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农女福妃别太甜(柳玉笙陈秀兰现代言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农女福妃别太甜)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农女福妃别太甜(柳玉笙陈秀兰现代言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农女福妃别太甜)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第十八章 订酒坛 试读

2022-11-14 17:17 作者:橙子澄澄
  • 农女福妃别太甜 农女福妃别太甜

    小说《农女福妃别太甜》,现已完本,主角是柳玉笙陈秀兰,由作者“橙子澄澄”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家里一团乱。柳玉笙眼睁睁看着柳老婆子消失在门口,眼泪珠子大颗大颗往下掉。小手紧紧扣住揽着她的手臂,柳玉笙仰头,竭力让自己口齿清晰,“娘,带、我、去,我救爷爷,会好!”奈何她人小话微,陈秀兰心思也不在她身上,哽咽着把小人儿紧紧抱在怀里,只当她懂事心疼爷爷,却没将她的话当回事。“娘,去,求你!求你!”“...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名:《农女福妃别太甜》本书主角有柳玉笙陈秀兰现代言情,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橙子澄澄”之手,本书精彩章节:第二日,干完地里的活计,柳老爷子商量着先提前买一批酒坛子回来备着。“我想着既然要酿来做买卖,分量肯定不能太少了,酒坛子需要的就多,干脆直接上李大家找他订制一批,他家那个瓷窑现在也不景气,估计价格不会太高,还能帮衬他点。”“行,就去他哪里订吧,平时咱也没少借用他家牛车,”柳老婆子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我给你拿钱去。”拿了钱,柳老爷子把小囡囡架在脖子上,爷孙俩就出了门。到得李家时,李大跟媳妇杨氏正蹲在院子里,看着堆满院子的瓷器叹气。“李大,在家呢?”吆喝一声,径自推开院门走进去,柳玉笙跟着脆脆喊了声“叔公,叔婆!”李大夫妇实则也就四十岁上下,比柳老爷子小上几岁,但是两人皆头发花白面染沧桑,看起来倒跟柳老爷子差不多大。李大看到两人颇感意外,“哟,柳老哥怎么过来了,带着小囡囡呢?是不是要用牛车?”杨氏也忙敛去脸上愁色,笑着站起来,“柳老哥,难得带小囡囡来我家,先进屋坐会吧!”“不坐了,我过来是跟你们订酒坛子的。想着你们家烧瓷器,顺便给我烧上一批。”柳老汉忙摆手阻了两人。“你要买酒坛子?”“对,订一……”百字还没出口,就被头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抢了先,“一千个!”要不是顾及自家乖孙女还在脖子上,柳老爷子差点没一个踉跄。一、一千个?一百个他都担心卖不完!孙女儿到底随了谁,心怎么那么大?她知道一千个是多少吗?李大愣了下,只当小娃儿开玩笑,失笑捏捏她的脸蛋,看向柳老爷子,“柳老哥,你要订多少?我都帮你做了。做完这次家里准备封窑,以后不烧瓷器了。”“咋?咋不烧了?”柳老爷子意外,李大家这两年瓷器生意不景气他知道,没想到会严重到封窑的地步。李大苦笑,“镇子里烧瓷器的不止我一家,货品多,买的人少,就算有好手艺也没用,这半年我都一直往里搭钱,亏不起了。……不如安安分分种地,还能养家糊口。”柳老爷子叹息,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只拍了拍李大肩膀。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庄户人家一辈子里外忙活,图个温饱罢了。此路不通,就走另一条路,没啥大不了。就是李大家这祖传的手艺,丢掉可惜了。那边厢杨氏一手拿了两张小杌子,另一手端着个碗从灶房出来。让柳老爷子爷孙俩坐下,又蹲下身子把碗递到柳玉笙面前,“家里没什么好东西,叔婆冲了碗糖水,囡囡喝。”“糖可是精贵东西,囡囡,谢谢叔婆。”白糖价钱高,寻常人家根本不舍得买,柳老爷子不太好意思,却没说破费的话,给他家囡囡的好东西,再精贵都不破费。能精贵得过他囡囡?不过这份人情他记在心里。柳玉笙两只小手把碗接过来,甜甜说了声,“谢谢叔婆!”“咱不兴外道,囡囡人乖巧嘴巴又甜,叔婆可喜欢小囡囡了。”摸摸娃儿发顶,杨氏笑道。半碗温开水,凑近了能闻到白糖的味道,柳玉笙并不喜欢。看看妇人花白头发,再看看她脸上慈蔼笑意,低头慢慢把一碗糖水喝完,末了还满足的咂嘴,“好甜,好好喝!”逗得柳老爷子直道小馋猫。杨氏笑容更为开怀,眼角堆出一条条鱼尾纹,“囡囡喜欢呀,以后来家,叔婆还冲给你喝!”“好!”柳玉笙点头,眼如弯月。很多东西,珍不珍贵不在其价值,在赠予人的心意。柳老爷子拍板,“订制一千个,我先给定金,什么时候做好了吆喝一声,我来拿。”“柳老哥,真要定那么多?”李大有些不敢确信,一千个,要是烧成碗碟那些瓷器,他三个月都卖不完。“就一千个,另外再要五个半人高的大缸。”他还能没他家小囡囡有魄力?李大跟老婆子杨氏相视一眼,“柳老哥,我做是能做,但是你定这么多是打算做买卖?要不你看这样,你先订少一点,等确定有奔头,再追加订制也成!”“嗨,你还替我操心上了,”柳老爷子失笑,心领的拍了下李大肩膀,“我自己干买卖我自己有数,一千个,你尽管给我烧出来!”李大叹了声,“成,一千个酒坛子加五个大缸,十天我给你烧出来!有什么要求你说说,我一并记下。”“酒坛子就按半斤装那种大小,其他没什么要求,你的手艺我信得过!”“行,正好我这还剩下不少陶土,分量足够。反正都要封窑了,就当老弟我送你的,给我些柴火钱就行。”“李大你可别!该是什么价就什么价,你也要养家糊口的,我要是占了这个便宜,你是想叫我一辈子不安心?”柳老爷子连连摆手,李大都难过到这份上,他也不干趁火打劫的事。“你说你这人,怎么就那么轴呢!”“怎么轴了!我柳老头就不爱占人便宜欠人情,这是、这是原则!”“我都要封窑了,那些陶土堆着也是浪费,我送你还不行了?”“不行,我不要!”俩老爷们一下脸红脖子粗,互瞪对方,柳玉笙在旁抿嘴偷偷笑。淳朴的风气,即便是多斗上几句也无伤大雅,反而更添乡野间的真诚。杨氏也忍俊不禁,最后打圆场,“你们都别吵了,这些东西,咱按行价低一些卖给柳老哥,这样咱们不亏,柳老哥也不用觉得欠人情!”俩老爷们才偃旗息鼓。“这类酒坛子行价三文一个,我给你两文,别争了,我亏不了。大缸贵些,三十文一个,总共两千一百五十文,收你两百文定金,赶紧走人!”李大核算好,唯恐柳老爷子会反悔,赶紧赶着人哦组,“囡囡可以留下,陪下我跟老婆子。”柳老爷子数出两百文塞李大手里,一把抱起自家囡囡,“打我囡囡主意,美不死你!走了!”

