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张禹杨颖奇幻玄幻(张禹杨颖奇幻玄幻)小说目录列表阅读-张禹杨颖奇幻玄幻最新阅读

张禹杨颖奇幻玄幻(张禹杨颖奇幻玄幻)小说目录列表阅读-张禹杨颖奇幻玄幻最新阅读 第30章 雷法 试读

2022-11-14 17:30 作者:张禹
  • 驭房有术 驭房有术

    奇幻玄幻小说《驭房有术》,讲述主角张禹杨颖的甜蜜故事,作者“张禹”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侯兴财笑呵呵地说着,转头看向林海,说道:“林老弟,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呀?”林海马上站了起来,满脸笑容地说道:“承蒙侯老板瞧得起我,您说的那事没问题,我今天就在嘉宝这边辞职,过到您那边去。”“这可真是太好了。”侯兴财立刻高兴非常,他朝身边的青年人一伸手。青年立刻会意,忙从包里取出来一个大红包,看那...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金牌作家“张禹”的类型小说,《驭房有术》作品已完结,主人公:张禹杨颖奇幻玄幻,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你的那点把戏都被拆穿了,还在这骗呢!赶紧快滚吧!”韩艳艳用嘲讽的语气说道。张禹也不再多做解释,是转身就走。夏小姐看到刚刚说话时的真诚态度,原本已经彻底不相信他的想法,稍微发生了一点改变。但是只是那么一点点,她还是坚信那些大仙的说法,只要把房子卖了,办理这里,自己就没有事了。张禹落寞的出了别墅,龙湾别墅区很大,想要走出别墅区的门都得一段时间。毕竟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家家户户都有车,谁会在乎这点路程。走了一会,终于快到别墅区门口了,这功夫,后面响起汽车驶来的声音。张禹很自觉的往旁边让人一下,跟着就见韩艳艳的车先开了过来。韩艳艳见他步行出去,故意鸣笛,像是在耀武扬威。她的车过去之后,夏小姐的宝驴跑车也开了过来。夏小姐看了张禹一眼,并没有停车的意思,当然更不会像韩艳艳那样鸣笛,而是直接开了过去。张禹也没放在心里,他走出别墅区,沿着来时的路走回去。其实他也想搭车,可是这个地方,几乎是没有出租车经过的。这里是富人区,家家户户都有人,出租车过来等活,那还不是自讨没趣。张禹走出老远,来到普通的住宅区,这才遇到出租车。这一路上,张禹满脑子都是在想如何破掉金钱剑。他的思路,已经基本成型,只等着明天子时行动。回到中介,杨颖看到张禹的表情,就知道卖房子的事情够呛,而且张禹都没拿到别墅的钥匙,可见这事被韩艳艳给搅合黄了。杨颖自然不会责怪张禹,且不说张禹帮了她那么多,就算是张禹没帮过她,她也可以理解这些。毕竟韩艳艳是老业务员,不管是经验还是嘴皮子,都不是张禹能比的。晚上还是照常下班回家,吃饭看电视睡觉。次日也没有生意,不过在晚上吃过晚饭之后,张禹却提出要出去一趟。一听说张禹这个时候要出门,杨颖哪能放心,赶紧询问是怎么回事?张禹也知道,不能说自己要去龙湾别墅区破金钱剑的事儿,于是撒了个谎,说卖鱼老头让他晚上过去一趟,讨教一下药酒配方的事儿。听了这个说法,杨颖这才放心让张禹离开家门。张禹走的时候,从包里拿出来一张毯子带走。这可不是一般的毯子,在道家被称之为坛布,属于一种法器,专门实在登坛施法的时候使用。如果同样是做法,踏在坛布之上的效果一定强于站在普通的地面上。由于距离子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要是从这里搭车去龙湾别墅区,费用还是挺高的,张禹走了一段路,又搭车去了上次距离龙湾别墅区最近的那个普通住宅区下车,最后步行前往别墅区。别墅区的安保森严,不是里面住户的话,想要进去是很麻烦的。但是这个根本难不住他,张禹找了个角落翻了进去,悄悄地溜向夏小姐的别墅。来到别墅,那就看到龙脉,离子时还有一点时间,张禹也不急慢悠悠地上山。没一会功夫,终于来到凉亭的所在。他刚顺着那棵树上去,不停突然听到在凉亭上响起了金铁交鸣的声音,“当当的......”“嗯?”张禹登时一愣,这大晚上的,凉亭上怎么还有人呢?这个人又是干什么的?他抬头上网,黑灯瞎火的,只有点月光,根本看不到上面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还是决定上去看个究竟,顺着那棵树爬上去,越到琉璃瓦上,再往凉亭内观瞧,就见一个黑衣服的人手拿一把长剑正跃起来去砍顶篷上的铜钱。这人的功夫不错,普通人根本跳不了那么高。“当”地一声,黑衣人跃起看了一剑,跟着落下。他随即纵身又跳了起来。可就在他这次跳起来的时候,棚顶之上突然冒出一个金色的剑影,从上往下朝黑衣人射去。黑衣人大吃一惊,忙舞剑招架。他用的是实体剑,哪里能砍刀剑影。“扑”地一声,血花飞溅。张禹看到这一幕,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个黑衣人的目的应该和他一样,也是来破掉金钱剑的。只是可惜,黑衣人虽然功夫不错,却不懂玄术,单靠勇气,唯有一死。张禹不能坐视不管,他刚要冲过去,随即发现不妥。现在过去,那不是找死吗?他忙将左手食指咬破,在右手手心上画了一道符,这才冲了进去。黑衣人躺在地上,右胸之上不停地淌血,好在那把金色的剑影已经不见。张禹赶紧过去问道:“你怎么样?”黑衣人吃了一惊,随即说道:“还好,你是......”“我也是......”张禹本想说我也是来破阵的,可话还没等说出完,黑衣人就急切地喊道:“小心!”张禹忙一抬头,只见篷顶处又浮现出一条金色的剑影。张禹不敢怠慢,立刻抬起手来朝剑影拍去,嘴里喊道:“急急如律令!雷电破!”“轰!”一道闪电直接从张禹的掌心射出,朝金色剑影打去。雷法!这是张禹从老王头那里学到的最强道法。他之所以敢来这里破金钱剑,靠的就是这门强悍的道法。“刷”地一下,金色的剑影直接被轰的粉碎,雷电继续向前,狠狠地撞在顶篷之上。“嗡嗡嗡......”......顶篷上的铜钱在这一刹那突然一起颤动起来,发出鸣叫的声音。原本昏暗的凉亭内,一时间金光大作,所有的铜钱交织在一起,就好像是夺目的金星光网。“刷!”光网猛地向下罩来。张禹见到这个,心中大急,他再次举起手掌,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雷电破!”“轰!”雷电朝光网射去,只一接触,就发出一声轰鸣,光网被震得粉碎。紧接着,又是“当”地一声,顶篷上的一枚铜钱登时被震的稀巴烂。“嗡嗡嗡......”“嗡嗡嗡......”......顶篷上的铜钱颤动的更为激烈。“刷!”光网再次织起,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罩了下来。张禹忙再次排出一掌,“急急如律令!雷电破!”然而这一次,他的掌心之内并没有射出闪电。反倒是他的丹田一震,疼得他痛呼一声,“啊......“哗!”光网洒落,顷刻间就来到张禹的身上。

