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资讯›(银河英雄记)林牧林简薇小说推荐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银河英雄记》精彩小说

(银河英雄记)林牧林简薇小说推荐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银河英雄记》精彩小说 5.好久不见! 试读

2022-11-14 17:55 作者:林牧
  • 银河英雄记 银河英雄记

    《银河英雄记》,以林牧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林牧”倾力打造的一本小说推荐,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少爷,你这是在做什么?”林之荣的眉头跳动一下,有些不明白的问道。“啊……荣叔,你来得正好,快帮我一下,我要换个方法绑住……”说着,他又解开了绑带,让林之荣帮他斜着将大剑绑好,试了几下,虽然还是有些勉强,但总算可以将剑顺利的拔出来了。“少爷是准备修行武技吗?我记得库房里还有小姐修行武技留下来的木剑…...

    立即阅读

章节介绍

书名:《银河英雄记》本书主角有林牧林简薇小说推荐,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林牧”之手,本书精彩章节:第二天林之荣安排好早餐,准备去叫林牧的时候,就看到花园里林牧正努力的将一柄足有两米长,比他的背还要宽的大剑往身上绑。那柄大剑很夸张,夸张得林牧将其绑在身上后,努力了几次,却无法将剑顺利的拔出来,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那柄剑比他的人还要高出不少。林之荣觉得那柄剑有些眼熟,剑柄的末端还残留着一片枝桠,似乎就是用花园里那株小叶檀木做的,地上残留的木屑,还有那少了一截枝桠看起来有些丑的树冠,都印证了林之荣的猜测。而且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看起来好像小儿涂鸦之作一般乱砍乱削出来的大剑,似乎原本的参照物,正是那柄林家祖传的十方。“少爷,你这是在做什么?”林之荣的眉头跳动一下,有些不明白的问道。“啊……荣叔,你来得正好,快帮我一下,我要换个方法绑住……”说着,他又解开了绑带,让林之荣帮他斜着将大剑绑好,试了几下,虽然还是有些勉强,但总算可以将剑顺利的拔出来了。“少爷是准备修行武技吗?我记得库房里还有小姐修行武技留下来的木剑……”“不用了,我就用这个好了。”“可是……小叶檀木不适合做剑,那是法师们制作法杖用的……”“我知道啊。难道你还看不明白吗?我是要魔武双修啊!”林牧轻描淡写的说道,浑然不知道这句话对林之荣造成了何等的伤害,林之荣心中一阵无力,魔武双修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好吧……但嘴唇蠕动几下,林之荣还是没有说什么,林牧难得这么努力,还是不要打击少爷好了,而且反正要不了多久,少爷应该就会明白了。吃过早餐,林牧就背着那柄粗糙烂制的大剑出门了,出门左转左转再左转,就看到一个背着吉他的高大少年坐在小店前,正在大口的吃着包子,满嘴流油,看到林牧就立刻招招手,“木头,这边。”一边说着,又一边一口气塞了三个包子在嘴里,看见林牧的造型忍不住又叫了起来,“哇哇,你这个样子,是想学简薇姐么?”“不行么?德玛,我今天有事,你自己去上学吧。”林牧微笑着看着眼前的高大少年,只比他年长了几个月的少年,才十五岁,身高已经超过一米九,手长腿长,身材强壮,金色的头发,有着刀削斧凿一般的坚硬面孔,仅从外表上看,有着黄金泰坦一族典型的特征,但偏偏背着一把吉他,就有些不伦不类。德玛·图伦,他少年时最好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直到他去地球读书之后才断了联系,不过在知道他被精灵王国讨伐的时候,他立刻就赶了过来。