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玉熙庄子现代言情)嫡女重生记最新章节阅读_(玉熙庄子现代言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玉熙庄子现代言情)嫡女重生记最新章节阅读_(玉熙庄子现代言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三十三章 过年 试读

2022-11-14 16:53 作者:玉熙
  • 嫡女重生记 嫡女重生记

    《嫡女重生记》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玉熙”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玉熙庄子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嫡女重生记》内容介绍:可惜没有条件,要有条件她肯定也跟玉辰一样,每日都喝羊乳。休息了一下,玉熙就去睡午觉。等屋子里没人,玉熙才睁开眼睛望着床顶上的花纹想着刚才的事。她不知道申妈妈的话是不是老夫人授意的,但想让她尊敬大伯母一般尊敬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叫做《嫡女重生记》是玉熙的小说。内容精选:玉熙听到方妈妈说已经认了那个小薇当干女儿,脸色微变,也不再隐晦地提醒,而是直接说道:“这家人可靠吗?会不会是冲着妈妈你的手艺来的?”一个月赚三四十两银子对国公府的主子来说不算什么,可对普通百姓来说却是一笔很诱人的收入。方妈妈连忙摇头:“不是的,她们都没说让我收徒,是我自己喜欢那个孩子,所以才起了这个想法。”玉熙直截了当地说道:“妈妈,我不同意。”不是玉熙不让方妈妈认个干女儿,而她不相信方妈妈看人的眼光。方妈妈还是想争取,说道:“姑娘,小薇家境也挺富裕的,他们不会觊觎我的手艺。”她就差说玉熙多心了。方妈妈会这么想,主要是她觉得这手艺没啥了不得的,不值得人这么算计。玉熙心头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妈妈,等过段时间我陪你去慈幼院领养一个。妈妈,自小养大的孩子比半路得来的徒弟要让人放心。”顿了一下,玉熙又说道:“万一抱养的孩子是个没良心,妈妈还有我,我会给妈妈养老送终的。”方妈妈心里窝心不已,说道:“姑娘,我只是瞧着小薇很像我那早逝的女儿。既然姑娘说靠不住,那就算了。”方妈妈嫁过人,只可惜命不好,嫁人的第二年丈夫就没了,女儿在四岁那年也没了。玉熙有些内疚:“妈妈,对不起,我不该提起这些事的。”她可以说得更委婉一些。方妈妈摇头:“我知道姑娘是为我好。只是现在店里很忙,我暂时也没功夫照顾孩子。等过个两三年再去慈幼院领养个孩子。”现在开铺子虽然赚钱,但总有一天会老的,老了以后怎么办?领养个孩子,老了也有靠了,也不会孤单。玉熙应了:“好。”方妈妈差点将这次来的正事给忘记了:“姑娘,我想租下旁边的店铺将店面扩大。再多请两个人帮忙,你看如何?”方妈妈的包子铺开始是只卖包子,只不过现在除了卖包子馒头还卖其他面食,味道都很不错,经营时间也从早上改为一天了,这也是为什么利润越来越多的原因。玉熙摇头说道:“妈妈,若是你身体弄垮了,再多的钱也补不回来。”为了那点银子让方妈妈将身体弄垮,划不来。劝说了好一会,方妈妈最后打消了扩充包子铺的念头。两人说话一直说到中午,玉熙留了方妈妈用完午膳才走,走时送了不少东西给方妈妈。如今玉熙得秋氏的喜爱,虽然在银钱方面不宽裕,但衣服跟吃用上都很不错。玉熙买的粗使婆子,安婆子听到马车声,忙从店铺里出来。掀开马车,一看马车里堆满了东西,脸上满是喜悦。东西搬到屋子里。安婆子看到里面有两匹青色的布料。一匹为鸦青色,一匹为丁香色。安婆子摸着这两匹料子有些爱不释手,低声说道:“一匹这样的好料子得要好几两银子呢!”她还没穿过这么好的料子。安婆子以前是一商户人家的使唤婆子,这商户得罪了人进了监牢,家中的仆从也都一一发卖。正巧玉熙让向阳帮着买一个有力气的粗使婆子,向阳就将她买下了。她与方妈妈两人相处了大半年,关系处得跟亲姐妹似的。方妈妈笑着说道:“这两匹料子是姑娘赏的,你也做俩身新衣裳。”方妈妈已经得了两套新衣裳,其中一套还是皮袄的。安婆子听了心中一片酸涩,她们一家以前是哪里穿过这么好的料子:“若是能找着我家那口子跟孩子,也能让他们跟我一起享享福。”安婆子是有丈夫有孩子的,只是一家三口都分开卖了。这大半年她都没找着,每个月的月钱都花在寻人上面了,可惜到现在也没个音讯。方妈妈也很同情安婆子的遭遇:“你别担心了,总有一天能找着他们的。”京城这么大,要想找这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若是改名了就越发难找了。安婆子点头,又问道:“方姐姐,收徒的事情,姑娘同意了吗?”小薇一家对方妈妈非常热情,但对她这个买来的下人就没那么客气了。