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绝世丹帝(刘雨桐凌慕云奇幻玄幻)_刘雨桐凌慕云奇幻玄幻热门小说

绝世丹帝(刘雨桐凌慕云奇幻玄幻)_刘雨桐凌慕云奇幻玄幻热门小说 第17章程家请客 试读

2022-11-14 17:53 作者:刘雨桐
  • 绝世丹帝 绝世丹帝

    《绝世丹帝》是由作者“刘雨桐”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凌东行点头,两大支柱产业同时遇到了问题,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情。他用手指在桌上轻扣了一下,道:“还有内鬼。”凌寒立刻目光一冷,道:“凌重宽?”“不错!”在儿子面前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凌东行哼了一声,“矿场一出事,我就加派人手进行巡逻,却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若非有人将巡逻的路线泄露,又怎么可能做到?...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刘雨桐””的倾心著作,刘雨桐凌慕云奇幻玄幻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下一刻,一把长剑已是架到了杭战的脖子上!“没有我不敢杀的人!”“不——”杭战立刻意识到了不妙,可只觉颈间一痛,一股鲜血已是飙了出来,眼前蓦然变得漆黑一片,他双眼麻木,兀自充满了不可思议,凌寒居然真得敢下手杀他!“这下可闯了大祸!”刘东他们都是叹气。凌寒收剑,笑道:“你们会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吗?”“当然不会!”刘东五人都是连忙摇头。“那就是了,我们谁都不说,谁又知道杭战他们死在了这里?”凌寒说道。刘东五人仍是放心不下来,毕竟石狼门这三个字太可怕了,生怕被凌寒杀人灭口,再加上他们手里还各有一颗青灵果,谁都心里七上八下的。他们很快就与凌寒告别,一溜烟就跑没影了。另一边,刘雨桐也结束了战斗,身上多了一片血迹。凌寒搜刮了杭战和余老身上的物品,因为出门在外,他们自然不会带多少东西,只有一些银票和一本武功秘笈。银票的数目达到了十万两之多,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而秘笈则是《引爆术》,有些特异之处,能够将元力注入物体中爆炸开来,用来攻击敌人的话,防不胜防。余老应该只是得到了这门秘术还没有修成,不然刘雨桐被打个突然的话肯定会吃上些小亏。两人换了一个地方,那里毕竟有两具尸体,看着影响心情。十天之后,凌寒到了炼体九层巅峰,开始突破。很快,他开辟了丹田,只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自己丹田里,竟然出现了五枚元核!他才刚刚突破聚元境,这就成为聚元五层了?不不不,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这五枚元核的距离也太近了,彼此互相吸引、又互相排斥,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颜色也是各异,分别是金、绿、白、红、黑。凌寒心中一跳, 难道说,多属性灵根就能形成多枚元核?“五枚元核合成一个大元核,也就是说,我将比一般人的元力爆发强出五倍,甚至十倍!自己现在聚元一层,至少可以媲美聚元四层!”凌寒在心中想道,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凌寒继续修炼如同挖土工一般,开垦着丹田,使之可以容纳更多的元力,一边推动着元核自转,元核的体积也在增大。什么!他正“挖”得起劲呢,却是猛地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一座黑塔正在他的丹田中浮沉,通体有金光溢动,散发着洪荒原始的气息,古老、庄严。即使过去了一万年,凌寒仍是一眼就将这座黑塔给认了出来,用他的话说,就是烧成灰都认识!因为,这座黑塔就是上一世“杀死”他的罪魁祸首!上一世,凌寒历经重重危机,进入了黑光地谷,发现了一座神秘黑塔,上面有金色的文字,镌刻下了不灭天经。现在看到这座黑塔,饶是他天人境的心智都是忍不住一阵发毛。这绝对不是凡物!凌寒想要用意识进入黑塔之中,却发现根本没有办法,任意识乃是无形态的,可谓是无孔不入,可这黑塔还真是一点缝隙都没有。凌寒不由地叹了口气,睁开双眼,一副很忧郁的模样。这让刘雨桐差点哭了,你说你一天就突破了聚元境,却还一副很失望的样子,让别人情何以堪呢?“走,回家!”凌寒打了个响指。去的时候两人用了小半天的时间,可回程却只用了一个小时。很快,苍云镇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见过寒少爷!”“拜见寒少爷!”进入凌家之后,一路的仆婢护卫都是向他恭敬行礼,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凌寒打败程家兄弟的事情,自然再不敢对以前这位废物少爷有什么不敬。凌寒问了下,得知父亲正在书房时,连忙大步跑了过去。凌东行说过,只要他突破到聚灵境,便会将母亲的事情说与他知道。他进了自家的院子,来到书房门口,房门虚掩着,他轻轻咳嗽一下,走了进去,道:“父亲,我回来了。”“哈哈,你回来得正好,晚上程家请宴,你也在请帖上。”凌东行立刻发出爽朗的笑声,抬头看向凌寒,并递过来一张请帖。凌寒接了过去,扫了一眼后,笑道:“程家撑不住了?”“等下你跟我一起去赴宴,不过小心点,不要在宴会上乱跑,我担心程家会铤而走险,布下杀局。”凌东行说道。凌东行看着凌寒,浓眉微皱,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似乎不对劲,可究竟是什么,他却又想不出来。啪!过了半晌,他猛地一拍桌子,腾地站了起来,满脸的激动之色,道:“寒儿,你、你突破聚元境了!”他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凌寒点点头,笑道:“突破了。”“好!好!好!”凌东行神情激动,双手握拳,因为用力过猛,指骨啪啪作响,血管都是凸了出来。“父亲,我要知道娘亲的事情!”凌寒沉声道。凌东行犹豫一下,才点了点头,道:“你现在确实有资格知道了,我本以为,关于你娘的事情我会一辈子藏在心里,藏得太久,我的心里面也是好苦!”凌寒缓缓点头,这么多年凌东行都是一个人承受着失去爱妻的痛苦,无人可以安慰,无人可以分担,自然凄苦。他发誓,不管是谁拆散了他的父母,他都要对方付出代价!凌东行悠悠,把事情说了出来。

在线试读

第17章程家请客

下一刻,一把长剑已是架到了杭战的脖子上!

