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圣彼得米开朗基罗武侠修真(人世道)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人世道》全章节阅读

圣彼得米开朗基罗武侠修真(人世道)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人世道》全章节阅读 第一十九章 重伤(新) 试读

2022-11-14 17:03 作者:圣彼得
  • 人世道 人世道

    圣彼得米开朗基罗是武侠修真《人世道》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去了也没有什么事情,还给他来卖弄一番嘴皮子功夫,我的耳朵不是去干这个工作的。”“算了,懒得管你。但我就奇了怪了,你整天想什么呢?一上课就在那里发呆,下课了就在地上发呆,放学了回家里发呆,你是不是病了啊?”“也不是,只不过感叹人生呢!”刘素雪嘲弄调侃道:“什么?感叹人生,你想逗我笑啊,就你,你那脑仁...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人世道》是知名作者“圣彼得”的作品之一,内容围绕主角圣彼得米开朗基罗武侠修真展开。全文精彩片段:陈风感到锋利的牛角刺入了肩头,剧痛之下,陈风大喊了一声,但老牛却止住了势头没有在往里刺,陈风睁眼看去,见老牛后面刘文渊正抓着牛尾巴发力向后拉扯着。原来刘文渊四下里找不到合适的利器,又担心萧毅、陈风两人对付不了这现在已经疯狂的老牛,于是折返回来看看情况。幸好他及时的返回正好看到陈风摔倒,老牛就势顶了上去,在陈风生死关头刘文渊也顾不得许多冲了上去一把抓住牛尾巴用力的向后拉扯。刘文渊运足气力,这一拉之下,那头老牛顿时前进不得,在这瞬间,萧毅从旁边冲了过来,抓住陈风的衣服就向一侧拉去。刘文渊眼见陈风危险不顾性命冲了上去抓住牛尾巴救了陈风,正想松手之际,老牛突然抬起后蹄向刘文渊猛踢过来。由于距离太近刘文渊躲闪不及,这一下正中腹部。人和动物一样,腹部是最柔软也是防御最薄弱的地方。刘文渊尽管功夫不弱但正中要害之处也让他无法忍受。刘文渊就感觉小腹剧痛无比,整个人被踢的飞了出去摔倒在地又滚了几滚才算停住。此时刘文渊疼的几近昏迷,想要动下手指一时间都没有了气力。老牛盯住已经受伤的陈风又冲了过来,看那架势非要将陈风顶死而后快不可。萧毅见老牛来的凶猛而双方距离又近,眼见难以逃脱,索性放开陈风跳在陈风身前去挡住这头疯狂的老牛。陈风见萧毅如此声嘶力竭的喊道:“不要。”但转眼间萧毅已经被老牛撞的飞了起来,幸好萧毅打架经验丰富身形扭动避开了牛角的力戳,否则这一下身上肯定至少要多了一个窟窿,但就这样萧毅也被撞飞起两米多高,重重的摔在地上,全无动静,也不知生死与否。陈风见萧毅躺在地上生死不知,愤怒的双目如欲喷火,怒吼连连的跃起就要和老牛拼命,但陈风的实力实在和老牛相差悬殊,没有几个回合陈风再次被顶翻在地,老牛奋起四蹄向陈风踩踏而来。陈风自知这下无力回天心中有些悲凉的想道:‘好哥们,兄弟我下来陪你来了。’但人的生死本能还是让他将手挥舞起来,能挡一下是一下。就在陈风心有不甘准备迎接死亡的时候,却感觉到小腹有股气息充盈而出,灌入了手臂之中,眼前忽然出现了一道青芒,在青芒挥舞中老牛惨叫着飞过了陈风摔倒在地,而陈风也感觉到从老牛身上撒落出一堆潮湿黏糊的事物,溅落了他一身。这一切来的太快太突然,陈风仍在挥舞着双手,而那道青芒仿佛也在陈风手中一般上下旋飞。等陈风多少明白那头老牛好像突然间完蛋的时候,停止了挥舞手臂,那道青芒也在转眼间不见了踪影。一时间三人一牛都倒在地上,刚才还在生死相搏的混乱场景,突然变的安静祥和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刘文渊感觉疼痛消减了许多,试着移动一下身子,这一动顿时剧痛难当,疼的他呼呼直喘。刘文渊提起一口气大声喊道:“萧毅、陈风你们还好吗?”过了好一会才听到陈风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萧毅,萧毅你怎么样啊,说句话啊,不要吓我啊。”萧毅动了一下,轻轻的哼道:“不要再叫了,让我休息休息好吗。”见萧毅还活着陈风不由脱口骂道:“他妈的,吓死老子了,还以为你挂了,却原来在地上装死。”虽然骂着但声音中充满了欢喜之意。见萧毅、陈风都活着刘文渊松了口气,问道:“那牛精怎么样了?”刚才刘文渊看到陈风所做的一切,虽然他也不太明白怎么回事,但他看得真切的是那头牛精被那道青芒肢断腹开,内脏流了一地,眼见是不能活了,不过这牛精太危险了,还是确定一下为好,离牛精最近的就是陈风了,因此刘文渊对着陈风喊道,让他看看牛精是否真的死了。陈风被牛角刺中肩膀,所幸由于刘文渊及时出手刺入的并不太深。这个时候三个人当中反倒是陈风受伤最轻了。陈风侧了侧身向不远处的老牛看去,见老牛一动不动,内脏撒落四周还冒着丝丝热气。陈风喊道:“好像死了。”听到陈风的回答刘文渊彻底的放下心来,身心一松,顿时感到浑身疼痛难耐,躺在那里静静的调息。萧毅、陈风都是如此的放松下来,一时间都无法起身,尽管地上起伏不平,躺在上面很是不舒服,但此时三个人就想这么躺下去。过了好一会,不远处的草垛突然动了起来,刘文渊等人看到不由得又有些紧张,不知那草垛之中隐匿何物,现在三个人都动弹不得,要是再出来个什么精啊鬼啊的,三人只能束手待毙了。只见草垛向两边一分中间钻出一个人来——赵红尘。原来他一直守在刘文渊分配的位置上未敢妄离,三个人都忘了还有这么个人存在,此时见到赵红尘简直欣喜若狂。赵红尘见到了当时大致情况,他被那头老牛的疯狂给惊骇的肝颤足软,隐在草垛中不敢现身,也幸好他没有贸然而出,否则就当时情况和赵红尘的身体状况根本无力相助,还难自保,说不定还会因此丧命。赵红尘直到外面没了声响才惊魂未定试探着走出来看看情况,所见之处一片狼藉,树倒墙塌,满地鲜血内脏,三个人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一个个狼狈不堪,陈风更是满身满脸的血污那模样要多吓人有多吓人。陈风虚弱的对赵红尘道:“赵红尘快去看看萧毅怎么样。”虽然陈风浑身剧痛难当,但他最挂心的是萧毅的伤势。赵红尘听陈风如此说,就连忙跑到萧毅那里查看情况。萧毅被老牛正面撞在胸口,好在当时牛精没有跑出几步,力量不算太大,但就这样还是将胸口的肋骨撞断了二根,刚才动了一动疼得萧毅昏了过去。赵红尘检查了一下,对陈风和刘文渊说道:“萧毅他昏过去了,但身上没有什么伤,看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赵红尘检查完萧毅跑到陈风身前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看来好像你伤的最重啊。”