在线试读

第30章 雷法

“你的那点把戏都被拆穿了,还在这骗呢!赶紧快滚吧!”韩艳艳用嘲讽的语气说道。

张禹也不再多做解释,是转身就走。

夏小姐看到刚刚说话时的真诚态度,原本已经彻底不相信他的想法,稍微发生了一点改变。

但是只是那么一点点,她还是坚信那些大仙的说法,只要把房子卖了,办理这里,自己就没有事了。

张禹落寞的出了别墅,龙湾别墅区很大,想要走出别墅区的门都得一段时间。毕竟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家家户户都有车,谁会在乎这点路程。

走了一会,终于快到别墅区门口了,这功夫,后面响起汽车驶来的声音。张禹很自觉的往旁边让人一下,跟着就见韩艳艳的车先开了过来。

韩艳艳见他步行出去,故意鸣笛,像是在耀武扬威。

她的车过去之后,夏小姐的宝驴跑车也开了过来。

夏小姐看了张禹一眼,并没有停车的意思,当然更不会像韩艳艳那样鸣笛,而是直接开了过去。

张禹也没放在心里,他走出别墅区,沿着来时的路走回去。

其实他也想搭车,可是这个地方,几乎是没有出租车经过的。

这里是富人区,家家户户都有人,出租车过来等活,那还不是自讨没趣。张禹走出老远,来到普通的住宅区,这才遇到出租车。

这一路上,张禹满脑子都是在想如何破掉金钱剑。

他的思路,已经基本成型,只等着明天子时行动。

回到中介,杨颖看到张禹的表情,就知道卖房子的事情够呛,而且张禹都没拿到别墅的钥匙,可见这事被韩艳艳给搅合黄了。

杨颖自然不会责怪张禹,且不说张禹帮了她那么多,就算是张禹没帮过她,她也可以理解这些。毕竟韩艳艳是老业务员,不管是经验还是嘴皮子,都不是张禹能比的。

晚上还是照常下班回家,吃饭看电视睡觉。次日也没有生意,不过在晚上吃过晚饭之后,张禹却提出要出去一趟。

一听说张禹这个时候要出门,杨颖哪能放心,赶紧询问是怎么回事?

