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夫人你又在撒狗粮》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夫人你又在撒狗粮》全本在线阅读

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夫人你又在撒狗粮》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夫人你又在撒狗粮》全本在线阅读 第28章 埋下了一颗种子 试读

2022-11-14 16:49 作者:余初瑾
  • 夫人你又在撒狗粮 夫人你又在撒狗粮

    主角是余初瑾余梦婕的现代言情小说《夫人你又在撒狗粮》,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余初瑾”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黎世风嘴角翕翕,还没等他想好说什么,头顶却响起余初瑾的声音。“那就再来吧。”话落,退开几步,示意黎世风起来继续打。黎世风:“……”他什么时候说过,还要再打了?目光掠过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硬着头皮爬了起来......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由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担任主角的小说,书名:《夫人你又在撒狗粮》,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精彩内容:喝好粥,余初瑾打发了两小只上床,她自己洗漱完毕后也钻进了被子,照例两上故事才讲完,两小只已经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余初瑾却在一片漆黑中瞪大了双眼,眼睛动也不动的盯着某一处怔怔出神。若是前世,熟悉她的人都会知道,她这是陷入自我的世界了。一片静寂中,突然响起余幼瑾的尖叫声,“长姐,救我,长姐,我害怕……”睡得正沉的余幼瑾突然翻身坐了起来,双手胡乱的抓着。“幼瑾,幼瑾,长姐在,不怕,长姐在啊。”余初瑾将余幼瑾抱在怀里,一边轻拍着她的背,一边柔声安抚道:“幼瑾不怕,长姐在。”余幼瑾掀了掀眼皮,迷迷瞪瞪的喊了声“长姐”再次睡了过去。余初瑾轻轻拍着,待余幼瑾再次熟睡后,这才松开手,探身朝睡在里侧的余攸宁看去。余攸宁似是到还好,只是眉头拧得紧紧的,额头上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攸宁,攸宁。”余初瑾摇了摇余攸宁,余攸宁同样迷迷瞪瞪的睁了眼看向余初瑾,余初瑾轻声问道:“攸宁你做恶梦了吗?”余攸宁摇了摇头,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这一个晚上,余幼瑾惊醒了好几回,余初瑾几乎是眼睛都没闭过。而和她一样难以成眠的还有好些人。汪六平拿胳膊肘捅了捅田氏,轻声说道:“巧云她娘,我们搬家吧。”昏昏欲睡的田氏猛的翻身坐了起来,看着汪六平,问道:“你说什么?”“我说,我们搬家吧。”汪六平也跟着坐了起来,拿起搭在被子上的棉袄披在身上,轻声说道:“年前我堂兄弟不是让人捎信来,说让我带着你们回去吗?我……”“你想回宿州?不要蒋千户许给你的那个总旗了?”田氏问道。汪六平点头,他这一晚上眼前都是余初瑾拿弓弦勒黄鼠狼的情形,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杀人竟然能那样的干脆利落,毫无畏惧,而这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田氏扯了扯被子,盖住略带寒意的胸口,问道:“出什么事了?”“初瑾……”“初瑾怎么了?”田氏拧了眉头问道。汪六平把他看到,余初瑾怎么射杀黄鑫发和赖厚志,又怎么面不改色的要置黄鼠狼于死地详详细细的说给了田氏听,末了,轻声说道:“巧云娘,这姑娘不简单,总有一日,她要找上我们,要问出温氏到底是怎么死的,我怕……”“你怕什么?”