如果人生中能有一个生死相交的好友,那德玛应该算是一个吧。“哦。这样啊。那好吧。”德玛抓了抓头发,也没有多问,直到林牧转身离开,才听到背后轻描淡写一句,“对了,别听其他人乱说。高素,你没问题的。”“知道了。德玛婆婆,你很烦诶。”他头也不回,挥挥手,嘴角却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走过街角,紫荆花混着法国梧桐的愉悦芬芳随着清风送来,他就忍不住加快了脚步,走过青葱岁月的街道,跟见到的每一个人微笑招呼。这条少年时候走过无数次的街道,这一次却是如此的奇妙,那些老旧楼房斑驳光影落下的朝阳光辉,构成大块大块的阴影,在那些阴影之中穿梭过,阳光在他身上落下一半的光芒,他站在离学校教职工宿舍只有一道围墙的巷弄前,看着那个蜷缩着如同婴儿一般靠在墙角的身影,嘴角就忍不住再次勾勒起一抹笑容。“好久不见啊。艾玛。”他走过去,低着头,温柔的看着墙角的身影,似乎是被遮住了阳光,那蜷缩着的身影就忍不住咕哝一声,然后翻了个身,远远看上去就好像一滩蠕动的呕吐物,跟其他醉倒在街角的恶臭酒鬼没有什么区别。但剥开了真实伪装这个九级法术的遮掩后,出现在林牧眼中的却是一个醉酒后的女人,裹着长长的黑色法师袍,如猫一般安静沉睡着。她有着紫色的长发,有些尖尖的耳朵从那如瀑般的长发中露出来,不时如猫一般抖动几下,可以看见晶莹的绒毛。美丽的侧脸遮掩在散乱的长发中,眉头微微的皱着,即使是在醉酒后的沉睡中,白皙修长的手掌也紧紧抓着手中的酒瓶。他就叹了口气,弯下腰,拿走她手中的酒瓶,然后整个将她抱起来,她无意识的呢喃一声,然后就侧过脸,像一只找到温暖的小猫,在他怀中蹭了蹭,调整了一下姿态,继续睡。他有些宠溺的看着她,然后不动声色的将她法袍上附带的雷霆之触的警报瓦解,就这么抱着她,直接来到了顶楼,熟练的在门前的脚垫下拿出钥匙开门。不大的单身公寓,有些邋遢,到处都是酒瓶,还有散落的烟蒂,房间里弥漫着烟草,酒气,腐朽而又堕落。他就怜惜的看了她一眼,将她放在床上,用湿毛巾给她擦了擦脸。她有些不满的咕哝一声,睫毛颤动几下,似乎要醒来,但终究还是没有,翻过身,抱着被子继续睡。他静静的看着她睡了片刻,看了看时间,轻轻带上了卧室的门。“那么,就该开始了吧。”他笑着说着,拉开了窗帘,开始忙碌起来,将地上的酒瓶,烟蒂收进带来的大口袋里,拖了地,换下了窗帘,沙发外套,还有堆在墙角的衣物,一起丢进洗衣机洗了,直到整个公寓焕然一新后,他才停了下来,擦了擦额头沁出的汗水。将买来的早餐,放在微波炉里保温,又将冰箱里的啤酒换成牛奶,他才匆匆的提起那一大口袋垃圾,然后才带上门,踏着轻快的步子离开。走到楼下,他迎着光看向公寓的窗户,似乎能够看到她醒来时候的惊讶。不过或许更多只是有些迷糊吧,毕竟她就是这样的人啊。艾玛·巴里伦特。他前世里唯一有过肉体关系的女人,他的老师、妻子,那个曾经对他说男人要有一点幽默感的女人。或许是因为她在这段关系上一直表现得不冷不热,所以他对这段关系也一直抱着一种可有可无的心态,甚至在那段最困难的时间里,还曾怀疑过她是不是抱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才来接近他的。直到七年战争期间,他被困在首都星,她跨越半个河系来救他,最后死在了他的怀里。他才骤然明白,不管这段感情到底因为什么开始,但她已经投入了她的全部,而他,却一直在怀疑着,想来那样的自己也一定很让她失望吧。……艾玛在晨曦的光中醒来,习惯性的迷糊着眼睛发了一会儿呆,让有些宿醉的大脑从那种放空的感觉中渐渐清醒过来,嘟哝了一下,翻过身,正准备继续睡个回笼觉,就猛然意识到什么,一下子坐了起来。“我昨天竟然撑到回家了?唔,有进步。”她嘟哝着,挥挥手,无形的能量波动拨开房门,熟门熟路的拐弯来到厨房的冰箱,每天一瓶起床酒有助于让她恢复清醒。“呃?!”她有些困扰的看着落在手中的牛奶瓶,下意识的吸了一口,“牛奶味的啤酒么?我什么时候买的?”事情似乎有些不对了,她迷糊着从床上爬起来,赤着脚,走到客厅,看着焕然一新,干净整洁的房间,就忽然呵呵傻笑起来,嘴唇还残留着白色的牛奶,转头又扑进了被窝,“我一定是还没有睡醒。”

在线试读

5.好久不见!

