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柳玉笙陈秀兰现代言情(农女福妃别太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农女福妃别太甜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柳玉笙陈秀兰现代言情(农女福妃别太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农女福妃别太甜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第二十八章 能给她的,很少 试读

2022-11-14 17:11 作者:橙子澄澄
  • 农女福妃别太甜 农女福妃别太甜

    小说《农女福妃别太甜》,现已完本,主角是柳玉笙陈秀兰,由作者“橙子澄澄”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家里一团乱。柳玉笙眼睁睁看着柳老婆子消失在门口,眼泪珠子大颗大颗往下掉。小手紧紧扣住揽着她的手臂,柳玉笙仰头,竭力让自己口齿清晰,“娘,带、我、去,我救爷爷,会好!”奈何她人小话微,陈秀兰心思也不在她身上,哽咽着把小人儿紧紧抱在怀里,只当她懂事心疼爷爷,却没将她的话当回事。“娘,去,求你!求你!”“...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农女福妃别太甜》是大神“橙子澄澄”的代表作,柳玉笙陈秀兰现代言情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当小小身影从朝阳晨雾中跑来,带着灿烂笑脸跃入他眼帘,被雾水沾湿的长睫颤了颤,阿修朝女娃儿张开了双手。漆黑眼眸中迸出的光亮,黯淡了朝阳。“阿修哥哥!”小奶娃儿一把撞进他怀里,把他撞得倒退了两步,却让他唇边笑意更浓。柳老婆子在后面抽了抽嘴角,真想上去把自家囡囡给拉出来。阿修抬眸,看了她一眼,“……奶奶。”“……”算了,回头等囡囡再大点,再告诉她男女有别。现在就算说了她也不懂。“阿修哥哥,你是不是等了好久了?”他身上的衣服都湿了。“不久,我刚来一会。”柳玉笙伸出小手擦去他脸上一层水汽,笑着,装作信了他,“以后不要出来等啦,奶奶会送我过来的。”他抿唇,只笑不语。做不到的,他不答应。他不想敷衍、哄骗她。去往小木屋的小道,一路盈满女娃儿娇娇软软的声音。这条路今日,变得格外短。最心酸莫过于柳老婆子,孙女一下好像就成了别人家的了。把俩小娃儿送回小木屋,阿修娘正在整理药篓子,往里放小铲子跟水袋。“婉容,我把囡囡送过来了,晌午饭再来接她。”走到灶房,把菜篮子放下,“给你又带了一篮子菜过来,尽管吃,以后我每天给你们送来。”“大娘,”阿修娘脸有些红,“那我就厚着脸皮收下了,你们家的菜很好吃。”真的好吃,比曾经吃过的山珍海味更让人回味。柳老婆子一乐,“不是我老婆子自夸,我家种出来的菜那是真好吃,水灵鲜嫩,还有一股子甘甜,现在左邻右舍的都经常去我家菜地里摘菜,哈哈哈!”阿修娘抿嘴轻笑,虽然差了一个辈分,但是柳老婆子性格开朗爽利,跟她说话总让人不自觉就能轻松起来。“囡囡,那奶奶先回去了,晚点再来接你啊!”“奶奶再见!”俩小只蹲在沙地前,已经开始练上字了,眼角都没往她这边瞟一眼。柳老婆子的心,酸了。干脆眼不见为净,先走,回头再来接她家宝贝孙女。等柳老婆子出了门,阿修才稍稍往门口的位置掠了一眼,紧绷的脊背放松下来。“笙笙,我每天教你认十个字,待会带你去山上玩好不好?”十个字?太少了,柳玉笙想了想,比出一个巴掌,“每天五十个字!”“一下认太多,恐会记不过来。”“阿修哥哥,我都记得!不信我写给你看!”小看她?这个时代的字跟现代差不多,只是化简为繁。要不是怕太惊悚,她能一天“学完”一本三字经。拿起小树枝,刷刷刷在沙地上把刚才阿修教的几个字全写了下来,包括昨天他写的,他们俩的名字。写得不是很好看,但是全对,一笔一划没一个地方出错的。柳玉笙扬起小下巴,很是嘚瑟的看着阿修,小眼神好像在说,快夸我,快夸我!静静凝着娃儿小模样,阿修眼眸深了几许,嘴角漾开。伸手揉上她的小脑袋,很早,他就想这么做。“笙笙好聪明,那就每天学五十个字。”手底下毛茸茸的触感,让他笑意更深。等阿修娘准备妥当,俩小就跟在她后面往林子进发。一路上,两个童音交替响起,林间小路上多了一股蓬勃朝气。“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阿修娘时而回头看看两个小娃儿,浅浅笑意始终未落。这样的画面,如岁月静好,让人流连。沿路而上,看到草药的时候,妇人便会停下来采挖,同时不忘给囡囡普及草药的知识。而囡囡吸收知识的速度,快得让她惊讶。通常只要她讲过一遍,她就能全部记住,而且之后再看到那种药草时,她能马上就认出来。原本小囡囡说要学习辨认草药,她只当是小娃儿贪图新鲜,一时热乎劲儿罢了。此时却因着娃儿的表现,让她改变了态度,教学更加认真细致。囡囡认真听教的时候,阿修便站在她旁边,专注的看着她。为她每一次让人意外的表现,浮出笑意。是他小看了她。罗浮山深林有野兽,山脚往上一点的位置就鲜少有人来了。这里的草药,比山脚更多更丰富。没到晌午,药篓便装满了。坐下歇脚的功夫,阿修牵着柳玉笙三绕两绕来到一片斜坡。入目,是一大片艳红欲滴的红色果子,掩映在绿色藤蔓之间。“小红果!”柳玉笙惊喜叫道。“笙笙,这是蛇莓,你想吃吗?我去给你摘。”顿了下,阿修有点紧张,“我尝过了,很甜的,不酸。”他是希望她喜欢的。因为他现在能给她的东西,很少。而这些蛇莓,并不值钱。柳玉笙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想吃想吃,谢谢阿修哥哥!”“那你乖乖在这里等着,别乱动,蛇莓藤有刺,小心刺到你。”“嗯!阿修哥哥也小心。”他一边摘蛇莓,一边频频抬眼看她。当他把一捧蛇莓放到她小小掌心,她眼睛弯成了漂亮的月牙儿。阿修便觉,心都涨得满满的。一颗蛇莓塞进嘴里,柳玉笙小嘴便满满当当了,特有的甜味滑过味蕾,让她满足的眯起了眼睛。果子是没洗过的,她都能吃得下去,洁癖那个鬼东西,离她真的越来越远了。“好吃吗?”阿修问。“好吃!”柳玉笙点头,从手心里挑了颗大的递到他嘴边,“阿修哥哥你也吃!”将蛇莓咬进嘴里,品着她正在品尝的甜,阿修眼底漾出浅浅笑意来,“笙笙。”“嗯?”“以后我送你更多更好的东西。”“好。”清风拂过,吹起小男孩额前发丝,露出一张极为精致的脸庞,还有一双如同仲夏夜星空般温柔迷人的眼睛。彼时,柳玉笙只当那是玩笑话。却不知有个人,会把这句话记了一辈子,也做了一辈子。

