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夫人你又在撒狗粮)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最新热门小说_(夫人你又在撒狗粮)全本在线阅读

(夫人你又在撒狗粮)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最新热门小说_(夫人你又在撒狗粮)全本在线阅读 第38章 大姑娘去坟山了 试读

2022-11-14 16:51 作者:余初瑾
  • 夫人你又在撒狗粮 夫人你又在撒狗粮

    主角是余初瑾余梦婕的现代言情小说《夫人你又在撒狗粮》,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余初瑾”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黎世风嘴角翕翕,还没等他想好说什么,头顶却响起余初瑾的声音。“那就再来吧。”话落,退开几步,示意黎世风起来继续打。黎世风:“……”他什么时候说过,还要再打了?目光掠过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硬着头皮爬了起来......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余初瑾的《夫人你又在撒狗粮》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下了山,余初瑾也不回家了,直接跟着由荣华去了他家,两小只听说打到只山鸡,并且晚上就要做吃掉,高兴得一蹦三尺高。杭氏手脚利索的烧起了热水,由荣华帮着打下手,两小只则围着那只死透的山脚,拔起它屁股上的毛来,说是回头做个毽子踢。余初瑾坐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脑子里却在想着,找个怎样的借口,把两小只留在由荣华家,这样她晚上才能放心的再去一趟那片坟地。“长姐,你看,我有这么多羽毛。”余幼瑾将手里五彩斑斓的山鸡毛递给余初瑾看,两眼弯弯的问道:“好看吗?”余初瑾点头,“好看。”“都是哥哥给我拔的。”余幼瑾又追加了一句。余初瑾抬目看向站在余幼瑾身后抿着嘴的余攸宁,笑着向他伸出手,等余攸宁握住她的手,她将两小只一起带到身前,柔声说道:“攸宁,幼瑾,昨天你们睡着后,长姐发现家里有老鼠,你们今晚在由大哥家睡一晚,等我把那只老鼠抓了,明天一早再接你们回来,好不好?”余攸宁瞪大眼看着余初瑾,“家里穷得就只剩我们仨大活人,怎么会有老鼠?”是啊,这老鼠得有多蠢放着那些有粮的人家不去,来她们家和她们仨喝西北风!余初瑾笑了说道:“那老鼠也不知道我们穷啊!”顿了顿,又说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把它抓到,万一它哪天饿疯了,趁我们睡着了,咬我们鼻子怎么办?”余幼瑾吓得一把捂住了鼻子,摇头道:“我不要,我不要被老鼠把鼻子咬了。”余攸宁还想说什么,余初瑾已经不由分说地拍板决定,“好了,就这样说定了,今晚你们就住在由大哥家。”两小只虽然满心的不情愿,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等余初瑾把这套说词和杭氏又说了一遍后,毫无意外的,杭氏一口应承了下来。甚至说道:“让荣华哥去帮你吧,你一个姑娘……”“不用了。”余初瑾打断杭氏的话,说道:“男女有别,虽然我不在乎别人会怎么说,可到底得照顾攸宁和幼瑾的想法。”杭氏一瞬涨红了脸,喃喃道:“是我的错,我……”“嫂嫂你也是好意,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余初瑾打断杭氏的话,说道:“嫂嫂,攸宁和幼瑾,你可帮我看好了。”“放心吧。”杭氏打着包票说道:“我一定看好了。”很快,鸡便炖好子。几个人先喝了碗鸡汤,之后才开始吃鸡肉。两个鸡腿给了余攸宁和余幼瑾,鸡翅膀分给了杭氏和余初瑾,由荣华则承包了鸡头和鸡屁股。按照余初瑾的意思,这鸡屁股是要剁掉扔了的,由荣华却说鸡屁股肉多比鸡腿还好吃,愣是给留下了。