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小说目录列表阅读-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最新阅读

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小说目录列表阅读-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最新阅读 第48章 你可真敢想 试读

2022-11-14 16:58 作者:余初瑾
  • 夫人你又在撒狗粮 夫人你又在撒狗粮

    主角是余初瑾余梦婕的现代言情小说《夫人你又在撒狗粮》,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余初瑾”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黎世风嘴角翕翕,还没等他想好说什么,头顶却响起余初瑾的声音。“那就再来吧。”话落,退开几步,示意黎世风起来继续打。黎世风:“……”他什么时候说过,还要再打了?目光掠过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硬着头皮爬了起来......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夫人你又在撒狗粮》男女主角余初瑾余梦婕现代言情,是小说写手余初瑾所写。精彩内容:等买齐要置办的东西,走在回龛谷寨的路上时天已经黑了。由荣华推着独轮车,余攸宁和余幼瑾,一人坐一边,除了他们俩,还有采购回来的东西。余初瑾和杭氏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在后面。“要是那茶树没被砍了就好了。”杭氏叹息着说道:“这样,明年开春我们还能赚上一笔。”由荣华也深觉可惜,想到那几株老茶树值九钱银子,就觉得心在滴血。“明天我再去山里转转,说不得还能找到几株。”由荣华说道。杭氏附和道:“是啊,多转转,总不可能一座山里就只有那么几株吧?”余初瑾想到龛谷寨后面那片苍苍莽莽的原始森林,摇头说道:“由大哥,眼下天气变暖,山里的毒蛇猛兽都开始活动了,你可千万别在山里乱走,不管是迷路了,又或者遇上了毒蛇猛兽,那可都是性命攸关的事。”“不怕,我……”余初瑾打断由荣华的话,“由大哥,你听我一句劝,钱固然重要,可命更重要。”杭氏也不由得心生惧意,轻声劝道:“荣华哥你听大姑娘的吧,回头等天冷些,再找也来得及的。”顿了顿,补了一句,“你要有个好歹,叫我怎么办活?”由荣华一颗心顿时软成了滩水,连忙说道:“我听你的,等天冷了我再进山去找。”余初瑾暗暗的撇了撇嘴,这可真是,一不小心就干了一碗狗粮!回到龛谷寨,家家户户都已经亮起了昏黄的豆油小灯。由荣华要去还独轮车,余初瑾把许诺的两个鸡蛋,以及要托顾大婶孵的鸡蛋,鸭蛋都一股脑的拿了出来。“由大哥,这十个鸡蛋和十个鸭蛋是请顾大婶帮忙孵小鸡小鸭的,这另外的六个鸡蛋是答应她的酬劳,你一起给她。”“大姑娘,给四个就行了吧。”由荣华说道。余初瑾摇头,“说了六个就给六个吧。”“你拿四个鸡蛋,再拿几块饴糖给我。”由荣华对余初瑾说道:“顾大婶家也有几个孩子,四个鸡蛋,几块饴糖大人小孩都高兴。”余初瑾没有犹豫,当即从竹篓里取了油纸包着的饴糖,分了几小块出来递给了由荣华。由荣华匆匆离开。余初瑾又将剩下的米和盐还有面粉、脂麻油、酱汁这些杂七杂八的都分了,这才对杭氏说道:“嫂嫂,我回去了。”杭氏看着堆满半个桌子的东西,即羞愧又感动的对余初瑾说道:“初瑾,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了,你说,我和荣华哥也没出上什么力,尽占你的便宜了。”“嫂嫂,你这样说就见外了。”话落,指着桌上半匹苍色棉布和半匹秋香绿的棉布说道:“这个就拜托给你了,这个我真的不会。”苍色的半匹布是给由荣华和余攸宁做衣裳的,秋香绿则是她和杭氏还有余幼瑾的。加上针头线脑这些东西,光这些就将卖茶叶的九钱银子用得一干二净!杭氏忙不迭的点头:“大姑娘你放心,我保证过个四五日,你们就有新衣裳穿了。”“不急,嫂嫂。”余初瑾对杭氏说道:“这是热天穿的,我迟个几天没关系,你晚上别做针线,免得伤了眼睛。”杭氏笑着应好,但当天夜里,她就点了油灯开始栽起布来。由荣华虽然心疼,但到底还是没有阻止。叫余初瑾没有想到的是,她把晚饭做好,正准备给两小只洗洗干净,打算上床歇息时,家里却来了个不速之客。余初瑾举着油灯看清门外站着的人时,半响没能回过神来。等回过神来后,脱口而出的便是一句,“你来干什么?”黎世风不耐烦的拿脚踢了踢门,没好气的说道:“喂,你再不把门打开,我就踢了啊!”“长姐,你在和谁说话?”余攸宁从屋里走了出来。