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新界之极道剑尊)轩辕龙百晓生小说推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新界之极道剑尊全集免费阅读

(新界之极道剑尊)轩辕龙百晓生小说推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新界之极道剑尊全集免费阅读 第三十节 微笑,男儿泪! 试读

2022-11-14 18:02 作者:轩辕龙
  • 新界之极道剑尊 新界之极道剑尊

    小说推荐小说《新界之极道剑尊》,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轩辕龙百晓生,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轩辕龙”,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我死了应该高兴才对啊?怎么看她的样子好像很伤心?”古剑摸着下巴不断自语着“不会是对我一见钟情吧?呸呸!这疯女人一定是喜极而泣!”古剑盘膝而坐,若有所思地看着悬崖。刚刚他义无反顾地跳崖是为了测量自己触发任务的地点,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想要完成任务简直痴心妄想,看来只有等武功学有所成才能来完成这个任务。...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轩辕龙的《新界之极道剑尊》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连续三天,古剑和飞鱼过江每当夜幕降临就会来慕容山庄观察情况,山庄内部分高手的夜间行动已经掌握,现在差的就是一个机会。两人犹如两只潜伏的黑豹,时刻警惕着。古剑看看明亮的月亮,心中叹了口气,今天晚上看来没指望了,太不适合杀人了。飞鱼过江看了古剑一眼,示意他要不要回去。后者摆摆手,用眼神示意他朝前方看去。“是他!”飞鱼过江心中一跳,竟是那个抢了自己爱人的男人。古剑神态兴奋,本以为今天没机会了,想不到老天还真垂青,竟然将一条大鱼送到他们眼前。二对一,古剑有十足把握在其他人赶到之前将他格杀,刚要有所行动,却被飞鱼过江拉住。“看看那儿!”飞鱼过江指指他们对面的那颗大树。一道寒光透过层层树叶传到古剑眼中,他瞳孔一缩,竟然还有人潜伏在附近。古剑冷汗渗出,心中暗忖:这人什么时候来的?我们的行踪不知有没有被他发现。当慕容山庄排行第三的雷斯从那颗树旁经过时,树上的黑影不再隐藏自己,一道剑气瞬间自长剑上激射而出。对面的树上传出两声叹气,有心算无心,这雷斯*科姆特死定了。“什么!”古剑两人小声叫道,雷斯*科姆特竟然没死,他竟然躲过了暗算。“哈哈哈!”雷斯*科姆特一阵大笑。忽然,庭院内顿时灯火通明,慕容山庄的弟子从各自房间一涌而出。古剑倒吸一口凉气,他们竟然被埋伏了。看到为首的三人,他暗松一口气,一女两男,逃走还是有希望的。“现在合我们三人之力,未必不能逃跑!”古剑小声对飞鱼过江道。“先等等,也许他们并没发现我们!”雷斯得意地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笑道:“我们已经等候多时了,你跑不掉了!”黑衣人看看周围,知道自己已无退路,语气低沉地问道:“你想怎样?”“我想怎样?”雷斯又是一阵大笑,眼神冰冷地看着他“说出你的组织,还有为什么要暗杀各大门派弟子,说出来我可以放你走!”“哼哼!说出来我还有命吗?”“哈哈!你到不傻。”雷斯笑着看着他,接着道:“好吧,如果你说出来,我可以给你个痛快!”“桀桀!你配吗?”黑衣人持剑一挥,一道庞大的剑气射向雷斯,身形一闪,便已经混进低级弟子里面。雷斯见状大惊,躲过剑气后,他刚想上前拦截,便看到了惊骇的一幕。凡是拦截黑衣人的弟子,手中武器还未碰到黑衣人,便被他一一震开,或吐血或被击飞。“桀桀!”黑衣人长剑再挥,惨叫声顿时一片。眨眼间,他周围竟无一人能够站立。“都散开!都散开!”雷斯大叫,急忙奔向黑衣人,企图亲自将他拦截下来。“嘎嘎!”黑衣人似乎知道雷斯的厉害,见到他一接近,立马转身欲逃。“嗤”“嗤”两道无形剑气射向黑衣人,“噗”“噗”剑气没入黑衣人身体,可是他仿佛并没有受伤一样。“怎么可能!”雷斯惊呼,接着又是两记参合指,可是同样石沉大海。