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算命大佬燃翻天(迟姝颜祁臻柏现代言情)_迟姝颜祁臻柏现代言情热门小说

算命大佬燃翻天(迟姝颜祁臻柏现代言情)_迟姝颜祁臻柏现代言情热门小说 第10章 校园霸凌二 试读

2022-11-14 17:28 作者:流萤烛影
  • 算命大佬燃翻天 算命大佬燃翻天

    《算命大佬燃翻天》是作者“ “流萤烛影””的倾心著作,迟姝颜祁臻柏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他看到下午买好给姝颜补身体炖汤的甲鱼,满满当当盛在高远阳还有高远新碗里,而他的三姐和三姐夫碗里也是大块大块的肉,就连高灵雪碗里也有一两块肉,吃的一家人嘴上流油。并且姝颜坐到位置,不见荤菜,倾斜一大片位置搁着两盘不见油水的素菜。迟凌焰紧紧咬着下颌,原来他的好三姐和三姐夫就是这样替他照顾女儿的。“四舅舅...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算命大佬燃翻天》是大神“流萤烛影”的代表作,迟姝颜祁臻柏现代言情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被水盆扣了个正着的吴文云也气的尖声大叫,其他女同学全都浇淋成落汤鸡。好几个看戏的同学幸好躲避的快,只是溅了一点水,看到吴文云几个落水狗的模样,都纷纷庆幸刚刚躲得快。“你这是什么意思?”吴文云也不可思议质问道。“跟你们开玩笑啊,怎么了,你们不喜欢?”迟姝颜拍了拍手,明亮的眼眸里全是嘲讽之色,这一句直接噎的吴文云几个哑口无言,只能恶狠狠的瞪着迟姝颜,可惜迟姝颜才不怕她们,反而回眼瞪回去了。“潇乐蓉,吴文云,林晨晨,你们几个女同学现在就跟我去办公室。”英语老师一身黏黏腻腻的水,也不想上课了,直接严厉命令道,就转身走了。而临走之前,潇乐蓉还有吴文云几个偷偷回过头,眼神毒辣看向迟姝颜,就跟要把她撕了一般,无声吐出一句话,口型是放学等着。迟姝颜就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背着书包自顾自坐在座位上,对于班级其他同学惊疑不定的打量岿然不动,应该说连一丝搭理的兴趣都没有,上一辈子,这些同学虽然没有出手,但是他们的冷嘲热讽,看杂耍热闹的帮凶态度也让迟姝颜备受煎熬。“姝颜,你没事,太好了,我一直很担心你。”冯妍丽特意凑过来跟迟姝颜说话,黝黑的面容全是关切意味。“是吗?”迟姝颜勾了勾嘴唇淡淡笑着说道,她以为见了冯妍丽自己会不受控制激动愤怒想杀人,没想到竟然空前冷静。“是啊,是啊,姝颜,这几天我妈因为那件事一直把我关在家里,就连手机也拿走了。”冯妍丽一副极为愧疚的模样:“所以我只能通过一些同学去了解你,学业又紧,一直感觉脑袋都要炸了,现在看见你完好,总算是能放心了。”“原来是这样啊,妍丽,我落下了很多功课,你能不能借一下笔记给我。”迟姝颜笑眯眯问道。“啊?可是我最近也要用,因为离高考很近了,而且我记得非常乱,我怕你看不懂。”冯妍丽委婉拒绝道:“不然你借一下别的同学的好不好?”迟姝颜听着冯妍丽的话,忽然弯起嘴唇笑起来,意味不明凝视着冯妍丽,这人还真是好笑,全班要说记笔记最清楚和最详细的除了班长也就是非冯妍丽莫属,跟迟姝颜中下等的成绩不一样,冯妍丽学习成绩还算是不错的。冯妍丽口口声声说关心她,但明显她言行不一致,显然是不乐意把笔记借给她,而且还要在迟姝颜伤口上撒盐,她明明知道自己性格内向,跟同班同学相处的不怎样,肯定不会跟那些同学借书,最重要的是,如果冯妍丽真有一点点关心她,恐怕也会知道她的难处之后,替她借书。然而她全都没有,换做上一辈子的迟姝颜知道冯妍丽生病了,勤勤恳恳一节课不拉给冯妍丽把所有笔记抄了一遍。结果呢,冯妍丽嫌弃迟姝颜写的字丑,丢了,特意借了班长的笔记到复印店复制了一遍。迟姝颜一直盯着冯妍丽,盯得冯妍丽心虚,实在是承受不住了,找了一个借口跑了。她就是不愿意把笔记借给迟姝颜,自己辛辛苦苦写好整理的东西凭什么给别人,冯妍丽撇了撇嘴,今天的迟姝颜也太不对劲了,不过她也没有多想。只觉得迟姝颜还是有些责怪上次的事情才有些阴阳怪气的。迟姝颜收拾好书包,往外面走去,直到在楼梯拐弯处看到一众女生。五个是早上捉弄迟姝颜的同班同学,另外六个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穿着朋克装束,手臂纹身,花着浓浓的烟熏妆,嘴里嚼着口香糖,一边把玩手里的刀具,斜眼看着迟姝颜。“行啊,同学,你是不是不要命了,敢欺负我姐妹头上?”带头一个像是大姐头的人一上前就推了迟姝颜一把,嚼着口香糖,笑的恶劣。迟姝颜推了几步没有反抗。潇乐蓉还以为迟姝颜被吓住了,十分嚣张扬起巴掌就要打上去。“等等,这到处都是监控,换个地,随你打。”吴文云神色阴冷看向迟姝颜,拉住潇乐蓉说道。显然早上的事情令她起了点警惕。这时候学校的学生已经走的差不多,走廊上只有几个人逗留,他们看了一眼气势汹汹带着刀具的一群社会性女生,就默默当什么都看没看走了。直到这一群人把迟姝颜生拉硬拽到厕所。两个比迟姝颜壮实很多的女生死死拽着她的手往背后。那个大姐头把玩着手里的刀具,锃亮的刀身反射到迟姝颜眼睛上,她慢悠悠走过来一面说道:“迟什么颜,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你是什么东西,连我姐妹都敢动?今天姐姐就教你做人的道理。”看迟姝颜不说话,皱了皱眉,气恨一声,她说着就要把刀比划到她脸上。“慧姐,你先让开。”吴文云捧着一大盆脏污的水过来,朝着张玉慧喊一声。“嗯?你这是弄了什么水?这么臭?”潇乐蓉捂了捂鼻子,瞄了一眼,看到那盆水又黄又黑,浑浊的不行:“你这是刮了屎进去,咦,太恶心了吧。”她立马跳开。其他女生也纷纷捂着鼻子让开了一大片空地,一边抱怨道:“真他妈臭,臭死人了!吴文云你搞什么?”吴文云带着口罩,她自己也被恶心的不行,这盆水掺了屎尿,还刮了厕所茅坑里污垢和厕纸的经血,混着厕所拖把的污水。她眼神就跟毒蛇一般阴冷恶毒,作势就要泼上去。“哎,等等,等等。”抓住迟姝颜手臂的两个壮实的女生一听到盆里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又看吴文云要泼过来的模样,吓得慌张失措,急忙跳到一边去了。迟姝颜也立马灵活避开,这一大盆加了料的东西全部泼了一个空。“我草你妈的,吴文云,还真泼啊!”刚刚捉住的两个女生大骂道。“随便你草,你们两个赶紧把人抓住!”吴文云看泼了一个空气的脸色涨红,迟姝颜竟然还敢躲,恼怒大骂道:“让我白费功夫了。算了,算了,你们直接把她的头按在那摊东西上。”