余初瑾才侧身打算把余攸宁哄回屋里,黎世风将门推开条大点的缝挤了进来。余攸宁看着站在余初瑾身边的黎世风,怔了怔后,问道:“长姐,他来干什么?”余初瑾摇头,“我不知道。”余攸宁跨了门槛,走到余初瑾身边,抬头看了黎世风,目光里满是防备。黎世风看在眼里,哼了哼,没好气的说道:“小兔崽子,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要是有坏心,就凭你拦得住?”“不用我,我长姐一个人就能把你打倒。”余攸宁大声说道。黎世风,“……”你大爷的,三爷我不要面子的啊!余初瑾觑了眼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黎世风,忍了笑把余攸宁打发回了屋子。回头看了负手站在堂屋里,一脸嫌弃东张西望的黎世风,问道:“你来有事?”黎世风转过身,上下打量一番余初瑾后,问道:“听说,你今天去乡里遇上拍花子了?由耗子的媳妇差点被绑走了,是真的吗?”余初瑾有片刻的失神,消息传得这样快?她还想着,怎么的,也要有两三天消息才会传回龛谷寨,哪里想到,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黎世风就得了消息,那是不是意味着旁人也知道了呢?余初瑾不由自主的拧紧了眉头,她到不担心别的,就担心杭氏能不能承受住这飞短流长,毕竟这是个饿死是小,失节是大的年代!见余初瑾不语,眉头却蹙得能打结,黎世风顿时乐了,很是兴幸乐祸的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了?”“是遇上了,怎么了?”余初瑾抬头看了黎世风,“你从哪里知道的?”黎世风趾高气扬的说道:“我家正好有人去乡里办事,他比你们回来得早,一来回就把你们的事说了。”余初瑾才要开口,不想黎世风却说道:“余初瑾,你不是很能打吗?怎么还能让人把杭氏从你眼皮子底下抢走了?还有,你为什么要让鲍里正把你小妹送到我家来?你就不怕我转手把她卖了?”关于能不能打这件事,余初瑾没有多作解释。毕竟,当着黎世风的面说不是她能打,而是他实在太不能打,这是很伤面子的一件事!“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为什么会把幼瑾托付给你。”余初瑾轻声说道:“当时脑子里想到的就是你,没有旁人,所以……”“哎,哎……”黎世风伸手打断余初瑾的话,“余初瑾,我可告诉你,你少打三爷我的主意,你这么凶悍,三爷我可看不上!”余初瑾瞬间宛若石化。什么意思?什么叫她少打他的主意?她打他什么主意了?黎世风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绕着余初瑾转了一圈,目光从上看到下,从前看到后,末了,啧啧啧嫌弃的说道:“你看看你,前不凸,后不翘,横看像块门板,竖看也像块门板,就你这样的,爷我能看得上?”余初瑾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具身子虽然因为营养不良,发育欠佳,胸小了点,屁股瘪了点,但也不至于像块门板吧?还有,他黎世风是哪里来的自信,以为她就看上了他!“给你一息功夫,立刻给我滚。”余初瑾看了黎世风,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不然,我保证,这回我一定会揍得你亲爹亲娘都认不出你。”黎世风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却在下一刻,似是想起了什么,嘻嘻笑着往前凑了凑,说道:“余初瑾,被我说中心事了吧?恼羞成怒了吧?我告诉……”一个“你”字没出口。眼前一花,下一刻,只觉得眼前金星直冒,鼻子里一股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余初瑾!”意识到自己被打了,而且还是被打脸后,黎世风怒了。可他怒,余初瑾更怒,手一勾,脚一别,便将捂着鼻子的黎世风摔在了地上,脚一抬,跨坐在黎世风的世上,拳头雨点子似的往黎世风脸上招呼。“十石,十石……快来救我……”黎世风捂着脸,嗷嗷喊着十石来救他。院子外候着的十石,差点就一屁股墩在了地上。祖宗哎,怎么又打起来了!十石将手里灯笼往墙角一放,撒了脚丫子就去救人。一只脚刚要跨过门槛,便听到余初瑾的怒喝声,“你给我记住了,我把幼瑾托付给你,是因为你爹是龛谷寨的寨主,他有义务照顾寨子里的人,不是因为我看上你这个草包!知道不知道?”十石“哎呀”一声,惊吓过度,摔了个狗啃屎。三爷哎,你可真敢想!也真敢说啊!院子里,举着灯笼的天冬回头看了身后的自家主子,“少爷,我们还要进去吗?”苏洐笑了笑,转身沿着来时的离去。天冬看了眼院子里的鸡飞狗跳,又看了看离开的自家主子,拔脚追了过去,“少爷,少爷你等等我……少爷,你为什么又不进去了……少爷,你……”

