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张无邪陈鸿飞都市小说(张无邪陈鸿飞都市小说)小说目录列表阅读-张无邪陈鸿飞都市小说最新阅读

张无邪陈鸿飞都市小说(张无邪陈鸿飞都市小说)小说目录列表阅读-张无邪陈鸿飞都市小说最新阅读 第42章 不放弃 试读

2022-11-14 16:46 作者:张无邪
  • 绝品神医赘婿 绝品神医赘婿

    小说叫做《绝品神医赘婿》是“张无邪”的小说。内容精选:“没用的废物!”两人走后,张无邪也出门打了辆出租车,他要去帮瞿妍儿。虽然这些年在瞿家,自己受尽屈辱,但好歹那个名义上的老婆瞿妍儿,表面上对自己百般嫌弃,很多时候,也还算维护自己。正是因为如此,即便张无邪打算将要离开瞿家,但还是不愿意瞿妍儿和陈鸿飞那种心术不正的人在一起。更重要的是,这个为了得到自己妻...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张无邪””的倾心著作,张无邪陈鸿飞都市小说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张无邪的一言一行,无形中都在俘获着董诗韵的芳心,此时董诗韵越看他越是心动。“况且,我只是暂时遏制住了董小姐的病情,并没有将其治愈。”张无邪话锋一转,道。董建林恳求道:“张小友,你快想办法救救诗韵吧,只要你能将她治好,你要什么报酬我都答应你。”他以为,张无邪救活了董诗韵一次,一定可以将其根治,但殊不知,张无邪刚才的行为实际是以命换命,冒着极大的风险,才将董诗韵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张无邪苦涩一笑道:“医者父母心,董老,我要是能治好董小姐,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只是,直到现在,我都没有一点头绪。”刚才休息恢复之间,张无邪又在脑海仔细过了一遍那本医道精华的古书,对于命格缺陷的根治方法,终究还是没有。“啊?张小友,那刚才?”董建林一下慌了。张无邪安慰道:“董老你别急,我会继续想办法的,说实话,董小姐这样的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董建林身怕张无邪撒手不管,连忙从上衣口袋掏出支票,写了一张一千万的支票,递给张无邪。“张小友,这是今天的酬劳,还请你收下。”张无邪拒绝道:“董老,不必了,我不是为了钱,我之所以帮董小姐,全是因为不想看着她在最美好的年华,离开这世界。”简简单单一句话,再次抨击到了董建林,打动了董诗韵。董建林这才意识到自己行错事了,道:“张小友,对不起,刚才是老夫孟浪了。”董诗韵倒也看得开,此时道:“爷爷,你为我操心那么多年了,也该歇歇了,生死有命,这些年我感受到了足够多的温暖与幸福,已经知足了。”“傻孩子,知足什么呀,你还那么年轻……”董建林一下子哽咽了,老泪纵横。董诗韵两行清泪也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而下,看着爷爷为自己如此担心,她心里很不是滋味。看着这一幕,张无邪恍然想到了三年前的自己和母亲,不也同样遭遇了绝境。张无邪深吸了一口气,道:“不到最后关头,千万别放弃,说不定,柳暗花明又一村。”“爷爷,张无邪说的对,指不定上天突然就眷顾我了。”董诗韵将泪水抹去,坚强道。最终,张无邪留下了联系方式,让董建林一有情况随时给自己打电话,自己回去再研究治疗方法。董建林随即派人将张无邪送回了家,董诗韵不舍的看着张无邪离开。回到家中,已是深夜,才进门赵雅兰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无邪,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今天晚上有点事。”张无邪道。赵雅兰狐疑的打量着张无邪,追问道:“有什么事?”现在张无邪在她眼中有了价值,她自然得把张无邪盯紧一些。“有个特殊的病人,给她看病耽误了些时间。”张无邪简单道。谁知,赵雅兰‘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生气道:“说谎!”张无邪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不止赵雅兰,就连岳父瞿玉书,也用审视的目光盯着自己。“爸,这什么情况?”张无邪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老鼠,被猫狠狠盯着。瞿玉书没好气道:“什么情况你自己交代清楚,今晚我路过医馆,本想载着你一起回来,谁知你医馆关门了,你刚才却说给人看病,这不是摆明撒谎么!”“无邪,你是不是背着妍儿在外面有人了?”赵雅兰更是忍不住胡思乱想道。其实也不怪她,之前几天,瞿妍儿和张无邪闹得比较僵,她和瞿玉书都以为,两人感情出现了危机。张无邪一脸无辜道:“妈,冤枉啊,我真没有。”“那你就给我解释清楚,今晚你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赵雅兰双手叉腰,质问道。“对,不说清楚,今晚这事没完!”瞿玉书也拿出了他的态度。张无邪怎么也没想到,前两天还一口一个好女婿的瞿玉书,这时候说翻脸就翻脸,很是无语。被迫无奈,张无邪只好将包裹好了的定秦剑拿了出来,然后绘声绘色的将自己被邀约去拍卖会,以及如何得到这件无价之宝的经历说了一遍。瞿玉书一听张无邪手中那是真的定秦剑,其余什么全都抛之到了脑后,激动不已。而赵雅兰再得知了定秦剑的价值后,也是一样,哪里还管什么张无邪后续干了什么,连忙要将定秦剑占为己有,说什么留做传家宝。“爸妈,这定秦剑的主意你们就别打了,明天消息一传出去,肯定会有专家来江城,到时候,它是必须要上交的。”张无邪耐心解释道。“上交?凭什么!”赵雅兰一万个不愿意,道:“这是你借钱买到的,就算要上交,那也得翻倍赔钱,至少赔六千万,不,九千万!”“……”张无邪真是被这个掉进钱眼里的丈母娘打败了。还好,瞿玉书理智道:“你这老娘们,瞎说什么,这是国宝,必须得上交!”张无邪重新将定秦剑小心翼翼包裹起来,不料瞿玉书推了推眼镜,笑着道:“无邪啊,你可太有本事了,什么时候我再带你到古玩街转转,你帮我挑两件宝贝回来?”“爸,你才得到那翡翠扳指……”“那哪够呀,那玩意才值几百万。”见过了定秦剑,瞿玉书立即对翡翠扳指失去了兴趣。赵雅兰跟着道:“对对对,下次再有这样的拍卖会,你一定要带着你爸去,给他弄个价值千万的宝贝回来。”张无邪顿时倍感压力,感觉自己成为了一个工具。“我尽力,尽力。”面对不依不饶的赵雅兰和瞿玉书,张无邪只能搪塞道。终于,张无邪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卧室,刚往专属地铺一躺,谁知黑暗中瞿妍儿的声音传了来:“那后来呢,不是拍卖会么,怎么又有特殊病人了,你的故事好像还没编完吧?”