在线试读

第10章 校园霸凌二

被水盆扣了个正着的吴文云也气的尖声大叫,其他女同学全都浇淋成落汤鸡。好几个看戏的同学幸好躲避的快,只是溅了一点水,看到吴文云几个落水狗的模样,都纷纷庆幸刚刚躲得快。

“你这是什么意思?”吴文云也不可思议质问道。

“跟你们开玩笑啊,怎么了,你们不喜欢?”迟姝颜拍了拍手,明亮的眼眸里全是嘲讽之色,这一句直接噎的吴文云几个哑口无言,只能恶狠狠的瞪着迟姝颜,可惜迟姝颜才不怕她们,反而回眼瞪回去了。

“潇乐蓉,吴文云,林晨晨,你们几个女同学现在就跟我去办公室。”英语老师一身黏黏腻腻的水,也不想上课了,直接严厉命令道,就转身走了。

而临走之前,潇乐蓉还有吴文云几个偷偷回过头,眼神毒辣看向迟姝颜,就跟要把她撕了一般,无声吐出一句话,口型是放学等着。

迟姝颜就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背着书包自顾自坐在座位上,对于班级其他同学惊疑不定的打量岿然不动,应该说连一丝搭理的兴趣都没有,上一辈子,这些同学虽然没有出手,但是他们的冷嘲热讽,看杂耍热闹的帮凶态度也让迟姝颜备受煎熬。

“姝颜,你没事,太好了,我一直很担心你。”冯妍丽特意凑过来跟迟姝颜说话,黝黑的面容全是关切意味。

“是吗?”迟姝颜勾了勾嘴唇淡淡笑着说道,她以为见了冯妍丽自己会不受控制激动愤怒想杀人,没想到竟然空前冷静。

“是啊,是啊,姝颜,这几天我妈因为那件事一直把我关在家里,就连手机也拿走了。”冯妍丽一副极为愧疚的模样“所以我只能通过一些同学去了解你,学业又紧,一直感觉脑袋都要炸了,现在看见你完好,总算是能放心了。”

“原来是这样啊,妍丽,我落下了很多功课,你能不能借一下笔记给我。”迟姝颜笑眯眯问道。

“啊?可是我最近也要用,因为离高考很近了,而且我记得非常乱,我怕你看不懂。”冯妍丽委婉拒绝道“不然你借一下别的同学的好不好?”

