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农女福妃别太甜(柳玉笙陈秀兰现代言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农女福妃别太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农女福妃别太甜(柳玉笙陈秀兰现代言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农女福妃别太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第三十三章 口水印子 试读

2022-11-14 17:21 作者:橙子澄澄
  • 农女福妃别太甜 农女福妃别太甜

    小说《农女福妃别太甜》,现已完本,主角是柳玉笙陈秀兰,由作者“橙子澄澄”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家里一团乱。柳玉笙眼睁睁看着柳老婆子消失在门口,眼泪珠子大颗大颗往下掉。小手紧紧扣住揽着她的手臂,柳玉笙仰头,竭力让自己口齿清晰,“娘,带、我、去,我救爷爷,会好!”奈何她人小话微,陈秀兰心思也不在她身上,哽咽着把小人儿紧紧抱在怀里,只当她懂事心疼爷爷,却没将她的话当回事。“娘,去,求你!求你!”“...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橙子澄澄的《农女福妃别太甜》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先洗漱,一会我给梳辫子。”牵着小奶娃儿来到灶房,用木盆打了水,等她漱好口,拿了布巾打湿便要帮她擦脸。柳玉笙一把抢过来,布巾在脸上胡乱抹,“阿修哥哥,我自己来!”阿修不做声,等娃儿把布巾丢进水里,又重新扭起来盖上她的脸,“笙笙,口水印子你没擦干净。”柳玉笙,“……”她很想问,眼屎呢,擦干净了吗?院子里大人们已经忙活开了,都顾不上她,阿修再说帮她梳辫子的时候,柳玉笙乖乖认命。她倒是想自己梳,奈何人小,技能还没点满。坐在小马扎上,头顶动作很轻,完全没有扯痛她。“阿修哥哥,你的头发是自己梳的吗?”“嗯。”那你怎么不把自己捯饬利落点,额前头发总是乱糟糟的。柳玉笙有点不相信他的手艺,但是人家一片好心,她愣是没好意思说出来。阿修在后面抿嘴笑,他知道囡囡是什么意思,便由着她猜。娃儿头发很软,梳顺了抓在手里,柔软顺滑,很舒服。让人有些爱不释手。照着她平时的发式,他给她梳的也是羊角辫。过程中每个动作他都细心细致,务求不让小娃儿感到一点不适。等到阿修说好了,柳玉笙立马起身,蹭蹭蹭跑到灶房,在木盆里舀了一瓢水,凑过脑袋往里看。水里清楚映出小奶娃儿的倒影。粉雕玉琢,眉眼精致,头发梳得很整齐,两个弯弯的羊角辫儿看起来俏皮可爱。“阿修哥哥,你梳得真好看!”阿修站在门口,漆黑眼睛盈着宠溺,“等笙笙长大些,我给你梳更好看的发式。”“你还会梳别的?”柳玉笙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惊讶。“到时就会了。”没等柳玉笙品出这句话的意思,外面就传来俩哥哥的大呼小叫。“囡囡,弄好没有?赶紧过来,葡萄、缸子都准备好了,来酿酒了!”“囡囡,快点,就等你了!”柳玉笙忙道,“来啦来啦。”冲出灶房的同时,拉上阿修的手,“阿修哥哥,你也来!”阿修站在原地没动,“囡囡,你去酿酒,我娘在屋后菜地摘菜,我去帮帮她。”说着抽回手,摸了摸娃儿小脑袋,便往屋后走去。囡囡还小,不懂有些事情需要避忌他人。倘若她真的用葡萄酿出酒来,势必能让柳家名利双收,她的手艺,也会引来无数人觊觎。若是被人偷学了去,损失不可估量。他对囡囡的教学与引导,也该做些改变了。不用泯灭她的单纯,也不用她多圆滑世故,至少,她需要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柳玉笙站在原地,直到看不见男孩的背影才回头。阿修远比她想象的要聪慧、通透。这么小的年纪,已经有了与外表不符的城府,究竟他曾经,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边走,眼底边荡出点点无奈笑意。他此时定然觉得她太过单纯,做什么都不防着人。其实她不是不防,而是用不着。这手艺他人便是会了,也酿不出一样的味道来。笨蛋。“囡囡,现在怎么做?”一大家子挤在西厢房里,对着满屋子的大缸干瞪眼。“爷,奶,咱现在先把葡萄一粒粒摘下来,不要梗,然后娘跟二婶帮着把葡萄挤碎了放进缸里。”“爹,二叔,你们负责往缸里倒入盖过底部的酒,对,这么多就行了。”“哥,你们就帮忙把竹筛上的葡萄抬过来吧。”酿酒大业,一家子都紧张,注意力全在这上面,没人发现柳玉笙此时说话的神态与平时不同,浑然不像那个整天同他们撒娇卖乖的三岁小奶娃。这些只是基本程序,其实最关键的还是她的灵泉。屋子里每个大缸都有半人高,柳玉笙踮着脚都看不到缸里,没办法,抱了张小马扎站在上面,趁着家人不注意的时候,每个缸里偷偷加灵泉。一下子收了两千多斤的葡萄,摊子铺太大,前期准备的大缸根本不够用,好在村民们好说话,把自家水缸借出来,勉强凑齐了二十个。也把柳玉笙家的空房间跟地窖都占满了。做完所有步骤,盖上油纸密封,一家人整整忙活了一天。阿修娘叫吃饭的时候,大伙拿筷子手都是抖的。“笙笙,我喂你。”看着柳玉笙接连两次没把菜夹起来,阿修放下了自己的碗筷。柳玉笙直接把筷子递过去,张嘴,“啊——”大人们忍俊不禁,“这孩子!”对此,柳玉笙振振有词,“我也忙了一天的,喂饭怎么了,我还小呢!”“行行,你小你有理。”阿修抿嘴笑,喂饭动作半点不含糊。柳知夏柳知秋哥俩相视一眼,“来,知秋,我喂你,啊——”“哥,我也喂你!张嘴!”然后哥俩都把菜喂到了对方鼻子上。“噗嗤!”“哈哈哈!”小小一张餐桌,围绕的全是笑声。饭后,趁着天还没黑透,阿修娘带着阿修告辞。“婉容你等等,我给你摘点菜顺道带回去,早上用水烫烫就能吃了,当个早饭。”“好,我就不跟大娘客气了,今天我看了菜地里的菜,长得是真好,一大片呢。”阿修娘笑道。现在她也有些摸清了柳家人的脾气,他们给你东西,是真心实意的,拒绝,反而会让他们觉得你拿他们当外人。“我就说了我家菜地的菜又多又好,摘完了没多久就又能长出一茬来,村子里吃过我家菜的人家,回头再吃自己种的都没滋味了。”提到自家菜地,柳老婆子眼里都是自得。自己种的菜别人爱吃说明什么?说明她种的好呀!摘了满满一篮子的青菜,送了阿修娘俩出门,柳玉笙还在后头蹭蹭蹭的追出来,“阿修哥哥!阿修哥哥!别忘了明儿下午啊!”“嗯,我记得呢。”阿修回头,看着杵在门边的小小身影,不自觉笑意就漾开来。等两人走远了,柳老婆子低头问,“囡囡,明儿下午什么事呀?”“唔——不告诉奶奶,哈哈哈!”小娃儿拔脚溜远,留下柳老婆子后面笑骂。可不能说,要是奶奶知道她要上山打鸟,明儿就别想出门了。