一大钵子的鸡,吃到最后连口汤都没剩下!饭后,余初瑾带了两小只回家烧了锅水给他们洗洗干净后,又送回了由荣华家,她一个人回了家,装模作样的将门关起,点了盏桐油灯放在屋里,等到夜深万赖俱静的时候,背起弓和箭摸着黑朝山里走去。白天的山便苍莽如海,被夜幕笼罩越发的犹如狰狞巨兽。余初瑾紧了紧手里弓,义无反顾的朝着白日的那片坟地走去,黑暗中,一个个的坟包此起彼伏的伫立着,看不到尽头,格外的渗人。便是惯与死人打交道的余初瑾也被眼前这一幕,给悚得头皮发麻,深吸口气,握紧手里的柴刀,余初瑾朝着白日踩好的点走过去。夜风拂过,半丈多长的茅草发出“沙沙”的声音,月光突然的隐进了云层,天地间陡然一片黑暗。余初瑾摸索着循着记忆里的方向往前走。睡到半夜的余攸宁被尿憋醒,他翻身坐了起来,习惯性的喊了一声“长姐,我要尿尿”等了一会儿没有熟悉的声音响起。余攸宁揉了揉眼睛,看了眼身旁贴着墙睡的由荣华,悄悄爬了起来,趿了鞋子朝角落里的尿桶摸去,月光穿过破败的门缝洒了进来,给黑黝黝的泥地打上层霜白的浅光。“咕噜,咕噜……”不知名的鸟叫声远远的响起。余攸宁看了眼床上熟睡的三人,又看了看虚掩的门缝,顿了顿,转身轻手轻脚的打开门,拔脚朝自己家大步跑去。四处静悄悄的,偶尔的会有一簇亮起的昏黄的灯花,却也是一瞬间便熄灭。余攸宁就着浅白的月光脚步不停的往家跑。“长姐,长姐,我回来了,你把门开开。”屋子里漆黑一片,到处静悄悄的。余攸宁加大了拍门的力度,提高了嗓音,只是,门里面仍旧是静悄悄的。“长姐!”余攸宁一张脸蓦然变得惨白,他往后退了退,然后攒足劲朝自家的门撞去。“哐啷”一声响,门被撞开。余攸宁顾不得生疼的肩膀,摸着黑朝左侧的屋子走去,屋里黑漆漆的,没有人。“长姐!”余攸宁“咚”一声跌坐在地上,“哇”一声哭了出来,“长姐,我长姐不见了……”“攸宁,攸宁……”哭声中,一道身影抢步跑了进来。由荣华看着坐在上“哇哇”大哭的余攸宁,拔脚冲上前,一把将余攸宁从地上捞起抱在怀里,问道:“攸宁,你怎么了?你回来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吓死我和嫂嫂了,我们还以为你被偷走了!”天晓得,他迷迷糊糊醒过来,没看到睡在身侧的余攸宁时,有多惊吓,说难听点,差点就尿裤子啊!“由大哥,我长姐不见了!长姐她不见了……”余攸宁哭喊着说道。余初瑾不见了?由荣华头皮一麻,将余攸宁往地上一放,便朝另一个房间走去,末了,又去厨房,没人,余初瑾真的不见了!由荣华怔在了当地,脑子瞬间成了一团乱麻。大姑娘,她,她去哪了?“荣华哥,找到攸宁了吗?”怔忡间耳边响起杭氏的声音。话声落,杭氏背着余幼瑾走了进来,看着屋里抱着余攸宁发呆的由荣华,她失声问道:“你,你们这是怎么了?”由荣华目光呆滞的看着杭氏,喃喃道:“素娟,大姑娘不见了!”杭氏背上迷迷瞪瞪的余幼瑾看着由荣华,“由大哥,你是在说我长姐吗?”由荣华还没开口,余攸宁突然拔脚便往外跑。“攸宁”由荣华紧跟着冲了出去,一把将余攸宁拽住,“这黑灯瞎火的,你要去哪里?”“我去黄鼠狼和癞皮狗,肯定是他们,是他们把我长姐藏起来了。”余攸宁苍白了脸说道。顿了顿,他一把挣开由荣华朝厨房走去。“攸宁你干什么?”由荣华问道。“刀,我拿柴刀,我要砍了他们!”余攸宁咬牙切齿的说道。由荣华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余家的人怎么动不动就要人命啊!上回是余初瑾,这回是余攸宁……恍惚间,耳边响起余攸宁惊诧的喊声,“由大哥,我家柴刀不见了!”柴刀不见了?电光火石间,由荣华脑海里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想,他急急跑进厨房,“攸宁,你找一找,看看你姐姐的弓和箭在不在。”余攸宁抬头朝余初瑾惯常挂弓和箭的地方看去,只见墙壁上空空如也。“弓和箭也不见了。”由荣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狠狠一跺脚,又是急又是恼的说道:“祖宗哎,姑奶奶哎,这世上到底还有没有你怕的啊!”杭氏走了过来,问道:“怎么了?”由荣华一脸苦色的看了杭氏,“大姑娘去坟山了!”杭氏“咚”一声跌在了地上。