田氏没好气的说道:“温氏又不是我杀的,你有什么好怕的。”汪六平摇了摇头,喃喃道:“你不懂,你知道她为什么要置黄鑫发和赖厚声于死地?”“为什么?不是因为他们俩动了攸宁和幼瑾吗?”田氏问道。“是,也不是。”汪六平说道。不等田氏发问,他解释道:“动了攸宁和幼瑾还不至于让她一定要两人的性命,毕竟攸宁和幼瑾有惊无险并无性命之碍,是不是?她怕是猜到了,赖厚志和黄鑫发是受了蒋千户的指使……只怕,她还猜到了,我们也参予了其中,故意将她引去了镇上!”田氏闻言恨恨的一拳捶打在汪六平身上,怒声道:“都是你,我怎么劝你来着的?你怎么就这么浑呢!这是攸宁和幼瑾没事,倘若他们真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你良心过得去吗?”“我哪里想到千户会这样心狠手辣,是奔着她三姐弟的性命去的!”汪六平一脸悔色的说道:“我以为千户他只是想警告下初瑾,我要知道……”“别说了!”田氏恨恨打断汪六平的话,“这件事,你烂在肚子里,只要我们不说,谁也不知道。你说搬走,那就搬走吧。”汪六平再次长长的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好了,先睡吧,就算是决定搬走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你爹的事朝庭一日不给平反,你就一日不能离开这龛谷寨。再想想吧,说不得还得求着千户大人帮个忙。”田氏想说什么,却是唇角一阵翕翕后,什么也没能说出来。东寨。黎世风睡到半夜,手麻脚麻的醒了过来。“十石,十石。”睡在脚踏上的十石一骨碌翻身坐了起来,迷迷瞪瞪的看着露了半个脑袋趴在床上的黎世风,“三爷,你是不是想喝水?”“我手和脚都麻了,你帮我翻个身。”黎世风说道。十石起身,这才帮着将黎世风翻身,动作再轻柔还是牵扯到伤口,黎世风痛得整张脸都歪了。“该死的母大虫,爷我和她没完!”黎世风叫骂着像个僵尸一样躺好了。十石打着哈欠准备重新躺下睡觉,没了睡意的黎世风却喊住了他,“去,你去把表哥喊来,我有事和他说。”“三爷,这都四更天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十石劝道。“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三爷,表少爷身子弱,这天寒地冻的你把人喊来,没事还好,万一有事,姑太太那又要怪上你了。”十石无奈的说道。黎世风张了张嘴,还想骂,但想到自家那发作起来连老爹都要让三分的大姑姑,到底没敢再坚持。“那你陪我说说话,我睡不着。”黎世风说道。“三爷,你想说什么?”话落,十石再次打了个哈哈。黑暗中,黎世风的眼睛却晶亮晶亮的,像极了外面夜空中的寒星。他看着十石,问道:“那母大虫真的差点就要了黄鼠狼和癞皮狗的命吗?”“嗯,五石是这样说的,幸亏老爷去得及时,若不是老爷射出的那一箭,那条癞皮狗就成死狗了。”十石说道。“她怎么胆就那么大呢?”黎世风不惊反奇的问道:“寨子里像她这么大的姑娘,怕是连鸡都不敢杀吧,她怎么就敢杀人?还是两个大男人?”“谁知道呢!”十石强撑着困意说道:“许是,她和别人不一样吧。”“嗯,我也是这样觉得的,她确实和别人不一样。”黎世风说道。话落,却在心底问了自己一句,“怎么个不一样啊?”问完,便慢慢的搜罗答案。屋子里静了下来。久等,没等到黎世风开口的十石靠着床沿张大嘴,呼呼的睡了过去。黎世风瞪着漆黑的帐顶,脑海里一遍遍的脑补着,余初瑾凌空旋翻躲避他爹射出那一箭的一幕。他爹可是寨子里有名的神射手,向来是百射百中,想不到,她却能躲了过去。真是……这样看来,自己输在她手里,也不是那么丢人啊!黎家西厢房的一间院落里。苏洐收起桌上的一张纸,仔细折好后小心的收在抽屉里一个上了锁的小匣子里,这才起身朝东边摆放着的床走去,解下身上的衣裳躺了上去。吏部尚书余昊是文官不是武官,从来就没听说过他有百步穿杨的绝技,这个余大姑娘可真像个宝藏啊!身上怎么就会有那么多的密秘呢?懂医,擅武,除了这两样,她还会什么?余初瑾并不知道,两个男人心中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直待来日抽枝发芽。她现在发愁的是,她进山了,两小只怎么办?有了这次的事情,她可不敢再随意的让两小只离开她的视线。可,她也不能时时刻刻将两只带在身边啊!真是愁人啊……