在线试读

第三十三章 口水印子

“先洗漱,一会我给梳辫子。”

牵着小奶娃儿来到灶房,用木盆打了水,等她漱好口,拿了布巾打湿便要帮她擦脸。

柳玉笙一把抢过来,布巾在脸上胡乱抹,“阿修哥哥,我自己来!”

阿修不做声,等娃儿把布巾丢进水里,又重新扭起来盖上她的脸,“笙笙,口水印子你没擦干净。”

柳玉笙,“……”她很想问,眼屎呢,擦干净了吗?

院子里大人们已经忙活开了,都顾不上她,阿修再说帮她梳辫子的时候,柳玉笙乖乖认命。

她倒是想自己梳,奈何人小,技能还没点满。

坐在小马扎上,头顶动作很轻,完全没有扯痛她。

“阿修哥哥,你的头发是自己梳的吗?”

“嗯。”

那你怎么不把自己捯饬利落点,额前头发总是乱糟糟的。

柳玉笙有点不相信他的手艺,但是人家一片好心,她愣是没好意思说出来。

阿修在后面抿嘴笑,他知道囡囡是什么意思,便由着她猜。

娃儿头发很软,梳顺了抓在手里,柔软顺滑,很舒服。

让人有些爱不释手。

照着她平时的发式,他给她梳的也是羊角辫。

过程中每个动作他都细心细致,务求不让小娃儿感到一点不适。

等到阿修说好了,柳玉笙立马起身,蹭蹭蹭跑到灶房,在木盆里舀了一瓢水,凑过脑袋往里看。

水里清楚映出小奶娃儿的倒影。

粉雕玉琢,眉眼精致,头发梳得很整齐,两个弯弯的羊角辫儿看起来俏皮可爱。

“阿修哥哥,你梳得真好看!”

阿修站在门口,漆黑眼睛盈着宠溺,“等笙笙长大些,我给你梳更好看的发式。”

“你还会梳别的?”柳玉笙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惊讶。

“到时就会了。”

没等柳玉笙品出这句话的意思,外面就传来俩哥哥的大呼小叫。

“囡囡,弄好没有?赶紧过来,葡萄、缸子都准备好了,来酿酒了!”

