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圣彼得米开朗基罗武侠修真《人世道》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圣彼得米开朗基罗武侠修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圣彼得米开朗基罗武侠修真《人世道》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圣彼得米开朗基罗武侠修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零一十三章 分析(新) 试读

2022-11-14 16:52 作者:圣彼得
  • 人世道 人世道

    圣彼得米开朗基罗是武侠修真《人世道》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去了也没有什么事情,还给他来卖弄一番嘴皮子功夫,我的耳朵不是去干这个工作的。”“算了,懒得管你。但我就奇了怪了,你整天想什么呢?一上课就在那里发呆,下课了就在地上发呆,放学了回家里发呆,你是不是病了啊?”“也不是,只不过感叹人生呢!”刘素雪嘲弄调侃道:“什么?感叹人生,你想逗我笑啊,就你,你那脑仁...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人世道》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圣彼得米开朗基罗武侠修真,讲述了​难道说那个游戏真的给他和陈风开了天眼,因此他两个能够看到本来看不到的事物。萧毅把整个事情的前前后后想了一遍,他更加确定问题就出在‘开天眼’这个游戏上。‘等事情结束后一定要找那个女孩问个清楚’。萧毅打定主意。但后面的事情呢,又是怎么回事呢?是玩通灵游戏碟仙招来的鬼怪或是仙吗?听以往的故事神仙是好的不会随便杀人,只有恶鬼才会这般,那他们招来的一定是恶鬼了。那东西是怎么杀人的,她都没有实体是如何杀人的呢?还有最后留下那几个血字的是那个恶鬼吧,‘我要你们下来陪我’难道说她要杀光我们,但后来她不见了,那她是死了还是跑了,要是死了那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要是跑了,那是不是还会回来杀光我们呢?要是真的回来了,我们该怎么办?跑?能跑得了吗?萧毅想的有些头疼。对了,那东西好像挺怕我手臂上的火焰,手臂着火好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就是在鱼塘救了我和陈风,这一次救了刘素雪,但问题是那火焰怎么才能出来呢?萧毅在没有人的时候试验了好多次,但怎么也无法呼唤出手臂的火焰。天知道这东西怎么才能出来。如果能顺着心意召唤出来就好办多了,至少那恶鬼来的时候也能抵挡一下了。要不现在怎么对付她都不知道。萧毅思来想去对于这些问题实在是找不出个答案,索性不想了,顺其自然吧。案发现场的众人基本没有受伤,只不过受了不同程度的惊吓,在医院休息了一段时间一般都没有什么事情了,只不过因为情绪问题还需要观察几天。在警察还没有进行相关询问前还是禁止互相走动和家属探望的。这对于萧毅来说到无所谓,反正他的亲人就他的母亲一个,现在还在外地没有回来。也没有什么朋友(就两个现在都在这个医院了)。根本没有什么人来探望他。在这里好吃好喝的先休息休息吧。另一方面在刑警支队,在对现场的取证工作结束后,由于县城不具备尸检的条件将尸体送到市里的刑警支队去进行尸体检查以确定死者真正死亡原因。在等待结果的时候开始了对现场人员的询问。除了几个受惊吓程度较高还没有恢复过来的,其他的人都给出了较为翔实的口供笔录。整理、纪录和分析。下午就要召开案情分析会,现在就等着尸检报告了。被任命主办此案的警察姓邢名晨,是一位有着多年刑事办案经验的警察。这回他接手时候也不过认为是一起普通的杀人刑事案件。但在看过现场纪录和笔录后他却感觉到这案件到很有些不寻常之处。邢晨取出记事本将他整理案件分析的情况在上面纪录下来准备在案情分析会上与大家进行研讨。在他正在沉思分析的时候,一份尸检报告送到了他的桌上。邢晨迅速的浏览了报告,看着看着,他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下午的案情分析会准时召开。在一间不大的会议室里,窗帘都已经拉上,屋中的灯也关闭了,一台投影机不停的在闪烁着,向对面的白色幕布上投下一幅一幅画面。那些画面是案发现场的照片以及当时在场萧毅等人的图片。几分钟后现场图片播放完毕。会议室的窗帘被拉开,阳光登时铺满了整个空间。邢晨对着一个干练的警员说道:“小李,你来介绍一下案情。”李警员点点头,从桌上拿起七、八张订在一起的报告开始说道:“报告已经发给大家了,相信大家已经有一定了解。这里我在简略的向大家介绍一下案情。今天的日期是9月22日本案暂时命名9.22案件。在今天早晨5点32分110报警中心接到从号码***打来的报警电话……”李警员从报案的时间开始到目前所掌握的线索和案情的发展介绍了一遍。会议室里面加上李警员共有6人,除其中一个女警员为记录员外其他人都是此案件小组的成员。众人注意听着并不时记录着。过了几分钟李警员陈述完毕邢晨开始说话。“案件的大体情况大家已经知道了,我先说一下,关于这个案件我们支队专门成立了一个5人专案小组,上面很是重视啊,那县城很久没有发生如此杀人的恶性案件,此次死者还是当地重点高中的学生,案件已经在当地造成及其恶劣的影响,群众反响特别强烈,要求严惩凶手。上面已经要求限期破案,要求一定要抓住凶手,严厉打击罪犯的嚣张气焰。”“下面大家来说一下对此案件的分析。”邢晨心中充满了种种疑问愈吐而后快,但他还是想先看看其他同僚是否有和他相同的疑问。一个四十多岁有些发福的警员举手示意一下。“好,老杨你先说。”邢晨笑了笑。老警员了,看他急不可耐的样子看来有所发现。杨警员拍了拍资料说道:“资料大家都已经看过,就一些细节我也和一些组员探讨了。我有些疑问。首先据案发现场来看,死者的位置在客厅中间偏右,距离最近的沙发三十公分,距离位于客厅中央的桌子三十三公分,距离左面的窗户六米。死者经过初步的检查为窒息性缺氧死亡,死者脖颈部位有抓痕,死者指甲中发现皮屑,经初步判断为死者自己因窒息而抓的。现场包括卧室,洗手间共有窗户六面,具都完好,并没有打开的痕迹。可供进出现场的门有两个,一个在房子的南面是正门,在厨房还有一个后门。经过现场勘察发现只有现场一十二个人的进出痕迹,再没有发现其他人的痕迹。因此案件的发生现场基本可以判定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据现场的目击人描述,死者是在没有任何人接触的情况下突然窒息死亡。而据法医的鉴定报告死者没有任何重大疾病史,其亲属等也无重大疾病历史,而死者当时也没有服食兴奋剂的药品,可以说身体正处于非常健康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排除死者因自身生理而死亡的原因。这就是第一个疑问,死者是怎么被杀死的,如果是他杀的话。第二就是要如此不留痕迹的杀死一个身高一点八四米体重八十八公斤正值青春的少年而没有发生任何打斗痕迹,一个人是不可能做到的。以我以往的经验来看,很可能是熟人作案,而且凶手很可能就在现场的那十一人当中。”杨警员话到此处示意结束。

