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苏落南宫流云现代言情(邪王追妻)全本阅读_苏落南宫流云现代言情最新热门小说

苏落南宫流云现代言情(邪王追妻)全本阅读_苏落南宫流云现代言情最新热门小说 第27章 三日之期一晃而过 试读

2022-11-14 17:57 作者:苏落
  • 邪王追妻 邪王追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邪王追妻》,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南宫流云的目光朝苏落望去,兴味地摸着光洁下巴。这丫头年纪小小,头脑鬼的很,诡计迭出,身手倒也勉强可以看看。至于容貌嘛……南宫流云细细量着这丫头。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脸上是漫不经心的笑,一双美眸清澈动人,流光溢彩,不过眼底却似被隔了一层,反射出冷酷决绝的黑暗,黑的如同深渊,似乎谁也走不到她内心深处.....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小说叫做《邪王追妻》是苏落的小说。内容精选:三日之期一晃而过。今夜已经到了南宫流云约定的日子。夜,漆黑如墨,寂寥的天空中挂着几颗残星,透出微弱的光芒。忽然,夜空中一道黑影踏风而来,衣袍翩翩,仿若仙谪。不多时,这道身影便悄然落到苏府偏僻小院。“进来吧。”很快,一道毫无征兆的清冷声音从房内响起。南宫流云进来的时候,看到苏落正手执一卷书,在烛光里认真地阅读着。今日的她一身白色纱裙,简单而朴素,看起来有一丝清冷,却又灵动过人。朦胧的烛火笼罩在她身上,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看起来迷离而清冷,高贵而淡薄。出于杀手的本能,早在南宫流云推门的那一瞬间,苏落就感应到了他的存在。就在南宫流云一步一步走到她身后的时候,苏落像是后背长了眼睛,她好整以暇的放下手中的书,坐了个手势:“坐。”南宫流云嘴角勾起一抹邪肆妖娆笑容,叫他坐他就坐,那他岂不是很没面子?于是,南宫流云好好地椅子偏不坐,非要坐到苏落身边那一小块地儿,跟她挤在一块。“南宫流云,规矩点,不许动手动脚。”苏落柳眉微蹙,她不喜欢跟人近距离肢体接触,所以她挥掌想把他打开。但是手却停留在半空,因为南宫流云已经用他宽大的手掌将她的手包裹住了。男人跟女人在体力上天生有差距。苏落气恼地瞪他,他却一脸嬉皮笑脸。“不要这么小气嘛,人家很累的。”南宫流云纤细润泽的手指勾起苏落光洁尖细下巴,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笑容,声音低沉暗哑,“本王为了你,这三天可谓是千里奔波,万里长袭,你就这么回报本王的?”三日之前神殿测试,苏落身上法身的事神秘又诡异。当时南宫流云将苏落送回后就离开了,他留下话,说三日后回来告诉她答案。苏落知道此事会很困难,所以她心中记下这份情,以后她一定会回报他,用她自己的方式。。被他挑着下巴,苏落的视线正好对上他的脸。忽然,她愣了愣。他话中的千里奔波、万里长袭似乎并不夸张。三天前的南宫流云丰神俊朗,明眸皓齿,看起来神采奕奕,说不出的俊朗。而现在的他,虽然依旧明眸皓齿,俊朗非凡,但是一身的风尘仆仆,冰霜遮脸。细细看,他的下眼睑还有一丝青色,眉眼间似乎有一抹疲惫。即使疲惫,他那双深眸依旧荡漾着邪魅妖娆的浅笑,眼眸熠熠泛光。苏落心中微微一动。此刻说她心中完全没有一丝动容,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她非草木,全然无感情,但要说喜欢,那还真谈不上。其实苏落尚不知道,南宫流云这一趟何止是千里奔波,这一路上的艰难和落霞峰的险阻,根本不是现在的她所能想象的。但是南宫流云却笑得邪魅妖娆,这些艰难在他脸上却一丝也看不到,以至于苏落完全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她只看着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南宫流云也笑看着苏落。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看着……………………

在线试读

第27章 三日之期一晃而过

三日之期一晃而过。

今夜已经到了南宫流云约定的日子。

夜,漆黑如墨,寂寥的天空中挂着几颗残星,透出微弱的光芒。

忽然,夜空中一道黑影踏风而来,衣袍翩翩,仿若仙谪。

不多时,这道身影便悄然落到苏府偏僻小院。

“进来吧。”很快,一道毫无征兆的清冷声音从房内响起。

南宫流云进来的时候,看到苏落正手执一卷书,在烛光里认真地阅读着。

今日的她一身白色纱裙,简单而朴素,看起来有一丝清冷,却又灵动过人。

朦胧的烛火笼罩在她身上,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看起来迷离而清冷,高贵而淡薄。

出于杀手的本能,早在南宫流云推门的那一瞬间,苏落就感应到了他的存在。

就在南宫流云一步一步走到她身后的时候,苏落像是后背长了眼睛,她好整以暇的放下手中的书,坐了个手势“坐。”

南宫流云嘴角勾起一抹邪肆妖娆笑容,叫他坐他就坐,那他岂不是很没面子?

于是,南宫流云好好地椅子偏不坐,非要坐到苏落身边那一小块地儿,跟她挤在一块。

“南宫流云,规矩点,不许动手动脚。”苏落柳眉微蹙,她不喜欢跟人近距离肢体接触,所以她挥掌想把他打开。

但是手却停留在半空,因为南宫流云已经用他宽大的手掌将她的手包裹住了。

男人跟女人在体力上天生有差距。

苏落气恼地瞪他,他却一脸嬉皮笑脸。

“不要这么小气嘛,人家很累的。”南宫流云纤细润泽的手指勾起苏落光洁尖细下巴,他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笑容,声音低沉暗哑,“本王为了你,这三天可谓是千里奔波,万里长袭,你就这么回报本王的?”

三日之前神殿测试,苏落身上法身的事神秘又诡异。

当时南宫流云将苏落送回后就离开了,他留下话,说三日后回来告诉她答案。

苏落知道此事会很困难,所以她心中记下这份情,以后她一定会回报他,用她自己的方式。。

被他挑着下巴,苏落的视线正好对上他的脸。

忽然,她愣了愣。

他话中的千里奔波、万里长袭似乎并不夸张。

三天前的南宫流云丰神俊朗,明眸皓齿,看起来神采奕奕,说不出的俊朗。而现在的他,虽然依旧明眸皓齿,俊朗非凡,但是一身的风尘仆仆,冰霜遮脸。细细看,他的下眼睑还有一丝青色,眉眼间似乎有一抹疲惫。

即使疲惫,他那双深眸依旧荡漾着邪魅妖娆的浅笑,眼眸熠熠泛光。

苏落心中微微一动。

此刻说她心中完全没有一丝动容,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她非草木,全然无感情,但要说喜欢,那还真谈不上。

其实苏落尚不知道,南宫流云这一趟何止是千里奔波,这一路上的艰难和落霞峰的险阻,根本不是现在的她所能想象的。

但是南宫流云却笑得邪魅妖娆,这些艰难在他脸上却一丝也看不到,以至于苏落完全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

她只看着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南宫流云也笑看着苏落。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看着……………………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