“囡囡,快点,就等你了!”

柳玉笙忙道,“来啦来啦。”

冲出灶房的同时,拉上阿修的手,“阿修哥哥,你也来!”

阿修站在原地没动,“囡囡,你去酿酒,我娘在屋后菜地摘菜,我去帮帮她。”

说着抽回手,摸了摸娃儿小脑袋,便往屋后走去。

囡囡还小,不懂有些事情需要避忌他人。

倘若她真的用葡萄酿出酒来,势必能让柳家名利双收,她的手艺,也会引来无数人觊觎。

若是被人偷学了去,损失不可估量。

他对囡囡的教学与引导,也该做些改变了。

不用泯灭她的单纯,也不用她多圆滑世故,至少,她需要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柳玉笙站在原地,直到看不见男孩的背影才回头。

阿修远比她想象的要聪慧、通透。

这么小的年纪,已经有了与外表不符的城府,究竟他曾经,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

边走,眼底边荡出点点无奈笑意。

他此时定然觉得她太过单纯,做什么都不防着人。

其实她不是不防,而是用不着。

这手艺他人便是会了,也酿不出一样的味道来。

笨蛋。

“囡囡,现在怎么做?”一大家子挤在西厢房里,对着满屋子的大缸干瞪眼。

“爷,奶,咱现在先把葡萄一粒粒摘下来,不要梗,然后娘跟二婶帮着把葡萄挤碎了放进缸里。”

“爹,二叔,你们负责往缸里倒入盖过底部的酒,对,这么多就行了。”

“哥,你们就帮忙把竹筛上的葡萄抬过来吧。”

酿酒大业,一家子都紧张,注意力全在这上面,没人发现柳玉笙此时说话的神态与平时不同,浑然不像那个整天同他们撒娇卖乖的三岁小奶娃。

这些只是基本程序,其实最关键的还是她的灵泉。

屋子里每个大缸都有半人高,柳玉笙踮着脚都看不到缸里,没办法,抱了张小马扎站在上面,趁着家人不注意的时候,每个缸里偷偷加灵泉。

一下子收了两千多斤的葡萄,摊子铺太大,前期准备的大缸根本不够用,好在村民们好说话,把自家水缸借出来,勉强凑齐了二十个。

也把柳玉笙家的空房间跟地窖都占满了。

做完所有步骤,盖上油纸密封,一家人整整忙活了一天。

阿修娘叫吃饭的时候,大伙拿筷子手都是抖的。

“笙笙,我喂你。”看着柳玉笙接连两次没把菜夹起来,阿修放下了自己的碗筷。

柳玉笙直接把筷子递过去,张嘴,“啊——”

大人们忍俊不禁,“这孩子!”

对此,柳玉笙振振有词,“我也忙了一天的,喂饭怎么了,我还小呢!”

“行行,你小你有理。”

阿修抿嘴笑,喂饭动作半点不含糊。

柳知夏柳知秋哥俩相视一眼,“来,知秋,我喂你,啊——”

“哥,我也喂你!张嘴!”

然后哥俩都把菜喂到了对方鼻子上。

“噗嗤!”

“哈哈哈!”

小小一张餐桌,围绕的全是笑声。

饭后,趁着天还没黑透,阿修娘带着阿修告辞。

“婉容你等等,我给你摘点菜顺道带回去,早上用水烫烫就能吃了,当个早饭。”

“好,我就不跟大娘客气了,今天我看了菜地里的菜,长得是真好,一大片呢。”阿修娘笑道。

现在她也有些摸清了柳家人的脾气,他们给你东西,是真心实意的,拒绝,反而会让他们觉得你拿他们当外人。

“我就说了我家菜地的菜又多又好,摘完了没多久就又能长出一茬来,村子里吃过我家菜的人家,回头再吃自己种的都没滋味了。”提到自家菜地,柳老婆子眼里都是自得。

自己种的菜别人爱吃说明什么?说明她种的好呀!

摘了满满一篮子的青菜,送了阿修娘俩出门,柳玉笙还在后头蹭蹭蹭的追出来,“阿修哥哥!阿修哥哥!别忘了明儿下午啊!”

“嗯,我记得呢。”阿修回头,看着杵在门边的小小身影,不自觉笑意就漾开来。

等两人走远了,柳老婆子低头问,“囡囡,明儿下午什么事呀?”

“唔——不告诉奶奶,哈哈哈!”小娃儿拔脚溜远,留下柳老婆子后面笑骂。

可不能说,要是奶奶知道她要上山打鸟,明儿就别想出门了。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