在线试读

第二十八章 能给她的,很少

当小小身影从朝阳晨雾中跑来,带着灿烂笑脸跃入他眼帘,被雾水沾湿的长睫颤了颤,阿修朝女娃儿张开了双手。

漆黑眼眸中迸出的光亮,黯淡了朝阳。

“阿修哥哥!”小奶娃儿一把撞进他怀里,把他撞得倒退了两步,却让他唇边笑意更浓。

柳老婆子在后面抽了抽嘴角,真想上去把自家囡囡给拉出来。

阿修抬眸,看了她一眼,“……奶奶。”

“……”算了,回头等囡囡再大点,再告诉她男女有别。

现在就算说了她也不懂。

“阿修哥哥,你是不是等了好久了?”他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不久,我刚来一会。”

柳玉笙伸出小手擦去他脸上一层水汽,笑着,装作信了他,“以后不要出来等啦,奶奶会送我过来的。”

他抿唇,只笑不语。

做不到的,他不答应。他不想敷衍、哄骗她。

去往小木屋的小道,一路盈满女娃儿娇娇软软的声音。

这条路今日,变得格外短。

最心酸莫过于柳老婆子,孙女一下好像就成了别人家的了。

把俩小娃儿送回小木屋,阿修娘正在整理药篓子,往里放小铲子跟水袋。

“婉容,我把囡囡送过来了,晌午饭再来接她。”走到灶房,把菜篮子放下,“给你又带了一篮子菜过来,尽管吃,以后我每天给你们送来。”

“大娘,”阿修娘脸有些红,“那我就厚着脸皮收下了,你们家的菜很好吃。”

真的好吃,比曾经吃过的山珍海味更让人回味。

柳老婆子一乐,“不是我老婆子自夸,我家种出来的菜那是真好吃,水灵鲜嫩,还有一股子甘甜,现在左邻右舍的都经常去我家菜地里摘菜,哈哈哈!”