在线试读

第十八章 订酒坛

第二日,干完地里的活计,柳老爷子商量着先提前买一批酒坛子回来备着。

“我想着既然要酿来做买卖,分量肯定不能太少了,酒坛子需要的就多,干脆直接上李大家找他订制一批,他家那个瓷窑现在也不景气,估计价格不会太高,还能帮衬他点。”

“行,就去他哪里订吧,平时咱也没少借用他家牛车,”柳老婆子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我给你拿钱去。”

拿了钱,柳老爷子把小囡囡架在脖子上,爷孙俩就出了门。

到得李家时,李大跟媳妇杨氏正蹲在院子里,看着堆满院子的瓷器叹气。

“李大,在家呢?”吆喝一声,径自推开院门走进去,柳玉笙跟着脆脆喊了声“叔公,叔婆!”

李大夫妇实则也就四十岁上下,比柳老爷子小上几岁,但是两人皆头发花白面染沧桑,看起来倒跟柳老爷子差不多大。

李大看到两人颇感意外,“哟,柳老哥怎么过来了,带着小囡囡呢?是不是要用牛车?”

杨氏也忙敛去脸上愁色,笑着站起来,“柳老哥,难得带小囡囡来我家,先进屋坐会吧!”

“不坐了,我过来是跟你们订酒坛子的。想着你们家烧瓷器,顺便给我烧上一批。”柳老汉忙摆手阻了两人。

“你要买酒坛子?”

“对,订一……”百字还没出口,就被头顶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抢了先,“一千个!”

要不是顾及自家乖孙女还在脖子上,柳老爷子差点没一个踉跄。

一、一千个?一百个他都担心卖不完!

孙女儿到底随了谁,心怎么那么大?她知道一千个是多少吗?