在线试读

第42章 不放弃

张无邪的一言一行,无形中都在俘获着董诗韵的芳心,此时董诗韵越看他越是心动。

“况且,我只是暂时遏制住了董小姐的病情,并没有将其治愈。”张无邪话锋一转,道。

董建林恳求道“张小友,你快想办法救救诗韵吧,只要你能将她治好,你要什么报酬我都答应你。”

他以为,张无邪救活了董诗韵一次,一定可以将其根治,但殊不知,张无邪刚才的行为实际是以命换命,冒着极大的风险,才将董诗韵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张无邪苦涩一笑道“医者父母心,董老,我要是能治好董小姐,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只是,直到现在,我都没有一点头绪。”

刚才休息恢复之间,张无邪又在脑海仔细过了一遍那本医道精华的古书,对于命格缺陷的根治方法,终究还是没有。

“啊?张小友,那刚才?”董建林一下慌了。

张无邪安慰道“董老你别急,我会继续想办法的,说实话,董小姐这样的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董建林身怕张无邪撒手不管,连忙从上衣口袋掏出支票,写了一张一千万的支票,递给张无邪。

“张小友,这是今天的酬劳,还请你收下。”

张无邪拒绝道“董老,不必了,我不是为了钱,我之所以帮董小姐,全是因为不想看着她在最美好的年华,离开这世界。”

简简单单一句话,再次抨击到了董建林,打动了董诗韵。

董建林这才意识到自己行错事了,道“张小友,对不起,刚才是老夫孟浪了。”

董诗韵倒也看得开,此时道“爷爷,你为我操心那么多年了,也该歇歇了,生死有命,这些年我感受到了足够多的温暖与幸福,已经知足了。”