张禹也知道,不能说自己要去龙湾别墅区破金钱剑的事儿,于是撒了个谎,说卖鱼老头让他晚上过去一趟,讨教一下药酒配方的事儿。

听了这个说法,杨颖这才放心让张禹离开家门。

张禹走的时候,从包里拿出来一张毯子带走。这可不是一般的毯子,在道家被称之为坛布,属于一种法器,专门实在登坛施法的时候使用。如果同样是做法,踏在坛布之上的效果一定强于站在普通的地面上。

由于距离子时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要是从这里搭车去龙湾别墅区,费用还是挺高的,张禹走了一段路,又搭车去了上次距离龙湾别墅区最近的那个普通住宅区下车,最后步行前往别墅区。

别墅区的安保森严,不是里面住户的话,想要进去是很麻烦的。但是这个根本难不住他,张禹找了个角落翻了进去,悄悄地溜向夏小姐的别墅。

来到别墅,那就看到龙脉,离子时还有一点时间,张禹也不急慢悠悠地上山。没一会功夫,终于来到凉亭的所在。

他刚顺着那棵树上去,不停突然听到在凉亭上响起了金铁交鸣的声音,“当当的……”

“嗯?”

张禹登时一愣,这大晚上的,凉亭上怎么还有人呢?这个人又是干什么的?

他抬头上网,黑灯瞎火的,只有点月光,根本看不到上面发生了什么。

但是他还是决定上去看个究竟,顺着那棵树爬上去,越到琉璃瓦上,再往凉亭内观瞧,就见一个黑衣服的人手拿一把长剑正跃起来去砍顶篷上的铜钱。

这人的功夫不错,普通人根本跳不了那么高。

“当”地一声,黑衣人跃起看了一剑,跟着落下。他随即纵身又跳了起来。

可就在他这次跳起来的时候,棚顶之上突然冒出一个金色的剑影,从上往下朝黑衣人射去。

黑衣人大吃一惊,忙舞剑招架。他用的是实体剑,哪里能砍刀剑影。

“扑”地一声,血花飞溅。

张禹看到这一幕,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个黑衣人的目的应该和他一样,也是来破掉金钱剑的。只是可惜,黑衣人虽然功夫不错,却不懂玄术,单靠勇气,唯有一死。

张禹不能坐视不管,他刚要冲过去,随即发现不妥。现在过去,那不是找死吗?

他忙将左手食指咬破,在右手手心上画了一道符,这才冲了进去。

黑衣人躺在地上,右胸之上不停地淌血,好在那把金色的剑影已经不见。

张禹赶紧过去问道“你怎么样?”

黑衣人吃了一惊,随即说道“还好,你是……”

“我也是……”

张禹本想说我也是来破阵的,可话还没等说出完,黑衣人就急切地喊道“小心!”

张禹忙一抬头,只见篷顶处又浮现出一条金色的剑影。张禹不敢怠慢,立刻抬起手来朝剑影拍去,嘴里喊道“急急如律令!雷电破!”

“轰!”

一道闪电直接从张禹的掌心射出,朝金色剑影打去。

雷法!

这是张禹从老王头那里学到的最强道法。

他之所以敢来这里破金钱剑,靠的就是这门强悍的道法。

“刷”地一下,金色的剑影直接被轰的粉碎,雷电继续向前,狠狠地撞在顶篷之上。

“嗡嗡嗡……”……

顶篷上的铜钱在这一刹那突然一起颤动起来,发出鸣叫的声音。

原本昏暗的凉亭内,一时间金光大作,所有的铜钱交织在一起,就好像是夺目的金星光网。

“刷!”

光网猛地向下罩来。

张禹见到这个,心中大急,他再次举起手掌,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雷电破!”

“轰!”

雷电朝光网射去,只一接触,就发出一声轰鸣,光网被震得粉碎。

紧接着,又是“当”地一声,顶篷上的一枚铜钱登时被震的稀巴烂。

“嗡嗡嗡……”“嗡嗡嗡……”……

顶篷上的铜钱颤动的更为激烈。

“刷!”

光网再次织起,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罩了下来。张禹忙再次排出一掌,“急急如律令!雷电破!”

然而这一次,他的掌心之内并没有射出闪电。反倒是他的丹田一震,疼得他痛呼一声,“啊……

“哗!”光网洒落,顷刻间就来到张禹的身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