在线试读

第48章 你可真敢想

等买齐要置办的东西,走在回龛谷寨的路上时天已经黑了。

由荣华推着独轮车,余攸宁和余幼瑾,一人坐一边,除了他们俩,还有采购回来的东西。

余初瑾和杭氏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在后面。

“要是那茶树没被砍了就好了。”杭氏叹息着说道“这样,明年开春我们还能赚上一笔。”

由荣华也深觉可惜,想到那几株老茶树值九钱银子,就觉得心在滴血。

“明天我再去山里转转,说不得还能找到几株。”由荣华说道。

杭氏附和道“是啊,多转转,总不可能一座山里就只有那么几株吧?”

余初瑾想到龛谷寨后面那片苍苍莽莽的原始森林,摇头说道“由大哥,眼下天气变暖,山里的毒蛇猛兽都开始活动了,你可千万别在山里乱走,不管是迷路了,又或者遇上了毒蛇猛兽,那可都是性命攸关的事。”

“不怕,我……”

余初瑾打断由荣华的话,“由大哥,你听我一句劝,钱固然重要,可命更重要。”

杭氏也不由得心生惧意,轻声劝道“荣华哥你听大姑娘的吧,回头等天冷些,再找也来得及的。”顿了顿,补了一句,“你要有个好歹,叫我怎么办活?”

由荣华一颗心顿时软成了滩水,连忙说道“我听你的,等天冷了我再进山去找。”

余初瑾暗暗的撇了撇嘴,这可真是,一不小心就干了一碗狗粮!

回到龛谷寨,家家户户都已经亮起了昏黄的豆油小灯。

由荣华要去还独轮车,余初瑾把许诺的两个鸡蛋,以及要托顾大婶孵的鸡蛋,鸭蛋都一股脑的拿了出来。

“由大哥,这十个鸡蛋和十个鸭蛋是请顾大婶帮忙孵小鸡小鸭的,这另外的六个鸡蛋是答应她的酬劳,你一起给她。”

“大姑娘,给四个就行了吧。”由荣华说道。

余初瑾摇头,“说了六个就给六个吧。”

“你拿四个鸡蛋,再拿几块饴糖给我。”由荣华对余初瑾说道“顾大婶家也有几个孩子,四个鸡蛋,几块饴糖大人小孩都高兴。”

余初瑾没有犹豫,当即从竹篓里取了油纸包着的饴糖,分了几小块出来递给了由荣华。

由荣华匆匆离开。

余初瑾又将剩下的米和盐还有面粉、脂麻油、酱汁这些杂七杂八的都分了,这才对杭氏说道“嫂嫂,我回去了。”

杭氏看着堆满半个桌子的东西,即羞愧又感动的对余初瑾说道“初瑾,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了,你说,我和荣华哥也没出上什么力,尽占你的便宜了。”

“嫂嫂,你这样说就见外了。”话落,指着桌上半匹苍色棉布和半匹秋香绿的棉布说道“这个就拜托给你了,这个我真的不会。”

苍色的半匹布是给由荣华和余攸宁做衣裳的,秋香绿则是她和杭氏还有余幼瑾的。加上针头线脑这些东西,光这些就将卖茶叶的九钱银子用得一干二净!

杭氏忙不迭的点头“大姑娘你放心,我保证过个四五日,你们就有新衣裳穿了。”

“不急,嫂嫂。”余初瑾对杭氏说道“这是热天穿的,我迟个几天没关系,你晚上别做针线,免得伤了眼睛。”

杭氏笑着应好,但当天夜里,她就点了油灯开始栽起布来。

由荣华虽然心疼,但到底还是没有阻止。

叫余初瑾没有想到的是,她把晚饭做好,正准备给两小只洗洗干净,打算上床歇息时,家里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余初瑾举着油灯看清门外站着的人时,半响没能回过神来。

等回过神来后,脱口而出的便是一句,“你来干什么?”

黎世风不耐烦的拿脚踢了踢门,没好气的说道“喂,你再不把门打开,我就踢了啊!”

“长姐,你在和谁说话?”余攸宁从屋里走了出来。

余初瑾才侧身打算把余攸宁哄回屋里,黎世风将门推开条大点的缝挤了进来。

余攸宁看着站在余初瑾身边的黎世风,怔了怔后,问道“长姐,他来干什么?”