在线试读

第28章 埋下了一颗种子

喝好粥,余初瑾打发了两小只上床,她自己洗漱完毕后也钻进了被子,照例两上故事才讲完,两小只已经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余初瑾却在一片漆黑中瞪大了双眼,眼睛动也不动的盯着某一处怔怔出神。若是前世,熟悉她的人都会知道,她这是陷入自我的世界了。

一片静寂中,突然响起余幼瑾的尖叫声,“长姐,救我,长姐,我害怕……”

睡得正沉的余幼瑾突然翻身坐了起来,双手胡乱的抓着。

“幼瑾,幼瑾,长姐在,不怕,长姐在啊。”余初瑾将余幼瑾抱在怀里,一边轻拍着她的背,一边柔声安抚道“幼瑾不怕,长姐在。”

余幼瑾掀了掀眼皮,迷迷瞪瞪的喊了声“长姐”再次睡了过去。

余初瑾轻轻拍着,待余幼瑾再次熟睡后,这才松开手,探身朝睡在里侧的余攸宁看去。余攸宁似是到还好,只是眉头拧得紧紧的,额头上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攸宁,攸宁。”余初瑾摇了摇余攸宁,余攸宁同样迷迷瞪瞪的睁了眼看向余初瑾,余初瑾轻声问道“攸宁你做恶梦了吗?”

余攸宁摇了摇头,翻了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这一个晚上,余幼瑾惊醒了好几回,余初瑾几乎是眼睛都没闭过。

而和她一样难以成眠的还有好些人。

汪六平拿胳膊肘捅了捅田氏,轻声说道“巧云她娘,我们搬家吧。”

昏昏欲睡的田氏猛的翻身坐了起来,看着汪六平,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搬家吧。”汪六平也跟着坐了起来,拿起搭在被子上的棉袄披在身上,轻声说道“年前我堂兄弟不是让人捎信来,说让我带着你们回去吗?我……”

“你想回宿州?不要蒋千户许给你的那个总旗了?”田氏问道。

汪六平点头,他这一晚上眼前都是余初瑾拿弓弦勒黄鼠狼的情形,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杀人竟然能那样的干脆利落,毫无畏惧,而这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

田氏扯了扯被子,盖住略带寒意的胸口,问道“出什么事了?”

“初瑾……”

“初瑾怎么了?”田氏拧了眉头问道。

汪六平把他看到,余初瑾怎么射杀黄鑫发和赖厚志,又怎么面不改色的要置黄鼠狼于死地详详细细的说给了田氏听,末了,轻声说道“巧云娘,这姑娘不简单,总有一日,她要找上我们,要问出温氏到底是怎么死的,我怕……”

“你怕什么?”田氏没好气的说道“温氏又不是我杀的,你有什么好怕的。”

汪六平摇了摇头,喃喃道“你不懂,你知道她为什么要置黄鑫发和赖厚声于死地?”

“为什么?不是因为他们俩动了攸宁和幼瑾吗?”田氏问道。

“是,也不是。”汪六平说道。不等田氏发问,他解释道“动了攸宁和幼瑾还不至于让她一定要两人的性命,毕竟攸宁和幼瑾有惊无险并无性命之碍,是不是?她怕是猜到了,赖厚志和黄鑫发是受了蒋千户的指使……只怕,她还猜到了,我们也参予了其中,故意将她引去了镇上!”

田氏闻言恨恨的一拳捶打在汪六平身上,怒声道“都是你,我怎么劝你来着的?你怎么就这么浑呢!这是攸宁和幼瑾没事,倘若他们真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你良心过得去吗?”

