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夫人你又在撒狗粮》全文免费阅读_夫人你又在撒狗粮全集在线阅读

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夫人你又在撒狗粮》全文免费阅读_夫人你又在撒狗粮全集在线阅读 第43章 想想孩子们多可怜啊 试读

2022-11-14 17:01 作者:余初瑾
  • 夫人你又在撒狗粮 夫人你又在撒狗粮

    主角是余初瑾余梦婕的现代言情小说《夫人你又在撒狗粮》,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余初瑾”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黎世风嘴角翕翕,还没等他想好说什么,头顶却响起余初瑾的声音。“那就再来吧。”话落,退开几步,示意黎世风起来继续打。黎世风:“……”他什么时候说过,还要再打了?目光掠过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硬着头皮爬了起来......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夫人你又在撒狗粮》“余初瑾”的作品之一,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到笔墨铺子外卖茶叶,这能行吗?杭氏看向余初瑾。看出杭氏眼里的犹疑,余初瑾轻声说道:“行不行的,先试试再说吧。”话落,抬头看了由荣华,“由大哥,你带着攸宁和幼瑾先去把盐和米买了,回头我们在这里碰头。”“哎。”大家分头行事。余初瑾和杭氏背着装了茶叶的竹篓去笔墨铺子外摆摊,由荣华则带着余攸宁和余幼瑾去买盐和米。自汉武帝始,盐和铁便是官营,便是官营,价格也不是统一的。本身产盐或者运输便利的地方,便是熟盐也才卖七文钱一斤,而到了金瓯乡这偏远之境,因为运输的不便价格翻了几番不说,甚至偶尔还会出现无盐可卖的情况。由荣华今天运气不错,赶到的时候,盐铺还开着门,只是价格却不友好。两分五厘一斤!看清价格后,由荣华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上回来买才一分五厘,这才多少日子,就涨了将近一分银子的价。“由大哥,你怎么不去买?”余幼瑾喊了怔怔出神的由荣华一声。由荣华醒过神来,抬手摸了摸余幼瑾的头,说道:“买,买,这就买。”让两小只在铺子外边站好,由荣华喊了伙计,“买四斤盐。”话落,递上怀里那锭还没来得及捂热的一两银子。伙计接过银子验过真假后,喊了另一个伙计称盐,他则开了钱箱找由荣华钱。“我上回来才一分五厘,怎么这么点时间就涨了这么多。”由荣华忍不住的抱怨道,“这样下去,谁还吃得起盐啊!”“我说老哥,有盐卖就不错了。实话和你说,你来得还算巧,前两天才刚送到的货,你要是晚来个十天半个月的,有没有得卖还不一定呢!”伙计将散碎银子递还给由荣华说道。由荣华闻言叹了口气,摇头道:“真是要活不下去了。”这会子铺子里不忙,伙计便和他多聊了几句,“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咱托生得不好,托生在这么个鬼地方。”不多时,伙计将称好的盐拿油纸包了过来。由荣华小心的装进带来的竹筒里,又小心的封好口捆在门外的独轮车上,招呼了两小只去米铺。用剩下的银子买了五十斤米后,一两银子便只剩下八钱了。想到余初瑾说的还打算买几尺布给大家做新衣,由荣华只感觉嘴里就像吞了几斤黄莲一般。要知道,最差的白棉布也要三钱银子一匹,总不可能真买了一匹白布穿身上吧?“由大哥,我们可以买饴糖吃了吗?”余幼瑾抬头看了由荣华问道。由荣华攥着钱的手一紧。饴糖不贵也要好几文钱呢!“由大哥?”没有得到由荣华的回答,余幼瑾又喊了一声。由荣华对上余幼瑾圆溜溜湿漉漉的眸子,咬了咬牙,说道:“好,我们这就去买饴糖。”话落,带着两小只走了出去,米放一边,两小只坐一边,推着车子去卖饴糖的铺子。这边厢,余初瑾和杭氏站在方记笔墨铺子外,已经将近一刻钟的功夫。虽然是镇上唯一的笔墨铺子,可因为这年头供一个读书人实在不容易,所以这家铺子的生意并不是很好。足足一刻钟的功夫也没看到一个客人进出!“大姑娘,他们都没客人,我们还怎么会有客人呢?”