“老子不奉陪了!拜拜!”黑衣人翻墙逃去。“雷!不用追了!”为首的那个女人轻声说道,她看着古剑这边的大树,笑道:“阁下还不出来?”“好妩媚的女人!”古剑心中赞道,见行踪已经暴露刚想跳下去,可是却发现飞鱼过江神色有些异样。只见他神色挣扎地看着那个女人,一动不动。他心中一跳,轻轻扯拉了一下飞鱼过江。飞鱼过江看看古剑,痛苦地闭上眼睛,当他再次睁开时,眼中却一片坚定。他将怀中那枚嫁衣傀儡递给古剑“带上它,回追风剑庄等我!”“你这是干什么?要走就一起走!”“不!我必须留下来!一会儿,你找个机会先走!”飞鱼过江凄惨地笑了笑:“你说的对,有些事情是该结束了,我跟她必须有个了断!”这一刻,古剑明白过来,飞鱼过江在他心中的形象被逐渐放大,他想起了那个黑夜中哭泣的声音,那个让他听了也辛酸的故事。古剑生平第二次认同一个人,第一个是他的兄弟小侠,那个总是喜欢帮助别人的小家伙,另一个就是这个曾为爱情哭泣的男儿,他叫欧阳鸣宇!“你死了,我会为飞鱼过江立块碑!保重!”“恩!”飞鱼过江笑了,那笑容非常好看,可是,古剑却可以看出那笑容背后参杂着太多的悲伤。那个孤傲却沧桑的背影扑向他曾经深爱的女人,他的剑义无反顾,因为他的心毅然决然。剑影一片,杀气漫天,带着那曾经的爱恋,满腹的眼泪和委屈倾泻而出。没有任何犹豫,也没任何的不忍。慕容山庄的弟子再次死伤一片,当飞鱼过江转过身来时,那个熟悉得目光让娜*罗拉心神一颤。她赶紧后退几步,眼光复杂地看着飞鱼过江道:“你是谁?”风起,额前的头发被吹乱,黑衣人慢慢将脸上的面具拿下,眼光温柔似水,就那样站着静静地看着她。“为什么是你?”娜*罗拉脸色大变,突然有些歇斯底里地道:“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要纠缠于我?”“MD!”雷斯挺剑上前“你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欧阳鸣宇了,来这里想找死吗?”飞鱼过江依然温柔地看着娜*罗拉,眼睛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片刻。“雷!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哼!”雷斯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他知道,那个懦弱得男人绝对不会忍心杀死自己的女人,那个男人是傻子,女的同样傻。她,也只不过是自己的玩物而已。“你来干吗?”“已经很久了,久到我以为你已经不记得我了!”飞鱼过江笑着,这个笑容只会给她,自己的至爱。“请你不要这样看着我,麻烦你以后从我的生命里消失,我不想再看到你!”飞鱼过江笑了,用手指着心脏道:“好啊!用你手中的剑刺向这里,我就会消失!”娜*罗拉紧紧咬牙,拔出长剑毫不犹豫地刺向飞鱼过江的心脏,“噗嗤”剑尖自飞鱼过江后背穿出,鲜血顺着剑尖低落地上。场面一片死寂,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地看着飞鱼过江,显然都没想到他真的不躲闪。娜*罗拉呆呆地望着仍旧面带微笑地飞鱼过江,她不敢相信,二十年前他不曾躲闪,二十年后的他同样无心躲闪!这是为什么?难道自己的选择真的做错了吗?“呵…呵!”飞鱼过江惨然地笑着,鲜血顺着嘴角流下“二十…年…前…你毁…了我,我已…不…欠你!”“噗嗤!”娜*罗拉失神的瞬间,一把匕首狠狠插进她的心脏。“你…死!我…生!”飞鱼过江痴痴地笑着。娜*罗拉不敢相信地看着插在胸前的匕首,她从没想过飞鱼过江会对她出手,二十年前没有,二十年后应该也不会才对,可是她猜错了,最终她不甘地倒了下去。这突然地变化让在场所有人都始料未及,雷斯愤怒地大叫一声,刀光一闪,飞鱼过江没有躲闪,他已经无力躲闪,他的脑袋随着刀落,冲天而起。曾经为了她而努力,后来为了她选择逃避,本打算淡忘那刻骨铭心的记忆,却发现自己早已沉迷。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就在他杀死至爱的同时,他安心地闭上了眼睛。“雷斯!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古剑冷漠地话传遍整个慕容山庄,而他的人早已经不知所踪。这时,苍穹的雨,开始一丝一丝地飘落,像满天飞舞的细沙,为大地绿物,带来了一份希望,也为逝去男儿,带来了一次新生。

在线试读

第三十节 微笑,男儿泪!