在线试读

第38章 大姑娘去坟山了

下了山,余初瑾也不回家了,直接跟着由荣华去了他家,两小只听说打到只山鸡,并且晚上就要做吃掉,高兴得一蹦三尺高。

杭氏手脚利索的烧起了热水,由荣华帮着打下手,两小只则围着那只死透的山脚,拔起它屁股上的毛来,说是回头做个毽子踢。

余初瑾坐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脑子里却在想着,找个怎样的借口,把两小只留在由荣华家,这样她晚上才能放心的再去一趟那片坟地。

“长姐,你看,我有这么多羽毛。”余幼瑾将手里五彩斑斓的山鸡毛递给余初瑾看,两眼弯弯的问道“好看吗?”

余初瑾点头,“好看。”

“都是哥哥给我拔的。”余幼瑾又追加了一句。

余初瑾抬目看向站在余幼瑾身后抿着嘴的余攸宁,笑着向他伸出手,等余攸宁握住她的手,她将两小只一起带到身前,柔声说道“攸宁,幼瑾,昨天你们睡着后,长姐发现家里有老鼠,你们今晚在由大哥家睡一晚,等我把那只老鼠抓了,明天一早再接你们回来,好不好?”

余攸宁瞪大眼看着余初瑾,“家里穷得就只剩我们仨大活人,怎么会有老鼠?”

是啊,这老鼠得有多蠢放着那些有粮的人家不去,来她们家和她们仨喝西北风!

余初瑾笑了说道“那老鼠也不知道我们穷啊!”顿了顿,又说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把它抓到,万一它哪天饿疯了,趁我们睡着了,咬我们鼻子怎么办?”

余幼瑾吓得一把捂住了鼻子,摇头道“我不要,我不要被老鼠把鼻子咬了。”

余攸宁还想说什么,余初瑾已经不由分说地拍板决定,“好了,就这样说定了,今晚你们就住在由大哥家。”

两小只虽然满心的不情愿,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

等余初瑾把这套说词和杭氏又说了一遍后,毫无意外的,杭氏一口应承了下来。甚至说道“让荣华哥去帮你吧,你一个姑娘……”

“不用了。”余初瑾打断杭氏的话,说道“男女有别,虽然我不在乎别人会怎么说,可到底得照顾攸宁和幼瑾的想法。”

杭氏一瞬涨红了脸,喃喃道“是我的错,我……”

“嫂嫂你也是好意,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余初瑾打断杭氏的话,说道“嫂嫂,攸宁和幼瑾,你可帮我看好了。”

“放心吧。”杭氏打着包票说道“我一定看好了。”

很快,鸡便炖好子。

几个人先喝了碗鸡汤,之后才开始吃鸡肉。

两个鸡腿给了余攸宁和余幼瑾,鸡翅膀分给了杭氏和余初瑾,由荣华则承包了鸡头和鸡屁股。按照余初瑾的意思,这鸡屁股是要剁掉扔了的,由荣华却说鸡屁股肉多比鸡腿还好吃,愣是给留下了。

一大钵子的鸡,吃到最后连口汤都没剩下!

饭后,余初瑾带了两小只回家烧了锅水给他们洗洗干净后,又送回了由荣华家,她一个人回了家,装模作样的将门关起,点了盏桐油灯放在屋里,等到夜深万赖俱静的时候,背起弓和箭摸着黑朝山里走去。

白天的山便苍莽如海,被夜幕笼罩越发的犹如狰狞巨兽。

余初瑾紧了紧手里弓,义无反顾的朝着白日的那片坟地走去,黑暗中,一个个的坟包此起彼伏的伫立着,看不到尽头,格外的渗人。

便是惯与死人打交道的余初瑾也被眼前这一幕,给悚得头皮发麻,深吸口气,握紧手里的柴刀,余初瑾朝着白日踩好的点走过去。

夜风拂过,半丈多长的茅草发出“沙沙”的声音,月光突然的隐进了云层,天地间陡然一片黑暗。

余初瑾摸索着循着记忆里的方向往前走。

睡到半夜的余攸宁被尿憋醒,他翻身坐了起来,习惯性的喊了一声“长姐,我要尿尿”等了一会儿没有熟悉的声音响起。

余攸宁揉了揉眼睛,看了眼身旁贴着墙睡的由荣华,悄悄爬了起来,趿了鞋子朝角落里的尿桶摸去,月光穿过破败的门缝洒了进来,给黑黝黝的泥地打上层霜白的浅光。

“咕噜,咕噜……”