第二天林之荣安排好早餐,准备去叫林牧的时候,就看到花园里林牧正努力的将一柄足有两米长,比他的背还要宽的大剑往身上绑。

那柄大剑很夸张,夸张得林牧将其绑在身上后,努力了几次,却无法将剑顺利的拔出来,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那柄剑比他的人还要高出不少。

林之荣觉得那柄剑有些眼熟,剑柄的末端还残留着一片枝桠,似乎就是用花园里那株小叶檀木做的,地上残留的木屑,还有那少了一截枝桠看起来有些丑的树冠,都印证了林之荣的猜测。

而且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看起来好像小儿涂鸦之作一般乱砍乱削出来的大剑,似乎原本的参照物,正是那柄林家祖传的十方。

“少爷,你这是在做什么?”

林之荣的眉头跳动一下,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啊……荣叔,你来得正好,快帮我一下,我要换个方法绑住……”

说着,他又解开了绑带,让林之荣帮他斜着将大剑绑好,试了几下,虽然还是有些勉强,但总算可以将剑顺利的拔出来了。

“少爷是准备修行武技吗?我记得库房里还有小姐修行武技留下来的木剑……”

“不用了,我就用这个好了。”

“可是……小叶檀木不适合做剑,那是法师们制作法杖用的……”

“我知道啊。难道你还看不明白吗?我是要魔武双修啊!”

林牧轻描淡写的说道,浑然不知道这句话对林之荣造成了何等的伤害,林之荣心中一阵无力,魔武双修什么的,那是不可能的好吧……

但嘴唇蠕动几下,林之荣还是没有说什么,林牧难得这么努力,还是不要打击少爷好了,而且反正要不了多久,少爷应该就会明白了。

吃过早餐,林牧就背着那柄粗糙烂制的大剑出门了,出门左转左转再左转,就看到一个背着吉他的高大少年坐在小店前,正在大口的吃着包子,满嘴流油,看到林牧就立刻招招手,“木头,这边。”

一边说着,又一边一口气塞了三个包子在嘴里,看见林牧的造型忍不住又叫了起来,“哇哇,你这个样子,是想学简薇姐么?”

“不行么?德玛,我今天有事,你自己去上学吧。”

林牧微笑着看着眼前的高大少年,只比他年长了几个月的少年,才十五岁,身高已经超过一米九,手长腿长,身材强壮,金色的头发,有着刀削斧凿一般的坚硬面孔,仅从外表上看,有着黄金泰坦一族典型的特征,但偏偏背着一把吉他,就有些不伦不类。

德玛·图伦,他少年时最好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直到他去地球读书之后才断了联系,不过在知道他被精灵王国讨伐的时候,他立刻就赶了过来。

如果人生中能有一个生死相交的好友,那德玛应该算是一个吧。

“哦。这样啊。那好吧。”

德玛抓了抓头发,也没有多问,直到林牧转身离开,才听到背后轻描淡写一句,“对了,别听其他人乱说。高素,你没问题的。”

“知道了。德玛婆婆,你很烦诶。”

他头也不回,挥挥手,嘴角却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走过街角,紫荆花混着法国梧桐的愉悦芬芳随着清风送来,他就忍不住加快了脚步,走过青葱岁月的街道,跟见到的每一个人微笑招呼。

这条少年时候走过无数次的街道,这一次却是如此的奇妙,那些老旧楼房斑驳光影落下的朝阳光辉,构成大块大块的阴影,在那些阴影之中穿梭过,阳光在他身上落下一半的光芒,他站在离学校教职工宿舍只有一道围墙的巷弄前,看着那个蜷缩着如同婴儿一般靠在墙角的身影,嘴角就忍不住再次勾勒起一抹笑容。