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安婆子几次想要拆穿最后没成。等她见方妈妈想要将做包子的手艺传授小薇,她才真着急了,忙说这事事关重大得姑娘同意才成。好在方妈妈很信服姑娘,最后采纳了她的建议。安婆子只希望姑娘聪慧,能猜测到小薇一家不坏好心。方妈妈摇头说道:“姑娘没答应。说这手艺只能传给自家的孩子,不能传给外人。”以后收养的孩子自己的是算自家的。安婆子惊讶地说道:“自家的孩子?这是什么意思?”方妈妈将玉熙说的话转述了一遍:“我也想养个孩子,以后老了也有一个依靠。不过现在这么忙也没时间带孩子,过两年再说。”安婆子忍不住赞叹道:“姑娘对妈妈真好。”一般放出来的婆子有些脸面的了不得多赏一些钱,谁像四姑娘那似的为方妈妈想得这般周全。连她这个旁人看了都感动。当然,跟着这样的主子,心里也踏实。方妈妈喜欢听别人赞扬玉熙,笑着说道:“是啊,姑娘再是心善不过的人了。”安婆子心里觉得四姑娘也是个厉害的。没瞧着姑娘都没见过小薇一家人,就知道这一家子不坏好心,不是厉害是什么:“方妈妈,之前你不是答应收小薇当干女儿?这下该怎么回复?”方妈妈没将这事放心上“直接说姑娘不允就是。”虽然她放了身契,但方妈妈还是将玉熙当主子看待。安婆子忙点头:“方姐姐你说的对。既然姑娘不许,你也没办法。”有这样一个有背景的主子,还真没什么好怕的。方妈妈将从国公府带出来的东西整理了一下,然后将糕点分成几份给隔壁邻居家送去。方妈妈虽然不擅长勾心斗角,但为人很厚道,跟周围的人都处得很不错。至于小薇家,方妈妈有些愧疚,带了礼物亲自送上门去。小薇一家得了这消息,气恼不已。不过他们也不敢得罪方妈妈,这事就一笔带过了。转眼,就到了过年了。小孩子最希望过年,而大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过年,因为事太多了。秋氏从腊月就开始忙,一直忙到腊月二十九都不得歇一口气。大年三十,韩老夫人跟国公府夫人身着朝服,坐着八人大轿进宫朝贺去了。回来就去了宗祠祭祖宗。玉熙是府邸里的姑娘,除了上族谱的时候会去宗祠,其他时候是不需去的。除夕晚宴是在开在正厅。这晚上,本家的人都来了。韩国公府的二老爷,已经分出去的韩景俊一家子也过来了。二老爷韩景俊是庶子,生母是当年的老国公爱妾,也是已经先去的太夫人的侄女。韩景俊的生母当年仗着太夫人跟老国公没少折腾老夫人,甚至还想争夺世子之位,这让老夫人对恨之入骨。可惜,韩景俊的生母死得太早,而老国公在死的时候就留下遗言,说他七七过了就让韩景俊搬出去。老夫人虽然没有再报复韩景俊一家,但这一家子都回了老家守孝。等三年再回来,她再动手又不大妥当。所以这些年,除了过年祭祖的时候回来,其他时候老夫人都不让他们登门。自然,他们这一支也得不到国公府任何的帮扶。用完晚膳,一家子都坐在一起说话。在这个时候,也是长辈给晚辈发红包的时候。韩景俊的妻子马氏看着玉辰,笑着道:“三姑娘越长越漂亮了。”说完,递给了玉辰一个厚厚的红包。玉辰望着老夫人,见老夫人点头,她才接了:“谢谢二伯母。”马氏又夸赞了玉辰两句,然后才将红包递给玉熙。玉熙接过红包,没有感激,也没有嫌弃,接了荷包说道:“谢谢二伯母。”她得了的红包可没玉辰那般厚。连个红包都要差别对待,真心不爽。这一晚,玉熙得了不少的红包。玉熙是姑娘,不需要守岁,等宴会散了就带着丫鬟婆子回了自己的院子。这日路上挂满了灯,整个国公府灯火通明,回去都不用提灯笼了。回到蔷薇院,玉熙将红包里的东西都倒出来。老夫人给的红包是最丰厚的,六个如意金裸子,每一个都有一两重,这红包就让玉熙赚大发了,加上其他人给的,这一晚上得的红包合起来有一百多两银子。初二开始得走亲访友。玉熙没有母家,加上亲爹又不在,没她要去拜访的亲戚。等她听到韩建业要带她去秋家时,非常的惊讶。玉熙说道:“二哥,你是去你外祖家拜年,叫我去做什么呀?”韩建业好笑地说道:“我外祖家不也是你外祖家?走了,哪里那么多的话。”玉熙才不愿意去了,不过她也不好直接扫了二堂哥的好意,说道:“二哥,这事伯母知道吗?”韩建业了呵呵额地说道:“我跟娘说了,娘也同意了。走了,不过就是去做客,哪那么多的话。”玉熙自然不相信这话。韩建业哭笑不得:“二哥在你心里就这么没信用呀?你若是不相信,可以现在去问我娘。”玉熙不想去秋家,她是二房的姑娘,这样大咧咧地去秋家,怎么看怎么不好:“二哥,那是你外祖家,我去了不好。”韩建业最不喜欢磨磨唧唧了:“明日早上我来接你。”丢下这句话就走了,让玉熙留在原地哭笑不得。红珊在旁劝道:“姑娘,二爷能念着姑娘,这是好事。”二爷感念夫人的救命之恩,能一直照佛她家姑娘,这是她家姑娘的造化。玉熙转眼就去了正院,与秋氏说起了这件事:“伯母,二哥明日去外祖家拜年,我跟着去不合适。”秋氏摸着玉熙头上的小鬏鬏,打趣道:“有什么不合适的。也不过是去亲戚家走动一二,可不能总闷在院子里。”其实是觉得玉熙太刻苦了,平常都不放松,让她都有些看不过眼。小孩子刻苦努力是好,但太刻苦了,她担心玉熙以后成为一个书呆子。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玉熙也不好再拒绝了。只是心里有些纳闷,上辈子没这么一出了,怎么现在什么事都变了。