“我哪里想到千户会这样心狠手辣,是奔着她三姐弟的性命去的!”汪六平一脸悔色的说道“我以为千户他只是想警告下初瑾,我要知道……”

“别说了!”田氏恨恨打断汪六平的话,“这件事,你烂在肚子里,只要我们不说,谁也不知道。你说搬走,那就搬走吧。”

汪六平再次长长的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好了,先睡吧,就算是决定搬走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你爹的事朝庭一日不给平反,你就一日不能离开这龛谷寨。再想想吧,说不得还得求着千户大人帮个忙。”

田氏想说什么,却是唇角一阵翕翕后,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东寨。

黎世风睡到半夜,手麻脚麻的醒了过来。

“十石,十石。”

睡在脚踏上的十石一骨碌翻身坐了起来,迷迷瞪瞪的看着露了半个脑袋趴在床上的黎世风,“三爷,你是不是想喝水?”

“我手和脚都麻了,你帮我翻个身。”黎世风说道。

十石起身,这才帮着将黎世风翻身,动作再轻柔还是牵扯到伤口,黎世风痛得整张脸都歪了。

“该死的母大虫,爷我和她没完!”

黎世风叫骂着像个僵尸一样躺好了。

十石打着哈欠准备重新躺下睡觉,没了睡意的黎世风却喊住了他,“去,你去把表哥喊来,我有事和他说。”

“三爷,这都四更天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十石劝道。

“叫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三爷,表少爷身子弱,这天寒地冻的你把人喊来,没事还好,万一有事,姑太太那又要怪上你了。”十石无奈的说道。

黎世风张了张嘴,还想骂,但想到自家那发作起来连老爹都要让三分的大姑姑,到底没敢再坚持。

“那你陪我说说话,我睡不着。”黎世风说道。

“三爷,你想说什么?”话落,十石再次打了个哈哈。

黑暗中,黎世风的眼睛却晶亮晶亮的,像极了外面夜空中的寒星。

他看着十石,问道“那母大虫真的差点就要了黄鼠狼和癞皮狗的命吗?”

“嗯,五石是这样说的,幸亏老爷去得及时,若不是老爷射出的那一箭,那条癞皮狗就成死狗了。”十石说道。

“她怎么胆就那么大呢?”黎世风不惊反奇的问道“寨子里像她这么大的姑娘,怕是连鸡都不敢杀吧,她怎么就敢杀人?还是两个大男人?”

“谁知道呢!”十石强撑着困意说道“许是,她和别人不一样吧。”

“嗯,我也是这样觉得的,她确实和别人不一样。”黎世风说道。

话落,却在心底问了自己一句,“怎么个不一样啊?”

问完,便慢慢的搜罗答案。

屋子里静了下来。

久等,没等到黎世风开口的十石靠着床沿张大嘴,呼呼的睡了过去。

黎世风瞪着漆黑的帐顶,脑海里一遍遍的脑补着,余初瑾凌空旋翻躲避他爹射出那一箭的一幕。

他爹可是寨子里有名的神射手,向来是百射百中,想不到,她却能躲了过去。真是……这样看来,自己输在她手里,也不是那么丢人啊!

黎家西厢房的一间院落里。

苏洐收起桌上的一张纸,仔细折好后小心的收在抽屉里一个上了锁的小匣子里,这才起身朝东边摆放着的床走去,解下身上的衣裳躺了上去。

吏部尚书余昊是文官不是武官,从来就没听说过他有百步穿杨的绝技,这个余大姑娘可真像个宝藏啊!身上怎么就会有那么多的密秘呢?懂医,擅武,除了这两样,她还会什么?

余初瑾并不知道,两个男人心中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直待来日抽枝发芽。她现在发愁的是,她进山了,两小只怎么办?有了这次的事情,她可不敢再随意的让两小只离开她的视线。可,她也不能时时刻刻将两只带在身边啊!

真是愁人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