杭氏泄气的问道。这也是余初瑾没有想到的。她想了想,对杭氏说道:“走,我们换个地方。”话落,转身便走。杭氏连忙跟了上前,“大姑娘,我们去哪里?”“去四喜酒楼。”余初瑾说道:“我和由大哥时常去那里卖野货,问问掌柜的这茶叶收不收。”杭氏应了一声,紧紧跟着余初瑾的脚步。金瓯乡虽然大,但主要街道就那么几条,从方记笔墨铺子到四喜酒楼也就是穿过两条街的距离。只是,这样一来,却离约定和由荣华碰头的地方远了点。“嫂嫂。”余初瑾步子一顿,对紧跟在身边的杭氏说道:“你就别去了,你在这里等由大哥和攸宁他们,然后带着他们来酒楼找我。”杭氏脸上有一瞬的犹疑。“怎么了?”余初瑾问道。杭氏抿了抿嘴,那句“她害怕”怎么也说不出口,稍倾,咬了咬牙,说道:“没事,你去吧,我在这里等荣华哥他们。”余初瑾没有多想,点头道:“行,那我先走了,你和由大哥碰头后就带着他们来找我。”话落,大步便走。杭氏看了看街市上的人来人往,四处打量了一番后,朝一旁卖杂货的铺子走了过去,站在铺子外的廊檐下朝街道口张望着。杭氏长相并不出众,但一身温婉秀柔的气质却让她很打眼,不过是一盅茶的功夫,独自一人的杭氏便引起了在街头闲荡的三个混混的注意。这三人,为首的绰号牛魔王,另外两个一个马如龙,一个陈三。三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四处打量了一番,确定只有杭氏一人后,甩了膀子朝杭氏走了过去。杭氏看到三人走来,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只是,她才动,一个混混突然抡起胳膊“啪”一声重重扇在她脸上。“啊……”杭氏惊叫着捂住半边瞬间麻木的脸,惊惧的瞪着牛魔王,哆嗦着嘴唇问道:“你,你为什么打人?”“打的就是你这个贱货!”话落,扣魔王抡起胳膊又是重重一巴掌扇在了杭氏的另一边脸上。杭氏彻底被扇懵了,就连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都不知道,她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只是,她才拔脚,马如龙和陈三围了上来。“嫂嫂,你赶紧跟着哥哥回去吧,侄儿们都在哭着找娘,那个小白脸他不会要你的!”这一番变化,早已引起了行人的围观。“你们说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杭氏一边喊着一边惶惶不安的想要走出去。“贱人,你为了个小白脸,连自己孩子都不要了……”牛魔王一边骂着,一边上前揪了杭氏的头发往人群外面拖,“给我死回家去,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救命啊……救命……”杭氏拼命的挣扎,可是哪里又能抵过男人的力气。再加上马如龙和陈三,一人一边架着她往外走,还不停对着围观的人群解释说,“家门不幸,嫂嫂她跟个货郎好上了,要跟人私奔,我们几兄弟找了许久,才算是把人找到了……”人群里顿时响起指指点点的声音。没有人听到杭氏的呼救,即便有人心存疑惑,可看着凶相毕露的牛魔三,也下意识的噤了声。“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我不认识他们,我不是……”杭氏哀声恳求着周遭的人,试图抓住其中一人,只是她手还没伸出去,便被陈三和马如龙一把给扣住了。“嫂嫂,你就别闹了,家里侄儿和侄女想娘想得喉咙都哭哑了,你不念着我大哥待你的好,也想想孩子们多可怜啊!”“是啊,嫂嫂,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那货郎有什么好?我都打听过了,人家里有儿有女,你撺掇着他跟你私奔了,他家里的老婆孩子怎么办?”杭氏的每一次呼救,都能引起马如龙和陈三“情真意切”的指责声。人群里响起纷纷的指责声。有骂杭氏不守妇道该浸猪笼的,有说浸猪笼便宜了她,应该告到县衙骑木驴游走的,叫骂声中,眼见得杭氏便要被几人拉进了街头的一条小巷子里。恰在这时,由荣华推着独轮车带着余攸宁和余幼瑾来了。“前面好像出事了,围了那么多人。”由荣华说着,将独轮车停了下来,对两小只说道:“别过去,人多可别叫拍花子把你俩给拍了去,回头你姐姐得把我给活剁了。”

在线试读

第43章 想想孩子们多可怜啊

到笔墨铺子外卖茶叶,这能行吗?