连续三天,古剑和飞鱼过江每当夜幕降临就会来慕容山庄观察情况,山庄内部分高手的夜间行动已经掌握,现在差的就是一个机会。

两人犹如两只潜伏的黑豹,时刻警惕着。古剑看看明亮的月亮,心中叹了口气,今天晚上看来没指望了,太不适合杀人了。飞鱼过江看了古剑一眼,示意他要不要回去。后者摆摆手,用眼神示意他朝前方看去。

“是他!”

飞鱼过江心中一跳,竟是那个抢了自己爱人的男人。古剑神态兴奋,本以为今天没机会了,想不到老天还真垂青,竟然将一条大鱼送到他们眼前。二对一,古剑有十足把握在其他人赶到之前将他格杀,刚要有所行动,却被飞鱼过江拉住。

“看看那儿!”飞鱼过江指指他们对面的那颗大树。

一道寒光透过层层树叶传到古剑眼中,他瞳孔一缩,竟然还有人潜伏在附近。古剑冷汗渗出,心中暗忖这人什么时候来的?我们的行踪不知有没有被他发现。

当慕容山庄排行第三的雷斯从那颗树旁经过时,树上的黑影不再隐藏自己,一道剑气瞬间自长剑上激射而出。

对面的树上传出两声叹气,有心算无心,这雷斯*科姆特死定了。

“什么!”古剑两人小声叫道,雷斯*科姆特竟然没死,他竟然躲过了暗算。

“哈哈哈!”雷斯*科姆特一阵大笑。忽然,庭院内顿时灯火通明,慕容山庄的弟子从各自房间一涌而出。

古剑倒吸一口凉气,他们竟然被埋伏了。看到为首的三人,他暗松一口气,一女两男,逃走还是有希望的。

“现在合我们三人之力,未必不能逃跑!”古剑小声对飞鱼过江道。

“先等等,也许他们并没发现我们!”

雷斯得意地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笑道“我们已经等候多时了,你跑不掉了!”

黑衣人看看周围,知道自己已无退路,语气低沉地问道“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雷斯又是一阵大笑,眼神冰冷地看着他“说出你的组织,还有为什么要暗杀各大门派弟子,说出来我可以放你走!”

“哼哼!说出来我还有命吗?”

“哈哈!你到不傻。”雷斯笑着看着他,接着道“好吧,如果你说出来,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桀桀!你配吗?”黑衣人持剑一挥,一道庞大的剑气射向雷斯,身形一闪,便已经混进低级弟子里面。雷斯见状大惊,躲过剑气后,他刚想上前拦截,便看到了惊骇的一幕。凡是拦截黑衣人的弟子,手中武器还未碰到黑衣人,便被他一一震开,或吐血或被击飞。

“桀桀!”黑衣人长剑再挥,惨叫声顿时一片。眨眼间,他周围竟无一人能够站立。

“都散开!都散开!”雷斯大叫,急忙奔向黑衣人,企图亲自将他拦截下来。

“嘎嘎!”黑衣人似乎知道雷斯的厉害,见到他一接近,立马转身欲逃。

“嗤”“嗤”两道无形剑气射向黑衣人,“噗”“噗”剑气没入黑衣人身体,可是他仿佛并没有受伤一样。

“怎么可能!”雷斯惊呼,接着又是两记参合指,可是同样石沉大海。

“老子不奉陪了!拜拜!”黑衣人翻墙逃去。

“雷!不用追了!”为首的那个女人轻声说道,她看着古剑这边的大树,笑道“阁下还不出来?”

“好妩媚的女人!”古剑心中赞道,见行踪已经暴露刚想跳下去,可是却发现飞鱼过江神色有些异样。只见他神色挣扎地看着那个女人,一动不动。他心中一跳,轻轻扯拉了一下飞鱼过江。

飞鱼过江看看古剑,痛苦地闭上眼睛,当他再次睁开时,眼中却一片坚定。他将怀中那枚嫁衣傀儡递给古剑“带上它,回追风剑庄等我!”