在线试读

第一十九章 重伤(新)

陈风感到锋利的牛角刺入了肩头,剧痛之下,陈风大喊了一声,但老牛却止住了势头没有在往里刺,陈风睁眼看去,见老牛后面刘文渊正抓着牛尾巴发力向后拉扯着。

原来刘文渊四下里找不到合适的利器,又担心萧毅、陈风两人对付不了这现在已经疯狂的老牛,于是折返回来看看情况。幸好他及时的返回正好看到陈风摔倒,老牛就势顶了上去,在陈风生死关头刘文渊也顾不得许多冲了上去一把抓住牛尾巴用力的向后拉扯。

刘文渊运足气力,这一拉之下,那头老牛顿时前进不得,在这瞬间,萧毅从旁边冲了过来,抓住陈风的衣服就向一侧拉去。

刘文渊眼见陈风危险不顾性命冲了上去抓住牛尾巴救了陈风,正想松手之际,老牛突然抬起后蹄向刘文渊猛踢过来。

由于距离太近刘文渊躲闪不及,这一下正中腹部。人和动物一样,腹部是最柔软也是防御最薄弱的地方。刘文渊尽管功夫不弱但正中要害之处也让他无法忍受。

刘文渊就感觉小腹剧痛无比,整个人被踢的飞了出去摔倒在地又滚了几滚才算停住。此时刘文渊疼的几近昏迷,想要动下手指一时间都没有了气力。

老牛盯住已经受伤的陈风又冲了过来,看那架势非要将陈风顶死而后快不可。萧毅见老牛来的凶猛而双方距离又近,眼见难以逃脱,索性放开陈风跳在陈风身前去挡住这头疯狂的老牛。

陈风见萧毅如此声嘶力竭的喊道“不要。”但转眼间萧毅已经被老牛撞的飞了起来,幸好萧毅打架经验丰富身形扭动避开了牛角的力戳,否则这一下身上肯定至少要多了一个窟窿,但就这样萧毅也被撞飞起两米多高,重重的摔在地上,全无动静,也不知生死与否。