在线试读

第零一十三章 分析(新)

难道说那个游戏真的给他和陈风开了天眼,因此他两个能够看到本来看不到的事物。萧毅把整个事情的前前后后想了一遍,他更加确定问题就出在‘开天眼’这个游戏上。‘等事情结束后一定要找那个女孩问个清楚’。萧毅打定主意。

但后面的事情呢,又是怎么回事呢?是玩通灵游戏碟仙招来的鬼怪或是仙吗?听以往的故事神仙是好的不会随便杀人,只有恶鬼才会这般,那他们招来的一定是恶鬼了。那东西是怎么杀人的,她都没有实体是如何杀人的呢?还有最后留下那几个血字的是那个恶鬼吧,‘我要你们下来陪我’难道说她要杀光我们,但后来她不见了,那她是死了还是跑了,要是死了那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要是跑了,那是不是还会回来杀光我们呢?要是真的回来了,我们该怎么办?跑?能跑得了吗?萧毅想的有些头疼。

对了,那东西好像挺怕我手臂上的火焰,手臂着火好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就是在鱼塘救了我和陈风,这一次救了刘素雪,但问题是那火焰怎么才能出来呢?萧毅在没有人的时候试验了好多次,但怎么也无法呼唤出手臂的火焰。天知道这东西怎么才能出来。如果能顺着心意召唤出来就好办多了,至少那恶鬼来的时候也能抵挡一下了。要不现在怎么对付她都不知道。萧毅思来想去对于这些问题实在是找不出个答案,索性不想了,顺其自然吧。

案发现场的众人基本没有受伤,只不过受了不同程度的惊吓,在医院休息了一段时间一般都没有什么事情了,只不过因为情绪问题还需要观察几天。在警察还没有进行相关询问前还是禁止互相走动和家属探望的。

