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绝世丹帝)刘雨桐凌慕云奇幻玄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刘雨桐凌慕云奇幻玄幻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绝世丹帝)刘雨桐凌慕云奇幻玄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刘雨桐凌慕云奇幻玄幻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第12章 让谁跪下 试读

2022-11-14 17:42 作者:刘雨桐
  • 绝世丹帝 绝世丹帝

    《绝世丹帝》是由作者“刘雨桐”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凌东行点头,两大支柱产业同时遇到了问题,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他用手指在桌上轻扣了一下,道:“还有内鬼。”凌寒立刻目光一冷,道:“凌重宽?”“不错!”在儿子面前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凌东行哼了一声,“矿场一出事,我就加派人手进行巡逻,却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若非有人将巡逻的路线泄露,又怎么可能做到?...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绝世丹帝》,大神“刘雨桐”将刘雨桐凌慕云奇幻玄幻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全文主要讲述了:凌东行看上去很头疼,叹了口气,犹豫一下,再次开口。“天药阁的朱药师又突然刁难,说这次总部送来的丹药在路上耽搁了,迟迟没有送到,现在库存已经售罄,再没有丹药的话,那药铺便只有暂时关门了。”“这两天,资金已经有些吃紧了,必须尽快解决才行。”“程家搞的鬼!”凌寒立刻肯定地道。凌东行点头,两大支柱产业同时遇到了问题,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他用手指在桌上轻扣了一下,道:“还有内鬼。”凌寒立刻目光一冷,道:“凌重宽?”“不错!”在儿子面前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凌东行哼了一声,“矿场一出事,我就加派人手进行巡逻,却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若非有人将巡逻的路线泄露,又怎么可能做到?”“我今天约了天药阁的朱丹师吃饭,少不得要许他一些好处,否则家族真会遇到大问题。”凌东行说道。朱药师……朱大军?凌寒的表情不由变得古怪起来,道:“我跟父亲一起去。”“你现在的任务是专心修炼,不到炼体七——噗!”凌东行正眼向凌寒看去,结果不看还好,这一看顿时让他喷了出来,脸上一片呆滞。“寒寒儿,你你你你,你已经是炼体七层了!”“是的,所以父亲不用再担心了。”凌寒脸带微笑,想来那位朱大师看到自己的时候,应该也会大吃一惊吧。晚上,凌东行父子带着四名随从,率先来到了“宣雨楼”,这是凌东行宴请朱大师的地方。父子俩在一间包厢中等着,一边说着话。嘭,房门突然推开,走进来两个人。凌重宽、凌慕云。“你们来做什么?”凌东行冷然问道。“家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来?”凌重宽不请自坐,向凌东行道,“我建议你还是回避一下,将此事交给我来处理。”“你?”凌东行冷笑一声,道,“为什么?”“你肯定在哪里得罪了朱丹师,否则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为难家族?”凌重宽慢悠悠地道,然后向凌慕云招招手,道,“这孩子昨天刚去测试了一下,在控火方面有着很强的能力,所以,嘿嘿,他已经被朱丹师收为了丹童,熬个几年便是丹师了。”凌慕云走到凌重宽的身边,傲然而立,脸上有止不住的得意之色。丹师,整个苍云镇、不,整个雨国最最高贵的职业!凌重宽洋洋得意,他的两个儿子远远比不上凌东行,但这没关系,他的孙子可是比凌寒出色多了。噗!他对着凌寒细看了一会,突然喷了出来。这这这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炼体七层?凌重宽不由地揉了揉眼睛,再向凌寒看去,可对方散发出来的气息却丝毫没有改变。炼体七层,货真价实。这小子吃仙丹了?凌重宽的老脸不断地抽搐,他真是被吓到了。“爷爷,你怎么了?”凌慕云有些奇怪,这时候不应该是他们耀武扬威吗,狠狠地踩凌东行父子的脸,怎么爷爷突然就发傻了?“炼、炼体七层!”凌重宽颤声道。是啊,自己是炼体七层,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不是你,是他!”凌重宽指着凌寒说道。噗!凌慕云顿时也喷了出来,炼体七层?开什么玩笑!谁不知道凌寒乃是出了名的废材,修炼多年才只是炼体二层,否则又怎么会被称为废材呢?“不可能,绝不可能!”他喃喃说道,完全无法相信。但他知道,他爷爷是聚元九层,绝不可能看错的。“哈哈,我儿子怎么样,不错吧?”凌东行哈哈大笑,“这样的资质,足够进入虎阳学院了吧?”听到这话,凌重宽爷孙都是脸色难看。凌慕云毕竟年轻,沉不住气,道:“虎阳学院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现在进入了丹界,日后将成为整个雨国最受尊崇的人。”“是吗?”凌寒摇了摇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做不了丹童,更不可能成为丹师。”“哈哈哈哈,你以为自己是谁,还能影响了朱丹师不成?”凌慕云狂傲道。凌寒没有再说话,只是一笑,反正等下就知道了。之后,他们便各自沉默了下来,等待朱丹师的到来。直到四人都是等的不耐烦了,才听门外传来了一个脚步声。凌东行、凌重宽、凌慕云三人同时站了起来,纷纷抢拳行礼,而凌慕云更是身形一矮,跪在了对方面前,恭敬地道:“弟子慕云,拜见师父!”“起来吧。”朱大军随手挥了一挥,然后对着凌东行点点头,道:“都不用多礼了,赶紧说正事吧,我可是很忙的。”“凌寒,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不向朱丹师行礼?”凌慕云眼尖,发现凌寒不但没有行礼,甚至还在那端坐着,顿时伸手一指。“废物就是废物,连规矩都不懂!”凌重宽也哼了一声。凌慕云怒道:“还不快给我跪下,向我师父讨罚!”凌东行眉头微皱,道:“朱大师,真是抱歉,犬子若有失礼之处,我代他向你赔个不是。你大人有大量,还请不要与小犬一般见识。”朱大军根本没有注意到凌寒,听凌慕云这么一叫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由地生起了不满,道:“凌家主,你还真是能啊,请我来吃饭,竟然让你的儿子羞辱我,哼,这是什么道理?”“凌寒,还不快快跪下!”凌慕云满脸冷笑。“朱大军,你让谁跪下?”此时,凌寒的话淡淡传来。