“好久不见啊。艾玛。”

他走过去,低着头,温柔的看着墙角的身影,似乎是被遮住了阳光,那蜷缩着的身影就忍不住咕哝一声,然后翻了个身,远远看上去就好像一滩蠕动的呕吐物,跟其他醉倒在街角的恶臭酒鬼没有什么区别。

但剥开了真实伪装这个九级法术的遮掩后,出现在林牧眼中的却是一个醉酒后的女人,裹着长长的黑色法师袍,如猫一般安静沉睡着。

她有着紫色的长发,有些尖尖的耳朵从那如瀑般的长发中露出来,不时如猫一般抖动几下,可以看见晶莹的绒毛。

美丽的侧脸遮掩在散乱的长发中,眉头微微的皱着,即使是在醉酒后的沉睡中,白皙修长的手掌也紧紧抓着手中的酒瓶。

他就叹了口气,弯下腰,拿走她手中的酒瓶,然后整个将她抱起来,她无意识的呢喃一声,然后就侧过脸,像一只找到温暖的小猫,在他怀中蹭了蹭,调整了一下姿态,继续睡。

他有些宠溺的看着她,然后不动声色的将她法袍上附带的雷霆之触的警报瓦解,就这么抱着她,直接来到了顶楼,熟练的在门前的脚垫下拿出钥匙开门。

不大的单身公寓,有些邋遢,到处都是酒瓶,还有散落的烟蒂,房间里弥漫着烟草,酒气,腐朽而又堕落。

他就怜惜的看了她一眼,将她放在床上,用湿毛巾给她擦了擦脸。她有些不满的咕哝一声,睫毛颤动几下,似乎要醒来,但终究还是没有,翻过身,抱着被子继续睡。

他静静的看着她睡了片刻,看了看时间,轻轻带上了卧室的门。

“那么,就该开始了吧。”

他笑着说着,拉开了窗帘,开始忙碌起来,将地上的酒瓶,烟蒂收进带来的大口袋里,拖了地,换下了窗帘,沙发外套,还有堆在墙角的衣物,一起丢进洗衣机洗了,直到整个公寓焕然一新后,他才停了下来,擦了擦额头沁出的汗水。

将买来的早餐,放在微波炉里保温,又将冰箱里的啤酒换成牛奶,他才匆匆的提起那一大口袋垃圾,然后才带上门,踏着轻快的步子离开。走到楼下,他迎着光看向公寓的窗户,似乎能够看到她醒来时候的惊讶。

不过或许更多只是有些迷糊吧,毕竟她就是这样的人啊。

艾玛·巴里伦特。

他前世里唯一有过肉体关系的女人,他的老师、妻子,那个曾经对他说男人要有一点幽默感的女人。

或许是因为她在这段关系上一直表现得不冷不热,所以他对这段关系也一直抱着一种可有可无的心态,甚至在那段最困难的时间里,还曾怀疑过她是不是抱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才来接近他的。

直到七年战争期间,他被困在首都星,她跨越半个河系来救他,最后死在了他的怀里。他才骤然明白,不管这段感情到底因为什么开始,但她已经投入了她的全部,而他,却一直在怀疑着,想来那样的自己也一定很让她失望吧。

……

艾玛在晨曦的光中醒来,习惯性的迷糊着眼睛发了一会儿呆,让有些宿醉的大脑从那种放空的感觉中渐渐清醒过来,嘟哝了一下,翻过身,正准备继续睡个回笼觉,就猛然意识到什么,一下子坐了起来。

“我昨天竟然撑到回家了?唔,有进步。”

她嘟哝着,挥挥手,无形的能量波动拨开房门,熟门熟路的拐弯来到厨房的冰箱,每天一瓶起床酒有助于让她恢复清醒。

“呃?!”

她有些困扰的看着落在手中的牛奶瓶,下意识的吸了一口,“牛奶味的啤酒么?我什么时候买的?”

事情似乎有些不对了,她迷糊着从床上爬起来,赤着脚,走到客厅,看着焕然一新,干净整洁的房间,就忽然呵呵傻笑起来,嘴唇还残留着白色的牛奶,转头又扑进了被窝,“我一定是还没有睡醒。”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