李大愣了下,只当小娃儿开玩笑,失笑捏捏她的脸蛋,看向柳老爷子,“柳老哥,你要订多少?我都帮你做了。做完这次家里准备封窑,以后不烧瓷器了。”

“咋?咋不烧了?”柳老爷子意外,李大家这两年瓷器生意不景气他知道,没想到会严重到封窑的地步。

李大苦笑,“镇子里烧瓷器的不止我一家,货品多,买的人少,就算有好手艺也没用,这半年我都一直往里搭钱,亏不起了。……不如安安分分种地,还能养家糊口。”

柳老爷子叹息,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只拍了拍李大肩膀。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庄户人家一辈子里外忙活,图个温饱罢了。此路不通,就走另一条路,没啥大不了。

就是李大家这祖传的手艺,丢掉可惜了。

那边厢杨氏一手拿了两张小杌子,另一手端着个碗从灶房出来。

让柳老爷子爷孙俩坐下,又蹲下身子把碗递到柳玉笙面前,“家里没什么好东西,叔婆冲了碗糖水,囡囡喝。”

“糖可是精贵东西,囡囡,谢谢叔婆。”白糖价钱高,寻常人家根本不舍得买,柳老爷子不太好意思,却没说破费的话,给他家囡囡的好东西,再精贵都不破费。

能精贵得过他囡囡?不过这份人情他记在心里。

柳玉笙两只小手把碗接过来,甜甜说了声,“谢谢叔婆!”

“咱不兴外道,囡囡人乖巧嘴巴又甜,叔婆可喜欢小囡囡了。”摸摸娃儿发顶,杨氏笑道。

半碗温开水,凑近了能闻到白糖的味道,柳玉笙并不喜欢。

看看妇人花白头发,再看看她脸上慈蔼笑意,低头慢慢把一碗糖水喝完,末了还满足的咂嘴,“好甜,好好喝!”

逗得柳老爷子直道小馋猫。

杨氏笑容更为开怀,眼角堆出一条条鱼尾纹,“囡囡喜欢呀,以后来家,叔婆还冲给你喝!”

“好!”柳玉笙点头,眼如弯月。

很多东西,珍不珍贵不在其价值,在赠予人的心意。

柳老爷子拍板,“订制一千个,我先给定金,什么时候做好了吆喝一声,我来拿。”

“柳老哥,真要定那么多?”李大有些不敢确信,一千个,要是烧成碗碟那些瓷器,他三个月都卖不完。

“就一千个,另外再要五个半人高的大缸。”他还能没他家小囡囡有魄力?

李大跟老婆子杨氏相视一眼,“柳老哥,我做是能做,但是你定这么多是打算做买卖?要不你看这样,你先订少一点,等确定有奔头,再追加订制也成!”

“嗨,你还替我操心上了,”柳老爷子失笑,心领的拍了下李大肩膀,“我自己干买卖我自己有数,一千个,你尽管给我烧出来!”

李大叹了声,“成,一千个酒坛子加五个大缸,十天我给你烧出来!有什么要求你说说,我一并记下。”

“酒坛子就按半斤装那种大小,其他没什么要求,你的手艺我信得过!”

“行,正好我这还剩下不少陶土,分量足够。反正都要封窑了,就当老弟我送你的,给我些柴火钱就行。”

“李大你可别!该是什么价就什么价,你也要养家糊口的,我要是占了这个便宜,你是想叫我一辈子不安心?”

柳老爷子连连摆手,李大都难过到这份上,他也不干趁火打劫的事。

“你说你这人,怎么就那么轴呢!”

“怎么轴了!我柳老头就不爱占人便宜欠人情,这是、这是原则!”

“我都要封窑了,那些陶土堆着也是浪费,我送你还不行了?”

“不行,我不要!”

俩老爷们一下脸红脖子粗,互瞪对方,柳玉笙在旁抿嘴偷偷笑。

淳朴的风气,即便是多斗上几句也无伤大雅,反而更添乡野间的真诚。

杨氏也忍俊不禁,最后打圆场,“你们都别吵了,这些东西,咱按行价低一些卖给柳老哥,这样咱们不亏,柳老哥也不用觉得欠人情!”

俩老爷们才偃旗息鼓。

“这类酒坛子行价三文一个,我给你两文,别争了,我亏不了。大缸贵些,三十文一个,总共两千一百五十文,收你两百文定金,赶紧走人!”李大核算好,唯恐柳老爷子会反悔,赶紧赶着人哦组,“囡囡可以留下,陪下我跟老婆子。”

柳老爷子数出两百文塞李大手里,一把抱起自家囡囡,“打我囡囡主意,美不死你!走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