陈风见萧毅躺在地上生死不知,愤怒的双目如欲喷火,怒吼连连的跃起就要和老牛拼命,但陈风的实力实在和老牛相差悬殊,没有几个回合陈风再次被顶翻在地,老牛奋起四蹄向陈风踩踏而来。

陈风自知这下无力回天心中有些悲凉的想道‘好哥们,兄弟我下来陪你来了。’但人的生死本能还是让他将手挥舞起来,能挡一下是一下。

就在陈风心有不甘准备迎接死亡的时候,却感觉到小腹有股气息充盈而出,灌入了手臂之中,眼前忽然出现了一道青芒,在青芒挥舞中老牛惨叫着飞过了陈风摔倒在地,而陈风也感觉到从老牛身上撒落出一堆潮湿黏糊的事物,溅落了他一身。

这一切来的太快太突然,陈风仍在挥舞着双手,而那道青芒仿佛也在陈风手中一般上下旋飞。

等陈风多少明白那头老牛好像突然间完蛋的时候,停止了挥舞手臂,那道青芒也在转眼间不见了踪影。一时间三人一牛都倒在地上,刚才还在生死相搏的混乱场景,突然变的安静祥和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刘文渊感觉疼痛消减了许多,试着移动一下身子,这一动顿时剧痛难当,疼的他呼呼直喘。刘文渊提起一口气大声喊道“萧毅、陈风你们还好吗?”过了好一会才听到陈风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萧毅,萧毅你怎么样啊,说句话啊,不要吓我啊。”

萧毅动了一下,轻轻的哼道“不要再叫了,让我休息休息好吗。”

见萧毅还活着陈风不由脱口骂道“他妈的,吓死老子了,还以为你挂了,却原来在地上装死。”虽然骂着但声音中充满了欢喜之意。

见萧毅、陈风都活着刘文渊松了口气,问道“那牛精怎么样了?”

刚才刘文渊看到陈风所做的一切,虽然他也不太明白怎么回事,但他看得真切的是那头牛精被那道青芒肢断腹开,内脏流了一地,眼见是不能活了,不过这牛精太危险了,还是确定一下为好,离牛精最近的就是陈风了,因此刘文渊对着陈风喊道,让他看看牛精是否真的死了。

陈风被牛角刺中肩膀,所幸由于刘文渊及时出手刺入的并不太深。这个时候三个人当中反倒是陈风受伤最轻了。

陈风侧了侧身向不远处的老牛看去,见老牛一动不动,内脏撒落四周还冒着丝丝热气。

陈风喊道“好像死了。”

听到陈风的回答刘文渊彻底的放下心来,身心一松,顿时感到浑身疼痛难耐,躺在那里静静的调息。萧毅、陈风都是如此的放松下来,一时间都无法起身,尽管地上起伏不平,躺在上面很是不舒服,但此时三个人就想这么躺下去。

过了好一会,不远处的草垛突然动了起来,刘文渊等人看到不由得又有些紧张,不知那草垛之中隐匿何物,现在三个人都动弹不得,要是再出来个什么精啊鬼啊的,三人只能束手待毙了。

只见草垛向两边一分中间钻出一个人来——赵红尘。原来他一直守在刘文渊分配的位置上未敢妄离,三个人都忘了还有这么个人存在,此时见到赵红尘简直欣喜若狂。

赵红尘见到了当时大致情况,他被那头老牛的疯狂给惊骇的肝颤足软,隐在草垛中不敢现身,也幸好他没有贸然而出,否则就当时情况和赵红尘的身体状况根本无力相助,还难自保,说不定还会因此丧命。

赵红尘直到外面没了声响才惊魂未定试探着走出来看看情况,所见之处一片狼藉,树倒墙塌,满地鲜血内脏,三个人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一个个狼狈不堪,陈风更是满身满脸的血污那模样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陈风虚弱的对赵红尘道“赵红尘快去看看萧毅怎么样。”虽然陈风浑身剧痛难当,但他最挂心的是萧毅的伤势。

赵红尘听陈风如此说,就连忙跑到萧毅那里查看情况。萧毅被老牛正面撞在胸口,好在当时牛精没有跑出几步,力量不算太大,但就这样还是将胸口的肋骨撞断了二根,刚才动了一动疼得萧毅昏了过去。

赵红尘检查了一下,对陈风和刘文渊说道“萧毅他昏过去了,但身上没有什么伤,看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赵红尘检查完萧毅跑到陈风身前上下打量了一番,说道“看来好像你伤的最重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