阿修娘抿嘴轻笑,虽然差了一个辈分,但是柳老婆子性格开朗爽利,跟她说话总让人不自觉就能轻松起来。

“囡囡,那奶奶先回去了,晚点再来接你啊!”

“奶奶再见!”

俩小只蹲在沙地前,已经开始练上字了,眼角都没往她这边瞟一眼。

柳老婆子的心,酸了。

干脆眼不见为净,先走,回头再来接她家宝贝孙女。

等柳老婆子出了门,阿修才稍稍往门口的位置掠了一眼,紧绷的脊背放松下来。

“笙笙,我每天教你认十个字,待会带你去山上玩好不好?”

十个字?太少了,柳玉笙想了想,比出一个巴掌,“每天五十个字!”

“一下认太多,恐会记不过来。”

“阿修哥哥,我都记得!不信我写给你看!”小看她?这个时代的字跟现代差不多,只是化简为繁。

要不是怕太惊悚,她能一天“学完”一本三字经。

拿起小树枝,刷刷刷在沙地上把刚才阿修教的几个字全写了下来,包括昨天他写的,他们俩的名字。

写得不是很好看,但是全对,一笔一划没一个地方出错的。

柳玉笙扬起小下巴,很是嘚瑟的看着阿修,小眼神好像在说,快夸我,快夸我!

静静凝着娃儿小模样,阿修眼眸深了几许,嘴角漾开。

伸手揉上她的小脑袋,很早,他就想这么做。

“笙笙好聪明,那就每天学五十个字。”

手底下毛茸茸的触感,让他笑意更深。

等阿修娘准备妥当,俩小就跟在她后面往林子进发。

一路上,两个童音交替响起,林间小路上多了一股蓬勃朝气。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

阿修娘时而回头看看两个小娃儿,浅浅笑意始终未落。

这样的画面,如岁月静好,让人流连。

沿路而上,看到草药的时候,妇人便会停下来采挖,同时不忘给囡囡普及草药的知识。

而囡囡吸收知识的速度,快得让她惊讶。

通常只要她讲过一遍,她就能全部记住,而且之后再看到那种药草时,她能马上就认出来。

原本小囡囡说要学习辨认草药,她只当是小娃儿贪图新鲜,一时热乎劲儿罢了。此时却因着娃儿的表现,让她改变了态度,教学更加认真细致。

囡囡认真听教的时候,阿修便站在她旁边,专注的看着她。

为她每一次让人意外的表现,浮出笑意。

是他小看了她。

罗浮山深林有野兽,山脚往上一点的位置就鲜少有人来了。

这里的草药,比山脚更多更丰富。

没到晌午,药篓便装满了。坐下歇脚的功夫,阿修牵着柳玉笙三绕两绕来到一片斜坡。

入目,是一大片艳红欲滴的红色果子,掩映在绿色藤蔓之间。

“小红果!”柳玉笙惊喜叫道。

“笙笙,这是蛇莓,你想吃吗?我去给你摘。”顿了下,阿修有点紧张,“我尝过了,很甜的,不酸。”

他是希望她喜欢的。

因为他现在能给她的东西,很少。

而这些蛇莓,并不值钱。

柳玉笙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想吃想吃,谢谢阿修哥哥!”

“那你乖乖在这里等着,别乱动,蛇莓藤有刺,小心刺到你。”

“嗯!阿修哥哥也小心。”

他一边摘蛇莓,一边频频抬眼看她。

当他把一捧蛇莓放到她小小掌心,她眼睛弯成了漂亮的月牙儿。

阿修便觉,心都涨得满满的。

一颗蛇莓塞进嘴里,柳玉笙小嘴便满满当当了,特有的甜味滑过味蕾,让她满足的眯起了眼睛。

果子是没洗过的,她都能吃得下去,洁癖那个鬼东西,离她真的越来越远了。

“好吃吗?”阿修问。

“好吃!”柳玉笙点头,从手心里挑了颗大的递到他嘴边,“阿修哥哥你也吃!”

将蛇莓咬进嘴里,品着她正在品尝的甜,阿修眼底漾出浅浅笑意来,“笙笙。”

“嗯?”

“以后我送你更多更好的东西。”

“好。”

清风拂过,吹起小男孩额前发丝,露出一张极为精致的脸庞,还有一双如同仲夏夜星空般温柔迷人的眼睛。

彼时,柳玉笙只当那是玩笑话。

却不知有个人,会把这句话记了一辈子,也做了一辈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