这对于萧毅来说到无所谓,反正他的亲人就他的母亲一个,现在还在外地没有回来。也没有什么朋友(就两个现在都在这个医院了)。根本没有什么人来探望他。在这里好吃好喝的先休息休息吧。

另一方面在刑警支队,在对现场的取证工作结束后,由于县城不具备尸检的条件将尸体送到市里的刑警支队去进行尸体检查以确定死者真正死亡原因。在等待结果的时候开始了对现场人员的询问。

除了几个受惊吓程度较高还没有恢复过来的,其他的人都给出了较为翔实的口供笔录。

整理、纪录和分析。下午就要召开案情分析会,现在就等着尸检报告了。被任命主办此案的警察姓邢名晨,是一位有着多年刑事办案经验的警察。这回他接手时候也不过认为是一起普通的杀人刑事案件。但在看过现场纪录和笔录后他却感觉到这案件到很有些不寻常之处。

邢晨取出记事本将他整理案件分析的情况在上面纪录下来准备在案情分析会上与大家进行研讨。

在他正在沉思分析的时候,一份尸检报告送到了他的桌上。邢晨迅速的浏览了报告,看着看着,他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下午的案情分析会准时召开。在一间不大的会议室里,窗帘都已经拉上,屋中的灯也关闭了,一台投影机不停的在闪烁着,向对面的白色幕布上投下一幅一幅画面。

那些画面是案发现场的照片以及当时在场萧毅等人的图片。几分钟后现场图片播放完毕。会议室的窗帘被拉开,阳光登时铺满了整个空间。

邢晨对着一个干练的警员说道“小李,你来介绍一下案情。”

李警员点点头,从桌上拿起七、八张订在一起的报告开始说道“报告已经发给大家了,相信大家已经有一定了解。这里我在简略的向大家介绍一下案情。今天的日期是9月22日本案暂时命名9.22案件。在今天早晨5点32分110报警中心接到从号码***打来的报警电话……”

李警员从报案的时间开始到目前所掌握的线索和案情的发展介绍了一遍。会议室里面加上李警员共有6人,除其中一个女警员为记录员外其他人都是此案件小组的成员。

众人注意听着并不时记录着。过了几分钟李警员陈述完毕邢晨开始说话。

“案件的大体情况大家已经知道了,我先说一下,关于这个案件我们支队专门成立了一个5人专案小组,上面很是重视啊,那县城很久没有发生如此杀人的恶性案件,此次死者还是当地重点高中的学生,案件已经在当地造成及其恶劣的影响,群众反响特别强烈,要求严惩凶手。上面已经要求限期破案,要求一定要抓住凶手,严厉打击罪犯的嚣张气焰。”

“下面大家来说一下对此案件的分析。”邢晨心中充满了种种疑问愈吐而后快,但他还是想先看看其他同僚是否有和他相同的疑问。

一个四十多岁有些发福的警员举手示意一下。

“好,老杨你先说。”邢晨笑了笑。老警员了,看他急不可耐的样子看来有所发现。

杨警员拍了拍资料说道“资料大家都已经看过,就一些细节我也和一些组员探讨了。我有些疑问。首先据案发现场来看,死者的位置在客厅中间偏右,距离最近的沙发三十公分,距离位于客厅中央的桌子三十三公分,距离左面的窗户六米。死者经过初步的检查为窒息性缺氧死亡,死者脖颈部位有抓痕,死者指甲中发现皮屑,经初步判断为死者自己因窒息而抓的。现场包括卧室,洗手间共有窗户六面,具都完好,并没有打开的痕迹。可供进出现场的门有两个,一个在房子的南面是正门,在厨房还有一个后门。经过现场勘察发现只有现场一十二个人的进出痕迹,再没有发现其他人的痕迹。因此案件的发生现场基本可以判定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

“据现场的目击人描述,死者是在没有任何人接触的情况下突然窒息死亡。而据法医的鉴定报告死者没有任何重大疾病史,其亲属等也无重大疾病历史,而死者当时也没有服食兴奋剂的药品,可以说身体正处于非常健康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排除死者因自身生理而死亡的原因。这就是第一个疑问,死者是怎么被杀死的,如果是他杀的话。第二就是要如此不留痕迹的杀死一个身高一点八四米体重八十八公斤正值青春的少年而没有发生任何打斗痕迹,一个人是不可能做到的。以我以往的经验来看,很可能是熟人作案,而且凶手很可能就在现场的那十一人当中。”杨警员话到此处示意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