁打得过?

“拿下他,给你们的钱翻三倍!”陈鸿飞见几人没动静,又道。

金钱的驱使下,几个演员一拥而上,围向张无邪。

椅子上的瞿妍儿,也没想到最绝望的时候,自己那个名义上的老公会及时出现,内心一阵感动,但此时听陈鸿飞对其动手,又担心不已。

毕竟,张无邪真要出了什么事,自己内心一定会愧疚一辈子。

面对几个演员,张无邪都还没怎么用力,就将他们全部放倒。

“你说你们干点什么不好,非得帮人渣办事,活该。”张无邪鄙夷道。

陈鸿飞气得咬牙切齿,恶狠狠盯着张无邪,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臭小子,坏我好事,老子不会放过你的!”陈鸿飞怒不可遏,指着张无邪骂道。

张无邪冷冷一笑,道“你好像还没搞清楚现在的局势,说反了吧。”

偌大的包厢,陈鸿飞只剩下了一人,被张无邪这么一提醒,他才意识到了身陷困境。

“上次我就警告过你,敢动她一下,我让你百倍偿还,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当成了耳边风。”

“还有,这两天医馆的事,也是你在暗中玩阴的,今晚,这笔账是该好好算算了。”

张无邪走向陈鸿飞,眼神愈发冰冷。

这样的眼神,让陈鸿飞一下子想到了上一次,张无邪差点掐死他的场景,身子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陈鸿飞立即闪到了瞿妍儿所在的椅子后,顺手摸起的叉子对准了瞿妍儿,威胁道“你别过来,你要是敢动老子,老子就让她一起陪葬!”

狗急跳墙,这时的陈鸿飞果断将瞿妍儿当成了护身符。

看着那尖锐的叉子就在瞿妍儿脸颊旁边,张无邪停住了脚步,警告道“陈鸿飞,我劝你放开她。”

“妈的,还敢和老子废话是吧,行,老子先毁了她半边脸!”既然得不到瞿妍儿,陈鸿飞也不会就此作罢,想要毁了她。

“你敢!”张无邪握起了双拳,眼中一抹寒意划过。

“你看老子敢不敢!”陈鸿飞紧握叉子,情绪也越发激动。

双方剑拔弩张之际,椅子上的瞿妍儿,却突然发出一阵呢喃,自言自语道“好热,我好热……”

说着,她开始情不自禁的解起纽扣,显然,药效持续发作了。

张无邪定睛一看,瞿妍儿脸色潮红,再继续下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必须得尽快处理。

于是,张无邪脚步一迈,用出最快速度,拳头砸向了陈鸿飞。

说时迟那时快,陈鸿飞才刚反应过来,一切都晚了,脑袋一歪,身子撞到包厢的墙壁上,当即晕厥过去。

“今天先放你一马,下次再和你算账。”张无邪迅速抱起瞿妍儿,飞奔出了包厢。

出了碧海饭店,张无邪目光锁定在了街对面的一家快捷酒店,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跑了去。

前台妹子都惊呆了,她们见过着急的,但没见过像张无邪这么着急的。

进了房间,把瞿妍儿放到柔软的大床之后,张无邪立即到了浴室,将毛巾打湿,准备给瞿妍儿一会用。

当张无邪做好解毒的准备工作,回来一看,躺着的瞿妍儿已经自己脱去了外套。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