在线试读

第12章 让谁跪下

凌东行看上去很头疼,叹了口气,犹豫一下,再次开口。

“天药阁的朱药师又突然刁难,说这次总部送来的丹药在路上耽搁了,迟迟没有送到,现在库存已经售罄,再没有丹药的话,那药铺便只有暂时关门了。”

“这两天,资金已经有些吃紧了,必须尽快解决才行。”

“程家搞的鬼!”凌寒立刻肯定地道。

凌东行点头,两大支柱产业同时遇到了问题,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他用手指在桌上轻扣了一下,道“还有内鬼。”

凌寒立刻目光一冷,道“凌重宽?”

“不错!”在儿子面前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凌东行哼了一声,“矿场一出事,我就加派人手进行巡逻,却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若非有人将巡逻的路线泄露,又怎么可能做到?”

“我今天约了天药阁的朱丹师吃饭,少不得要许他一些好处,否则家族真会遇到大问题。”凌东行说道。

朱药师……朱大军?

凌寒的表情不由变得古怪起来,道“我跟父亲一起去。”

“你现在的任务是专心修炼,不到炼体七——噗!”凌东行正眼向凌寒看去,结果不看还好,这一看顿时让他喷了出来,脸上一片呆滞。

“寒寒儿,你你你你,你已经是炼体七层了!”