在线试读

第三十三章 过年

玉熙听到方妈妈说已经认了那个小薇当干女儿,脸色微变,也不再隐晦地提醒,而是直接说道“这家人可靠吗?会不会是冲着妈妈你的手艺来的?”一个月赚三四十两银子对国公府的主子来说不算什么,可对普通百姓来说却是一笔很诱人的收入。

方妈妈连忙摇头“不是的,她们都没说让我收徒,是我自己喜欢那个孩子,所以才起了这个想法。”

玉熙直截了当地说道“妈妈,我不同意。”不是玉熙不让方妈妈认个干女儿,而她不相信方妈妈看人的眼光。

方妈妈还是想争取,说道“姑娘,小薇家境也挺富裕的,他们不会觊觎我的手艺。”她就差说玉熙多心了。

方妈妈会这么想,主要是她觉得这手艺没啥了不得的,不值得人这么算计。

玉熙心头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妈妈,等过段时间我陪你去慈幼院领养一个。妈妈,自小养大的孩子比半路得来的徒弟要让人放心。”顿了一下,玉熙又说道“万一抱养的孩子是个没良心,妈妈还有我,我会给妈妈养老送终的。”

方妈妈心里窝心不已,说道“姑娘,我只是瞧着小薇很像我那早逝的女儿。既然姑娘说靠不住,那就算了。”方妈妈嫁过人,只可惜命不好,嫁人的第二年丈夫就没了,女儿在四岁那年也没了。

玉熙有些内疚“妈妈,对不起,我不该提起这些事的。”她可以说得更委婉一些。

方妈妈摇头“我知道姑娘是为我好。只是现在店里很忙,我暂时也没功夫照顾孩子。等过个两三年再去慈幼院领养个孩子。”现在开铺子虽然赚钱,但总有一天会老的,老了以后怎么办?领养个孩子,老了也有靠了,也不会孤单。

