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柳玉笙陈秀兰现代言情(农女福妃别太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柳玉笙陈秀兰现代言情全章节阅读

柳玉笙陈秀兰现代言情(农女福妃别太甜)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柳玉笙陈秀兰现代言情全章节阅读 第四十三章 没见过大场面 试读

2022-11-14 17:15 作者:橙子澄澄
  • 农女福妃别太甜 农女福妃别太甜

    小说《农女福妃别太甜》,现已完本,主角是柳玉笙陈秀兰,由作者“橙子澄澄”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家里一团乱。柳玉笙眼睁睁看着柳老婆子消失在门口,眼泪珠子大颗大颗往下掉。小手紧紧扣住揽着她的手臂,柳玉笙仰头,竭力让自己口齿清晰,“娘,带、我、去,我救爷爷,会好!”奈何她人小话微,陈秀兰心思也不在她身上,哽咽着把小人儿紧紧抱在怀里,只当她懂事心疼爷爷,却没将她的话当回事。“娘,去,求你!求你!”“...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柳玉笙陈秀兰现代言情是《农女福妃别太甜》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橙子澄澄”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过尽千帆,才会淡定从容。历经风浪,才能傲然无惧。回到家,是下午。听到门口牛车轱辘的声音,院门打开,呼啦啦一家人全涌了出来。“怎么样?有人买吗?”人还没到跟前,柳老婆子就心急的问。“哈哈哈!还用问,看这俩兔崽子嘴巴咧到耳根,肯定卖掉了!”柳老爷子大笑,话说得肯定,心却还悬着。没亲耳听到,没办法踏实。陈秀兰跟杜鹃分站在两老身边,都眼巴巴看着牛车上的汉子。柳大伸手,“爹,娘,扶我一把,我不敢动,怕一动银子就掉出来了!”“……”柳老爷子长长出了一口气,笑容彻底真切下来,一巴掌呼上柳大脑袋,“混小子,还糊弄起爹娘来了!”“爷奶,娘,二婶!酒全卖出去了!咱赚钱啦!”柳玉笙从柳大腿边钻出来,咧着小米牙,“而且我们拿了定金,人家把咱家里的果酒全要了!”“真、真的?全要了?”柳老婆子声音发抖。柳老爷子更是连胡子都颤了。“爹,娘,咱先进门再说。”陈秀兰轻声提醒,左邻右舍的听到动静已经跑出来看了。“对对,先回家,进门再说!囡囡来,爷爷抱!”柳老爷子伸手把小奶娃儿抱在怀里,满脸笑褶子,“囡囡一会把事情都跟爷爷好好说说。”“好!”关了门,一家人齐坐在堂屋。柳大从怀里掏出个布包,小心翼翼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一张银票,五个银锭子。因为一路紧紧护着,布包都是压在胸口上的,浸了汗水,连银票都有些受潮湿润。“爹,娘,这五个银锭子是今儿一百坛酒的钱,还有这张银票,五百两,是万金酒楼小东家给的定金,咱家的酒,两千多斤他全要!”柳大眼睛发亮,这份成功的喜悦,在面对家人的时候更成倍放大,因为,想跟他们分享。“这么说一坛酒真的卖了五百文?”“对!五百文!一个子不少!”“哎哟我这心哪!”柳老婆子突然捶着胸口,呼吸急促,“你们说,这酒没卖出去的时候吧心里慌,咋酒都卖出去了,怎么心跳还那么快呢?”柳老爷子吸吸鼻子,笑骂一句,“老太婆就是老太婆,没见过大场面。”“你见过大场面你酸什么鼻子!”“谁酸鼻子了?”“就你!”柳玉笙在旁咯咯笑,爷奶的反应太可爱了。小手抓起一个银锭子,小米牙啊呜一口咬上去,“奶奶,你看!这银子是真的!这下能踏实了吧?咱家酒都卖出去了,是真的,不是做梦哦!”“你这鬼丫头,跟你爷爷一个样儿,打趣起奶奶来了!”“哈哈哈!”一家人哄笑,笑中又带着酸涩。这段日子,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忐忑不安,辗转难眠,不只是担心会亏钱,更多的,是害怕怀揣的梦想会破灭。害怕家人努力过后迎来的是打击,是失败。不着痕迹抹了下眼角,柳老婆子把那张银票拿起来,对着光细细端详,“老婆子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看见银票,原来长这个样子。”柳二乐呵道,“得多亏了囡囡这次跟着一道去,定金还是她开口跟小东家要的,不然我跟大哥两个大老粗哪里懂这个!而且这次的买卖能成,囡囡也是最大功臣!”“具体咋回事,快跟我们说说!”要论讲故事,柳二来精神了,把从大哥嘴里听来的过程添油加醋,说得口沫横飞,直把家人给唬得一愣一愣的。时而,就能听到堂屋爆发出一阵笑声。柳知夏柳知秋从学堂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家门口溜达着不少人,频频伸长了脖子往他家院子里观望。等哥儿俩进门,柳二的故事刚好说完。“爷爷,奶奶,爹,娘,咱家门口咋那么多人?怎么回事?”“今儿爹跟大伯去卖酒,是不是没卖出去啊?”兄弟俩同时出声。“小兔崽子,你就不能盼着你爹一点儿好啊!”柳二冲着柳知秋笑骂,“总之以后,家里不用为你们哥俩的束脩发愁了!”俩小子对视一眼,骤然爆出欢呼。这是卖出去了啊!家里的酒有人买!爷奶爹娘终于不用背地里发愁了!他们也能安安心心的念书了!欢呼完,齐齐朝柳玉笙跑去,合力把她托起来,“囡囡,你真是太棒了!”“咯咯咯!”小奶娃清脆的笑声,与小子们的欢呼声交织,传出堂屋,传出院外。溜达在外头的人立即安静下来侧耳倾听,然后议论开。“这么高兴,事情肯定是成了!”“肯定成了,我前头都隐约听到囡囡好像说是卖出去了的,没听清,就不敢上门!”“哎哟都卖出去了咱还在这里担心什么劲儿?走,进去!问柳老头要酒喝去!”院门立即被拍的邦邦响,“柳老哥,柳大,快开门!躲屋里自己偷乐呢啊!”亏得他们在院子外面担心那么久不敢上门。就怕老柳家生意没做成沮丧,他们这时候上门去就好像是去看笑话的。白担心了,人一家子乐呵着呢!屋里,听到声音柳老爷子笑骂,“这帮家伙,有这样给人道贺的吗,不知道还以为上门讨债呢!”柳大则把银票跟银锭子拢在一起推到柳老婆子面前,“娘,这些你都收起来,别被人看见了。”“行,娘先收着,等家里的酒都卖了再合计。”陈秀兰和杜鹃两个儿媳妇对此没有意见,更不会眼红抱怨,家里钱多钱少,爹娘都不会亏待她们两个做儿媳妇的。比起别人家,能嫁进柳家来,是福气。等老婆子把钱票收好了,柳老爷子才拍拍裤腿,走去开门。“再拍,再拍我家大门都得坏咯,你们赔呀!”“嘿你这老小子,不是担心你我们能呆门外头瞎转悠?当我们都闲着呐!”外头人不服气嚷嚷。门一开,呼啦啦的一大群人挤进门,个个眼睛闪亮,全是八卦之火。