迟姝颜听着冯妍丽的话,忽然弯起嘴唇笑起来,意味不明凝视着冯妍丽,这人还真是好笑,全班要说记笔记最清楚和最详细的除了班长也就是非冯妍丽莫属,跟迟姝颜中下等的成绩不一样,冯妍丽学习成绩还算是不错的。

冯妍丽口口声声说关心她,但明显她言行不一致,显然是不乐意把笔记借给她,而且还要在迟姝颜伤口上撒盐,她明明知道自己性格内向,跟同班同学相处的不怎样,肯定不会跟那些同学借书,最重要的是,如果冯妍丽真有一点点关心她,恐怕也会知道她的难处之后,替她借书。

然而她全都没有,换做上一辈子的迟姝颜知道冯妍丽生病了,勤勤恳恳一节课不拉给冯妍丽把所有笔记抄了一遍。结果呢,冯妍丽嫌弃迟姝颜写的字丑,丢了,特意借了班长的笔记到复印店复制了一遍。

迟姝颜一直盯着冯妍丽,盯得冯妍丽心虚,实在是承受不住了,找了一个借口跑了。她就是不愿意把笔记借给迟姝颜,自己辛辛苦苦写好整理的东西凭什么给别人,冯妍丽撇了撇嘴,今天的迟姝颜也太不对劲了,不过她也没有多想。只觉得迟姝颜还是有些责怪上次的事情才有些阴阳怪气的。

迟姝颜收拾好书包,往外面走去,直到在楼梯拐弯处看到一众女生。五个是早上捉弄迟姝颜的同班同学,另外六个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穿着朋克装束,手臂纹身,花着浓浓的烟熏妆,嘴里嚼着口香糖,一边把玩手里的刀具,斜眼看着迟姝颜。

“行啊,同学,你是不是不要命了,敢欺负我姐妹头上?”带头一个像是大姐头的人一上前就推了迟姝颜一把,嚼着口香糖,笑的恶劣。迟姝颜推了几步没有反抗。

潇乐蓉还以为迟姝颜被吓住了,十分嚣张扬起巴掌就要打上去。

“等等,这到处都是监控,换个地,随你打。”吴文云神色阴冷看向迟姝颜,拉住潇乐蓉说道。显然早上的事情令她起了点警惕。

这时候学校的学生已经走的差不多,走廊上只有几个人逗留,他们看了一眼气势汹汹带着刀具的一群社会性女生,就默默当什么都看没看走了。

直到这一群人把迟姝颜生拉硬拽到厕所。

两个比迟姝颜壮实很多的女生死死拽着她的手往背后。

那个大姐头把玩着手里的刀具,锃亮的刀身反射到迟姝颜眼睛上,她慢悠悠走过来一面说道“迟什么颜,你还真是好大的胆子,你是什么东西,连我姐妹都敢动?今天姐姐就教你做人的道理。”

看迟姝颜不说话,皱了皱眉,气恨一声,她说着就要把刀比划到她脸上。

“慧姐,你先让开。”吴文云捧着一大盆脏污的水过来,朝着张玉慧喊一声。

“嗯?你这是弄了什么水?这么臭?”潇乐蓉捂了捂鼻子,瞄了一眼,看到那盆水又黄又黑,浑浊的不行“你这是刮了屎进去,咦,太恶心了吧。”她立马跳开。

其他女生也纷纷捂着鼻子让开了一大片空地,一边抱怨道“真他妈臭,臭死人了!吴文云你搞什么?”

吴文云带着口罩,她自己也被恶心的不行,这盆水掺了屎尿,还刮了厕所茅坑里污垢和厕纸的经血,混着厕所拖把的污水。她眼神就跟毒蛇一般阴冷恶毒,作势就要泼上去。

“哎,等等,等等。”抓住迟姝颜手臂的两个壮实的女生一听到盆里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又看吴文云要泼过来的模样,吓得慌张失措,急忙跳到一边去了。

迟姝颜也立马灵活避开,这一大盆加了料的东西全部泼了一个空。

“我草你妈的,吴文云,还真泼啊!”刚刚捉住的两个女生大骂道。

“随便你草,你们两个赶紧把人抓住!”吴文云看泼了一个空气的脸色涨红,迟姝颜竟然还敢躲,恼怒大骂道“让我白费功夫了。算了,算了,你们直接把她的头按在那摊东西上。”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