玉熙应了“好。”

方妈妈差点将这次来的正事给忘记了“姑娘,我想租下旁边的店铺将店面扩大。再多请两个人帮忙,你看如何?”方妈妈的包子铺开始是只卖包子,只不过现在除了卖包子馒头还卖其他面食,味道都很不错,经营时间也从早上改为一天了,这也是为什么利润越来越多的原因。

玉熙摇头说道“妈妈,若是你身体弄垮了,再多的钱也补不回来。”为了那点银子让方妈妈将身体弄垮,划不来。

劝说了好一会,方妈妈最后打消了扩充包子铺的念头。

两人说话一直说到中午,玉熙留了方妈妈用完午膳才走,走时送了不少东西给方妈妈。如今玉熙得秋氏的喜爱,虽然在银钱方面不宽裕,但衣服跟吃用上都很不错。

玉熙买的粗使婆子,安婆子听到马车声,忙从店铺里出来。掀开马车,一看马车里堆满了东西,脸上满是喜悦。

东西搬到屋子里。安婆子看到里面有两匹青色的布料。一匹为鸦青色,一匹为丁香色。

安婆子摸着这两匹料子有些爱不释手,低声说道“一匹这样的好料子得要好几两银子呢!”她还没穿过这么好的料子。

安婆子以前是一商户人家的使唤婆子,这商户得罪了人进了监牢,家中的仆从也都一一发卖。正巧玉熙让向阳帮着买一个有力气的粗使婆子,向阳就将她买下了。她与方妈妈两人相处了大半年,关系处得跟亲姐妹似的。

方妈妈笑着说道“这两匹料子是姑娘赏的,你也做俩身新衣裳。”方妈妈已经得了两套新衣裳,其中一套还是皮袄的。

安婆子听了心中一片酸涩,她们一家以前是哪里穿过这么好的料子“若是能找着我家那口子跟孩子,也能让他们跟我一起享享福。”安婆子是有丈夫有孩子的,只是一家三口都分开卖了。这大半年她都没找着,每个月的月钱都花在寻人上面了,可惜到现在也没个音讯。

方妈妈也很同情安婆子的遭遇“你别担心了,总有一天能找着他们的。”京城这么大,要想找这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若是改名了就越发难找了。

安婆子点头,又问道“方姐姐,收徒的事情,姑娘同意了吗?”小薇一家对方妈妈非常热情,但对她这个买来的下人就没那么客气了。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安婆子几次想要拆穿最后没成。等她见方妈妈想要将做包子的手艺传授小薇,她才真着急了,忙说这事事关重大得姑娘同意才成。好在方妈妈很信服姑娘,最后采纳了她的建议。安婆子只希望姑娘聪慧,能猜测到小薇一家不坏好心。

方妈妈摇头说道“姑娘没答应。说这手艺只能传给自家的孩子,不能传给外人。”以后收养的孩子自己的是算自家的。

安婆子惊讶地说道“自家的孩子?这是什么意思?”

方妈妈将玉熙说的话转述了一遍“我也想养个孩子,以后老了也有一个依靠。不过现在这么忙也没时间带孩子,过两年再说。”

安婆子忍不住赞叹道“姑娘对妈妈真好。”一般放出来的婆子有些脸面的了不得多赏一些钱,谁像四姑娘那似的为方妈妈想得这般周全。连她这个旁人看了都感动。当然,跟着这样的主子,心里也踏实。

方妈妈喜欢听别人赞扬玉熙,笑着说道“是啊,姑娘再是心善不过的人了。”

安婆子心里觉得四姑娘也是个厉害的。没瞧着姑娘都没见过小薇一家人,就知道这一家子不坏好心,不是厉害是什么“方妈妈,之前你不是答应收小薇当干女儿?这下该怎么回复?”