在线试读

第四十三章 没见过大场面

过尽千帆,才会淡定从容。

历经风浪,才能傲然无惧。

回到家,是下午。

听到门口牛车轱辘的声音,院门打开,呼啦啦一家人全涌了出来。

“怎么样?有人买吗?”人还没到跟前,柳老婆子就心急的问。

“哈哈哈!还用问,看这俩兔崽子嘴巴咧到耳根,肯定卖掉了!”柳老爷子大笑,话说得肯定,心却还悬着。

没亲耳听到,没办法踏实。

陈秀兰跟杜鹃分站在两老身边,都眼巴巴看着牛车上的汉子。

柳大伸手,“爹,娘,扶我一把,我不敢动,怕一动银子就掉出来了!”

“……”柳老爷子长长出了一口气,笑容彻底真切下来,一巴掌呼上柳大脑袋,“混小子,还糊弄起爹娘来了!”

“爷奶,娘,二婶!酒全卖出去了!咱赚钱啦!”柳玉笙从柳大腿边钻出来,咧着小米牙,“而且我们拿了定金,人家把咱家里的果酒全要了!”

“真、真的?全要了?”柳老婆子声音发抖。

柳老爷子更是连胡子都颤了。

“爹,娘,咱先进门再说。”陈秀兰轻声提醒,左邻右舍的听到动静已经跑出来看了。

“对对,先回家,进门再说!囡囡来,爷爷抱!”柳老爷子伸手把小奶娃儿抱在怀里,满脸笑褶子,“囡囡一会把事情都跟爷爷好好说说。”

“好!”