杭氏看向余初瑾。

看出杭氏眼里的犹疑,余初瑾轻声说道“行不行的,先试试再说吧。”

话落,抬头看了由荣华,“由大哥,你带着攸宁和幼瑾先去把盐和米买了,回头我们在这里碰头。”

“哎。”

大家分头行事。

余初瑾和杭氏背着装了茶叶的竹篓去笔墨铺子外摆摊,由荣华则带着余攸宁和余幼瑾去买盐和米。

自汉武帝始,盐和铁便是官营,便是官营,价格也不是统一的。

本身产盐或者运输便利的地方,便是熟盐也才卖七文钱一斤,而到了金瓯乡这偏远之境,因为运输的不便价格翻了几番不说,甚至偶尔还会出现无盐可卖的情况。

由荣华今天运气不错,赶到的时候,盐铺还开着门,只是价格却不友好。

两分五厘一斤!

看清价格后,由荣华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上回来买才一分五厘,这才多少日子,就涨了将近一分银子的价。

“由大哥,你怎么不去买?”

余幼瑾喊了怔怔出神的由荣华一声。

由荣华醒过神来,抬手摸了摸余幼瑾的头,说道“买,买,这就买。”

让两小只在铺子外边站好,由荣华喊了伙计,“买四斤盐。”

话落,递上怀里那锭还没来得及捂热的一两银子。

伙计接过银子验过真假后,喊了另一个伙计称盐,他则开了钱箱找由荣华钱。

“我上回来才一分五厘,怎么这么点时间就涨了这么多。”由荣华忍不住的抱怨道,“这样下去,谁还吃得起盐啊!”

“我说老哥,有盐卖就不错了。实话和你说,你来得还算巧,前两天才刚送到的货,你要是晚来个十天半个月的,有没有得卖还不一定呢!”伙计将散碎银子递还给由荣华说道。

由荣华闻言叹了口气,摇头道“真是要活不下去了。”

这会子铺子里不忙,伙计便和他多聊了几句,“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咱托生得不好,托生在这么个鬼地方。”

不多时,伙计将称好的盐拿油纸包了过来。

由荣华小心的装进带来的竹筒里,又小心的封好口捆在门外的独轮车上,招呼了两小只去米铺。用剩下的银子买了五十斤米后,一两银子便只剩下八钱了。想到余初瑾说的还打算买几尺布给大家做新衣,由荣华只感觉嘴里就像吞了几斤黄莲一般。要知道,最差的白棉布也要三钱银子一匹,总不可能真买了一匹白布穿身上吧?

“由大哥,我们可以买饴糖吃了吗?”余幼瑾抬头看了由荣华问道。

由荣华攥着钱的手一紧。

饴糖不贵也要好几文钱呢!

“由大哥?”

没有得到由荣华的回答,余幼瑾又喊了一声。

由荣华对上余幼瑾圆溜溜湿漉漉的眸子,咬了咬牙,说道“好,我们这就去买饴糖。”

话落,带着两小只走了出去,米放一边,两小只坐一边,推着车子去卖饴糖的铺子。

这边厢,余初瑾和杭氏站在方记笔墨铺子外,已经将近一刻钟的功夫。

虽然是镇上唯一的笔墨铺子,可因为这年头供一个读书人实在不容易,所以这家铺子的生意并不是很好。足足一刻钟的功夫也没看到一个客人进出!

“大姑娘,他们都没客人,我们还怎么会有客人呢?”杭氏泄气的问道。

这也是余初瑾没有想到的。

她想了想,对杭氏说道“走,我们换个地方。”

话落,转身便走。

杭氏连忙跟了上前,“大姑娘,我们去哪里?”