方妈妈没将这事放心上“直接说姑娘不允就是。”虽然她放了身契,但方妈妈还是将玉熙当主子看待。

安婆子忙点头“方姐姐你说的对。既然姑娘不许,你也没办法。”有这样一个有背景的主子,还真没什么好怕的。

方妈妈将从国公府带出来的东西整理了一下,然后将糕点分成几份给隔壁邻居家送去。方妈妈虽然不擅长勾心斗角,但为人很厚道,跟周围的人都处得很不错。至于小薇家,方妈妈有些愧疚,带了礼物亲自送上门去。

小薇一家得了这消息,气恼不已。不过他们也不敢得罪方妈妈,这事就一笔带过了。

转眼,就到了过年了。小孩子最希望过年,而大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过年,因为事太多了。秋氏从腊月就开始忙,一直忙到腊月二十九都不得歇一口气。

大年三十,韩老夫人跟国公府夫人身着朝服,坐着八人大轿进宫朝贺去了。回来就去了宗祠祭祖宗。

玉熙是府邸里的姑娘,除了上族谱的时候会去宗祠,其他时候是不需去的。

除夕晚宴是在开在正厅。这晚上,本家的人都来了。韩国公府的二老爷,已经分出去的韩景俊一家子也过来了。

二老爷韩景俊是庶子,生母是当年的老国公爱妾,也是已经先去的太夫人的侄女。韩景俊的生母当年仗着太夫人跟老国公没少折腾老夫人,甚至还想争夺世子之位,这让老夫人对恨之入骨。可惜,韩景俊的生母死得太早,而老国公在死的时候就留下遗言,说他七七过了就让韩景俊搬出去。

老夫人虽然没有再报复韩景俊一家,但这一家子都回了老家守孝。等三年再回来,她再动手又不大妥当。所以这些年,除了过年祭祖的时候回来,其他时候老夫人都不让他们登门。自然,他们这一支也得不到国公府任何的帮扶。

用完晚膳,一家子都坐在一起说话。在这个时候,也是长辈给晚辈发红包的时候。

韩景俊的妻子马氏看着玉辰,笑着道“三姑娘越长越漂亮了。”说完,递给了玉辰一个厚厚的红包。

玉辰望着老夫人,见老夫人点头,她才接了“谢谢二伯母。”

马氏又夸赞了玉辰两句,然后才将红包递给玉熙。

玉熙接过红包,没有感激,也没有嫌弃,接了荷包说道“谢谢二伯母。”她得了的红包可没玉辰那般厚。连个红包都要差别对待,真心不爽。

这一晚,玉熙得了不少的红包。

玉熙是姑娘,不需要守岁,等宴会散了就带着丫鬟婆子回了自己的院子。这日路上挂满了灯,整个国公府灯火通明,回去都不用提灯笼了。

回到蔷薇院,玉熙将红包里的东西都倒出来。老夫人给的红包是最丰厚的,六个如意金裸子,每一个都有一两重,这红包就让玉熙赚大发了,加上其他人给的,这一晚上得的红包合起来有一百多两银子。

初二开始得走亲访友。玉熙没有母家,加上亲爹又不在,没她要去拜访的亲戚。等她听到韩建业要带她去秋家时,非常的惊讶。玉熙说道“二哥,你是去你外祖家拜年,叫我去做什么呀?”

韩建业好笑地说道“我外祖家不也是你外祖家?走了,哪里那么多的话。”

玉熙才不愿意去了,不过她也不好直接扫了二堂哥的好意,说道“二哥,这事伯母知道吗?”

韩建业了呵呵额地说道“我跟娘说了,娘也同意了。走了,不过就是去做客,哪那么多的话。”

玉熙自然不相信这话。

韩建业哭笑不得“二哥在你心里就这么没信用呀?你若是不相信,可以现在去问我娘。”

玉熙不想去秋家,她是二房的姑娘,这样大咧咧地去秋家,怎么看怎么不好“二哥,那是你外祖家,我去了不好。”

韩建业最不喜欢磨磨唧唧了“明日早上我来接你。”丢下这句话就走了,让玉熙留在原地哭笑不得。

红珊在旁劝道“姑娘,二爷能念着姑娘,这是好事。”二爷感念夫人的救命之恩,能一直照佛她家姑娘,这是她家姑娘的造化。

玉熙转眼就去了正院,与秋氏说起了这件事“伯母,二哥明日去外祖家拜年,我跟着去不合适。”

秋氏摸着玉熙头上的小鬏鬏,打趣道“有什么不合适的。也不过是去亲戚家走动一二,可不能总闷在院子里。”其实是觉得玉熙太刻苦了,平常都不放松,让她都有些看不过眼。小孩子刻苦努力是好,但太刻苦了,她担心玉熙以后成为一个书呆子。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玉熙也不好再拒绝了。只是心里有些纳闷,上辈子没这么一出了,怎么现在什么事都变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