“没有我不敢杀的人!”

“不——”杭战立刻意识到了不妙,可只觉颈间一痛,一股鲜血已是飙了出来,眼前蓦然变得漆黑一片,他双眼麻木,兀自充满了不可思议,凌寒居然真得敢下手杀他!

“这下可闯了大祸!”刘东他们都是叹气。

凌寒收剑,笑道“你们会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吗?”

“当然不会!”刘东五人都是连忙摇头。

“那就是了,我们谁都不说,谁又知道杭战他们死在了这里?”凌寒说道。

刘东五人仍是放心不下来,毕竟石狼门这三个字太可怕了,生怕被凌寒杀人灭口,再加上他们手里还各有一颗青灵果,谁都心里七上八下的。

他们很快就与凌寒告别,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另一边,刘雨桐也结束了战斗,身上多了一片血迹。

凌寒搜刮了杭战和余老身上的物品,因为出门在外,他们自然不会带多少东西,只有一些银票和一本武功秘笈。

银票的数目达到了十万两之多,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而秘笈则是《引爆术》,有些特异之处,能够将元力注入物体中爆炸开来,用来攻击敌人的话,防不胜防。

余老应该只是得到了这门秘术还没有修成,不然刘雨桐被打个突然的话肯定会吃上些小亏。

两人换了一个地方,那里毕竟有两具尸体,看着影响心情。

十天之后,凌寒到了炼体九层巅峰,开始突破。

很快,他开辟了丹田,只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自己丹田里,竟然出现了五枚元核!

他才刚刚突破聚元境,这就成为聚元五层了?

不不不,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这五枚元核的距离也太近了,彼此互相吸引、又互相排斥,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颜色也是各异,分别是金、绿、白、红、黑。

凌寒心中一跳, 难道说,多属性灵根就能形成多枚元核?

“五枚元核合成一个大元核,也就是说,我将比一般人的元力爆发强出五倍,甚至十倍!自己现在聚元一层,至少可以媲美聚元四层!”凌寒在心中想道,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凌寒继续修炼如同挖土工一般,开垦着丹田,使之可以容纳更多的元力,一边推动着元核自转,元核的体积也在增大。

什么!

他正“挖”得起劲呢,却是猛地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一座黑塔正在他的丹田中浮沉,通体有金光溢动,散发着洪荒原始的气息,古老、庄严。

即使过去了一万年,凌寒仍是一眼就将这座黑塔给认了出来,用他的话说,就是烧成灰都认识!因为,这座黑塔就是上一世“杀死”他的罪魁祸首!

上一世,凌寒历经重重危机,进入了黑光地谷,发现了一座神秘黑塔,上面有金色的文字,镌刻下了不灭天经。

现在看到这座黑塔,饶是他天人境的心智都是忍不住一阵发毛。

这绝对不是凡物!

凌寒想要用意识进入黑塔之中,却发现根本没有办法,任意识乃是无形态的,可谓是无孔不入,可这黑塔还真是一点缝隙都没有。

凌寒不由地叹了口气,睁开双眼,一副很忧郁的模样。

这让刘雨桐差点哭了,你说你一天就突破了聚元境,却还一副很失望的样子,让别人情何以堪呢?

“走,回家!”凌寒打了个响指。

去的时候两人用了小半天的时间,可回程却只用了一个小时。

很快,苍云镇就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见过寒少爷!”

“拜见寒少爷!”

进入凌家之后,一路的仆婢护卫都是向他恭敬行礼,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凌寒打败程家兄弟的事情,自然再不敢对以前这位废物少爷有什么不敬。

凌寒问了下,得知父亲正在书房时,连忙大步跑了过去。

凌东行说过,只要他突破到聚灵境,便会将母亲的事情说与他知道。

他进了自家的院子,来到书房门口,房门虚掩着,他轻轻咳嗽一下,走了进去,道“父亲,我回来了。”

“哈哈,你回来得正好,晚上程家请宴,你也在请帖上。”凌东行立刻发出爽朗的笑声,抬头看向凌寒,并递过来一张请帖。

凌寒接了过去,扫了一眼后,笑道“程家撑不住了?”

“等下你跟我一起去赴宴,不过小心点,不要在宴会上乱跑,我担心程家会铤而走险,布下杀局。”凌东行说道。

凌东行看着凌寒,浓眉微皱,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似乎不对劲,可究竟是什么,他却又想不出来。

啪!

过了半晌,他猛地一拍桌子,腾地站了起来,满脸的激动之色,道“寒儿,你、你突破聚元境了!”他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

凌寒点点头,笑道“突破了。”

“好!好!好!”凌东行神情激动,双手握拳,因为用力过猛,指骨啪啪作响,血管都是凸了出来。

“父亲,我要知道娘亲的事情!”凌寒沉声道。

凌东行犹豫一下,才点了点头,道“你现在确实有资格知道了,我本以为,关于你娘的事情我会一辈子藏在心里,藏得太久,我的心里面也是好苦!”

凌寒缓缓点头,这么多年凌东行都是一个人承受着失去爱妻的痛苦,无人可以安慰,无人可以分担,自然凄苦。

他发誓,不管是谁拆散了他的父母,他都要对方付出代价!

凌东行悠悠,把事情说了出来。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