余初瑾摇头,“我不知道。”

余攸宁跨了门槛,走到余初瑾身边,抬头看了黎世风,目光里满是防备。

黎世风看在眼里,哼了哼,没好气的说道“小兔崽子,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要是有坏心,就凭你拦得住?”

“不用我,我长姐一个人就能把你打倒。”余攸宁大声说道。

黎世风,“……”

你大爷的,三爷我不要面子的啊!

余初瑾觑了眼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黎世风,忍了笑把余攸宁打发回了屋子。

回头看了负手站在堂屋里,一脸嫌弃东张西望的黎世风,问道“你来有事?”

黎世风转过身,上下打量一番余初瑾后,问道“听说,你今天去乡里遇上拍花子了?由耗子的媳妇差点被绑走了,是真的吗?”

余初瑾有片刻的失神,消息传得这样快?

她还想着,怎么的,也要有两三天消息才会传回龛谷寨,哪里想到,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黎世风就得了消息,那是不是意味着旁人也知道了呢?

余初瑾不由自主的拧紧了眉头,她到不担心别的,就担心杭氏能不能承受住这飞短流长,毕竟这是个饿死是小,失节是大的年代!

见余初瑾不语,眉头却蹙得能打结,黎世风顿时乐了,很是兴幸乐祸的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是遇上了,怎么了?”余初瑾抬头看了黎世风,“你从哪里知道的?”

黎世风趾高气扬的说道“我家正好有人去乡里办事,他比你们回来得早,一来回就把你们的事说了。”

余初瑾才要开口,不想黎世风却说道“余初瑾,你不是很能打吗?怎么还能让人把杭氏从你眼皮子底下抢走了?还有,你为什么要让鲍里正把你小妹送到我家来?你就不怕我转手把她卖了?”

关于能不能打这件事,余初瑾没有多作解释。

毕竟,当着黎世风的面说不是她能打,而是他实在太不能打,这是很伤面子的一件事!

“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为什么会把幼瑾托付给你。”余初瑾轻声说道“当时脑子里想到的就是你,没有旁人,所以……”

“哎,哎……”黎世风伸手打断余初瑾的话,“余初瑾,我可告诉你,你少打三爷我的主意,你这么凶悍,三爷我可看不上!”

余初瑾瞬间宛若石化。

什么意思?

什么叫她少打他的主意?

她打他什么主意了?

黎世风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绕着余初瑾转了一圈,目光从上看到下,从前看到后,末了,啧啧啧嫌弃的说道“你看看你,前不凸,后不翘,横看像块门板,竖看也像块门板,就你这样的,爷我能看得上?”

余初瑾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具身子虽然因为营养不良,发育欠佳,胸小了点,屁股瘪了点,但也不至于像块门板吧?还有,他黎世风是哪里来的自信,以为她就看上了他!

“给你一息功夫,立刻给我滚。”余初瑾看了黎世风,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不然,我保证,这回我一定会揍得你亲爹亲娘都认不出你。”

黎世风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却在下一刻,似是想起了什么,嘻嘻笑着往前凑了凑,说道“余初瑾,被我说中心事了吧?恼羞成怒了吧?我告诉……”

一个“你”字没出口。

眼前一花,下一刻,只觉得眼前金星直冒,鼻子里一股热热的东西流了出来。

“余初瑾!”

意识到自己被打了,而且还是被打脸后,黎世风怒了。

可他怒,余初瑾更怒,手一勾,脚一别,便将捂着鼻子的黎世风摔在了地上,脚一抬,跨坐在黎世风的世上,拳头雨点子似的往黎世风脸上招呼。

“十石,十石……快来救我……”黎世风捂着脸,嗷嗷喊着十石来救他。

院子外候着的十石,差点就一屁股墩在了地上。

祖宗哎,怎么又打起来了!

十石将手里灯笼往墙角一放,撒了脚丫子就去救人。

一只脚刚要跨过门槛,便听到余初瑾的怒喝声,“你给我记住了,我把幼瑾托付给你,是因为你爹是龛谷寨的寨主,他有义务照顾寨子里的人,不是因为我看上你这个草包!知道不知道?”

十石“哎呀”一声,惊吓过度,摔了个狗啃屎。

三爷哎,你可真敢想!也真敢说啊!

院子里,举着灯笼的天冬回头看了身后的自家主子,“少爷,我们还要进去吗?”

苏洐笑了笑,转身沿着来时的离去。

天冬看了眼院子里的鸡飞狗跳,又看了看离开的自家主子,拔脚追了过去,“少爷,少爷你等等我……少爷,你为什么又不进去了……少爷,你……”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