“是的,所以父亲不用再担心了。”

凌寒脸带微笑,想来那位朱大师看到自己的时候,应该也会大吃一惊吧。

晚上,凌东行父子带着四名随从,率先来到了“宣雨楼”,这是凌东行宴请朱大师的地方。

父子俩在一间包厢中等着,一边说着话。

嘭,房门突然推开,走进来两个人。

凌重宽、凌慕云。

“你们来做什么?”凌东行冷然问道。

“家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来?”凌重宽不请自坐,向凌东行道,“我建议你还是回避一下,将此事交给我来处理。”

“你?”凌东行冷笑一声,道,“为什么?”

“你肯定在哪里得罪了朱丹师,否则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为难家族?”凌重宽慢悠悠地道,然后向凌慕云招招手,道,“这孩子昨天刚去测试了一下,在控火方面有着很强的能力,所以,嘿嘿,他已经被朱丹师收为了丹童,熬个几年便是丹师了。”

凌慕云走到凌重宽的身边,傲然而立,脸上有止不住的得意之色。

丹师,整个苍云镇、不,整个雨国最最高贵的职业!

凌重宽洋洋得意,他的两个儿子远远比不上凌东行,但这没关系,他的孙子可是比凌寒出色多了。

噗!

他对着凌寒细看了一会,突然喷了出来。

这这这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炼体七层?

凌重宽不由地揉了揉眼睛,再向凌寒看去,可对方散发出来的气息却丝毫没有改变。

炼体七层,货真价实。

这小子吃仙丹了?

凌重宽的老脸不断地抽搐,他真是被吓到了。

“爷爷,你怎么了?”凌慕云有些奇怪,这时候不应该是他们耀武扬威吗,狠狠地踩凌东行父子的脸,怎么爷爷突然就发傻了?

“炼、炼体七层!”凌重宽颤声道。

是啊,自己是炼体七层,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不是早就知道了?

“不是你,是他!”凌重宽指着凌寒说道。

噗!

凌慕云顿时也喷了出来,炼体七层?开什么玩笑!谁不知道凌寒乃是出了名的废材,修炼多年才只是炼体二层,否则又怎么会被称为废材呢?

“不可能,绝不可能!”他喃喃说道,完全无法相信。

但他知道,他爷爷是聚元九层,绝不可能看错的。

“哈哈,我儿子怎么样,不错吧?”凌东行哈哈大笑,“这样的资质,足够进入虎阳学院了吧?”

听到这话,凌重宽爷孙都是脸色难看。

凌慕云毕竟年轻,沉不住气,道“虎阳学院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现在进入了丹界,日后将成为整个雨国最受尊崇的人。”

“是吗?”凌寒摇了摇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做不了丹童,更不可能成为丹师。”

“哈哈哈哈,你以为自己是谁,还能影响了朱丹师不成?”凌慕云狂傲道。

凌寒没有再说话,只是一笑,反正等下就知道了。

之后,他们便各自沉默了下来,等待朱丹师的到来。

直到四人都是等的不耐烦了,才听门外传来了一个脚步声。

凌东行、凌重宽、凌慕云三人同时站了起来,纷纷抢拳行礼,而凌慕云更是身形一矮,跪在了对方面前,恭敬地道“弟子慕云,拜见师父!”

“起来吧。”朱大军随手挥了一挥,然后对着凌东行点点头,道“都不用多礼了,赶紧说正事吧,我可是很忙的。”

“凌寒,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不向朱丹师行礼?”凌慕云眼尖,发现凌寒不但没有行礼,甚至还在那端坐着,顿时伸手一指。

“废物就是废物,连规矩都不懂!”凌重宽也哼了一声。

凌慕云怒道“还不快给我跪下,向我师父讨罚!”

凌东行眉头微皱,道“朱大师,真是抱歉,犬子若有失礼之处,我代他向你赔个不是。你大人有大量,还请不要与小犬一般见识。”

朱大军根本没有注意到凌寒,听凌慕云这么一叫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由地生起了不满,道“凌家主,你还真是能啊,请我来吃饭,竟然让你的儿子羞辱我,哼,这是什么道理?”

“凌寒,还不快快跪下!”凌慕云满脸冷笑。

“朱大军,你让谁跪下?”此时,凌寒的话淡淡传来。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