关了门,一家人齐坐在堂屋。

柳大从怀里掏出个布包,小心翼翼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

一张银票,五个银锭子。

因为一路紧紧护着,布包都是压在胸口上的,浸了汗水,连银票都有些受潮湿润。

“爹,娘,这五个银锭子是今儿一百坛酒的钱,还有这张银票,五百两,是万金酒楼小东家给的定金,咱家的酒,两千多斤他全要!”柳大眼睛发亮,这份成功的喜悦,在面对家人的时候更成倍放大,因为,想跟他们分享。

“这么说一坛酒真的卖了五百文?”

“对!五百文!一个子不少!”

“哎哟我这心哪!”柳老婆子突然捶着胸口,呼吸急促,“你们说,这酒没卖出去的时候吧心里慌,咋酒都卖出去了,怎么心跳还那么快呢?”

柳老爷子吸吸鼻子,笑骂一句,“老太婆就是老太婆,没见过大场面。”

“你见过大场面你酸什么鼻子!”

“谁酸鼻子了?”

“就你!”

柳玉笙在旁咯咯笑,爷奶的反应太可爱了。

小手抓起一个银锭子,小米牙啊呜一口咬上去,“奶奶,你看!这银子是真的!这下能踏实了吧?咱家酒都卖出去了,是真的,不是做梦哦!”

“你这鬼丫头,跟你爷爷一个样儿,打趣起奶奶来了!”

“哈哈哈!”一家人哄笑,笑中又带着酸涩。

这段日子,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忐忑不安,辗转难眠,不只是担心会亏钱,更多的,是害怕怀揣的梦想会破灭。

害怕家人努力过后迎来的是打击,是失败。

不着痕迹抹了下眼角,柳老婆子把那张银票拿起来,对着光细细端详,“老婆子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看见银票,原来长这个样子。”

柳二乐呵道,“得多亏了囡囡这次跟着一道去,定金还是她开口跟小东家要的,不然我跟大哥两个大老粗哪里懂这个!而且这次的买卖能成,囡囡也是最大功臣!”

“具体咋回事,快跟我们说说!”

要论讲故事,柳二来精神了,把从大哥嘴里听来的过程添油加醋,说得口沫横飞,直把家人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时而,就能听到堂屋爆发出一阵笑声。

柳知夏柳知秋从学堂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家门口溜达着不少人,频频伸长了脖子往他家院子里观望。

等哥儿俩进门,柳二的故事刚好说完。

“爷爷,奶奶,爹,娘,咱家门口咋那么多人?怎么回事?”

“今儿爹跟大伯去卖酒,是不是没卖出去啊?”

兄弟俩同时出声。

“小兔崽子,你就不能盼着你爹一点儿好啊!”柳二冲着柳知秋笑骂,“总之以后,家里不用为你们哥俩的束脩发愁了!”

俩小子对视一眼,骤然爆出欢呼。

这是卖出去了啊!

家里的酒有人买!爷奶爹娘终于不用背地里发愁了!

他们也能安安心心的念书了!

欢呼完,齐齐朝柳玉笙跑去,合力把她托起来,“囡囡,你真是太棒了!”

“咯咯咯!”小奶娃清脆的笑声,与小子们的欢呼声交织,传出堂屋,传出院外。

溜达在外头的人立即安静下来侧耳倾听,然后议论开。

“这么高兴,事情肯定是成了!”

“肯定成了,我前头都隐约听到囡囡好像说是卖出去了的,没听清,就不敢上门!”

“哎哟都卖出去了咱还在这里担心什么劲儿?走,进去!问柳老头要酒喝去!”

院门立即被拍的邦邦响,“柳老哥,柳大,快开门!躲屋里自己偷乐呢啊!”

亏得他们在院子外面担心那么久不敢上门。

就怕老柳家生意没做成沮丧,他们这时候上门去就好像是去看笑话的。

白担心了,人一家子乐呵着呢!

屋里,听到声音柳老爷子笑骂,“这帮家伙,有这样给人道贺的吗,不知道还以为上门讨债呢!”

柳大则把银票跟银锭子拢在一起推到柳老婆子面前,“娘,这些你都收起来,别被人看见了。”

“行,娘先收着,等家里的酒都卖了再合计。”

陈秀兰和杜鹃两个儿媳妇对此没有意见,更不会眼红抱怨,家里钱多钱少,爹娘都不会亏待她们两个做儿媳妇的。

比起别人家,能嫁进柳家来,是福气。

等老婆子把钱票收好了,柳老爷子才拍拍裤腿,走去开门。

“再拍,再拍我家大门都得坏咯,你们赔呀!”

“嘿你这老小子,不是担心你我们能呆门外头瞎转悠?当我们都闲着呐!”外头人不服气嚷嚷。

门一开,呼啦啦的一大群人挤进门,个个眼睛闪亮,全是八卦之火。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