“去四喜酒楼。”余初瑾说道“我和由大哥时常去那里卖野货,问问掌柜的这茶叶收不收。”

杭氏应了一声,紧紧跟着余初瑾的脚步。

金瓯乡虽然大,但主要街道就那么几条,从方记笔墨铺子到四喜酒楼也就是穿过两条街的距离。只是,这样一来,却离约定和由荣华碰头的地方远了点。

“嫂嫂。”余初瑾步子一顿,对紧跟在身边的杭氏说道“你就别去了,你在这里等由大哥和攸宁他们,然后带着他们来酒楼找我。”

杭氏脸上有一瞬的犹疑。

“怎么了?”余初瑾问道。

杭氏抿了抿嘴,那句“她害怕”怎么也说不出口,稍倾,咬了咬牙,说道“没事,你去吧,我在这里等荣华哥他们。”

余初瑾没有多想,点头道“行,那我先走了,你和由大哥碰头后就带着他们来找我。”

话落,大步便走。

杭氏看了看街市上的人来人往,四处打量了一番后,朝一旁卖杂货的铺子走了过去,站在铺子外的廊檐下朝街道口张望着。

杭氏长相并不出众,但一身温婉秀柔的气质却让她很打眼,不过是一盅茶的功夫,独自一人的杭氏便引起了在街头闲荡的三个混混的注意。这三人,为首的绰号牛魔王,另外两个一个马如龙,一个陈三。

三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四处打量了一番,确定只有杭氏一人后,甩了膀子朝杭氏走了过去。

杭氏看到三人走来,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只是,她才动,一个混混突然抡起胳膊“啪”一声重重扇在她脸上。

“啊……”杭氏惊叫着捂住半边瞬间麻木的脸,惊惧的瞪着牛魔王,哆嗦着嘴唇问道“你,你为什么打人?”

“打的就是你这个贱货!”

话落,扣魔王抡起胳膊又是重重一巴掌扇在了杭氏的另一边脸上。

杭氏彻底被扇懵了,就连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都不知道,她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只是,她才拔脚,马如龙和陈三围了上来。“嫂嫂,你赶紧跟着哥哥回去吧,侄儿们都在哭着找娘,那个小白脸他不会要你的!”

这一番变化,早已引起了行人的围观。

“你们说什么,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

杭氏一边喊着一边惶惶不安的想要走出去。

“贱人,你为了个小白脸,连自己孩子都不要了……”牛魔王一边骂着,一边上前揪了杭氏的头发往人群外面拖,“给我死回家去,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救命啊……救命……”杭氏拼命的挣扎,可是哪里又能抵过男人的力气。再加上马如龙和陈三,一人一边架着她往外走,还不停对着围观的人群解释说,“家门不幸,嫂嫂她跟个货郎好上了,要跟人私奔,我们几兄弟找了许久,才算是把人找到了……”

人群里顿时响起指指点点的声音。

没有人听到杭氏的呼救,即便有人心存疑惑,可看着凶相毕露的牛魔三,也下意识的噤了声。

“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我不认识他们,我不是……”

杭氏哀声恳求着周遭的人,试图抓住其中一人,只是她手还没伸出去,便被陈三和马如龙一把给扣住了。

“嫂嫂,你就别闹了,家里侄儿和侄女想娘想得喉咙都哭哑了,你不念着我大哥待你的好,也想想孩子们多可怜啊!”

“是啊,嫂嫂,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那货郎有什么好?我都打听过了,人家里有儿有女,你撺掇着他跟你私奔了,他家里的老婆孩子怎么办?”

杭氏的每一次呼救,都能引起马如龙和陈三“情真意切”的指责声。

人群里响起纷纷的指责声。

有骂杭氏不守妇道该浸猪笼的,有说浸猪笼便宜了她,应该告到县衙骑木驴游走的,叫骂声中,眼见得杭氏便要被几人拉进了街头的一条小巷子里。恰在这时,由荣华推着独轮车带着余攸宁和余幼瑾来了。

“前面好像出事了,围了那么多人。”由荣华说着,将独轮车停了下来,对两小只说道“别过去,人多可别叫拍花子把你俩给拍了去,回头你姐姐得把我给活剁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