“你这是干什么?要走就一起走!”

“不!我必须留下来!一会儿,你找个机会先走!”飞鱼过江凄惨地笑了笑“你说的对,有些事情是该结束了,我跟她必须有个了断!”

这一刻,古剑明白过来,飞鱼过江在他心中的形象被逐渐放大,他想起了那个黑夜中哭泣的声音,那个让他听了也辛酸的故事。古剑生平第二次认同一个人,第一个是他的兄弟小侠,那个总是喜欢帮助别人的小家伙,另一个就是这个曾为爱情哭泣的男儿,他叫欧阳鸣宇!

“你死了,我会为飞鱼过江立块碑!保重!”

“恩!”

飞鱼过江笑了,那笑容非常好看,可是,古剑却可以看出那笑容背后参杂着太多的悲伤。

那个孤傲却沧桑的背影扑向他曾经深爱的女人,他的剑义无反顾,因为他的心毅然决然。剑影一片,杀气漫天,带着那曾经的爱恋,满腹的眼泪和委屈倾泻而出。没有任何犹豫,也没任何的不忍。

慕容山庄的弟子再次死伤一片,当飞鱼过江转过身来时,那个熟悉得目光让娜*罗拉心神一颤。她赶紧后退几步,眼光复杂地看着飞鱼过江道“你是谁?”

风起,额前的头发被吹乱,黑衣人慢慢将脸上的面具拿下,眼光温柔似水,就那样站着静静地看着她。

“为什么是你?”娜*罗拉脸色大变,突然有些歇斯底里地道“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要纠缠于我?”

“MD!”雷斯挺剑上前“你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欧阳鸣宇了,来这里想找死吗?”

飞鱼过江依然温柔地看着娜*罗拉,眼睛没有从她身上离开过片刻。

“雷!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

“哼!”雷斯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他知道,那个懦弱得男人绝对不会忍心杀死自己的女人,那个男人是傻子,女的同样傻。她,也只不过是自己的玩物而已。

“你来干吗?”

“已经很久了,久到我以为你已经不记得我了!”飞鱼过江笑着,这个笑容只会给她,自己的至爱。

“请你不要这样看着我,麻烦你以后从我的生命里消失,我不想再看到你!”

飞鱼过江笑了,用手指着心脏道“好啊!用你手中的剑刺向这里,我就会消失!”

娜*罗拉紧紧咬牙,拔出长剑毫不犹豫地刺向飞鱼过江的心脏,“噗嗤”剑尖自飞鱼过江后背穿出,鲜血顺着剑尖低落地上。

场面一片死寂,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地看着飞鱼过江,显然都没想到他真的不躲闪。

娜*罗拉呆呆地望着仍旧面带微笑地飞鱼过江,她不敢相信,二十年前他不曾躲闪,二十年后的他同样无心躲闪!这是为什么?难道自己的选择真的做错了吗?

“呵…呵!”飞鱼过江惨然地笑着,鲜血顺着嘴角流下“二十…年…前…你毁…了我,我已…不…欠你!”

“噗嗤!”娜*罗拉失神的瞬间,一把匕首狠狠插进她的心脏。

“你…死!我…生!”飞鱼过江痴痴地笑着。

娜*罗拉不敢相信地看着插在胸前的匕首,她从没想过飞鱼过江会对她出手,二十年前没有,二十年后应该也不会才对,可是她猜错了,最终她不甘地倒了下去。

这突然地变化让在场所有人都始料未及,雷斯愤怒地大叫一声,刀光一闪,飞鱼过江没有躲闪,他已经无力躲闪,他的脑袋随着刀落,冲天而起。

曾经为了她而努力,后来为了她选择逃避,本打算淡忘那刻骨铭心的记忆,却发现自己早已沉迷。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就在他杀死至爱的同时,他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雷斯!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古剑冷漠地话传遍整个慕容山庄,而他的人早已经不知所踪。这时,苍穹的雨,开始一丝一丝地飘落,像满天飞舞的细沙,为大地绿物,带来了一份希望,也为逝去男儿,带来了一次新生。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