不知名的鸟叫声远远的响起。

余攸宁看了眼床上熟睡的三人,又看了看虚掩的门缝,顿了顿,转身轻手轻脚的打开门,拔脚朝自己家大步跑去。

四处静悄悄的,偶尔的会有一簇亮起的昏黄的灯花,却也是一瞬间便熄灭。

余攸宁就着浅白的月光脚步不停的往家跑。

“长姐,长姐,我回来了,你把门开开。”

屋子里漆黑一片,到处静悄悄的。

余攸宁加大了拍门的力度,提高了嗓音,只是,门里面仍旧是静悄悄的。

“长姐!”

余攸宁一张脸蓦然变得惨白,他往后退了退,然后攒足劲朝自家的门撞去。

“哐啷”一声响,门被撞开。

余攸宁顾不得生疼的肩膀,摸着黑朝左侧的屋子走去,屋里黑漆漆的,没有人。

“长姐!”余攸宁“咚”一声跌坐在地上,“哇”一声哭了出来,“长姐,我长姐不见了……”

“攸宁,攸宁……”

哭声中,一道身影抢步跑了进来。

由荣华看着坐在上“哇哇”大哭的余攸宁,拔脚冲上前,一把将余攸宁从地上捞起抱在怀里,问道“攸宁,你怎么了?你回来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吓死我和嫂嫂了,我们还以为你被偷走了!”

天晓得,他迷迷糊糊醒过来,没看到睡在身侧的余攸宁时,有多惊吓,说难听点,差点就尿裤子啊!

“由大哥,我长姐不见了!长姐她不见了……”余攸宁哭喊着说道。

余初瑾不见了?

由荣华头皮一麻,将余攸宁往地上一放,便朝另一个房间走去,末了,又去厨房,没人,余初瑾真的不见了!

由荣华怔在了当地,脑子瞬间成了一团乱麻。

大姑娘,她,她去哪了?

“荣华哥,找到攸宁了吗?”

怔忡间耳边响起杭氏的声音。

话声落,杭氏背着余幼瑾走了进来,看着屋里抱着余攸宁发呆的由荣华,她失声问道“你,你们这是怎么了?”

由荣华目光呆滞的看着杭氏,喃喃道“素娟,大姑娘不见了!”

杭氏背上迷迷瞪瞪的余幼瑾看着由荣华,“由大哥,你是在说我长姐吗?”

由荣华还没开口,余攸宁突然拔脚便往外跑。

“攸宁”由荣华紧跟着冲了出去,一把将余攸宁拽住,“这黑灯瞎火的,你要去哪里?”

“我去黄鼠狼和癞皮狗,肯定是他们,是他们把我长姐藏起来了。”余攸宁苍白了脸说道。顿了顿,他一把挣开由荣华朝厨房走去。

“攸宁你干什么?”由荣华问道。

“刀,我拿柴刀,我要砍了他们!”余攸宁咬牙切齿的说道。

由荣华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余家的人怎么动不动就要人命啊!上回是余初瑾,这回是余攸宁……恍惚间,耳边响起余攸宁惊诧的喊声,“由大哥,我家柴刀不见了!”

柴刀不见了?

电光火石间,由荣华脑海里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想,他急急跑进厨房,“攸宁,你找一找,看看你姐姐的弓和箭在不在。”

余攸宁抬头朝余初瑾惯常挂弓和箭的地方看去,只见墙壁上空空如也。

“弓和箭也不见了。”

由荣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狠狠一跺脚,又是急又是恼的说道“祖宗哎,姑奶奶哎,这世上到底还有没有你怕的啊!”

杭氏走了过来,问道“怎么了?”

由荣华一脸苦色的看了杭氏,“大姑娘去坟山了!”

杭氏“咚”一声跌在了地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