“傻孩子,知足什么呀,你还那么年轻……”

董建林一下子哽咽了,老泪纵横。

董诗韵两行清泪也顺着白皙的脸颊滑落而下,看着爷爷为自己如此担心,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看着这一幕,张无邪恍然想到了三年前的自己和母亲,不也同样遭遇了绝境。

张无邪深吸了一口气,道“不到最后关头,千万别放弃,说不定,柳暗花明又一村。”

“爷爷,张无邪说的对,指不定上天突然就眷顾我了。”董诗韵将泪水抹去,坚强道。

最终,张无邪留下了联系方式,让董建林一有情况随时给自己打电话,自己回去再研究治疗方法。

董建林随即派人将张无邪送回了家,董诗韵不舍的看着张无邪离开。

回到家中,已是深夜,才进门赵雅兰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无邪,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今天晚上有点事。”张无邪道。

赵雅兰狐疑的打量着张无邪,追问道“有什么事?”

现在张无邪在她眼中有了价值,她自然得把张无邪盯紧一些。

“有个特殊的病人,给她看病耽误了些时间。”张无邪简单道。

谁知,赵雅兰‘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生气道“说谎!”

张无邪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不止赵雅兰,就连岳父瞿玉书,也用审视的目光盯着自己。

“爸,这什么情况?”张无邪忽然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老鼠,被猫狠狠盯着。

瞿玉书没好气道“什么情况你自己交代清楚,今晚我路过医馆,本想载着你一起回来,谁知你医馆关门了,你刚才却说给人看病,这不是摆明撒谎么!”

“无邪,你是不是背着妍儿在外面有人了?”赵雅兰更是忍不住胡思乱想道。

其实也不怪她,之前几天,瞿妍儿和张无邪闹得比较僵,她和瞿玉书都以为,两人感情出现了危机。

张无邪一脸无辜道“妈,冤枉啊,我真没有。”

“那你就给我解释清楚,今晚你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赵雅兰双手叉腰,质问道。

“对,不说清楚,今晚这事没完!”瞿玉书也拿出了他的态度。

张无邪怎么也没想到,前两天还一口一个好女婿的瞿玉书,这时候说翻脸就翻脸,很是无语。

被迫无奈,张无邪只好将包裹好了的定秦剑拿了出来,然后绘声绘色的将自己被邀约去拍卖会,以及如何得到这件无价之宝的经历说了一遍。

瞿玉书一听张无邪手中那是真的定秦剑,其余什么全都抛之到了脑后,激动不已。

而赵雅兰再得知了定秦剑的价值后,也是一样,哪里还管什么张无邪后续干了什么,连忙要将定秦剑占为己有,说什么留做传家宝。

“爸妈,这定秦剑的主意你们就别打了,明天消息一传出去,肯定会有专家来江城,到时候,它是必须要上交的。”张无邪耐心解释道。

“上交?凭什么!”赵雅兰一万个不愿意,道“这是你借钱买到的,就算要上交,那也得翻倍赔钱,至少赔六千万,不,九千万!”

“……”

张无邪真是被这个掉进钱眼里的丈母娘打败了。

还好,瞿玉书理智道“你这老娘们,瞎说什么,这是国宝,必须得上交!”

张无邪重新将定秦剑小心翼翼包裹起来,不料瞿玉书推了推眼镜,笑着道“无邪啊,你可太有本事了,什么时候我再带你到古玩街转转,你帮我挑两件宝贝回来?”

“爸,你才得到那翡翠扳指……”

“那哪够呀,那玩意才值几百万。”见过了定秦剑,瞿玉书立即对翡翠扳指失去了兴趣。

赵雅兰跟着道“对对对,下次再有这样的拍卖会,你一定要带着你爸去,给他弄个价值千万的宝贝回来。”

张无邪顿时倍感压力,感觉自己成为了一个工具。

“我尽力,尽力。”面对不依不饶的赵雅兰和瞿玉书,张无邪只能搪塞道。

终于,张无邪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卧室,刚往专属地铺一躺,谁知黑暗中瞿妍儿的声音传了来“那后来呢,不是拍卖会么,怎么又有特殊病人了,你的故事好像还没编完吧?”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